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尔吉·原野丨花瓣落下来很轻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花瓣落下来很轻
文|鲍尔吉·原野园子里的桃花落了之后,丁香开了。丁香一开香就下雨,香气被雨水裹挟,流进了土里。雨后,丁香被太阳晒干。它在风里抖动肩膀,调动精神,准备大香。 我在赤峰师范读书的时候,常常被丁香熏得记不住读过什么书。夜里,丁香花的香气如水一样浓烈,我在树下找被熏死的蜜蜂和甲虫。虽未找到,我觉得丁香足以矫治有腋臭的人士,因为它更浓烈。 然而园子里的丁香刚要香,又下雨,一天一夜。出两天,又下雨,两天两夜。其结果是今年春季的丁香没香成。 我觉得雨水干什么都是有意的,哪一种能力太强,难免遭嫉,包括遭到你所想不到的来自雨水的嫉妒。

  

  丁香花谢了之后,变成老实的绿树,雨也停了。山楂树悄悄开出了白花。山楂的红比葡萄酒更红,根本看不出它小时候开这么白的花。山楂花集结一束,好像方便别人摘下来不必用绳子系在一起。 五月,鸟儿的鸣唱更加清脆,它们在天空转弯更加自由。春天的云层已降落到山后,夏云堆积,站立或斜着行走。 蓝天像刚刚苏醒的人,回忆暴雨的每一个细节。我只记得雨在孝信桥南头下起,雨线粗斜,打在脸上甚至有声(可能脸上肉少才有此声)。等我跑到桥北头,雨停。

  

  我回头望这座钢筋拉索桥,以为它启动了桥顶的喷淋装置来对付我。其实不然,河里也落了雨。河岸的锦葵被雨浇得水淋淋。山楂树并没被雨水打落多少花,它的花比丁香结实。 早晨,开在楼门口的山楂花如同落了一群白蜜蜂,几十只蜜蜂挤在一起好像在听戏匣子。 蒲河大道两边有绵延数里的山楂树,在夏日丰茂的绿叶里白得耀眼。春天的梨花没有绿叶扶衬,如雪花,易飘零。山楂花稳健,在绿叶长出之后才从伸出的嫩枝上开花,有叶子替它遮风雨。 在这条路上走,仿佛可以通向花的山谷,此刻排列路旁的山楂树只是迎接的队伍。

  

  一位老人在我前面散步,穿一件蓝夹克,背在身后的右手婉转地转一对发红的核桃。微风吹过,他肩头落上山楂树的几片花瓣,如绣上去的徽章。 他驼背,落上去的花瓣比直背的人要多一些。过一会儿,又有花瓣落在他肩上,并没有风。也许花瓣去投奔他驼背上的花瓣,怕它们孤单。一个手转核桃的老人浑然无觉地驮着花瓣踽踽孤行,显得幽默。仿佛他心里藏着一个目标,山楂花如猴一般趴到他背上跟他一起做这件事。 他去哪里?前面是鸭子湾村,对面是医科大学。那里有谁?时间在他手里旋转的核桃里流逝,仿佛秘密全在核桃里。如果不转动,核桃会裂开,跳出别样的精灵,跳到山楂树上。 山楂树枝丫横逸,挡住人的去路,像伸手往人嘴里喂花。我左右绕开花枝,回头看,自己的肩头也落上了白花瓣。这些花瓣归我了,我竟不知道。有多少花瓣拍人肩膀,人却无知无觉。 我见过花瓣被掺在粥里煮,泡在水里喝,还有人蒸发糕放入花瓣,如桂花、玫瑰花。这些都不如花瓣落在人的肩头上好。人如不觉,带着花瓣跋山涉水尤好。

  

  除了雷声,自然界的一切都很轻,花瓣落下来很轻,鸟儿飞行很轻。竹叶甩落雨滴,蜜蜂飞向花朵,月亮出山,流星下坠都很轻。 沉重的声音是人类发出的,他们建设、破坏或战争。花瓣落在人肩上不仅轻,而且准,仿佛骑在牛身上游逛,去看远处的风景。 春天远去,夏天到处扎起绿色的帐篷,那么多花朵去了哪里?我只看过被风吹落的花瓣落在树下,花瓣似乎哪儿也没去。 我觉得如此盛大的春花飘零时可以落在公交车顶,落在邮筒上和人们的帽子顶上,落在路人的衣兜和楼房的窗台上,落在两条铁轨和送牛奶工的推车里。 然而花只去花去的地方。虽然风吹,但不可能把花瓣吹到它们不想去的地方。在世上,哪样东西从哪里出来,又回到哪里,均有定数。 比如在大街上见不到小鸟的尸体,花朵只从树枝与草的枝头绽放,然后去了一个地方。蜂蜜藏在蜜蜂身上,蚂蚱折叠成草叶的形状。在世上,花瓣去一个神秘的地方集合,桃花、杏花、梨花,一样都没有少过。

  

  小鸟在一个地方集合,一只也没少过。曾经出现过的早霞和晚霞完好地待在一个地方,雪花和冰也待在它们待的地方,完好如初。它们一起去了那个地方,一排排装进一个箱子,等待冬天和明年的春天再出发。 它们佯作飞雪梨花,把世间装点一番后告退,这世上谁也没问它们去了哪里。人们以为冰雪融化了,花瓣零落成泥。人天天想着骗别人,却被大自然骗了。 我这么胡思乱想的时候,转头看肩膀,花瓣已消失。风吹不走它们,花瓣被召集到那一个地方。 前方的驼背老头肩上的花瓣还在,只是核桃换到了左手。图片来源于网络

  特邀主编:柏海

  编辑:阿楠、星韬

  投稿:1370987950@qq.com

感觉好看请点这里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奔跑的书虫

阅读,扩宽我们的视野!

头像

奔跑的书虫

阅读,扩宽我们的视野!

267

篇文章

379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