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宿教父”朱胜萱:入驻光山挑战“不可能” 找到“好路子”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东方今报·猛犸新闻记者 李光远/文 章继军/图

  近日,乡伴文旅集团创始人、在业内素有“民宿教父”之称的朱胜萱赶赴信阳光山县,把脉乡伴在光山精品旅游线路的南王岗、钟鼓楼项目,关注项目工程建设、后期运营等事项。

  

  (“民宿教父”朱胜萱)

  作为国内最前沿的乡村文旅投资运营的先行者之一,截至2018年底,乡伴在全国11个省、40多个优质乡镇村落实施开发及运营,从国内首个田园综合体,到首批特色小镇打造,延伸至“互联网 乡村”的联合运营大时代,为中国乡村打造了最美乡居的创新蓝本。

  之前,乡伴的目光主要瞄准长三角、珠三角等较为发达的地区,两年前,乡伴正式入驻河南,并极具挑战地选择了国家级贫困县光山。

  为什么是光山县?乡伴要在这里做什么、怎么做?对这里的项目如何定位和运营?近日,东方今报·猛犸新闻专访了乡伴创始人朱胜萱。

  县长邀约 乡伴入驻光山

  记者:朱老师您好,据了解,目前乡伴投资运营管理的项目已横跨全国11个省份,为什么最后一个省份,当初会选择入驻河南,尤其是国家级贫困县光山?

  朱胜萱:乡伴能来光山,跟王(建平)县长有直接的关系。当年他在松阳挂职的时候,我们有过接触,多次邀请我到光山来做项目。一位领导能这样诚恳邀请感动了我,那就过来看看吧。

  其实一开始没有报多大希望。从文化层面来说,河南文化本身源远流长,但我对它不是很了解,对光山更不了解,也就是上学的时候读过司马光砸缸。从经济和消费水平来说,尤其是近现代,河南与长三角地区的发展差距还是蛮大的。

  但是实地考察一圈后,感觉确实不一样。首先是文化,比如司马光砸缸的典故、唐代高僧的传说,三苏开悟等等,对我很有感染力。其次是产业,光山净居寺下面的毛尖,居然有清朝的茶园,这让我很震撼。对信阳我只知道有毛尖,没想到光山的毛尖有这样悠久的历史;还有这里的司马光油茶园,这些产业,也是吸引我的地方。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有光山县领导班子的支持,不管是书记还是县长,他们都想做这件事情。

  

  记者:光山县自然禀赋好的乡村很多,为什么选择了南王岗这样一个撤乡并镇的地方?

  朱胜萱:2018年,我第一次来南王岗,感觉就一个词可以形容,那就是破败。三分之一的窗户没有玻璃,外立面裸着的,街道脏乱,小摊贩无序经营。这让我非常震撼!因为这样的乡镇,你在浙江是看不到的。

  这里还有很多老百姓,他们也有自己的生活,既然已经差成这样了,到了不得不做的地步,那我就选择这里来做;另外,这里有闲置的集体资产,乡公所保存保持完整,可以用来加以改造利用。

  乡村要激活 得先把人请进来

  

  (乡伴光山南王岗大别山会客村)

  记者:一开始,南王岗的定位是打造乡村旅游精品线路,为什么后来改成了乡村会客村?

  朱胜萱:在中国,所有的地方都想变好,但并非所有的地方,都可以作为乡村旅游目的地打造,不是所有的乡村都适合去旅游。

  南王岗这个地方没有名山大川,也不是文化发生地,不适宜打造旅游目的地。南王岗原来是乡街道,承载的是公共服务的职能,对它改造、提升和激活,承载的依然是服务功能,只是从传统意义上的服务,转变成创业服务、生活方式的提升服务,提供的是一个审美方式的模板。

  第一步是把基础设施建好。道路硬化好、房屋改造好、街道绿化好、停车场建好,水电改造好,这些基础的做完了,只是完成第一步。

  第二步是吸引人回来。这样一个小城镇,最缺少的是有能力的人,尤其是年轻人。怎么吸引年轻人过来?得有业态。我们对乡公所进行改造,办民宿、开咖啡馆、建文化馆、餐厅、文创店,通过这些业态,吸引人回来,只有人回来,乡村才能被激活,才能继续向前走。

  把南王岗的IP定位乡村会客村最恰当。就像一个家庭,请人到家里来聊天,你得有客厅,让客人有坐的地方、有聊天的地方。只有坐下来聊,进行思想碰撞,才能知道未来发展什么,年轻人才会回来,所以才有了咖啡厅、餐厅、住宿这些业态。

  记者:乡伴在光山还有一个钟鼓楼项目,它好像是另外一种风格。

  朱胜萱:钟鼓楼区域有非常好的自然生态,主打亲子互动乐园、研学基地,加以民宿进行配套,可以吸引周边的人来光山旅游。

  旅游就是打差异化的品牌和服务,以光山目前的旅游资源来看,亲子 研学的市场还是一个空白,这个项目做好,会成为本区域这个行业内最好的。

  不管是南王岗还是钟鼓楼,改变的不仅是这个地方,而是一个片区。

  

