英公使:要保障英国在长江以南的利益,更大可能是通过战争来保证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我们知道,太平天国起义后,西方传教士、商人是欢欣鼓舞的,认为这是基督教在中国的发展,认为是“文明的曙光”,太平天国会有好的 善待西方各国的,因而,对太平天国充满期待。

  与英国传教士、外国商人的热情相比,西方列强的政客们对太平天国运动又是一种什么样的态度呢?当他们看到太平军势如破竹,与他们签订条约的清廷随时都有被取代的危险,都有一种莫可名状的担心。当然他们关心的不是清廷的命运,而是担心新的政权之下,他们签订的各项条约还算不算数,在中国攫取的既得侵略利益还能不能得到保持。况且,他们的利益大部分都在长江流域一带,而太平军的势力,正在这些地方得到稳固的增长和加强,侵略者能不担心吗?这样,当上海的地方官希望列强帮助剿灭太平军的时候,英、美、法等各国列强也是感到左右为难。

  

  《伦敦新闻画报》太平天国叛匪

  在太平军攻克安庆之时,英国驻上海领事阿礼国曾经于1853年2月26日给英国公使文咸写了一个秘密报告。报告建议对太平军的发展形势加强关注和干涉。阿礼国在报告中说, “这已经不是单纯的武装调停或武装干涉可否扩张我们 (英国)的利益的问题,而是不去及时地、坚决地采取这类行动,则那些利益——商业的、税收的——会不会被政治的解体和无政府状态所彻底毁灭的问题了。”[1]

  仅仅过了一周,阿礼国再次向文咸提出建议:“大不列颠一国,或是在中国拥有舰队的三个外国联合起来,去制止这个毁灭性的战争,趁(中国)皇帝还据有能够缔结条约的地位时,向他取得这种干涉的报酬。”[2]当然,阿礼国频繁地向文咸提出建议,因为他这时候已经收到江苏巡抚杨文定和苏松太道吴健彰的求援信,他积极地向英国方面反映这种情形。

  文咸得到阿礼国的报告后,即向外交大臣巴麦尊报告说,如果清廷要求英国兵船帮助对付太平军,考虑到英国的利益是可以行动的。文咸在给巴麦尊写报告后,即开始着手调配武力来上海,他命令原已受命开往新加坡的兵舰“哈尔米士”号轮船和在厦门的“撒拉曼特”号轮船开往上海,要求停泊在宁波的兵舰“拉特雷”号也原地待命,随时接受调遣。文咸再做出这些部署后,亲自前往上海,准备与阿礼国协商帮助清军的计划。但是,他到达上海后,太平军已经攻克了南京,形势对清廷更加不利。也就在这之前,上海道台吴健彰再次向阿礼国求援。基于这种紧迫的形势,文咸让阿礼国向吴健彰作出答复,说,现在英国公使已经到达上海,“高级当局之间的接洽比较方便了,如果两江总督阁下要求援助,或就当前局势与全权大臣有所洽商,应由总督正式行文致公使本人,而不要由次级官员转达”;文咸还表示,“一经收到来文,对其中内容当即予以最善意的考虑,并及早答复”。[3]文咸的意思很明确,对于两江总督和上海道台的请愿,英国方面是乐意帮忙的。

  

  洪秀全基督教宣传册中的插图

  但是,又过了三天,太平天国攻克南京的消息传到上海。文咸对战事的进展不得不做出新的考虑,他感到清廷很可能有被取代的危险,这时候介入战争显然是不和时宜的。他的结论是,清朝在南中国的统治权已一去不复返了。他认为外国的干涉只会无限期地延长战争与增加混乱。

  文咸感到,在局势不明朗的情况下,无论是帮助了太平军还是清军,都是不利于维护英国的利益的。于是,他决定保持中立,可是南京被攻克后,上海的外商很担心自己的生意和人身受到威胁,要他想办法保护。文咸没办法,于1853年4月8日要阿礼国召集在上海的全体英侨,召开了一次会议,讨论解决问题的办法。经过会议讨论,他们决定成立一支武装,来保护英国侨民的安全和利益。他们把这只武装命名为“上海义勇队”,由英国军官担任指挥官。第二天阿礼国召集英商代表开会,成立协防委员会,帮助英国海军加强租界内军事设备。四天后,阿礼国又邀集法、美领事、海军军官及各国重要商人开会,扩大协防委员会的组织。阿礼国强调各国合作的重要性,宣称不准太平军进入租界一步。法、美领事都支持阿礼国,并成为协防委员会的委员。

