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负担”吞噬教师减负红利 专家:安排老师工作要聚焦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未来网北京10月28日电(记者 李盈盈)“我还有三节课,马上要去上课,刚才,学校在群里通知催老师们尽快填一个文明城市建设的(在线)调查表,我还没顾上去厕所,课间匆匆忙忙先把表填了。”

  近日,某市私立学校的高中老师景媛向未来网(教育公众号ID:newsk618)记者发了个通知截图,就去上课了。

  

  受访者供图

  为了迎接创建省级文明城市验收工作,除了调查统计表,该学校还特地印发了应知应会知识(教师版和学生版),要求“师生背熟应知应会内容(学生7条,每班每天安排一节课,逐人过关背诵,教师25条,每天抽半小时记忆,凡检查学生背诵不合格者,每人扣1-5分!”

  未来网记者注意到,要求教师所填的这些表格、调查问卷等与教育、教学毫无关系。

  天津市实验中学滨海学校副校长董彦旭接受未来网(教育公众号ID:newsk618)记者采访时说:“切实减轻教师负担,就要减少任务安排‘热乎乎’,教师执行‘温乎乎’,完成差事‘凉乎乎’的现象。”

  教学被评比、填表等无关任务打乱

  无独有偶,河北某市一所重点公立中学相关负责人钟琳最近也做创建文明城市评比的相关统计工作。

  “需要学校近三年的档案资料,比如工作计划、总结、开展的各种活动,按照政教、教务、教研、党团、工会、心理、家长学校等各个部门,分门别类建档。而且,对档案资料要求很高,还要找相关辅助图片。既要做电子档案,还要打印出来,特别特别繁琐。”作为学校领导,钟琳也很无奈。

  

  受访者供图

  令教师头痛的不仅有这种额外的行政任务,还有各种信息系统软件的滥用。

  随着教育信息化手段的使用,教学和教务管理越来越灵活方便,但有些老师感觉无形中又加重了负担。

  杭州一位小学班主任在自己微信朋友圈发信息称,“QQ群、微信群、杭州教育、钉钉,再加实验App,英语配音App……家长们确实手忙脚乱!教育者应该多站在‘家长本位’思考教育问题,谨慎选择教育媒介。”

  事实上,过多软件的使用一定程度上也增加了教师的负担。

  除了该班主任列举的App,有些地方还在使用社会实践软件等等。

  不知不觉中,通过电子系统、信息化渠道等填报资料、评比融入教师的日常工作,甚至一些与教学毫无关系的任务喧宾夺主,比如地方文明城市评比、地方安全调查、社会实践活动数据统计等等,分散了教师的精力。

  

  创建文明城市要求老师参与填写的调查问卷 受访者供图

  “在线便利”过多 竟沦为负担

  记者注意到,10月23日,新华社发布了《评比材料多、杂事负担重、岗位抽调烦:谁“抢”走了教师们的教学时间?》一文,文中指出,老师的“在线负担”繁重。有一线教师透露,因为教育系统人数众多,各种APP下载、公众号关注、朋友圈点赞、网络问卷答题等“在线负担”被硬塞给老师。

  未来网(教育公众号ID:newsk618)记者调查了解了多地的相关情况,发现此类相关问题不仅对教师的教学工作造成了很大的困扰。

  据北京市西城区某公立中学教师杨杨介绍,他们学校的个别科目会用教育APP,比如在线做作业,练习口语、听力等。

  在她看来,有些信息化教育软件的使用虽然便利,却导致老师增负,比如,“在北京市初中实践活动管理服务平台上,教师需要一个一个统计开放性科学实践活动和综合性实践活动,并不定期进行全班统计,要求写的内容特别多,老师感觉负担很重。”

  据悉,以前老师不用做这项工作,如今老师不仅要定期做完,还要与家长、学生和教师反复确认填写的信息。

  对于学校使用教育软件的情况,北京市某公立学校负责人李思接受未来网(教育公众号ID:newsk618)记者采访时表示,学校常用微信发通知,英语老师使用几款英语学习APP,组织学生练口语,其中有两款软件是英语中考听力机考指定软件。

