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同学,你还记得梁家园小学吗?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1955年9月1日我作为小学生走进了梁家园小学校门,这是我启蒙的所在,至今虽已有60余年,梁家园小学给我的印象仍然记忆犹新。最近与好友李耀宗共同回忆了在梁家园小学的时光,他的记忆更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竟然凭借良好的记忆和高超的绘画技能,画出了多幅当年梁家园小学的情景。

  梁家园位于宣南的骡马市大街路北,离虎坊桥只是咫尺之遥,是个T字街,最里面坐北朝南就是梁家园小学。这所学堂的历史悠久,可以追溯到清乾隆时期乡绅办的义学,清光绪三十年(1904年),学校改称“宛平模范两等小学堂”,是我国第一所学习新学的学校。1912年该学校由京师学务局接收,改名为京师公立第二十九国民学校,学制7年;1934年改名为北平市立梁家园小学;解放后定为宣武区第一中心小学、梁家园小学。从“模范”、“第一中心”等字眼,可以看出梁家园小学在北京市的重要位置。1961年原本平房校舍,改建为教室楼,后又改为北京一四七中学、北京财会学校。

  学校南校舍

  开学后我们一年级的新生被安排在梁家园小学对面的南校舍,这处校舍是个迷,至今我们也没在文献中弄清楚这里曾经是什么所在。据我和耀宗的猜测这里极有可能是晚清时期的一个官衙。

  

  先来看看它的大门朱红色的大门开在正中间,这在北京除去王府很少见到,门前有一块两阶的上马石,旁边有个石墩,上面有个圆孔,与六七岁的孩子等高,明显是个旗杆座。在台阶两侧的下方各有两个方孔,孔内是木头,上面钉着铁环,应该是拴马的所在。两侧有木质的栅栏,靠西面有个陈旧的鼓架子。这就是我们启蒙的学校,正因此,她牢牢的印在了我们的记忆中。

  迈过高高的门坎进入学校大门,有个不大的院子,对面台阶上,有个长长的过道,过道上面开有窗户,并不显得昏暗,过道两旁就是左右两排整齐的教室。每间教室足可以放下五十个孩子的课桌,木质课桌是两两组合在一起的。

  

  

  教室的东面是我们的操场,每天在这里上课间操和体育课,北边有个小台子,是领操的所在。我们清楚的记得校园中有一台木头的破轿子,轿箱轿杠齐全,曾经放在小夹道里,后来又清理到前院的东侧。

  小学的北校园

  在南校区上到三年级时,我们被安排到学校的北校园,也是学校的本校。

  

  学校大门后门有个影壁,绕过影壁是宽敞的大操场,坐北朝南是一座砖砌的讲台,做操和全校的大会都在这里,东侧是个小院,树木很多,生物标本室门窗总是紧闭,显得很是神秘,东墙外就是宣武分局的监室,有时可以听到里面犯人在读报。

  操场的西北角有两间体育教研室,南房是音乐教室,沙坑、联运动架、平衡木、单杠很齐全。印象很深的是二门外面左右各有一棵龙爪槐,东边树下有一个压水机,只要用劲压上几下就有清水流出来,老师虽不让喝生水,但也拦不住我们,经常有孩子喝“噘尾巴管”。

  

  在体育教研室前有一座转伞,给童年带来无尽的欢乐,课间休息不是随便就能玩的,总是有很多孩子排队,更何况有些豪横的孩子占上就不下来,得由体育老师来维持秩序。

  

  转伞每次上三人,把一条腿放在绳套中,三人跑起来,直到都离开地面,有时能轮起一房高,风驰电掣,很是惊险。

  操场的东北角有一座门道通往内院的校区,门楼很壮观,看上去足有百年以上的历史,门道内左边是教导处,右边是校长室。

  

  过门道就是一座四方的大理石方尖碑,正面刻有文字,只是上面的文字经多人回忆总是没有确定下来,大家很遗憾。总之碑上有年号,应该是学校某一次更名时立的纪念碑。碑的后面有一个六边形的池子,有荷花和金鱼。

  

  学校的后门通往后孙公园,那里有一个消防队,消防队员经常在胡同中练兵,但后门很少打开。在后门的东侧是一座木质的二层小楼,用为老师们的宿舍。这座小楼应该是校园里最古老的建筑,人走在楼梯上咯吱咯吱响成一片,楼梯上方有一个木质的匾额,从右到左写有“月明”二字,故此这座小楼被称为月明楼。