  

  (乡伴光山钟鼓楼亲子乐园)

  做乡村文旅急不得

  记者:去年年底,南王岗的村民拿到了河南省第一张农村宅基地“三权分置”不动产证书,但就目前来看,似乎没有想象中的用处那么大。

  朱胜萱:我觉得“三权分置”证书的示范意义大于它的现实意义。在南王岗,起码已经开始告诉大家什么是三权分置、开始关注三权分置,知道了可以把证发下来,至于再下一步是否把三权分置做金融化、做抵押贷款,做其他业态,那是第二步的事情,改革总是一层一层来的。

  记者:乡伴入驻光山已经一年多,您认为现在的进度是快还是慢?

  朱胜萱:乡伴在光山经过这一年多的建设,能有现在的进度,我觉得在光山的发展历史上算上快的,开始驶入了一个快速发展的期间,这跟光山领导班子的大力推进是分不开的。

  整个河南都在关注乡村旅游、乡村振兴和发展,光山政府能拿出这么多资金和精力,来推动这件事情,很不容易。

  做乡村文旅急不得。我们做莫干山项目已经10年,一开始也是非常艰难,是一点一滴做出来的。任何事情不是一撮而就,有一个渐进的过程,大家都知道黄山旅游非常火爆,那也是长年累月坚守的结果。

  确认过眼神 遇到对的合伙人

  记者:我们知道,从设计、规划、建设和运营,乡伴的项目一般都是自己来完成,光山这个项目,为什么在运营上会找合作伙伴?

  朱胜萱:这是我跨区域运营后的第一次尝试。我们跨区域之后,对区域文化不太了解,这一点是当初我邀请余超先生的团队参与运营和管理团队的一个原因。

  每到一个地方,你必须对当地的文化有一定的了解和认知,而运营不是一个简单的端茶送水、把客人服务好。我们理解的运营,是一个宽泛的概念,你要对当地的文化习惯、消费层次、传播方式等等很多东西都得了解,你才能做好这件事情。

  我对光山还是有吃力点的,对消费文化和生活习惯,并不是完全了解,我又很难有时间在这里长期呆一年半载,我还不如引入对这里非常了解的人。

  余超先生本身是做媒体的,他可以在顶层区域了解这些事情,比如厚重的文化、生活方式。另外,我们可以说是同一类人,乡伴的追求美好生活,他也是这样的人。即使我不来,可以通过电话和微信直接沟通,没有任何的障碍。我们性情相投,又可以互补,这是一位非常理想的合伙人。

  1

  

  发展乡村民宿 做了总比不做好

  记者:乡伴十年前开始做民宿,从微民宿、到田园综合体,再到未来理想村,您是如何定义、理解民宿的?

  朱胜萱:我觉得如何定义民宿,意义并不大。它本身就是一个舶来词,来源英国也好、日本也罢。就像我们讨论手机一样,十年前的手机和现在的手机,使用功能可以说是完全颠覆的,但它依然叫手机。原来的酒店和现在的酒店也是完全不一样,都是经过了无数次的迭代创新。

  民宿也一样,十年前的民宿,我们学习台湾和日本,拿老百姓的房子,改成四五间房,能够对外闲置空间出租,那叫民宿,有主人精神文化。但是今天,民宿已经成了在乡村提供非标准住宿的一个标准场地。

  

  民宿这个行业还在往前走,最终是有实力的创业者和企业定义出来的。什么叫商业综合体,那不是万达给它定义出来的吗?我相信有一天,经过磨合和创新,民宿也会被定义出来。

  记者:前段时间,您曾在一次公开交流时说,要在乡村文旅这个方面降速,为什么有这个说法?

  朱胜萱:这是基于我对这个行业的一种思考。在乡村民宿建设里面,很多人没有思考明白,就像大家一直在向前奔跑。我说的降速和看一看的原因,是希望我们这个行业里面的人,能把成功的经验传授出来,让正在一头往里面扎的人警醒一下,想一想这件事情,有什么可以做得更好的。

  很多地方在这方面推动的很快,但专业的人才不是很多、很强,没有看明白或者说并不完全理解这件事情,想给大家多一些思考。

  

  记者:从2018年起,河南在全省大力推广乡村民宿。对河南发展民宿,您怎么看?