  “微信的使用信息传递更迅速、方便,家长大量的语音和信息也增加了老师负担。”李思表示,“如果给老师减负,可以只发单向交流信息。不过,若老师不能及时回复,家长会有意见,家校间的沟通交流也不充分。”

  近些年,大量的慕课也为广大教育工作者提供了很多共享资源。但是,也有老师反映“打卡”式在线学习让他们感到困惑和烦忧。

  据杨杨介绍,他们区有很多属于教师继续教育的慕课,教师可以在线听课做题。“内容多,题量大,耗时长。如果不做,会影响继续教育修的学分,还会影响职称评定等。”

  杨杨表示,慕课视频中设置了问题,如果不回答,视频就停。除了课中的问题,在线学习系统还有很多课后题,每单元、每节课的课后都有几个大题和好多小题。

  令老师无奈的是,“办公室集体备课,不能有声音,大家只能在静音模式下,让视频自动播放。很多老师尤其是班主任平时的工作太忙,大多为完成任务而做题,疲于应付。”

  为此,杨杨不建议开展类似的无效果“打卡式”学习。

  利用好工具才能提高效率

  在郑州市某私立学校老师葛欣看来,与过去的传统纸质作业本相比,他们学校使用教育APP教学、布置和批阅作业,减轻了老师的负担。

  他们的做法是教师直接利用软件授课,学生在线做作业。“在课堂上,老师布置一道作业,谁做完了,谁还没做完,谁做错了,一目了然,老师通过统计反馈系统可以清清楚楚看到结果,便于因材施教。”

  河北省某小学老师冉然向未来网(教育公众号ID:newsk618)记者展示了他们学校用的教学软件,老师们反映比较好用,系统自带课件,老师们自己制作的课件可以在该系统共享,大大节约老师的备课时间。

  “老师可以直接在多媒体上展示课本,勾画出自己认为重要的句子,给孩子们讲解。”据冉然介绍,“软件中有生、字、词的笔顺、读音,还有大量的课外知识、天文地理、国学常识、古诗词......”

  作为苏州市最早一批使用信息化教学的苏州市碧波实验小学的教导处主任,颜建富很清楚,未来的趋势是信息化教学。他说,老师可以在教学APP上自定义知识点、难度指数等场景,一键布置作业,明显提高了工作效率。特别是,班级个性化作业能帮老师寻找薄弱点,分析每个班的高频错题,有针对性地教学。

  颜建富希望通过各类信息化产品的使用,帮教师减负增效,助学生学习成长。

  落实减负 要让教师聚焦主业

  如何把“教师减负”落到实处?

  教师“减负增效”像是坐在跷跷板上,不合理的负担增加,教师教书育人的精力就会受影响,导致教学质量下降;只有过重的负担减轻,教学质量才能上来。董彦旭认为,“给老师布置工作一定要聚焦主业,本着教育事业所需、教师专业发展所愿、学校教书育人职责所在的原则。”

  杨杨建议教育主管部门减少一线教师在开放性科学实践活动和综合性实践活动方面的相关统计工作,或把这两项工作交给专门的组织做,把老师从与教学无关的行政事务中解放出来,全身心投入教学,提升教书育人质量。

  “希望把不同部门指定使用的APP预先统筹或整合,只安排老师使用必要的APP,不要搞过多的、重复App。”李思说,曾经有一段时间报学生考勤时,行政部门一个系统,卫生部门一个系统,老师们要报两遍。后来,这个矛盾反映给上级后,问题得到妥善解决。

  李思还认为,各种拉票活动把网上评选搞得面目全非,失去了本来的意义。她希望官方从源头抓起,杜绝充斥在各种学校群、班级群的网络评选、拉票行为。

  上海某公办小学校长表示,无论是App还是微信,都是信息技术手段,使用者要坚持育人为本的准则,摈弃评比、排名、作秀等跟教育教学无关的内容。

  董彦旭说,真正为教师减负,尽量多安排三类事:“一是上级领导想干的事变成教职工要干的事;二是上级领导在干的事变成教职工积极参与的事;三是上级领导干成的事变成惠及教职工发展的事。”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物除颜建富、董彦旭外,均为化名。)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16 参与 399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未来网教育新闻

关注青少儿教育与健康成长

头像

未来网教育新闻

关注青少儿教育与健康成长

3533

篇文章

3682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