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这个阿拉伯人,我喜欢上了诗歌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冬是孤独,夏是离别,春是两者之间的桥梁,唯独秋,渗透所有的季节。

  

  就因为这一句,我喜欢上了阿多尼斯。又因为阿多尼斯,开始有点理解诗歌的真正意思。

  就拿这一句来说,“唯独秋,渗透所有的季节”,它让我眉头紧锁思索它到底意味着什么,也让我真实感受到我被某种东西击中了。

  这正是诗降临的过程~

  对我来说,诗的魅力正是这种似懂非懂的意蕴,正如他自己所说:

  什么是诗歌?远航的船只,没有码头。

  阿多尼斯的很多诗句,都在展现这种魅力,说,与不可说。很好看,可以做摘抄;很有味,可以反复读。所以从第一句开始,我喜欢上了阿多尼斯的很多句子,喜欢上了阿多尼斯。

  

我如何对我的日子说:“我住在你那里,却未曾抚摸你,我周游了你的疆域,却未曾见过你?”
天上,只剩下几个被称为星星的窟窿。

(星星,可不就是天空的窟窿嘛~)

  难怪有人说,诗,寺中之言。诗字拆开,寺之。这个解释已经找到了理解诗歌的一个窗口。而阿多尼斯正是一个东方人,我想这必然是我如此喜欢他的原因。如果说诗的最终意思注定无法说透,它变成了一种笼统的感觉,附着在我们的身体和灵魂,这个时候,东方两个字肯定在发生作用。

  佛家不是说,不可说,不可说破。

  

  阿多尼斯的诗,很容易说出来,很难说清楚。

  看起来很简单,写起来很困难。

  永远有话可说,又永远说不清楚。

  诗就像某个永恒东西永恒的近似值。

  我们越是接近它,它越是广袤,它越是广袤,我们越想接近它。

  

“什么是贫穷 / 在大地上移动的坟墓。”
风,没有衣裳;时间,没有居所;它们是拥有全世界的两个穷人。

  他的句子往往从距离我们很近的地方开始,比如风,比如月光,比如尘土。但他诗歌落脚的地方,很远很远。

  他说,“我的作品力求超越细节抵达整体”,细节我们都懂,它是我们的一部分,那么整体是什么呢?落到每个人来说,是感受,是触动。

  

  这不禁让我联想到一个普遍的例子,真正雅俗共赏的作品,不就是从最简单的地方开始,然后抵达更深渊的去处。

  

你两手空空,然而,手中还是不断地掉落
你的一部分:时间。
我没经历过童年,但是童心留在了我的身体里。到了老年,我过上了童年的生活。

  由此如果我们继续追问,诗歌精神,或者说诗到底是什么?

  我的回答可以更粗暴:一种比喻,一种迁移。

  

  

  风,被视作秋千,帽子,但秋千帽子绝不是这个比喻的终结,还可以更进一步,变成一种无法用具体语言定名的东西,一种无边无际却又能触动你的内心的东西,这就是诗意。

  于是我们又可以说,诗就是比喻的比喻的比喻…迁移的迁移的迁移…

  最后它通向哪里?通向你所能理解的最深处。

  所以,诗歌无疑是有门槛的。

  它考验阅读者的思考能力,也考验想象力,还考验感受力,包括人性的善恶。

  

  

  诗歌甚至不是语言文字,它早已超越了它的载体。但我们无论是会意,还是会错意,好像都可以是诗的过程。

  我彻底相信,有一个独立于客观世界之外的诗意世界存在,它是一种笼罩,是一种庇护。是最高纬度为我们披上的神秘面纱。

  

  

生命并不短暂,短暂的是人。
她忿忿而问:“人与动物的区别是什么?语言吗?”
没等我回答,她答道:“区别在于人能够转变为动物。”

  这是思考。

  

我向星辰下令,我停泊嘱望,我让自己登基,做风的君王。

  这是思考,+想象。

  这里把我收藏的阿多尼斯的诗句分享一下。

  

  

  

  

  

  

  

  

  

  

  

  

  

  如果说我因为某一句诗而喜欢上了某个诗人,这还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我因为阿多尼斯而喜欢上了诗。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余令狐冲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头像

余令狐冲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8

篇文章

12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