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青岁月:青年作家网签约作家韩湘生的《我与那只黄鼠狼》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我与那只黄鼠狼》

  作者:韩湘生

  作者简介:

  韩湘生,毕业于影视艺术专科学校。喜爱配音和文学创作,现任《荒土文学》副主编,青年作家网签约作家,《文学月作》签约作家。已发表纪实知青作品和散文近百篇,作品见《文学月报》、《奉天》诗刊、《兵团战友》、《北大荒文化》、《老知青家园》、《北大荒史志》、《乌苏里江绿色风》、《知青文学专号》、《深情黑土地》、《老年报》、《荒土文学》等,多篇文章在全国获得大奖,被称为从黑土地走出的知青作家。

  

  北大荒的初春,乍暖还寒。阳光也开始准备充实它将为春天洒下的那些能量。我这次回北京探亲,一天假也没超,按时回到连队。但那时还有很多探亲的战友都没返回,连队里只剩下几名老职工和后勤人员,显得空荡荡,也很冷清。连领导对我说:“留在连队或去最近的一个林子里干活,你自己随便吧!”第二天,我简单地收拾了一些行李,就坐着去林子里拉树杆的“二八”车,到五十五公里去了。

  五十五公里是完达山的一个支脉,是离二抚路最近的一个地方。到了那里后,我急忙跳下了“二八”车,拎着行李很快就和那里的战友,一起汇入到砍伐杨树杆的行列里了。砍伐的杨树杆要求必须不粗不细,然后还要把它的树皮刮干净,否则带着树皮的杨树杆,一着水很容易腐烂。砍伐的这些杨树杆,是为今年的营建任务做脚手架,搭跳板用的。到了那片林子后,我被安排到食堂去负责给战友们做饭。

  

  在北大荒待了这么久的时间,我还是第一次在春天进入这片茂密的森林。往年全是大雪封山后在森林里伐木,积雪将融化时也就早早下山回连队了。春天里,这一望无际的森林,微风带着早春的气息悄悄吹过树梢,吹化了一冬严寒的积雪,那雪水哗啦哗啦地流向远方的低洼处,灌满了森林下面的那一个个的水泡子。水泡子里的水,这时显得是那样清澈见底。湛蓝的天空,像这片山林一样广袤辽阔;清新的空气,似醇酒的芳香,使人心旷神怡。在冰雪的融化处,盛开着一小朵一小朵的黄色小花,金黄色的花瓣昂首怒放在最显眼处。我小心翼翼地摘了几朵金黄色的小花,准备夹在信里寄回家,告诉我的家人和爸爸妈妈,北大荒的春天来临了。那黄色的花就是北大荒引航万物苏醒的迎春花。我踏着融化的积雪到食堂给大家做饭。春天的木柈子特潮湿也很难点着火,呛得我一个劲儿地流眼泪。

  由于木柈子太潮湿一点也不好烧,火总也顶不上去,有几次把馒头都给蒸粘了。但在这个时候,大家相互之间也都十分理解。可我的心里总是那样自责,又是那么惭愧。很多战友经常在一天工作完毕后,回来的路上给食堂捎回很多的干树枝送给我们,使我们做饭省了很大的力,我无不为之感动。这个季节在林子中干活,是一件十分艰苦的工作,每天大家穿的棉胶鞋几乎全被融化的积雪浸湿透了,走起路来呱唧呱唧地作响,回来就得立马放在帐篷的烟筒上去烤,而稍不留意棉胶鞋就会被烤糊,这时满帐篷里就会散发着难闻的臭胶皮味。尽管战友们一天工作十分劳累,但他们仍是那样乐观、风趣、幽默地开着玩笑,好像永远不知疲倦似的。春天完达山森林里的夜空,别提多美了!蓝蓝的夜空中缀满了许多闪亮晶莹的星星,好像一伸手就能摸着似的。月儿弯弯悬挂在宁静的天幕之中,装点着完达山森林中那一幅幅多姿多彩的画卷。

  

  清晨我去食堂做早饭,抬头仍能隐隐约约望见很多闪闪的星星,有时它们也悄悄躲进云层,和我开着玩笑。不知为什么,连着有好几天了,我发现那大笸箩里装的馒头和大饼每天全少了很多。以至到早上,大家要去干活吃饭时,馒头都不够吃。那几天我就使劲地蒸馒头、可劲地烙大饼,心想这回一定该够吃了吧。第二天清晨我迎着朦胧的月色,望着眨眼的启明星,走进食堂点火烧水做饭。当我的眼睛望向笸箩的时候,我惊呆了。哎呀,怎么昨晚还满满的一笸箩的馒头又丢了不少啊?这也太让我奇怪了。但谁也猜不到究竟这是怎么一回事。因为到了晚上,还没吃饱饭的战友可以随时找我到食堂再买饭吃,所以丢馒头不可能是战友们干的事情。如果说是老鼠偷吃的,可是老鼠也不会天天偷吃这么多呀。连领导知道了此事后,也来到了山林里,和大家一起商量对策。