  英国人的“不干涉”态度,上海道台吴煦的前任吴健彰很慌张。但是,他为了给自己壮胆,扯虎皮做大旗地宣传说,外国兵船即将入江协助清军进攻太平军,南京的收复指日可待。宣传归宣传,文咸再怎么着也管不了大清国官员拿洋人作噱头给自己壮胆。后来,文咸在拜访太平天国时,做了好一番解释,才消除误会。

  

  南京堂子街太平天国壁画

  英、法、美三国都先后到访过太平天国,表示 “中立”,实际上是在寻求其干涉的阴谋。在太平天国与清廷之间作出取舍。

  通过接触,英国方面对太平天国与清廷的情况作了分析,分析认为,在内战形势方面,太平军“最近似乎遇到了挫折”,虽然攻克了南京,但似乎战局并没有取得进展。

  在对华贸易前景上,扬子江为对华贸易提供了运输上的便利;在长江流域有着不少的城市更有着许多的市场,这些地方的物品能够通过方便的水运运到长江两岸。况且,长江两岸的一些地区蕴藏着大量的矿产,这对外国来说也是一个极大地诱惑。开放这里,对西方来说获得的利益将是无法估计的。

  在对外政策上,感到太平天国“是极端排外的,在傲慢无礼方面甚至超过了现政权中的满洲官员”,“他们以怀疑和不信任看待外国人,……把外国人看做下级和夷人”。对于通商问题,太平天国好像也不是太热心 “并不是一个渴望发展商业、专意开放它的资源的巩固的政权,而仅仅是一个和现存政权进行战争、力争优势、宣布剿灭满清王朝的军事组织”,因此,要保障大英帝国在长江以南的利益,保障长江航运和贸易的正常运行,“更大的可能是通过与中国(叛军)发生一次冲突而取得,而不是通过我们和他们可能存在的友好关系” [4]。

  

  苏州勤王府的大门

  经过几次接触,列强虽然对太平天国心存不满,但因为局势尚不明朗,列强便在太平天国与清廷之间采取了“中立”的态度。然而,第二次鸦片战争爆发之际,太平天国发生了内讧。太平天国在外交上不得不改变态度。

  当时,内讧发生的原因是,东王杨秀清自恃为太平天国的创立、发展作出了贡献,便有些飘飘然地居功自傲。太平天国建都南京后,杨秀清不满足于自己的“九千岁”封号,要求洪秀全封他为“万岁”,这不是赤裸裸的夺权吗?洪秀全与太平天国的诸王们自然不能答应。1856年9月,韦昌辉放弃江西前线的战事,回师南京,搞了一个突然袭击,诛杀了杨秀清,接着又杀害了杨秀清部将士两万余人,这场内乱大大地消耗了太平军的士气,闻讯的翼王石达开也放弃了湖北的战事,匆匆地赶回南京,在洪秀全与太平天国军队的支持下,处死了滥杀无辜的韦昌辉。韦昌辉死后,混乱的局面很快稳定下来,主持军政大局的石达开使得太平天国朝着良性的方向发展,可是,因为石达开主持军政大局很得军民的拥护,这便让洪秀全对他产生了疑虑、忌惮,担心有一天“尾大不掉”再出现第二个杨秀清。洪秀全的疑忌使得石达开很失落,便负气带兵出走,此举使得太平天国的局势更是江河日下。

  从1857年5月石达开带走太平天国精锐部队出南京,过安徽,转战到四川,最后竟然落了个全军覆没的结局。经此形势,忠王李秀成在形容当时的形势时说,“朝中无将,国内无人,冀王将天王之兵尽行带去”,“军民之心散乱”。

  

  太平天国进攻上海时的西门城墙

  [5]太平天国面临的危难形势,给清军的反扑提供了机会,1856年冬,曾国藩所领导的湘军攻陷武昌,第二年又夺去了镇江,1858年5月,清军又收复了九江,清军并在太平天国首都南京附近重建了江北和江南两个大营,使得南京处于清军的包围之中。

