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亲历:我走进了一间装了80多个偷拍摄像头的民宿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摘要:白帽子黑客表示,反偷拍任重道远。

  

  这是一间一眼望去没有任何异常的民宿,不料在一番翻找之下,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发现了几十个偷拍摄像头。有些摄像头藏匿位置之隐秘,用“叹为观止”来形容绝不夸张。

  这是记者近日真实的经历——虽然知道这是白帽子黑客(指那些反黑客的安全技术人员)特意布置的房间,但回过神来,仍旧觉得要用网络上的流行语“细思极恐”来形容。布置这间偷拍屋的白帽子黑客、极棒实验室安全专家宋宇昊表示,民宿、酒店行业的偷拍事件已不罕见,不仅住客需要提高安全防范意识,白帽子黑客更要联起手来,共同为反偷拍出力。

  藏在手表、镜子、圆珠笔帽里的摄像头

  先回顾一下记者的经历。

  民宿是上海西南地区一幢商住两用楼里的两室户。乍一看,并没有任何异常。但因为被提醒过房间里有偷拍摄像头,所以记者进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找摄像头。

  记者提前看了网上的“反偷拍攻略”,所以首先查看了客厅电视机旁的路由器。果真,路由器的显示灯位置多了一个小孔。仔细辨别,里面藏着摄像头。

  

  在客厅墙上的装饰画上,记者也发现了异常:皇冠图案的中央,有一个小黑孔。往里看,是摄像头。

  

  根据网上攻略,卫生间和卧室也是偷拍的重点区域。所以记者将下一步的搜索范围聚焦在这两个区域。

  

  

  结果,记者不仅在卫生间桌上的熏香瓶、吹风机里发现了摄像头,更在卫生间的扫帚手柄和通便器上发现了小洞,里面各有一个摄像头对着淋浴区。

  

  

  

  卧室里的摄像头数量同样不少:床头柜的桶状台灯和电话机里,各有一个;从某“网红”品牌电动驱蚊器的自带透气孔里,也能看到黑黝黝的摄像头……

  

  (台灯里)

  

  (“动过手脚”的电话机背面)

  

  (电子驱蚊器里)

  更多的摄像头在翻找中被记者发现:硬皮书的书脊里、毛绒玩偶的鼻子上、看似闲置的眼镜盒、零食区的茶叶罐……数不胜数。

  

  

  当记者将找到的摄像头一一告知宋宇昊后,他才告知记者:他和同伴总共在房间里布置了80多个摄像头,其中有几个“巧妙”布置的,并未被记者发现:

  卧室床头柜上的手表。这是一块很普通的男用表,表盘上除了数字还有些圆形装饰。偷拍摄像头正从数字“12”的中心“看”着床。如果不仔细辨别,数字间的圆孔很容易与表面原有的圆形装饰混淆。

  

  客厅电视机柜上的镜面闹钟。从外观看,这是一款很时尚的闹钟,镜面,电子显示。可将它拿起来,对着阳光找到一个合适的角度,能看到镜面下有一大六小一组七个摄像头,正对着电视机柜前的沙发。

  

  餐厅杂物架上笔筒里的圆珠笔。这支圆珠笔的笔帽朝外,窄窄的笔帽上,一枚针孔摄像头正静静地“望”着餐桌。

  

  “这间房间里的摄像头是我们特意布置的,可以说展现了比较极端的偷拍情况,但因为没有提前介入房屋硬装环节,所以还有些偷拍者可能使用的方式我们并没有采用。比如,将针孔摄像头藏在电源插座中。”宋宇昊说,这些偷拍方式不是白帽子黑客“拍脑袋”得到的,而是在真实生活中出现过。他和同伴只是通过“偷拍屋”进行还原和集中展示,希望让更多的人关注偷拍的威胁和危害。

  反偷拍要设备,更要协作

  外出旅游入住民宿或酒店后,用手机上的反偷拍App检查一下房间,已经成为部分住客的新习惯。就连记者在踏入这间布满摄像头的民宿后,也根据网上流行的“反偷拍攻略”,试图打开手机手电筒,通过测试摄像机镜头的反光来查找——无奈白天光线较强,即便拉上窗帘,房间里也不够昏暗,手机手电筒未能发挥作用。

  那么,到底怎么反偷拍才有效?

