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园林寻迹,它们藏在大街小巷里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公元前176年,贾谊被贬,做了长沙王太傅。他在自己的居所里,种植柑树,栽种花草,开凿深井,并放着一张奇特的独脚石床,用来休息。

  二十多年后,长沙定王刘发因为思念自己远在长安的母亲,在城东筑造了一座用来思亲的高台,后称定王台。台的旁侧,还一座名为蓼园的别苑。“蓼”是一种叶味辛、可入药的草本植物,引申意义为“辛苦”。台和园都是定王情感的寄托。

  这两座园林,被认为是长沙最早的园林建设。此后,长沙园林史便不断被书写。

  长沙的地域文化是历史长河式的,从古都一步步发展到现代都市,历朝历代都在此留下痕迹。而园林正能反映这一长段历史的变化。

  马王开局

  贾谊和定王的园子虽早,但在唐代以前,长沙园林建设并不兴盛。真正改变情况的还属五代十国的马楚王。

  927年,南楚国建立后,马殷、马希范父子在全城布局,于东西南北各个方向都建造了王宫宫苑。

  城北,有他们的避暑胜地。在湘春门(北门)外,他们修建了会春园花园囊括整个开福寺,并以此为中心,想见规模之大。

  

  开福寺(图/开福区人民政府网)

  寺前是行宫金华殿,寺后是碧浪湖。碧浪湖原来并不大,马希范将其扩张至千余亩,扩湖中清理出来的淤泥就堆积成了一座假山,名为紫微山。

  碧浪湖湖面开阔,四周又种有大量植物,与紫微山相映,有“紫微栖凤,碧浪潜龙”一说。再配上嘉宴堂、袚禊亭、流杯亭等其他建筑,构成了园内的盛景。那时节,马王常常带着自己的姬妾、子弟、学士来此,在山水间纵享人世间的欢乐。

  城西有马王精心打造的另一处宫苑,文昭园。园内既有主持政事的天策府,又有九龙殿,此殿因内有八条刻成龙形的沉香木雕,加上自诩为真龙天子的马希范活动其中,才有此名。

  在城东,有一处池塘,塘中有小岛,名为小瀛洲。这里原是唐代潭州刺史杨凭的园林——东池的一部分,柳宗元来此做客,还写下了《潭州东池戴氏堂记》。如今,它成为了马王园林建设的一部分。

  

  今日都正街里的东池

  古城长沙的南门侧原来还开有一门,在城墙的西南角,因马王在城南修建的碧湘宫位于此,就叫碧湘门。碧湘宫如何辉煌,没有明确记载,但是碧湘宫的遗址到宋朝时还有所保留,并吸引了两位诗人兼画家——惠洪和黄庭坚,他们在此流连了一个多月,离开后,用诗词追忆了美丽的碧湘宫。

  这四个方向的园林是马氏父子的心血之作,也是王朝繁华时的见证,但最终都随着王朝的没落而一并荒凉了。

  明王建府

  马王之后,再有这种雄心、财力在长沙城内外大规模修建园林的就是明代的藩王了。

  朱元璋建立朝后,把自己的儿孙分封到各地做藩王。1477年,22岁的吉王朱见浚到长沙就藩。他仿照紫禁城的宫制,大规模改建旧王府,占去了长沙城近一半的面积。

  在他修建的花园中,紫金园最为宏大,位于吉王府正殿承运殿的后方。这是继会春园后长沙又一大型宫苑式园林,俗名也叫大花园。

  紫金园内的紫荆山(又名三洞山)也是一座人造假山群。山体用玲珑剔透的太湖石堆砌而成,高大峻峭,内有迂回盘旋的石径,人可以攀缘而上,到山顶上俯瞰四周风景。

  

  (图/陈先枢博客)

  山的西边是吉王开凿的万春池,也就是大四方塘。水面十分宽阔,可以行舟。池的南北两边还各设梳妆台、更衣亭,王公贵族们在此游玩,可以享受贴心的服务。

  吉府的东南面,还有一处名为东圃的花园,园中有一长廊形的建筑,宽到可以走马,所以叫走马楼。1996年,考古学家在走马楼原址范围内的一座明代砖井中,发现了有“吉府上用”、“大命成化年制”款识的瓷器,证实此地曾为明王府所在。