  南京被包围了,随时都有被攻克的危险,为了挽救危局,洪秀全召集陈玉成、李秀成等青年将领于1858年8月召开了一个军事会议,会上一致同意“各誓一心,订约会战”,攻打清军江北大营。会后,英王陈玉成即率部从舒城、三河发兵,一路南下滋州、乌衣,并占领东葛、西葛,向清军江北大营进发。

  9月下旬,陈玉成、李秀成两军会师后,共同向江北大营发起攻击,当时驻守在江北大营的钦差大臣德兴阿、总兵鞠殿华在太平军的猛烈攻击下,清军大败,此战太平军共歼敌一万五千余人。德兴阿狼狈逃窜至扬州,清军江北大营被迫撤销。

  此役后,曾国藩的湘军试图控扼南京的粮袋子三河镇。三河镇是太平军储备军粮、武器弹药的基地,如果三河镇沦为敌手,后果不堪设想,三河镇守将便向天王洪秀全告急,洪秀全急令陈玉成、李秀成回援。11月15日,是一个大雾天,能见度很低,陈玉成、李秀成突然向清军李续贤部发起攻击,李续贤被击毙,太平军再次取得重大胜利。

  

  由戈登少校率领的昆山洋枪队在操练方阵队形

  两次大战鼓舞了太平军的士气,南京北面的威胁也得以解除。但是,清军江南大营驻扎着四万多兵马仍然对南京造成极大威胁,况且江南大营钦差大臣和春为实现围困南京的目的,在南京的东、西、南三面修筑了大量的战壕,并使三点形成一线,筑有大小营盘一百三十余座,围困着南京,洪秀全想改变这种局面,便向列强示好。

  对于列强来说,虽然对太平天国心存不满,但也急需改变局面。因为根据1858年签订的《天津条约》,外国人可以凭颁发的执照到内地游历,长江通商。但是长江中下游大多被太平军控制,要实现条约所规定的内容有很大困难。特别是英国,根据条约,其将在长江流域获得巨大利益,因此,英国人要想实现《天津条约》所规定的在长江中下游掠夺中国权益的条款,就要与太平天国打交道。1861年1月21日,驻华公使再给侵华舰队司令何伯的信中说,“显然,在不列颠船只能安全地航行于长江以前,必须和叛军达成某些协议。他们占有长江沿岸的一些据点。……总之,我大胆地认为:必须有一支强大得足以引起重视的海军武装力量,出现在南京;还必须告诉叛军当局,我们不是以敌人的身份出现的,也没有想参与正在激战中的中国内战,但是,我们需要从他们那里取得足够的保证,保证不列颠船只为了商务的目的来往于长江上下游不致于受到在他们的命令下的恶意干涉。根据叛军领袖最近的表现,我并不认为他们将拒绝给我们以上述的保证。”[6]

  

  本文根据《晚清官场的洋大人》改写

  丁韪良在其著作中也说过:“北京被联军攻破以后,太平军仍占据扬子江两岸许多重要的、坚固的据点。其时,满清皇帝已逃往热河。额尔金爵士曾严重考虑与革命军首领举行会谈。”[7]

  事实上,《天津条约》的签订,英国人希望实现长江通商,内地游历等条款,在寻求太平天国接受的问题上,也像对待清廷那样,具有强权性质。《天津条约》签订后,英国侵略者就履行特权问题开始了试探性活动。结果,太平天国拒绝了英法美等国的要求,这使得英法美等国把外交的天平滑向了大清,大清正需要联军的帮助,于是,以“借师助剿”名义下的战争不可避免的发生了,西方成了帮助清廷镇压革命起义的侩子手。

  ————————————————————————

  参考文献

  [1]严中平:《太平天国初期英国的侵华政策》,《新建设》,1952 年 9 月号。

  [2]严中平:《太平天国初期英国的侵华政策》,《新建设》,1952 年 9 月号。

  [3]丁名楠等著:《帝国主义侵华史》第1卷,第103页,人民出版社1992年5月版。

  [4]茅家琦:《太平天国与列强》,广西人民出版社1992年版,第73—75页,。

  [5]茅家琦:《太平天国对外关系史》,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第183页。

  [6]茅家琦: 《太平天国对外关系史》,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第185页

  [7]简又文:《太平天国典制通考》,香港1958年版,第889页。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青云历史观

畅谈天下史

头像

青云历史观

畅谈天下史

3380

篇文章

8839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