  “有反偷拍的意识肯定比没有好,目前也有一些反偷拍设备和App。它们有一定的作用,但也有局限性。”宋宇昊与同伴们为记者演示了常见的反偷拍方式和设备。

  首先,排查重点区域。安全专家表示,偷拍装置的安装思路大致有几个:

  一是需要视角。摄像头的位置一般能够看到敏感区域。所以,床头、淋浴房、浴缸等区域的物品需要重点关注。

  二是偷拍者可能会利用镜面反射来偷拍。也就是说,除了各种较易隐藏摄像头的镜子、镜面本身外,也要关注这些镜面对面的部位是否隐藏着摄像头。

  三是安装在隐蔽性高的地方,如路由器、插座等设备中。

  四是有电源的地方。摄像头需要长时间工作,电源很重要。如果不是房屋在硬件装修时就有安装摄像头的计划、提前进行电源布线外,大部分摄像头需要与大小家电共用电源。

  

  (偷拍摄像头通常会实时工作,偷拍者能远程看到偷拍内容)

  “如果足够仔细,一般的偷拍摄像头可以通过目测的方式找到,就是要花费一定的时间。”宋宇昊说。

  其次,借助反偷拍设备提高排查效率,但要注意它们的局限性:

  一是摄像头玻璃镜头会反光,所以可以用各种光学检测仪来捕捉反光的部位。使用智能手机手电筒也属于这类。同时,市场上有一些带有红色玻璃镜片的光学反偷拍检测仪器,可以识别摄像头发出的红外补光。

  这个方式的局限性在于室内反光的物体较多,而且有些摄像头的镜头非常小,一一排查耗时耗力。

  二是通过Wi-Fi网络分析。目前,不少自称能识别偷拍设备的App都是采用这一方式。这是因为有些偷拍摄像头实时传输画面,需要联网工作。如果装有反偷拍App的智能手机与这些摄像头连接了同样的无线网络,那么App可以综合分析网络内设备节点的各种特征,判断是否有可疑摄像头。

  但这一检测方式对不联网工作的摄像头,以及与手机没有连接在同一个Wi-Fi中的摄像头有局限性。

  三是通过无线电波磁场检测,分析无线电波和磁场信号的强弱来判断摄像头位置。一些在售的“场强仪”就是根据这一原理帮助用户辨别摄像头。比如,对一个正常的毛绒玩具来说,不存在无线电波磁场;但如果玩具里藏着摄像头,那么场强仪就能及时发现异常。

  问题在于,场强仪有灵敏度高低之分,高灵敏度与低灵敏度的产品价格相差很大,会误报或漏报。

  “灵敏度太高了,会把室内所有有电磁场的设备都排查出来,包括正常工作的路由器、电视机;灵敏度太低了,又无法识别摄像头。所以场强仪更适合有经验的专业人士。”宋宇昊解释。

  四是热成像仪或热成像镜头,它根据摄像头工作时发热量较大的特性进行筛查。但与光学设备和场强仪相类似,会出现误判情况,比如工作中正常发热的冰箱也会被热成像仪或镜头识别。

  

  (安全专家利用自制设备排查摄像头)

  “所以,从现有的技术手段看,反偷拍主要依赖于有经验的人与相关技术设备结合,手动排查。我们的心愿是联合更多的白帽子黑客,为这个问题找到一个整体解决方案。”宋宇昊说,即将于10月24日在上海揭幕的国内知名白帽子黑客大赛“GeekPwn2019”上,就设计了一个反偷拍的赛题。

  届时,这场比赛将在布满摄像头的密闭空间举行,并用白布将所有的设备掩盖,让参赛的白帽子黑客不能用目测的方式查找摄像头,但可以自行设计、制作检测设备排查,“我们希望将白帽子黑客的智慧集中起来,共同寻找反偷拍的最有效方式,打击偷拍,保障所有人的隐私安全。”

  特别声明:本文涉及的民宿以及含有摄像头的产品与民宿出租方、相关产品及品牌无任何关系,均由白帽子黑客根据体验需要设置,并在体验结束后销毁或恢复原状。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上观新闻

站上海,观天下

头像

上观新闻

站上海,观天下

28366

篇文章

32797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