  王室园林的命运总由王室的兴衰而决定。和马王的园林一样,明王府的繁华最终也在清朝建立后,被终止了。

  私园之风

  园林是综合性的艺术工程,主持修建它的人必须得有一定的势力、财力和文化素养。王公贵族自不必说,但是古代城市内私家园林的发展,却必须要待一批官僚、文人、富商、地主的出现,这与大环境息息相关。

  一直到明清时期,长沙才逐渐成为区域性的政治、经济中心。它不仅是长沙府府治,长沙、善化两县县治的所在地,在湖南单独建省后,又成了省会城市。与此同时,长沙的地区经济也越发繁荣,文化教育成就更加突出。于是,长沙城在此时才逐渐兴起了一阵营造私园之风。

  榕树园

  明礼部侍郎庄天和,长沙人,万历年间的进士。他的私人园林名为榕树园,在今长沙新开门(今兴汉门)内。园中水景突出,庄天和写下了《园中杂咏十六首》,在诗中常提水色的美妙。“白日移轻棹,沿溪引兴长。岸花明锦缆,林雀下牙樯。浦逼蒹葭乱,洲回橘柚香。自谙渔父意,鼓枻咏沧浪。”他笔下的美景带有故乡独有的韵味。

  息机园

  清初学者廖元度也是长沙人,生于康熙年间。1673年,吴三桂叛乱,攻下湖南,沿江布置下防御工事,也不再向北发展,康熙趁机进攻。廖元度的住房就在此次战火中被毁,只得借居佛寺八年,对现实也多了一些悲愤。

  

  清光绪《善化县志》载省城图里标注的息机园(图/陈先枢)

  到了晚年,他在长善两县的交界处,修建了息机园。息机是止息机心之意。晚年的他已经充满了归隐之心,在园内杜门不出,与世无争,园林也带有超脱、独立的意味。

  芋园

  清道光年间,两江总督李星沅在今长沙解放中路立交桥一带修建了自己的园林,包括水月林、芋园、柑子园三个部分,人称李家花园。

  水月林原是寺庙,年少时,李星沅曾在此攻读。寺废后,李买下此处修建了芋园。

  道光二十九年,李星沅因病离职,回乡居住。他扩建芋园,将附近柑子园地段也囊括进来,使园占地达2万平方米。规模之大,有民谣传唱:“头顶凤仪园,脚踏柑子园,中间就是李星沅”。

  

  (图/芋园)

  花园内的荷花池占去了园子近一半的面积,可分东西两部分。园的北面有名为“自在香”的小山,人站在山顶最高处的亭子里,可遍览花园。

  园内还有柑子园、怀庐、芭蕉亭等多个建筑群,厅堂、居室加起来有上百间。更不用说,那贯穿荷花池的长廊,以及围绕在池畔的镜澜小榭、知水月亭、梧笙联吟馆等22处景点。

  乌桕、梧桐、黑松等佳树遍植园内各处,又点缀着紫薇、绣球、腊梅等花草,他们在不同的时节开放,使花园的景色四季皆有不同。

  李星沅亲自给园子写下楹联:“阅世倏中年,辛苦功名都历尽。娱亲偕小隐,读书耕种总陶然。”言语间,既有对时光的感叹,也有对老年生活的期许。

  湘军归来

  为镇压太平天国运动,清政府倚重湘军,将其视为主要军事力量。而湘军在平灭各地农民暴动时也迅速成长,战绩显赫。许多将领成为这一时期的重要臣子,活跃在军事、政治的舞台上。

  于是,湖南就多了一批这样特殊又显贵的群体。功成名就后,他们凭借着自身的财富和势力纷纷在长沙筑造私园。此外,为了纪念曾国藩、左宗棠几位名臣的功绩,政府和湘绅又修建了纪念祠堂。由此,长沙城内出现了一批与湘军有关的园林。

