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科主任7年收230多万元回扣:究竟是谁破坏了医患关系?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青锋

  山西省洪洞县人民医院有医生在手术室内收取患者家属一万元现金被公开以来,在网络引发热议后,洪洞县人民医院对外称,医生收取的费用是给北京请来的专家费。

  该不该在手术室里让病患以现金形式支付专家费暂且不说。针对洪洞县人民医院在引发网络关注后对外回应,手术室转交专家费的医生被停职,青锋以“手术室收万元红包医生被停职:是否因普遍现象北京专家就可放一马”为标题撰写评论,提出问题供大家讨论。没有想到引来个别人的不满,甚至在评论区出言不逊,说什么“医患关系紧张都是你们这样的小编挑起的”。

  的确,一个时期以来,个别地方曝出医患关系紧张的事不止一两件。但指责媒体报道,以及评论作者就某些地方出现的医疗不正之风,抑或医院发生的不正当的事情等,进行报道或发表评论,是医患关系的挑起者,确实不妥。这岂不是正像鲁迅先生当年所说“阿Q头上的虱子说不得”那样,明明你头上有虱子,别人一说,就是别人的错了。

  某些地方医患关系紧张是个不争的事实,但造成个别地方医患关系紧张的不是媒体,也不是针对医院发生的事情及时发表评论的时评作者,而是像湖北老河口市法院近日开庭审判的襄阳市中心医院原神经内科主任周某这样的人。

  据上游新闻报道,襄阳市中心医院原神经内科主任周某在2010年至2017年期间,收受某医疗器械公司控制人邱某给予的回扣多达230多万元。平均每年仅受贿所得就达30多万元,这数额远远高于很多到该院就医病人的收入。

  据称,周某系答应对方医疗器械耗材产品顺利进入襄阳市中心医院而接受贿赂。而这贿赂所得,据查实,占器材销售款额的10%到20%。而这10%到20%的贿款,某器材公司肯定不会从其应得利润中出,结果应是全部转嫁到了患者身上。难道由此形成的高药价、高手术费,是媒体报道和评论作者带来的吗?

  有关专业人士指出,原国家卫生部《医师外出会诊管理暂行规定》第十五条明确规定:“邀请医疗机构支付会诊费用应当统一支付给会诊医疗机构,不得支付给会诊医师本人。会诊医疗机构由于会诊产生的收入,应纳入单位财务部门统一核算。”由此可见,邀请专家的费用应该由医院的财务统一支付,而不能由患者家属在手术室直接交给或者由人代为转交专家。

  如此在病人躺在手术台上时,让病患以现金支付所谓的专家费,是否可以让人从另外一个方面理解,这就是“打劫”。如若不给,是不是就不给治疗了?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79 参与 720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今日评论

张扬观点,传播思想,积聚精英

头像

今日评论

张扬观点,传播思想,积聚精英

2965

篇文章

6783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