  我们的老师

  梁家园小学既然是著名的学校,我们的老师必然是优秀的教师。

  丛玉兰主任 是多年的教导主任,是个老牌的教育工作者,大家统称她丛主任,她也是学校的一名大管家,个子不高,秀气的方脸庞,学校的全校大会总是由她做各项安排、提出各项要求,有老师请假,总能见她代课,在学校中是个“总理”的形象、慈母的形象。我们班一年级进校,班主任王慧英老师正在歇产假,就是由丛主任代课了一星期,她应该是我们的启蒙老师。四班在毕业前班主任连续出现病症,最后也是由她代做班主任。在三年困难时期,有的学生出现浮肿,记得一次她把爱人钓来的小鱼,用饭盒把做好的小鱼带给浮肿厉害的学生吃,令大家很感动,他的孩子名叫王迺俊也在梁家园小学上学,和我们同年级,作为母亲,她能这样做显得多么伟大。

  音乐老师李铭崇 他是一名出色的音乐教育工作者,曾经是中央民族歌舞团的声乐演员,有很多到波兰、捷克、保加利亚等国演出获得的奖章。他在学校组织了学生红旗歌咏队,曾到北京电视台演出,民乐队能演奏很经典的曲目,在宣武区十分出色。李老师为此占用了自己大量的业余时间。在他的要求下,学生要每人掌握一件乐器,由于笛子价格不贵,使得梁家园小学的同学能吹笛子的比例很高。记得上他的课,经常进行听音测验,他在风琴上弹奏一段旋律,让大家在纸上写出简谱,开始大家错误百出,但慢慢也能取得好的成绩。在日后的工作生活中,这是我值得骄傲的技能,我发现现在学校的教育缺了这一课,儿子和孙女都没有这个技能,我为有这样的音乐老师而感到庆幸。

  校长王庆萍 王庆萍校长个子不高,戴着眼镜,是个“小老太太”,她原来是虎坊桥小学的校长,虎坊桥小学在纪晓岚故居的西面,比梁家园小学规模小,调任梁家园小学当校长可见她的水平不一般,我们六年级毕业那年在她的领导下建起了教学楼,工程进行了一年多,还记得先是打钻孔。这里历史上梁家园是城中的低洼地区,曾经有很大面积的湖面,打钻孔时常看到很多的黄胶泥,为了保证楼房的质量,地基打了很多长长的水泥桩。教学楼终于在我们毕业前建成了,只是我们没有用上,我们参加了往新教学楼上搬课桌椅的工作,也算做了贡献,自那时开始,再也没进入学校过。文革期间,突然听说王校长被折磨得跳楼了,还听说“红小兵”们,到她身上踩踏,要“踏上千万只脚”。

  体育吉老师 提起体育吉老师大家都记忆犹新,但姓名没有人能回忆得起来了。记得前滚翻和后滚翻是他教的,每当上体育课,男孩子负责到教研室去抬垫子,课后要抬回去。在三年困难时期,上级有文件,怕学生消耗体力,体育课要坚持,但方式要改变,美名曰“劳逸结合”, 体育课常改在教室里上。记得吉老师带大家做拍手操、击鼓传花、猜谜语、讲故事,还有过大家到操场捡杨树叶的柄,回到教室比赛“拔老根”,这样的体育课真让人哭笑不得。可能是实在要耗时间,吉老师还曾给大家唱了岳飞的《满江红》,由于情绪饱满,给大家留下深刻的印象。

  图画张老师 张老师年龄很高,个子也高,胖胖的,老先生住在大吉巷西头路北,他的孩子也高高大大。张老师以工笔国画见长,据说他常到动物园写生,善于画工笔的老虎,他高超的绘画功底,受到学生的爱戴和尊敬,为很多爱好绘画的学生打下很好的绘画基础。

