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第一本从全球艺术史角度解读园林史的人文著作问世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深秋九月,北京美术摄影出版社宣布推出《时光的倒影:艺术史中的伟大园林》一书,这是国内第一本从全球艺术史角度解读园林史的人文著作,带领读者通过王维、文徵明、委拉斯凯兹、莫奈、梵高、克利姆特等伟大艺术家的视角认知园林之美。

  

  ▲ 《时光的倒影》封面

  《时光的倒影:艺术史中的伟大园林》全面回顾了古今中外艺术家关于园林的艺术创作,呈现了从古埃及时代一直到20世纪初约6000年间出现的约50个著名园林,200多张出自中外艺术大师的精美艺术作品构成了一幅优美的园林长卷。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全球范围,艺术和园林都有着悠久的缘分,从中国伟大画家王维、文徵明到近代印象派油画大师莫奈、毕沙罗,古往今来许多艺术家都喜欢呈现他们所见所闻的美丽园林乃至梦幻中的神秘花园。在他们的笔下,无论是秦汉、罗马的废墟,还是扬州、苏州的小桥流水,都变成了永恒的风景。

  

  ▲ 《时光的倒影》 立体书封

  作者周文翰是著名的艺术和建筑评论家,他透露本书是他在十多年前在西班牙、意大利、印度旅行时开始关注的写作主题,那时候他参观了中外上百座园林,开始从艺术史和园林史跨界的角度研究这一主题,逐渐积累完成了本书。

  

  ▲ 《时光的倒影》 作者周文翰照片

  与常见的“园林史”和“艺术史”不同的是,这是一本跨界人文通识著作,从全球艺术史、园林史的跨界角度全面追溯从史前传说中的“伊甸园”开始数千年来人们对园林和艺术之美的探索,从古埃及、古巴比伦、古希腊、古罗马和中国上古商周时代这些伟大文明中的帝王、贵族之园,到僧道的寺庙园林、士人的私家园林乃至近现代的城市公园、国家公园,力图呈现在艺术史中展开的一幅园林长卷,也是在园林史中进行的一次美学之旅。

  

  

  ▲ 《时光的倒影》 内页

  现在正值2019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展出期间,已经有国内外数百万观众通过展览领略了当代中国和全球的园林设计理念,还有更多公众通过电视、广播、图书等渠道对世园会和园林有了广泛的了解,本书则带领读者回溯园林史、艺术史的发展历程,让读者从全新的视角认知全球文化史上最美的园林、最精致的艺术作品,可谓参观世园会游客的最佳人文通识参考书,也是园林、艺术、旅行爱好者值得收藏的一本创新人文著作。

  

  ▲ 《时光的倒影》 实景

  作者周文翰在序言中写道,“艺术和园林有着悠久的缘分,两河流域、埃及、波斯出土的岩刻、壁画描绘了五六千年前上古先民在林中狩猎的场景,可以想象那时候人们常常在林木之间休憩,人们对有着丰富产出的树林、果木一直有亲密感,也对色彩绚丽的花朵感到惊奇,到后来更是对花木的形、色、味有了丰富的审美感知,发展出各式造园、种植的技艺,也尝试以视觉艺术表现园林和花木。

  

  ▲ 《时光的倒影》 实景

  从古埃及的壁画家、唐代文人画家王维到近代绘画大师莫奈、毕沙罗、梵·高、克利姆特,古往今来许多艺术家都喜欢描绘他们所见所闻的美丽园林乃至梦幻中的神秘花园。在他们的笔下,无论是秦汉、罗马的废墟,还是扬州、苏州的小桥流水,伦敦、巴黎的城市公园,都变成了永恒的风景。

  

  ▲ 《时光的倒影》 实景

  在这本书里,我将跟随那些伟大艺术家的脚步,进入他们描绘的那些美丽园林,在真实的园林和画笔构造的形色之间,在他人和自我、往昔和现在之间悄悄地“故地重游”,犹如在梦中的一泓清水边凝望林木、 云天以及自我微微颤动的倒影。 ”

  书中节选章节

  吉维尼花园:莫奈的日本桥 周文翰

  印象派画家似乎都对自然花木和园林感兴趣。其中,莫奈是最为钟情园艺的一位,甚至可以说,他是古往今来最热衷园艺的画家,他的故 居至今还是一座园林式的博物馆。

  雷诺阿曾经绘制过一幅莫奈在阿让特伊(Argenteuil) 的花园中户外创作的作品,画中莫奈头戴软帽,似乎一边在观察天光下的花木,一 边快速在画布上涂抹,试图抓住夕阳落下前一刻的美妙光影。

  

