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进乡村民宿发展指导意见”推出一年,上海持证乡村民宿从个位数增加到近500家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上海的乡村越来越值得停留了。去年9月初,上海市政府颁布《关于促进本市乡村民宿发展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着力将乡村民宿培育成为繁荣农村、富裕农民的新兴产业,把上海农村建设成为宜居、宜业、宜游的美丽乡村。时隔一年,上海乡村民宿建设已经成果颇丰,持证民宿从《意见》颁布时的个位数发展到了近500家。

  记者从市文旅局了解到,目前上海已推出30家星级乡村民宿,其中有8家为5星级乡村民宿。今年“十一”黄金周,一些高星级乡村民宿一度一房难求。

  【乡村旅游资源是上海的稀缺资源】

  与民宿发展早、各项基础条件相对更好的江苏和浙江相比,上海的乡村民宿起步并不早。但从发展速度和民宿综合水平来看,上海的乡村民宿一开始就站在了较高的段位上。

  在上海市文旅局资源开发处处长朱国建看来,上海市政府出台的《关于促进本市乡村民宿发展的指导意见》,是一个推动乡村民宿高质量发展的纲领性文件。“这个文件刷新了人们的一个观念,那就是上海的乡村旅游资源是上海的稀缺资源,在城市化快速发展的今天,在上海这样的国际大都市,乡村旅游资源极其宝贵,必须发展好、利用好。在省级政府层面专门出台乡村民宿的文件,目前还不多见。”朱国建强调说。

  在这样的指导思想下,上海的乡村民宿进行了顶层设计和全局规划,凡是符合政策条件的都可以开建,过去一些不太合理的樊篱全部被拆除。

  例如,不再规定只能在农民的宅基地上搞民宿,而将范围扩展到闲置的农业用房上,如养鸡场、农用仓库等都可以搞民宿。对上海而言,土地资源短缺是发展民宿的一大瓶颈,特别是上海实行建设用地的“零增长”后,发展规模化民宿如何解决土地供应问题?“上海规定,从农村建设土地减量化中拿出5%的土地,对民宿实行‘点状供地’,如某个民宿集聚区,需要有一个服务总台、需要配套建设停车场,公共餐厅等,那就通过‘点状供地’来解决民宿业发展的‘卡脖子’问题。”朱国建表示。

  在建设用地供应上对乡村民宿提供支持的同时,上海对民宿证照管理的开放力度也加大了。《意见》出炉后,符合乡村民宿发展的9个区中已有7个区出台了配套细则,一些原本争论不休的问题被一锤定音。此前,对民宿是旅馆还是其他住宿类型一直不明晰,也导致民宿取得证照较为困难。《意见》则化繁为简地将民宿纳入市场监管局的发照范围,并对民宿餐饮许可证、公安消防等方面都作出界定,只要符合条件,就可到当地派出所登记备案,一大批民宿也因此拿到了宝贵的“出生证”。

  据了解,《意见》出台前,全上海只有三张民宿经营许可证;如今一年多过去,上海乡村民宿迅速发展到了近500家。其中,有约400家民宿集中在全力打造“世界级生态岛”的崇明区,将有效缓解花博会的峰值用房难题。

  【哪里允许建乡村民宿有严格限定】

  上海的乡村民宿发展速度如此之快,是否会造成民宿质量低下?上海市文旅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对乡村民宿,我们放得开,也管得严。”

  首先,上海对哪里允许建乡村民宿通过规划进行了严格限定。如上海的乡村民宿只允许在国际旅游度假区的周边,在黄浦江的上游,在郊野公园、保留村和历史风貌村,以及市级美丽乡村内开设。“上海的民宿不搞遍地开花,否则可能对未来城镇化发展带来难以拆迁等后患。”一名业内专家表示。

  上海对乡村民宿的“严管理”,还体现在四级管理的体制与机制创新。如在市政府层面,主要是出台乡村民宿的规划、政策、标准,进行宏观管理;第二层级是区政府,进行属地管理,负责对乡村民宿的市场准入,日常的监管等;第三层级是所在的街道和乡镇,负责乡村民宿的微观管理,也就是现场管理;第四层级是乡村民宿所在的村庄实施民主自治管理,通过村民自治来管理好乡村民宿。

  今年旅游节期间被评为五星级乡村民宿的金山嘴渔村的“缘渔歌”民宿,是一家拥有13间客房的渔家特色的乡村民宿,总经理吴继升告诉记者:“这次评选,村里还请了消保委来打分,得分最高的才能申报五星级,通过村里民主自治管理,大家服气。”

  此外,考虑到民宿业主经营风险高,政府就推动成立上海乡村民宿协会,也推动保险公司出台“沪郊游险”,由前者出面购买新险种,为游客和民宿业主撑起风险保护伞,实现“政策兜底”。

  【希望吸引全国乡村民宿创客集聚上海】

  今年国庆假期,上海的星级乡村民宿成为“爆款”产品,浦东的“宿予”、金山的“缘·渔歌”、“江南莲湘”、崇明的“也山花园”民宿等,都给消费者留下深刻印象。

  作为星级民宿的评审专家之一,复旦大学旅游系副教授孙云龙对“也山”民宿的评价是“干净、卫生、有情怀”:“这对从日本回来的小夫妻,决定打造日本民宿水平的崇明本地民宿,不仅景观漂亮,而且里外收拾得一尘不染,甚至洗漱用品是一个电动牙刷头。”经常在日本访问的上海外贸大学姚昆遗教授也指出,中国民宿的短板通常是管理,但“也山”已经不输于日本的任何民宿。

  孙云龙指出,上海的乡村民宿发展与日本和中国台湾地区的民宿有着很大区别,前者是作为上海乡村振兴战略的有机组成部分,是以服务于上海四大品牌打造的美丽乡村建设为切入点。因此,此次星级评分细则除了基本分之外,重点在特色、带动和示范效应,而后者仅是以看投资效益而搞产业。姚昆遗也指出,上海的民宿以上海和长三角中高端游客为目标市场,已经跳出“农家乐”升级版的框框,更多围绕休闲和文化两个主题打造,无论是形式还是品质都层级更高。

  一直参与设计上海乡村民宿发展路径的朱国建表示,通过政策上的先行先试,上海希望吸引全国乡村民宿创客集聚上海,为我国乡村民宿走出可持续发展之路,为城乡居民提供望得见绿、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的高品质旅游体验。今后一段时间,上海乡村民宿还将不断有“好声音”传来。

  栏目主编:李宝花 文字编辑:李宝花 题图来源:IC photo 图片编辑:邵竞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上观新闻

站上海,观天下

头像

上观新闻

站上海,观天下

28363

篇文章

32751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