  老师中还有教大字的牛文宝老師,教自然的李老師,教生物的何老師,大队辅导员赵秀荣,教导主任张体学等老师。我们这个年级的班主任分别是一班班主任赵家琪、唐宝敬,二班是朱老師,三班是康文媛,四班的汪国英、吕老师,五班是牛文宝。四班的王霈霖同学因为弄丢了家里给的粮票,不敢声张,愣是饿着自己最后晕倒在教室,正是他们的吕老师拿出自己的粮票,为孩子解决了燃眉之急,那个年代拿出自己的粮票就是在割肉啊。

  老师们在我们的成长中付出了满腔的心血和辛勤的工作,那个年月国家的一些大事件都由他们带领我们参与了,记得在操场上大炼钢铁,废铁堆得到处都是。不知什么人发现了琉璃厂路旁的马路牙子是用的耐火砖,于是老师组织我们到琉璃厂去起砖,每人抱两块跑回校园。记得老师把制作超声波当做作业,结果学生们上交的“超声波” 五花八门,有用竹竿筒的、自来水管的,记得车颜琴同学制作的非常精细被送去展览。

  我们的同学

  如果从1955年开始了相知相交,与小学同学交往至今已经有65个年头了,有些同学的容貌在记忆里已经变得模糊,甚至姓名也开始淡忘了。我和李耀宗坐在一起回忆同学的姓名,竟然想起了大多同学的姓名,这说明留在当年孩子头脑中的印象太过强烈了,这一点耀宗要胜我一头,他的记忆更是不得了。

  同学中有很多优秀的成员,刚上二年级,市里给了任务,要选派小学生到北京市工人俱乐部为出席第一届职代会的邓颖超、蔡畅等首长献花篮,记得有孙宝珠、柳墨林、袁钟秀、王薇、王叔湘、佐永文、李秀珠、李耀宗、韩达鸿、舒小美、王文竹这些同学应该是我们同年级的佼佼者。

  我们一班有位女同学叫章文秀,是大队长,学习很好,长得挺拔靓丽,小学时期就显露了体育的才能,曾作为北京少年儿童的代表参加在青岛举办的运动会。小学毕业后考入了师大附中。我们班还有一个男孩子,名叫杜四,长得又黑又壮,我们的操场一圈足有200米,他可以轻松的脚不沾地“蝎子爬”(倒立)一圈,一次牛文宝老师带我们到广外种蓖麻,一个女生不小心滑入河中,急坏了同学老师,只见杜四,一个猛子扎入河中,拽上了同学。只可惜他的学习成绩不好,先农坛体校几次到学校来要他,都被家长和学校阻止了。第26届乒乓球世锦赛1962年在北京举行,在那个时期,梁家园小学的乒乓球已经蔚然成风,出了很多高手,同年级的翟建德就是在小学时期,获得了宣武区乒乓球赛的男单冠军,他后来成为了我在煤矿的同事。

  经过回忆,记得起姓名的一班同学有黎昌国、赵秉臣、白贵斌、冯欣华、柳墨林、王长荣、金宝昇、李亮、贺宝果、张仲元、赵国荣、周绍棠、王永宽、郑成功、石初生、杜四、宁三宝、童于、金国华、祖国英、罗庆、章文秀、智爱国、袁钟秀、柴爱玲、车颜琴。翻找旧物竟然找到几张老照片,竟然有三张照片忘记姓氏名谁了 。

  

  

  六十五年过去了,我们曾经一起高唱“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壶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借“黄城根胡同串子”这块宝地,尽量回忆些同学的姓名,也许会联系上他们,说不定可以搞一次聚会也未可知。

  附:上学路上

  从果子巷的家出来,沿着骡马市大街往西走三四百米就到学校,中途要过一次马路,在我的记忆里,除去开学的第一天有家长带着,过后就是自己去上学。

  出口路南的第一家就是老马开的香烟阁子,老马瘦瘦高高的,有些驼背。由于他家把胡同角,房子是三角的,要买东西只能站在门外,除去烟卷也有不少的日用百货。紧临的一家是染料商店,记得大幅的广告画是“爱尔染料”,当年老百姓染衣服,染布料的用量很大。

  再往东走路的南侧有一家大的绸缎庄,名字是亿丰祥,门脸全是光滑的水泥墙,窗子大大的有布匹和模特,显得很壮观,绸缎摆满了柜台,与大栅栏的八大祥比毫不逊色,只是很少有孩子进去,我也只是在门前观望。