  朱胜萱:如果没有姜厅长(河南省文旅厅厅长姜继鼎)大力推广乡村民宿,河南的乡村民宿不会发展得这么快,也不会有今天。河南提出争做全国民宿第一大省,可能有点快,但事物的发展要一分为二看待,虽然跑得猛,出现了一些不好的,但我觉得总体是对的。

  一个行业的发展,不能完全靠市场的推动,如果没有政府的支持,非常难发展。如果不是有光山县政府的支持,我们是不会来这里做这些项目的。假如我们做的大、做的快,出现了一些不好的东西,但总体上我觉得,做了总比不做好,不好的东西可以去改正、修正,如果我们不做这些事情,就根本没希望。政府推动这件事情,利大于弊。

  把不可能变可能 做区域内最好的

  

  1

  记者:与乡伴以往的项目相比,在光山的这些项目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朱胜萱:南王岗是乡伴做的第一个小城镇项目,从这个开始,我们也在同时做几个这种小城镇的激活和改变。当时选择这里的时候,很多人不理解,劝我放弃。但我想,如果能把这个做好,把不可能变成可能,还有什么做不了的呢?

  我们在长三角做乡村文旅项目,是对乡村的一种补充,在光山做这件事,我觉得是一种引领。我们必须把乡伴这十年来在长三角走过的弯路、吃过的亏,以及好的经验,打一个包进行输出,光山是这个地方。

  首先政府有这方面的需求,我们能够提供帮助,搬到这里来做;其次我认为,运营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乡伴有耐心陪伴这个地方成长。所以我们才能成立运营公司,如果说做完这件事情我就走了,对这个地方是不负责任的。

  我们做莫干山,也是从最差的时候开始。在那边已经做了,为什么不能在这边做。我相信只要把这件事情做好了,就会变成这片区域内最好的。

  我不希望乡伴的产品有改变,秉承一贯的价值理念。不能说老百姓喜欢红木家具,我就摆放(红木),喜欢富丽堂皇的水晶吊灯,我就装修成那样。保留老建筑、尽量保留原生态,像红砖、老瓦,水磨石地面,选择一些环保的材料,从审美上,尽量选择用一些纯色木色、浅色淡,这就是乡伴在做产品时,基本的美学价值观。

  

  至于说老百姓喜不喜欢,有两种人:一种是讨好消费者,另一种是引导消费者,我们的理念就是引导。比如说,在家庭里,可以不买红木家具,不买大沙发,提供审美方式的改变。现在把咖啡馆搬到家门口,对当地的很多村民是一个新鲜的事物。一切的理念,带来革新和引领。

  文创:新光山十宝 走出“好路子”

  

  “好路子”

  “好路子”

  

  

  记者:乡伴有自己坚持的产品风格和运营模式。

  朱胜萱:对。你不是做菜,你喜欢川菜就给你做川菜,喜欢粤菜就给你做粤菜,这样会把人的胃吃坏的。这边的百姓不喝咖啡,难道我就不能卖咖啡吗?要让乡村的人们同样享受选择的权利,这是有文化在里面的。就因为乡村没有咖啡厅,我们才做了这种文创产品。乡村里有的,不用我们来了。像开土菜馆、农家乐、卖麻鸭蛋,当地的老百姓自己做就好了。我们来这里,是要把城市文化和城市文明一些配套带过来。

  我们做乡村文旅,是有教化、有引领的作用在里面。

  记者:乡伴推广的一种生活理念,一种文化产品。

  朱胜萱:对,这次我来,就带来一套文创产品。习总书记从这里走了之后,我就在想,光山不能天天说总书记来这里看了油茶园,总得把文化传承下去。我就设计了一套文创产品叫“好路子”。

  记者:为什么叫这个名字?

  朱胜萱:因为习总书记在考察油茶园的时候,讲了一句话:路子找到了,就要大胆去做。找到了什么路子?当然是光山县找到了脱贫致富的好路子。为了把这个故事留下来,我就做了这套文创产品,有唇膏、乳液、洗发水、香氛、手工皂等等,原料全是油茶提炼出来的,我找了非常好的厂家来制作,这就是升级版的“好路子”新光山十宝,放心走、大胆做,它消费的就是一个故事和品牌。就像十年、二十年、五十年之后,有人再问起来,为什么叫这个名字?这就是有故事可以讲了。

  记者:如何进行推广?

  朱胜萱:我们准备在十一月份在南王岗做一个发布,在这里开一家“好路子”文创店,推广的就是一种文化品牌,慢慢的再做产品的延伸。让所有来这里的游客、当地的老百姓,作为伴手礼,不断地宣传出去。

  从农业产业里面升级,从一产到二产、三产,进行产品的迭代。也许这件事情做出来之后,可能比我们做南王岗、做钟鼓楼,还要更有价值。我会把这个产品作为乡伴送给光山的礼物。

  人物简介

  朱胜萱,乡伴文旅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国际休闲产业协会·休闲乡村专委会秘书长、上海伴城伴乡城乡互动促进发展中心理事长、莫干山计划发起人、“田园综合体”开创者,乡村振兴政策顶层设计之一,作品爆款迭出,获奖无数,被业内人士称为“民宿教父”,颇具传奇色彩。

  

  

  

  编辑:秦楚楚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今报信阳

东方今报信阳新闻中心。

头像

今报信阳

东方今报信阳新闻中心。

777

篇文章

1255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