  我们决定派人在食堂的附近,轮流昼夜值班,看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天到了后半夜的时候,一个战友在值班,突然发现有一个黑影从食堂的帐篷底下,来回钻进钻出的,动作十分轻盈。这个战友立即找了一根木棍子,但他此时自己也吓得两条腿一个劲儿哆嗦着。他提了提腰带,给自己壮了壮胆,结结巴巴地冲着黑影喊了一声:“谁?你,你是谁?干,干什么的?快,快给我出来!”随后只见那个黑影一闪就不见了,立马消失在漆黑的水泡子那茫茫的远方。这个战友把我从梦中叫醒,向我绘声绘色地讲着他当时看到的这一切。我听着他说的刚才发现的那事,顿时吓得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两腿也直发颤,心里想:“怎么,这寂静的大森林里还会有鬼吗?”此刻,我的头发也全竖了起来,更不敢向前迈这一步。那天的山林里阴森森的,月亮也躲在云层里不肯出来。等到了天亮后,我才走进了食堂一看,笸箩里的馒头又少了,但没有那几天多。

  

  我围着帐篷走了一圈,发现融化的雪地上全是脚印,草地上散落着很多的馒头和大饼,稀稀落落的,而且摆得还很整齐,一直摆放到森林下面的那个河泡子旁。几名老职工分析了半天,认为现在其它的动物都还在冬眠,很有可能是黄鼠狼做的怪。后来,几名老职工用铁丝做了一个大笼子,里面放上了一块肉做诱耳。看样子,不管什么动物,只要钻进去,就别想再出来。他们很有把握地说:“一定会逮住这个神秘奇怪动物的,你们就等着瞧好吧。”笼子放到食堂后,一连几天也没有见到有任何的一点动静,而馒头和烙饼也没丢。这真是很奇怪啊!

  又过了两天,我踩着积雪化开的稀泥地,迎着乍寒的春风,去食堂做早饭。我刚把帐篷掀开往里一看,突然发现老职工做的那个大笼子里,逮到了一只大黄鼠狼。这只黄鼠狼一身亮亮的金黄色的毛是那么漂亮,蓬松的一条尾巴,把整个笼子也全占满了,一双眼睛闪着光,真是太美不过的一只小生灵了。黄鼠狼看见我进来,吓得浑身直抽搐,和我对视了好一会儿后,就用两个前爪在笼子里弓着身子向我直作揖,一条大尾巴也冲我摇来摆去,嘴里不时发出轻微的带有节奏的“吱吱吱”的叫声。我也似乎看到它那悲哀的眼睛里闪着泪花。那一刻,我忽然发现这只黄鼠狼的肚子已经很大了,应该是它很快就要做妈妈了。这个时间食堂马上要开早饭了,进来了很多打饭的战友。他们看到了笼子里逮到的这么一只大黄鼠狼,都在说:“真棒啊!可把这个家伙给逮住了。原来偷馒头偷饼全是这个家伙干的啊。把它的皮给剥了,拿下山卖了,皮应该挺值钱的吧?”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在品头论足地说着这只黄鼠狼。黄鼠狼吓得浑身在颤抖,尾巴向下耷拉着,可怜的两只眼晴一直在注视着我,滴溜溜地围着我转。那个样子实在太可怜。它“吱吱吱”的声音,又好似在向我哀求和呼救。我此刻的心情极为复杂,紧张的我心跳加速,好似十五个吊桶在打水,七上八下的。此时,我的心脏也几乎要跳出自己的胸膛。我很担忧也很害怕,生怕有人要弄死这只黄鼠狼,还要剥了它的皮。正在这个时候,做笼子逮黄鼠狼的那个姓孙的老职工,也闻讯赶到了食堂。他兴奋地说:“哎呀,好大好漂亮的黄鼠狼啊!它起码在这个林子里生存五个年头了!真是上天赏我的好运,我把它活剥了,这皮拿下山一卖,嘿,太美了,我的酒钱也就出来了。”他还滔滔不绝一个劲儿地白呼着:“嘿,你们知道吗,它现在的皮应该值点钱。如果过了春天,这只黄鼠狼一脱毛,就卖不上好价钱了。”笼子中的那只黄鼠狼冲着老孙,又呲牙又咧嘴,瞪着一双大大的眼睛怒视着老孙。不一会儿,它又冲着老孙放了一个屁。那黄鼠狼的屁可真是奇臭无比,大家被这臭味熏得全捂着鼻子跑了出去。我赶紧走到老孙跟前问他:“孙哥,这只黄鼠狼皮能卖多少钱呀?”老孙回答我:“应该差不多能卖十块八块的。如果是寒冬季节时把它逮住,最少也能卖近二十块钱吧。”我立即和他商量:“孙哥,我给你钱,你把这只黄鼠狼给我吧。”他犹豫了半天,摸了摸脑袋说:“看在咱俩老交情的份上,打饭时你总照顾着俺,那我就把这只黄皮子给你吧。我还得赶紧去干活,和你小子还谈什么钱不钱的。你也挣得不多,下山回去后,别忘了给你孙哥打壶酒就行了。”我赶忙回答:“谢谢我的好孙哥!我刚探亲从北京回来,正好还有一瓶好酒,也没舍得喝,下山后我一定送给孙哥,您就放心吧!”