  有一家宝华楼,是个猪肉铺,也卖熟食,里面挂着香肠、腊肉、板鸭等,味道很窜,我由于是回民,从没迈入一步。和他相邻的是长发祥果品店,这可是孩子们的最爱,柜台上玻璃缸里放着五颜六色的糖球,各种干鲜果品、果脯蜜饯、糖葫芦、酸枣面等种类繁多。在靠东的柜台上有两个玻璃缸,总用玻璃盖着,一个是炒红果,一个是榅桲,颜色鲜红,看一眼就要流口水。可能我太馋了,几次磨着父亲买。首先是甜的过瘾,父亲曾经用榅桲拌白菜心,味道美极了。对这种食品的怀念促使我近几年几乎每年山楂(不是红果)上市,必定要做几次榅桲给同事和孩子解馋,只要有好山楂,我的榅桲每次都很成功。

  紧临长发祥便是邮局,这个邮局历史悠久,几次骡马市扩展马路都保留了下来。最初的邮局是水磨石的墙、窗台和台阶,里面是木地板,孩子们有时溜进去为的是拿两张包裹单做手纸用,后来可能被发现了,只有向服务人员要才给,但也能在纸篓中找到写废的纸张。印象深的是门前的街上有一个代写书信的老者,一张小方桌,两个凳子,常常看到有些老人让老先生代写书信,一方说着,一方边琢磨边奋笔疾书。

  再往东给我印象深的就是粉房琉璃街口的棺材铺了,棺材铺的门口很宽,里面有些昏暗,靠墙有一些待售的棺材,靠近门口的空地上总有木匠师傅在用锛凿斧锯干活,上学路上如果时间许可,我总会多站一会,那些大木板的拼接很要技术,见到有好的刨花,总想进去拿,有时一个刨花有两米多长,一个就是一大卷。

  路的北面从西往东,四川营路口西面是土产公司,实际就是公家的副食商店,东北角是乾元亨南纸店,东面有一个银行,去拿存款单也是孩子们的营生。在银行前曾有一个自来水管,附近的居民都到这里打水,管子要比家里的粗很多,水很冲,有些孩子自己存着开龙头的开关,为方便喝“撅尾巴管”。往东有一个西药房,后来这里建起了中原百货商场,西药房前的窗台是老人们晒太阳的好地方,我就常随爷爷在这里听老人们“聊大天”,有时听得津津有味,我的一些梁山好汉的名字和外号、三侠五义的事迹就得益于这里知识的普及。

  在魏染胡同和麻线胡同中间有一家中药铺,名号是鹤(hao)鸣堂,与菜市口的西鹤年堂相比要小一些,但店堂很宽阔,也有坐堂的大夫,柜台里摆着不少人参鹿茸,他家的老板姓孟,与我的父母交好,他家的女儿孟庆慧也是梁家园小学四班的,后来还做了高中的同班同学。过了麻线胡同就有很多小铺,有卖早点的,有卖文具的,在梁家园南口,路东第一家是一个杠房,专门为办白事抬棺木,那几年经常看到有出殡的队伍从东往西行进在骡马市大街上,杠房的伙计一般是穿青挂皂,打着绑腿坐在杠房前喝茶,贴墙立着众多的红色木杠和大板凳,我上学会绕着走,对这些人有些许的敬畏。

  在杠房北面,每当清晨就有一辆卖杏仁茶的车摆在路边,老板是个老头,车上铜锅下有火,稠稠的杏仁茶味道香甜的在锅里冒着气泡。上学前在家里总能向父母要到三五分钱,杏仁茶有三分一碗的有五分一碗的,我常去吃,特别让老板盛锅边的,稍微凉些稠些,有时吃到一颗整杏仁便高兴的了不得,但据我父亲讲所谓杏仁茶就是大米面的粥,勾兑些杏仁粉。

  再往北,有一扇小窗,透过小窗可以看到一间不大的屋子,有个老头借着小窗的亮光做画,他用工笔画猫和狗,画上几笔毛,就要用金粉刷一下,等一副画完,金碧辉煌,让我们站在窗前久久不忍离去。

  (张仲元 文 李耀宗 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皇城根胡同串子

京城老街坊自己的微信公众平台

头像

皇城根胡同串子

京城老街坊自己的微信公众平台

1567

篇文章

4041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