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成贷款用于多套房购置 大量非住房消费信贷需求尚未被满足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10月17日,西南财大发布的一份报告认为,中国家庭的负债比例没有想象中那么高。数据表明,中国家庭债务占GDP比重为49.2%,远低于美国77.1%的水平。

  这份由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蚂蚁金服集团研究院联合发布的《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专题——中国居民杠杆率和家庭消费信贷问题研究报告》自2011年启动,通过持续追踪超过355个城市、4万户家庭的债务情况发现:中国总体的家庭债务收入比并没有公认的高,但存在较大的结构性问题。此外,有大量家庭消费信贷尚未被满足,消费信贷发展空间仍然广阔。

  收入低估导致对家庭负债收入比高估

  2018年,国内有多位学者测算出中国家庭债务与可支配收入比已经超过100%,逼近甚至超过一向以"负债消费"著称的美国。中国家庭突然变得不爱存钱爱花钱了吗?上述报告指出,这种测算结果可能是使用了不一致的统计口径进行国际比较而导致的误判。

  根据报告,计算家庭债务收入比时,家庭负债总额通常源于金融系统的统计较为准确,但居民可支配收入总额则主要有两大来源:一是通过住户调查数据中的人均可支配收入推算而得;二是根据国民经济核算体系资金流量表中住户部门的可支配总收入数据。从数据搜集的过程来看,出于避税、保护隐私等原因,在入户调查中,居民会瞒报或漏报真实收入,导致住户调查数据不能很好地反映真实的收入水平,存在低估的可能性。

  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主任甘犁表示,前述学者的测量数据可能采用的是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入户调查收入,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公布的美国等国家债务收入比数据采用的是基于国民经济核算居民可支配收入所得。

  为了提高与OECD国家测算数据的可比性,西南财大的研究团队基于国民经济核算体系资金流量表的数据,通过倒挤法推算可分配收入。

  "根据我们的测算,2018年中国家庭总的可支配收入是57.7万亿,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可支配数据是39.4万亿,两者相差18万亿,也就是说,人均可支配收入被低估了1.3万元。"甘犁说,"中国老百姓可能比我们想象的有钱得多。"

  报告表明,如果采用与OECD相同的统计口径测算,我国2016年至2018年的家庭债务收入比为73.1%、82.2%与90.2%。

  甘犁表示:"这个数据接近其它发展中国家的债务收入比,远低于发达国家的负债收入比,跟我们经济发展水平是相匹配的。因此,从负债收入比来说,中国家庭总体负债可控,还有加杠杆的空间。"

  此外,另一个衡量家庭债务风险的指标--家庭债务占国民经济生产总值(GDP)的比重也可以佐证这一观点。我国2017年家庭债务占GDP比重为49.2%,远低于美国77.1%的水平。

  总体风险可控但结构性问题突出

  报告显示,尽管中国家庭债务风险总体可控,但仍然存在以下两个突出的结构性问题:其一,增速过快;其二,低收入家庭负债率过高。

  目前,中国家庭债务收入比低于美国、加拿大、日本、韩国等发达国家,与智利、巴西接近,但其增长速度已远高于这些国家。

  报告进一步指出,近年来,我国个人住房贷款贡献了家庭负债的主要增长。2013年至2018年,住户部门贷款的增长总额中,个人住房贷款增长占比55.58%,年均增速高达26%。其中,个人住房贷款的增长来源又以城镇地区多套房为主。以2017年到2018年为例,多套房的住房贷款占比从62.9%上升至65.9%,超过了首套房贷款,贡献了60.0%的住户部门消费贷款增量。另外,有47.1%的存量房贷在空置房中,造成大量的信贷资源浪费。

  此外,低收入家庭过度借债引发的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使各国对普通家庭负债率提高了关注。本次报告的调查数据显示,我国低收入负债家庭的债务收入比过高,尤其是通过民间借贷渠道产生的债务较高。城镇地区的负债家庭中,收入最低20%的家庭负债收入比高达1140.5%(其中,正规负债收入比291%、民间负债收入比849.6%),收入最低20%-40%负债家庭的负债收入比也高达279%。而推高低收入家庭债务收入比的源头依然是购房负债。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市场经济研究所所长王微表示,由于现行消费信贷政策中很多规定不清晰、运行不完善,大量的消费信贷流入住房贷款,引发了监管部门对继续推高杠杆能引发一系列风险问题的担忧。今年针对消费信贷的监管趋严,也是防止消费信贷流入到居民住房贷款,推高杠杆率,加剧房地产的风险。

  消费信贷发展空间依然广阔

  消费信贷市场中,一面是监管严防消费信贷流入房地产市场,另一面则是大量非住房消费信贷需求还没有被满足。报告显示,2019年,中国家庭消费贷的参与率仅为13.7%,远低于美国63%左右的家庭消费贷参与率。同时,CHFS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家庭消费贷需求率是16.2%。两者之间存在2.5%的差距,可见消费信贷发展空间依然广阔。

  具体来看,家庭收入水平与家庭的消费信贷需求率呈现"U型",收入最低20%组和收入最高20%组家庭的消费信贷需求相对更旺盛,分别为17.1%和15.7%。

  对此,王微表示,我国消费信贷的主要提供者还是银行,特别是商业银行,对于与消费场景紧密结合的消费信贷发展不足。另一方面缺乏明细政策的支持,也是制约具有真实消费需求的消费信贷发展的重要原因。她指出,美国大量消费信贷有具备真实消费场景的商业公司提供,如亚马逊、沃尔玛等,在日常经营中为会员和客户提供消费信贷,这才是消费信贷最主要的发展方向。

  报告也指出,在深入了解客户需求的基础上,促进消费信贷适度发展,重点支持场景类、小额类的普惠型消费信贷健康发展,发挥消费信贷对良性支持作用。基于部分消费信贷流向房市、股市以及进行不当投资的现象,让消费信贷用于真实消费并支持消费升级,在经济下行压力下发挥其逆周期作用,应该是消费信贷政策下一步调整的主要方向。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财经网

用财经思维勾搭一切

头像

财经网

用财经思维勾搭一切

10493

篇文章

447737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