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Work折戟!共享办公寒意阵阵 国内平台步入行业调整期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WeWork战略收缩的风波仍在蔓延。近日,杭州市民王先生遭遇一件烦心事。前段时间,刚从国内车企离职的他正准备入职共享办公平台WeWork,不想却碰上后者大范围裁员,尚未入职的王先生即面临“二次失业”。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早在9月,关于WeWork在全球范围内裁员5000人的消息早已不是秘密。10月初,WeWork的母公司We公司正式宣布,将暂停WeWork IPO计划,并解雇WeWork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亚当·诺伊曼。

  风光一时的wework估值一度高达470亿美元,可如今却已是跌落神坛,估值缩水近八成。正如摩根士丹利首席美国股票策略师迈克·威尔逊所言,WeWork IPO的失败,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

  共享办公在美国遭遇“滑铁卢”,国内的生存状况又如何呢?记者了解到,在经历了2015年的“井喷”之后,共享办公在国内同样不容乐观,特别是进入2019年,行业进入深度洗牌,有人退场,也有人继续坚守,商业逻辑的“瓶颈期”日益显现。

  共享办公鼻祖折戟IPO

  2010年初,美国经济在次贷危机的泥沼中刚刚看到一丝的曙光。亚当·诺依曼和米格尔·麦凯维两个年轻人在硅谷租下了两处空置房产,改造成为办公用房,并将其租了出去,由此开始了WeWork的成长之路。

  在新经济周期下的市场刺激下,共享这一新经济概念在美国大行其道。在这期间,WeWork一直保持着高速发展的势头。截至2016年3月,WeWork在全球的23座城市拥有80个共享办公场所,估值达到160亿美元。

  2018年,WeWork接连获得挚信资本、淡马锡控股、软银集团、弘毅投资等机构数十亿美元的投资,估值攀升至顶峰。此时的孙正义,刚刚从出售阿里股份中赚得100亿美元,转身便给WeWork送上了近30亿美元的超级红包。他还多次还在公开场合盛赞WeWork,称其为“下一个阿里巴巴”。

  

  目前,WeWork在全球111个城市有528处经营地点,今年6月底会员人数为52.7万名。但造富神话并没有持续太久。8月14日,WeWork公布IPO招股书显示, 2016年到2018年营收分别为4.36亿美元,8.86亿美元和18.21亿美元,但净亏损从4.29亿美元,持续扩大至19.27亿美元。

  高速扩张的背后,是WeWork“蒙着眼睛狂奔”的烧钱模式,但在注重持续增长的投资者面前,这样的模式无疑成为WeWork的巨大软肋。正如迈克·威尔逊表示,在此之前,美国股市一直在为没有实现盈利的IPO支付令人瞠目的估值,现在他们不再愿意为过度投资买单。

  跑马圈地难以长久维系

  WeWork进入中国是在2016年,截至目前,已经在中国各城市开了124家办公空间,其中上海50家、北京26家、香港13家、深圳9家、成都6家、广州5家、杭州5家、西安3家、南京3家、武汉2家、苏州1家、台北1家。

  回顾过去不难发现,WeWork在中国扩张的这几年,正好赶上了国内共享办公平台风起云涌的爆发期。

  很多人把2015年作为中国联合办公的元年,随着“双创”概念日益深入人心,直击创业痛点的联合办公模式快速发展,联合办公空间的品牌从50家迅猛增长至2300多家。

  据一些垂直行业媒体披露,仅在2017年,国内共享办公空间的融资规模高达404亿元。但伴随扩张的同时,一个行业普遍存在的底层商业逻辑难点却始终无法解决——疯狂烧钱、跑马圈地的背后,是收租模式难为维系长期、稳定的增长。

  

  据亿欧智库分析员常明星介绍,普通收租金的模式依然是所有联合办公营收中的大头,会员服务、财务、法务、企业资源对接等增值服务长久以来收效甚微。“现在宣称能赚钱的几家,都是一些体量较小的平台,如JWK、桉树空间,他们盈利的核心点无非两点,一是关注办公空间的设计和运营,二是找到了属于自己的精准客群。

  而其他名头较大的企业,如优客、氪空间、梦想加等,既搞初创企业,又把手伸到了大客户定制,对空间的客群定位始终比较模糊。

  截至目前,优客工场已经在全球开设了约200个办公空间,如北京、上海、深圳、西安、杭州、中国香港、新加坡、纽约等城市,总管理面积超过60万平方米;氪空间创始人兼董事长刘成城预计到2019年底,氪空间管理将超过150万平方米社区;梦想加的管理面积已超30万平米,累积吸引8万余名会员。

  国内已经开始的行业洗牌

  一个行业的成熟,总要经历从波峰到波谷,再到平稳的一个过程。而对国内的联合办公空间品牌来说,这个时刻从2018年的第一张多米诺骨牌开始,就预示着它已经到来。

  VCSaaS数据显示,从2018年至2019年3月,联合办公品牌减少约40家,发展缓慢、濒临倒闭的占比超过28%。

  今年1月,金地集团旗下的联合办公品牌ibase直接退出了联合办公行业。

  无独有偶,优客工场曾经被TheInformation爆料准备2019年秋天上市,不过现在已经推迟到了2020年,总裁孙霞也已于今年上半年离职。

  在去年8月举行的“解码未来办公新生态”论坛上,一些与会者就提出,当蛋糕越做越大的时候,盈利困难、同质化、专业运营人才不足等共享办公行业发展过程中的一些问题就愈发显露出来,需要有更符合客户需求的产品导入。

  

  常明星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他认为,联合办公的确有它的市场需求,但这个需求现在来看还不够大,未来可能会淘汰掉很多平台,剩下的平台才能开始盈利。

  “到那时候,规模将不再是联合办公的掣肘,反而会变成后来者望尘莫及的壁垒,因为规模效应能为他们现在捣鼓的增值服务带来可观的收入。” 常明星说。

  至于如何从这场行业格斗中突围,常明星表示,平台需要根据自身情况精准找到需求用户,对应的是服务小型初创企业、成长中的中型企业和生命力强的大企业,这需要有一个过程,在这期间,融合和存活只是这个行业去粗存精的进化。

  (记者 石潇俊)

  来源:浙江在线

  监制:范波

  责编:潘洁

  编辑:陶朝坡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浙江在线浙商网

浙商唯一的官方新闻门户

头像

浙江在线浙商网

浙商唯一的官方新闻门户

2539

篇文章

2033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