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扩张陷困境 Uber和WeWork“忙”裁员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证券时报

  或许是为了自救,或许是为了提振市场信心,Uber和WeWork最近都在“忙”同一件事:裁员。

  据海外媒体报道,美国网约车巨头Uber证实,该公司已裁员约350人,这是最近几个月以来Uber采取的第三轮裁员措施。早在7月底,Uber就宣布在全球范围内裁员约400人,当时主要集中在市场营销部门。9月,Uber又宣布对旗下产品和工程团队裁员435人,其中产品团队裁员170人,工程团队裁员265人。至此,Uber三轮裁员人数已近1200人。

  再次裁员的消息公布后,Uber股价上涨3.29%。市场的信心暂时获得提振,但公司内部却“开心不起来”。Uber首席执行官达拉·科斯罗萨西在致全体员工的电子邮件中表示:“今天这样的日子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很艰难,行政领导团队和我将竭尽所能来确保我们在未来不再会有这样的日子。”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裁员所涉及到先进技术集团,正是Uber旗下研究自动驾驶等技术的部门,在此前的两轮裁员中,未涉及到这一部门。事实上,从去年3月Tempe的那场致命事故后,Uber就已经对自家的自动驾驶团队做了瘦身手术,科斯罗萨西甚至一度考虑彻底放弃自动驾驶项目。

  在连续的扩张中,Uber烧了太多钱,今年第二季财报一出市场哗然,Uber单季亏损达到创记录的52亿美元,几乎是去年全年亏损的两倍。不过,其中很大一部分亏损是该公司在今年5月IPO上市后为员工支付的股权奖励费用。虽然裁员行动看起来是对季度亏损作出的回应,但Uber则表示相关对话一直都在进行之中。

  此外,近段时间以来Uber平台上的驾驶员发起了几次全球罢驶事件,核心诉求是收入过低、平台过高的收费以及Uber肆意更改规则。今年7月,美国加州考虑通过《议会法案第5号》 (Assembly Bill 5),支持将网约车司机归类为公司雇员而非目前的独立承包商,这意味着Uber现在为司机补贴的巨额支出还会持续扩大。

  不止是Uber,就连其大股东软银的日子也不好过。正如科斯罗萨西在内部信中所说,Uber接下来要做的,只能“目视前方,埋头苦干”了。

  独角兽企业应从自身找问题

  无独有偶,陷入困境的联合办公巨头WeWork也传出消息,预计最快在本周裁员至少2000人——占到WeWork目前雇员总数的13%,并且内部员工认为公司还将继续裁员。

  WeWork背后的大金主,也是软银。

  据一位WeWork员工透露,目前公司内部都在为裁员做准备,新项目被搁置,几乎没有工作要做,但裁员的具体时间还未确定,因为公司内部更重要的事情是讨论如何在明年现金用完之前筹集足够资金。除了用裁员来降低公司成本之外,WeWork已决定将在本学年结束时关闭其在纽约曼哈顿的私立学校WeGrow,而WeGrow是由WeWork创始人亚当·诺伊曼的妻子丽贝卡·诺伊曼创立。

  有WeWork内部人士称,丽贝卡·诺伊曼对招聘和新业务构想的影响很大,比如WeGrow项目,丽贝卡·诺伊曼会随意解雇她不喜欢的员工。

  据悉,如果WeWork还没有新的融资投入,公司资金最快将在今年11月耗尽。WeWork的大股东软银已经准备了一套融资方案以解决公司迫在眉睫的现金流问题,但软银集团同时开出了条件,要求能够控制WeWork,并且进一步边缘化该公司创始人亚当·诺伊曼。如果与软银达成协议,诺依曼的多数投票权将转向软银集团。如此,软银将在扭转WeWork的运营方式上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这时,又有消息指出WeWork的管理层希望通过紧急贷款来扭转目前公司所面临的情况,即使成本高昂也可接受,而不愿看着早期支持者的股本和影响力在软银的救助中被减弱。

  由此可见,WeWork的内部矛盾也逐步加深。WeWork的系列事件引发了市场对创业公司高估值的思考,以及对孙正义投资帝国激进策略的评判。不过,对于WeWork而言,这些也只是题外话,归根结底还是要从自身找问题。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人民网新闻

人民网新闻

头像

人民网新闻

人民网新闻

21997

篇文章

4663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