  曾国藩与浩园

  曾国藩去世后的第二年,在朝廷指示下,湖南当局在今蔡锷路以东,中山路以北,局关祠以南的一大片区域建立了曾文正公的专祠。

  祠内正殿后方有一座花园,名为浩园,是清末长沙城最大的园林之一。

  

  昔日浩园(图/红网)

  1880年春,为商议在曾祠内建“思贤讲舍”一事,郭嵩焘尽地主之谊,在园内举行了盛会,邀请了一众政府官员、文化名人、富商前来作客。两江总督刘坤一,湘军水师创建者彭玉麟,富商朱昌琳等皆在其中。众人在享受园中山水之色时,还提笔作画,并将其刻在了祠壁上。

  郭松林与郭家花园

  晚清的湘军将领郭松林在长沙的落星田街也营造了自己的私园,人称郭园。和曾祠一样,郭园规模宏大,在主人的邀请下,这里也常常成为省里名流的集会之所。

  

  

  1910年郭园聚会留影 (图/潇湘晨报)

  1910年的三月,郭园再次举办聚会,并留下合影照至今。从老照片中,不仅可以直观地看到郭家园林之豪华,还可以望见王闿运、谭延闿等名人的身影。

  近代转折

  从1840年到1903年长沙开埠前,长沙园林曾有过一个兴盛发展期,不仅因为湘军,还因为许多寓居在长沙的官宦也费心重建或扩建了传统园林。

  同治十二年,湖南粮储道夏献云将粮道衙门的西花园——宜园重新精心建构,使园中风景愈加迷人。“宜”是宜秋,与粮道衙门的期许相符。园内的亭馆也命名为“听秋声馆”、“延秋亭”等,与秋有关。

  

  (图/陈先枢)

  光绪元年,他和巡抚王文韶一起扩建了贾祠,将里面的屈祠迁出,再新建了清湘别墅、怀忠书屋、古雅楼、大观楼等。光绪五年,他又主持重建定王台和蓼园,让这个长沙传统的文人觞咏吊古之地,重现生机。

  长沙开埠后,殖民者进入,划定租界,不仅在城内修筑了西式园林,也带来了西方的思想价值、管理模式、审美情趣,影响了长沙本地。

  许多园林主人转变观念,开放私园,转向公共化的经营,或者用作公共事业。长沙富商朱昌琳就将自家的馀园开放游览,园内有园丁提供茶水,也有小商贩售卖糖果,市民可自行活动。

  1919年,曾国藩的后裔曾宝荪、曾约农姐弟将自己创办的艺芳女子中学搬入了曾祠。

  此时的曾祠已荒废不少,他们趁此机会,将园子重新修葺了一番。师生们还利用浩园这在长沙城内数一数二的美景,举办“游园会”、“纳凉会”、灯会,用来募捐救灾。另外,朱剑凡也利用自家的蜕园创办了周南女校,可以说长沙近代教育的许多故事都发生在长沙的园林中。

  

  艺芳女中今名长沙市田家炳实验中学,老校区位于今开福区局关祠,校园系原曾国藩祠浩园的一部分。图为田家炳校内纪念碑(图/长沙田家炳实验中学官网)

  辛亥革命后,长沙园林的发展又有变化。新政府开始了近代化城市建设。

  1925年,天心公园正式对外开放,这是长沙也是湖南省第一个供人民大众游览休闲的公共园地。它的出现,是新时代的见证。而旧时代的王室园林、私家园林、官署园林等等都前后因为各种缘故,消失在历史长河中。

  好在,长沙园林中有故事者大多已经成了长沙街巷、地标的名字,给这个城市留下了最后的念想。

  

  (此表主要列举了曾在长沙城内留下地标和街巷名的历史园林)

  END

  本文由城市记忆原创,作者 | 洪心怡。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 参与 1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城市记忆CityMemory

传承城市历史文脉

头像

城市记忆CityMemory

传承城市历史文脉

19

篇文章

20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