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棋,故事行至高潮,也是人生走到尽头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红楼梦》中,通常小姐什么个性,她的丫头也基本八九不离十,和主子的个性相仿。司棋是个例外,迎春天性懦弱,不与人争长短,遇到了烦心事就捧着一本《太上感应篇》躲一边去。

  司棋则不,她性子急得很,还不怕惹事,敢把事闹大。

  

  有一回她想吃碗蒸蛋,喊了小丫花莲花儿去吩咐厨房的柳嫂子做,没想到柳嫂子说没有。

  莲花儿不信,走进厨房翻起菜箱一看,嘿,里面十几个鸡蛋躺着呢,她当时就跟柳嫂子跳起脚来:“

  这不是?你就这么厉害,吃的是主子的,我们的分例,你为什么心疼?又不是你下的蛋,怕人吃了。

  ”

  这小丫头的嘴显然不是肯饶人的。柳嫂子也不示弱,边解释边奚落,说了一大堆,大意是说这些蛋是预备着头层主子们突然想要应急用的,哪轮得到你们这些二层主子。

  莲花儿急了,说我是来请你蒸蛋的,不是来听你两车话的。两个人这就起了口角。

  司棋让人来催莲花儿,问为什么这么长时间还不回去,莲花儿赌着气往回走,添油加醋跟司棋打了报告。司棋一听,反了她柳嫂子!立马叫上两个利索的小丫头,气呼呼地就到了厨房,只见她对两个小丫头说:“给我上,箱柜里所有的菜蔬,只管丢出去喂狗。”

  好一个司棋,真是人狠话不多。

  

  两个小丫头们大概平日里跟司棋撒野惯了,一听这么吩咐,立马手脚并用,直把一个厨房翻倒得不成样子。

  柳嫂子慌了,马上跟司棋说这就把蛋蒸上,厨房里的其他人也拼命好言好语相劝,这才让司棋渐渐消了气。蛋蒸好,柳嫂子赶紧让人给司棋送去,司棋看都不看,直接泼在地上。

  司棋不但性子烈,连儿女情长都是急脾气,她和也在贾府当差的姑舅表弟潘又安好上了,这一天大概是多日不见,两个人急不可耐地躲到大观园幽会。

  两个人的好事偏偏给鸳鸯遇上,鸳鸯看到一个人影,认出是司棋,以为是在和自己躲迷藏想吓唬人,于是就喊:“司棋你给我出来,我看到你了,别闹。”

  司棋被这么一喊,才惊觉被人看到了,她到底心虚,以为鸳鸯也看到了她表弟,于是只好出来央求鸳鸯别说出去。鸳鸯明白过来,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司棋再三交待鸳鸯,鸳鸯说放心吧,我替你保密。

  在这种事情上,司棋就不敢像带人大闹厨房那样有胆了,她吓得要死,潘又安也怕被人知道抓起来大打三十板,当天晚上就连夜逃走,也不知去了哪里。

  司棋怕,又气潘又安,以为他没胆量,自己一个人跑了,这一怕一气之下,身体就顶不住病倒。鸳鸯知道以后,明白司棋是担心自己把他们的事说出去,她反倒过意不去,心想姐妹一场,如果因为撞见他们害了他们的好事,那实在对不住司棋。

  所以鸳鸯马上来看司棋,当面发毒誓:“我要是告诉一个人,立刻现死现报。”然后两个人说了一大堆姐妹间的体己话。

  有鸳鸯交心交底,司棋那才逐渐好了起来。

  鸳鸯这边没问题,偏偏司棋摊上了一个为讨好主子恨不得把大观园里的丫头们都说成是狐狸精的外婆,叫王善保家的。在她的鼓噪下,王夫人让凤姐和她一起抄检大观园,没想到谁都没问题,只有她外孙女司棋的衣箱里有一封潘又安的情书和一双男子的绵袜、缎鞋,还有一个同心如意。

  还有什么好说的,司棋就这样在亲外婆的抄检下,被撵出了大观园。虽知没用,司棋还是求迎春,希望她能帮自己说说话,没想到迎春只说:“这园子里的人将来总有一散,不如各人去罢。”她倒是看得很透。

  被撵出大观园的司棋自觉没脸见人,在家里终日以泪洗面,没想到有一天潘又安突然回来了,司棋是喜出望外,她的母亲却是抄起家伙就想打他,司棋起身拦着:“我是为他出来的,我也恨他没良心。如今他来了,妈要打他,不如勒死了我罢。”

  

  司棋的母亲气不过,她问司棋到底要闹到什么样。

  这时候司棋说了一段十分经典的话:“

  一个女人嫁一个男人,我一时失脚,上了他的当,我就是他的人了,决不肯再跟着别人的。我只恨他为什么这么胆小,一身做事一身当,为什么逃了呢?就是他一辈子不来,我也一辈子不嫁人的。妈要给我配人,我原拼着一死。今儿他来了,妈问他怎么样,要是他不改心,我在妈跟前磕了头,只当是我死了,他到哪里,我跟到哪里,就是讨饭吃也是愿意的。

  ”

  她母亲正在气头上,怼了司棋一句:“你是我女儿,我偏不给他,你敢怎么着?”

  司棋一听,又犯了急性子,心一发狠,不活了,一头撞向墙上,赌气赔上自己的命。

  

  她母亲眼看女儿没了,拉着潘又安要他偿命,潘又安哭喊着说:“我在外头发了财,是要回来娶她的呀。”说着拿出一大盒的珠宝首饰来。

  看到这些,司棋的母亲心软了下来,问潘又安:“你既然有心,为什么不早说。”

  潘又安此时说出一句可以天打雷劈的话:

  “

  大凡女人都是水性杨花,我要说有钱,他就是贪图银钱了。如今她这为人就是难得的,我把首饰给你们,我去买棺盛殓他。

  ”

  他要是早一刻钟把在外发财的事说了该有多好,这个畜牲,有了几个臭钱就想考验人性。

  有些人的人性还真是经不起臭钱的考验,司棋的母亲心花怒放接过潘又安的首饰,索性连女儿的尸首都不顾了,由潘又安去处理。等到潘又安雇人抬了两口棺材来,她才诧异地问为什么要两口?潘又安说:“一口装不下,得两口才好。”

  哪里想到多出的一口是给自己准备的,在装殓好司棋后,潘又安从身上掏出一把小刀子,往脖子上一抹,追司棋去了。

  有些人,故事行至高潮,也是人生走到尽头,司棋和潘又安就是。

  司棋的死,是自己的外婆和亲妈害的,让她一时失脚上当的男人,又以考验人性的方式在她尸体上补了一刀,虽说这个男人最后选择和她一起死,但他是负罪,而司棋是殉情。

  假如有来生,潘又安三生三世做牛做马,都还不够司棋。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灿灿娱乐君

每天更新娱乐新文章

头像

灿灿娱乐君

每天更新娱乐新文章

618

篇文章

156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