  这时,我急忙走进了食堂。这只黄鼠狼看到我后,用蓬蓬松松的尾巴使劲拍打着笼子,眼睛乖巧地望着我。它好似刚流过眼泪,又一次弓着身子,一个劲儿地在笼子里向我作着揖。它是那样的可怜,那样让我同情,好像在向我呼救。它的嘴里发出微弱的“吱吱吱”的声音,又好像对我想述说一些什么……此时我的精神已完全崩溃了。我自言自语对着笼子里的黄鼠狼说:“我会放了你的,我一定要放了你。为了你肚子里的那些小宝宝,我也会放了你的。但是以后你不能再来食堂捣蛋,更不要再来食堂糟蹋馒头和大饼了!你看,有好多天了,就是你折腾得馒头大饼都不够吃,早饭也开不出来。这些战友只能每天饿着肚子,去干那样繁重的工作。你想想,我的心里能好受吗?”这只黄鼠狼似乎听懂了一些什么,尾巴不停地摇摆着,爪子伸出笼外,还低声哼哼着。

  我为它打开笼子那一刻,这只黄鼠狼高兴得在地上不停地转着圈,在灶台上窜上窜下的,眼睛瞪得圆圆的,望了我片刻之后,才从帐篷里,它每天偷馒头偷大饼的那个洞中迅速窜了出去。我紧跟着也走出帐篷,发现这只黄鼠狼并没走得太远。它远远地冲着我使劲晃悠着那蓬松美丽的大尾巴,尾巴抽打在尚没融化的积雪上,晶莹的雪花在地上飞舞,闪着层层亮光。它不停转着圈,好像在感谢我,又好似为我跳着一个优美的舞蹈。

  

  这只黄鼠狼一直望了我很长时间后,才逐渐消失在那森林下面的水泡子的旷野深处。一连几天,一切全变得那样安静,只听到风吹树枝发出的沙沙声响。馒头和大饼再也没丢过,而且自从那只黄鼠狼被我放走以后,食堂里面、甚至就连食堂附近的那些地方,都再也没有见到过一只老鼠。我有时去森林下面水泡子处拎水做饭,总好像有那么种熟悉的声音,像在我耳边轻轻地说:“你小心一些,别滑倒了啊,慢一点……”我又朦朦胧胧仿佛看到了一个金黄色闪着亮光的美丽身影,在水泡子沼泽的塔头上翩翩起舞,舞姿优美飘逸。四十多年过去了,这一切已成了我难忘的那些回忆。人类与大自然有着万缕丝连,息息相关之缘。环境保护是世界人民共同的美好与心愿。

  所有的一切生灵都是地球赋予,也是人类不可缺少的一个组成部分。伐木结束,我走出了那片林海,回到了连队,而我仍常常惦记着那只漂亮可爱的黄鼠狼,它那美丽动容的姿态,不时在我眼前闪现。我想她应该在这春暖花开的季节里做母亲了。这只黄鼠狼为什么要叼走那么多的馒头和大饼?我回到连队后,询问了一些当地岁数大一些的老乡后才弄明白。因为森林里的春季,很多动物冬眠都将苏醒,一些食物会很贫乏,于是动物们就会互相去争夺。这只黄鼠狼怀了宝宝,营养消耗又很大。它叼走馒头和大饼,是为了引诱其它小动物来吃,而使它更好地去猎捕,补充自己身上所需的营养,也为它即将当妈妈去做更好的一切准备。真是有灵性的动物,好聪明的一只黄鼠狼啊!我暗暗地佩服。

  在以后的很多时间里,每当我从五十五公里的那个地方经过,眺望那山林河泡子的方向,我的心中总是会产生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我爱小兴安岭和完达山,那冬季森林中茫茫的飘雪;也爱小兴安岭和完达山,春季森林里那多彩多姿的烂漫。因为是在完达山森林里那个美丽春天,使我在心灵的深处留下一个永远难忘,永恒的故事。我常在心里想:现在那片森林还在吗?那只黄鼠狼的小宝宝的小宝宝,你们的世界在哪里?你们又会生活在哪个美丽逍遥的家园……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青年作家网

为青年作家提供文学作品展示

头像

青年作家网

为青年作家提供文学作品展示

486

篇文章

79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