赣州即将消失的老巷子之油滴巷 - 赣州房掌柜李启军影像日志一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整理写作:赣州房掌柜李启军

   赣州,一座古老的城市,他城区面积不大,星罗棋布的三十六街七十二巷孕育出宋城文化历史,可年轮走到今天,许多的老街巷已经不见或者即将不见,为了保存一些老辈人的记忆,为了留存一些可以为海外或者出外多年游子感慨的影像,赣州房掌柜李启军,准备不定时拍一些,整理一些,作为影像日志保留. 房掌柜看我名字就知道工作性质,那么在看房源和踩盘的过程中,经常会路过一些老巷子,或者在高楼看见一些老房子,心生感慨,不会写诗,但是用最简单的手机,可以记录下一些照片,记忆由此而生.

  

  赣州市三十六街七十二巷之一的油滴巷

   在赣州建春门上往东有一条狭窄弯曲的小巷子油滴巷,油滴巷位于城区东北部,东接大公路东段,西与东门井、六合铺相会。长40米,宽1.8—3米,属居民区。以原有榨油作坊(俗称打油槽)而名油槽巷,又名油底巷、油滴巷。据清同治《赣县志》记载:“油底巷,即油槽巷”。 据《民国三十五年赣县新志稿》记载:民国年间名为油滴巷。

  

  今天已经是一条无人居住的巷子

  

  同一地点今日和昔日对比

   到了民国时期,该巷已名不符实,因为没有打油槽了。小型榨油机替代了传统的手工榨油。后来,油滴巷的这几家油槽作坊,竟都改成棺木作坊。老人记忆中巷里连续一排有三家棺木店。有姓张的,也有一户姓李的,姓李的这家位于巷西侧,是一户巨贾,其住房为烽火砖墙,一连三进,颇有气魄,今天仍存留。当时,李家在阳明路还开有德美字号,经营绸布业。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据说德美绸布店还与苏区合作社(以个人名义)有商业秘密往来,供给土布暗运到崇义、兴国、于都、会昌及赣县东河一带苏区。仔细考究,油滴巷的棺材店,许是受六合铺之影响。最早的一种传说是六合铺街是经营棺材之场所,油滴巷毗邻六合铺,所以,当油滴巷的打油槽没有市场了,榨油人改行做棺材生意也未尝不可。有趣的是,人的追随是永远没有止境的。榨油业不行了,改做棺材业,解放后,棺材业又消解了,这几家棺材店老板也不知改行做什么去了。不过有一点很明确,时代总是进步的,只要有随着时代进步的思想与行为,便始终不必担心被时代所淘汰。

  

  入巷子后没拆迁时期

  

  曾经也是一条虽幽静却听人语响的巷子

   现油滴巷早没榨油作坊了,走在这条古老的小巷里,看着路旁几栋古老破旧的老房子,还有路边巷里人家种的绿油油的菜地,恍忽中感觉停留在那个时期。不过即便是这个菜地,也是前几年的光景,现在已经整巷拆迁,四季轮回,斗转星移,老街古巷永不止息地演绎着“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的连续剧。

   徜徉在老街古巷,我仿佛走进尘封的历史。“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留给我们的是岁月拂拭、风雨剥蚀后苍老衰败的容颜,有些萧索,有些沧桑。尽管一种历尽沧桑、饱经忧患的伤感情绪在我心头弥漫,但在时光的穿越中却又有仰慕和向往。这里远离都市的喧嚣与浮躁,宁静、悠闲、淡泊,古风情韵里,洋溢着和谐安然优雅,蕴涵着浓厚历史文化,在老街古巷里漫步,仿佛有一种淳朴天然,宁静心宽的惬意在心底慢慢地升腾,彷佛人声鼎沸,又彷佛窃窃私语,清晨有人来回倒尿忙做,夜晚有人摆开茶水闲聊三国水浒,而今,只有鬼影,不见真人.

  

  今天的巷子

  

  今天的油滴巷

   油滴巷呈拐曲型。清时原有榨油作坊,你丝毫感受不到榨油的沁香。民国时油作坊改棺材铺。巷口有一瓮门,略显沧桑。瓮门是一特色,赣州的古巷有多处保留完好的瓮门。作为古巷标志,不知是否旧时都这样?油滴巷这么短的小巷,又呈拐曲状,至今保留一石门楼大屋,内进几道门厅很是气派,这些也只是听老辈子人说的,现在也一并封闭拆迁,人走楼空,夜晚路过这里,路灯拖着人影,忽长忽短,我突然想起,这里曾经旺盛的棺材铺,不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加快了速度。 (赣州房掌柜整理写作于10月21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静花园主

关注世界 关注社会 关注身边

头像

静花园主

关注世界 关注社会 关注身边

672

篇文章

550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