  ▲ 马奈(上)、雷诺阿(下)两人描绘莫奈一家在阿让特伊的花园,布面油画 1874年

  1874 年夏天,好友马奈从塞纳河对岸的热内维尔(Gennevilliers) 来拜访莫奈,马奈摊开画架打算创作一张描绘莫奈家在花园的作品,莫奈的妻子卡米耶和孩子坐在树下充当模特,而莫奈忙着给花木浇水。马奈正在花园里创作的时候,恰好 33 岁的雷诺阿也来到莫奈家拜访,雷诺阿急忙借用莫奈的调色板、画笔和画布在马奈身边也开始描绘这一场景。马奈用眼角看了下雷诺阿的画,然后他趁雷诺阿低头作画的时候对着莫奈做了个鬼脸,还在莫奈耳边轻声说:“这家伙他没有 天赋!既然你是他的朋友,就该劝说他放弃绘画。”幸好,莫奈并没有听从马奈的话去劝说雷诺阿,雷诺阿后来摸索出了自己的风格,在印象派中独树一帜。

  马奈和雷诺阿两人绘制的这两幅画作都保留了下来,马奈描绘了莫奈一家在花园的全景:莫奈正在弯腰修整花木,卡米耶托腮坐在草地上,他们的儿子让则躺在妈妈腿边。马奈在画中还描绘了花园中走过的一只公鸡、一只母鸡和一只小鸡。马奈似乎喜欢稍微复杂的场景,有时候甚至故意挑衅性地在画布上呈现不那么优雅的细节和场景,比如这张画里莫奈的姿态就显得有点突兀,打破了卡米耶母子保持的那种雷诺阿式的优雅感。

  相比之下,雷诺阿的画面就相当集中和简单,也明亮、优雅许多,他仅仅截取了卡米耶和孩子坐在草地上的近景,最引人注目的是卡米耶的白色裙装和手里拿的日本折扇,这是印象派画家们喜欢的异国情调 的装饰品。雷诺阿对树木投在草地上的阴影之类的细节仅仅是用深绿色轻轻涂抹了几下,在马奈看来大概就显得草率而失真吧。

  无论是借住、租住别人家的房舍,还是自己营建的宅邸,莫奈都想方设法营造出一处有花有草的小世界,并持续在绘画中记录自己所见 所闻的花园。他拒绝像主流的学院派画家那样描绘神话、历史题材,也不喜欢虚假地集中各种元素生造“田园风光”绘画,而是用自己的眼睛去城乡现场观察,去描绘最平常不过的真实景观。

  印象派画家就像当时的巴黎中产阶级一样,在夏天常离开巴黎前往海滨或者山林之间的小镇度假,过一段悠闲静谧的生活。当然,印象派画家们未必有多轻松,因为他们喜欢在户外创作,每次旅行总会带着便携式画架和管状颜料,时常要思考选择什么地点、角度、时间放置自己的画架,容易把休假和工作搅和在一起。

  莫奈的第一个花园位于巴黎北部 30 千米处的小城阿让特伊。这是莫奈的好朋友马奈熟悉的地方,因为他的家族在那附近有房子,他告诉莫奈等友人那里有优美的风光、安静的田园生活氛围,从巴黎乘坐火车22分钟就可以抵达,适合去居住和创作。1871 年,莫奈曾前往那里游玩和创作,12 月的时候莫奈带着妻子卡米耶、大儿子搬到阿让特伊,租了一个带花园的房子住了下来,他在这里待了七年多,并在这所房子里生下了自己的第二个孩子米歇尔(Michel)。

  

  ▲ 莫奈在他家花园中绘画(阿让特伊) 布面油画 ,1875 年 雷诺阿

  

  ▲ 卡米耶和孩子在阿让特伊花园 布面油画 1875 年 莫奈

  莫奈多次描绘过这所住宅的花园,如妻子卡米耶在花园中准备午餐、在花丛前缝缝补补的场景都曾出现在他的画笔下。如 1873 年创作 的《莫奈家的花园》(阿让特伊)中儿子正在花园中的空地上玩铁环,妻子站在门口注视着孩子,从画中可以辨别出花园中种植了大丽花、葡萄藤等花木,还能看到那里摆放了几个代尔夫特蓝陶花盆。荷兰代尔夫特镇出产的这种陶瓷模仿的是中国青花瓷的白底蓝纹样式,借鉴了中国的染蓝技术和日本彩画画法属于当时巴黎新派人士喜欢的东方风情用具之一。

  这一时期莫奈的笔触变得更加细碎和灵动,色彩也更加明亮,赋予画面更多的生气。印象派画家和之前的画家最大的不同是他们发现自己看到的色彩受到照射在各种物体上的光线的影响,而不仅仅依赖于 单个物体本身的固有色彩,他们尝试描绘这种整体的氛围中彼此相关的元素,让画面变得更加“真实”和“生动”。印象派的理念用来呈现花木园林可谓“相得益彰”,难怪印象派画家们那么喜欢描绘园林。在阿让特伊时,莫奈还是一个经济上捉襟见肘的穷画家,常常自己充当园丁伺候花木。他喜欢在这个花园中作画,也喜欢在这里和妻儿休闲,在这里招待亲朋好友。

  1877 年,莫奈一家搬到了巴黎西北约 60 千米处的小村庄弗特伊(Vétheuil),租住了一个带窄小花园的房子。他在屋子前面种植了一些花草,他创作过一幅描绘这座花园春夏景色的油画,纵向的花园和小路将观众的视线引导到远处,两侧则是茂密的花木和在风中摇摆的向日葵。

  几个月后莫奈的朋友欧内斯特·奥修德因为经商破产,带着妻子爱丽丝和6 个孩子搬到他的房子一起居住。两个家庭共有12 个成员和几个仆人,实在是太拥挤了,他们两家在附近的拉罗什居雍村(Le Roche Guyon)找了一所更大的房子,一起搬到那里居住了。这期间, 爱丽丝靠教授钢琴、做针线活获得一些收入,而欧内斯特尝试重新做生意,却未能打开局面,于 1878 年去了比利时,此后一直待在那里直到1891 年去世。

  此时,莫奈的职业生涯和家庭都面临许多困难,他的作品不好卖,妻子也生病了,因此他画了好多描绘冬季冷寂风景的作品,似乎心情有点忧郁。1879 年 9 月,他的妻子卡米耶因为肺结核病故,这以后爱丽丝开始帮助莫奈带孩子,他们渐渐有了情愫,长期一起生活,到 1892 年正式结为夫妇。

  

  ▲ 爱丽丝在花园中 布面油画 1881 年 莫奈

  尽管日子艰难,但花园总是让莫奈感到温暖,他喜欢描绘亲人在花园中散步、玩耍、午餐、休息的样子。1880 年,他在一幅作品中描绘了孩子们在花园里的生活场景:最远处正下楼梯的大女孩可能是爱丽丝和欧内斯特的女儿杰曼 奥修德(Germaine Hoschedé),在她前面的两个小家伙是杰曼的弟弟让-皮埃尔 奥修德(Jean-Pierre)和莫奈的小儿子米歇尔。莫奈喜欢在同一位置创作好几幅作品,在数天内观察景色在日光影响下的变化,他有一幅近似视角的作品,但仅描绘了花木而没有画人物。

  1883 年 4 月,42 岁的莫奈坐火车从窗口张望时发现了美丽的村落吉维尼(Giverny),他在这里租了一座带花园的乡村住所,和爱丽丝带着孩子们搬了过去。在这里莫奈有了自己的画室、果园和小花园,这里成了他最后的家,最后的花园,他在这里生活了 43 年。他的住所、工作室都在一栋长条形的房子里,外墙是粉红色,屋外窗子和楼梯都是莫奈喜爱的绿色,房内的墙壁上挂满了他收集的 231 幅日本浮世绘作品。

  1890 年后莫奈成了巴黎最受欢迎的艺术家之一,卖画的收入越来越丰厚,他便出资买下这套房产,后来陆续购买了周围的土地,,自己设计修建了一座更大的花园,一度雇了7位园丁打理这里。

  

  ▲ 日本桥 布面油画 莫奈

  莫奈让园丁种植了许多花草,诸如天竺葵、虎耳草、鸢尾、百合、虞美人等,在池塘周围他有意模仿东方园林的布置,修建了一座类似日本浮世绘中的桥梁“日本桥”横跨池塘,桥上垂着紫藤,相接的池边种着竹子、柳树。池塘中布置了法国早就有的白色睡莲以及从南美洲、埃及引进的黄睡莲、蓝睡莲,这些花木和景观经常出现在莫奈晚期作品中。

  这一时期,莫奈开始执着于绘制组画,通常会就同一题材绘画好几幅 作品。他在自家花园中日夕游观,描绘春、夏、秋、冬 ,早、中、晚不同时光下的水池、花木、云天。即便晚年时眼睛患了严重的白内障,他还是努力描绘那些睡莲、柳树,要把自己对这一切的印象保存在画布上。

  1926 年,莫奈在逝世前把吉维尼庄园、自己的 100 多幅油画以及收藏的其他画家的作品全部留给了次子米歇尔。米歇尔故去后,法国政府把他拥有的莫奈作品连同吉维尼庄园移交给政府管辖的马尔摩丹美术馆,美术馆把吉维尼庄园开辟成了一座故居博物院。

  (节选自周文翰《时光的倒影:艺术史中的伟大园林》,北京美术摄影出版社,2019年)

  凤凰艺术

  最具影响力的全球艺术对话平台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有盐APP

最懂你的品质生活手册

头像

有盐APP

最懂你的品质生活手册

1410

篇文章

75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