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愿意为音乐付费,但是……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九月的朋友圈属于周杰伦。

  周董新歌《说好不哭》数字歌曲销量已突破984万张,销售额近3000万元。此外,据媒体分析,我国数字音乐行业的用户规模达到7.4亿,市场规模将突破100亿。2013年到2018年,我国音乐付费人数从242万增长到3876.5万,5年时间数字付费人群翻了16倍,但48%的人每月花费在10元内。

  

  遇到自己喜欢的数字音乐,你会花钱去买吗?你是如何看待数字音乐付费的呢?

  音乐有价,该付费

  午茶君发现,和很多年前“不愿意付费”的情况不同,现在大家的主流观念已经转变成支持付费。认为音乐有价,音乐应该付费,而且数字专辑价格大多定在2-10元,价格不贵,创作不易,为数字音乐付费,是对作者劳动成果的尊重,而且付费行为也能够激励着数字音乐创作者创作出更多好作品,让中国音乐市场重回巅峰。

  

  但是在愿意付费的同时,消费者也有很多“怨言”。相信大家都遭遇过这些情况,因为各平台拥有的“独立版权”,想听的歌分散在不同的App,手机里没两三个音乐软件都不好意思说自己的爱好是听歌。

  要是碰上自己喜欢的歌曲都属于vip专享,那么这么多的平台会员,你是开呢还是全都开呢?开了会员还没完,会员也并不代表着“无上权利”,碰上数字专辑单曲发行,该花的钱还是得花,并不会因为你是会员而一路畅通。当会员过期的时候,vip歌曲也在你的列表中变灰,就连已经下载了的歌曲也将你拒之门外。和付不付费相比,大家更关心的是我们的付费值不值得,多方资源和平台什么时候才能够整合,用户体验什么时候才能提高。

  会员付费和数字专辑的矛盾

  “数字专辑/单曲”是一个中国特有的数字音乐消费模式。

  在中国,数字专辑是一个包括了下载、在线播放、增值服务等在内的数字音乐体验包。用户购买了数字专辑,不但可以下载到MP3文件,还可以享受无障碍的点播服务和一系列为消费提供的内容和特殊体验,比如独家视频、签名照、铭牌等。而且,数字专辑是独立于平台包月体系之外的,平台的会员如果想要点播数字专辑,还是得另外付费。

  

  当然,在销售发行一段时间后,付费数字专辑大多也会逐渐开放,但是对于想要抢先听到歌曲的那批消费者来说,这毫无意义。

  值得一提的是,这种情况在国外是不存在的,曾经有艺人希望专辑单独付费,但是却被流媒体平台Spotify拒绝了。

  

  在国外,流媒体播放和付费下载是严格区分开的,流媒体平台就是包月,付费下载就是单独付费。比如,在苹果的音乐服务体系内,Apple Music是流媒体服务,付费模式就是包月,不存专辑需要另外付费的情况,也不提供音频文件下载,如果需要购买音频文件,就使用iTunes付费买一张Digital Album的音频文件。
而在中国音乐平台上,用户不仅要考虑是买音乐包还是办vip,办了vip还不行,还要买“数字专辑”,这种国内音乐平台复杂的付费模式,对于提高付费率,并没有什么好处。

  酒香也怕巷子深

  付费数字专辑一直都有属于自己的专属矛盾。首先是推广和收费的矛盾。收费可以为歌手带来收益,但是如果希望重在推广歌曲,让更多人听到自己的音乐,付费可能会隔断歌手和更多听众之间的联系,限制作品更大范围的传播。比如,此前窦靖童发数字专辑的时候是要收费的,但一年后的新专辑反倒免费了。业内人士表示,或许歌手本人也感到收费效果不是很好,需要调整。

  

  其次,在中国音乐市场,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和歌曲本身相比,中国音乐消费者更认“人”。

  作为“人”的高粘性用户,粉丝是音乐市场上消费意愿最强的群体之一,自2014年以来,粉丝群体成为“数字专辑”消费的主力,而粉丝群体在“数字专辑”消费上的高活跃度,也带动了年轻用户付费意识的提高。

  

  但问题也随之而来,数字专辑销售集中在了特定歌手和高流量艺人身上。

  据QQ音乐公布的数据,从2014年12月QQ音乐牵手周杰伦,发行了中国第一张音乐数字专辑开始,到2018年3月31日,平台累计发行了355张数字专辑,超4000万人从这里购买了近6000万张专辑,创造营收近4亿。这4亿营收里,获得殿堂唱片的周杰伦、李宇春、鹿晗、Taylor Swift、BIGBANG、张艺兴的数字专辑销售额占半壁江山。不难看出,

  数字专辑的舆论价值要大于经济价值。

  通过粉丝带动,制造热点,来重建音乐和消费之间的纽带。效果是显而易见的,因为“数字专辑”的消费集中在头部艺人和高流量艺人上,这些艺人通过不断创造纪录所带来的“宣传效应”,让音乐消费观念不断的出现在舆论场里,逐渐深入人心。

  

  此外,付费数字专辑的问题还在于它牺牲了部分的用户体验

  包月用户可以享受到畅通无阻的体验,是目前互联网音乐消费发展的大方向。包月用户已经目前平台在线音乐收入的主要来源。就腾讯音乐而言,在线音乐的包月用户一个月为腾讯音乐贡献5亿元的收入,超过“数字专辑”一年的销售额。包月用户每年为平台贡献的收入要远远大于“数字专辑”收入,却仍然不能够享受完整的点播服务。包月之后还要另收费,这可以被称为音乐界“迷惑”行为的第一名了。

  


  简化付费势在必行

  新一代年轻人的音乐付费意识正在提高,音乐平台也应该提高其用户体验。QuestMobile早前发布的《中国移动互联网2019半年大报告》显示,2019年6月,移动音乐的用户规模渗透率达到65.9%,比2018年6月的63.1%,增长了2.8个百分点。另外,移动音乐里的在线音乐月活跃用户量达到6.6亿,同比增长了8.6%。

  

  腾讯音乐公开的财报显示,截止到2019年6月,该集团下属三大音乐服务(QQ音乐、酷狗音乐和酷我音乐)的在线音乐服务总付费用户量是3100万,付费率是4.8%。
尽管现在还是听歌的人多,付费的人少,但随着消费者对版权的重视和尊重,付费意愿的提升,在广阔的付费音乐市场面前,简化付费、增加试听等优化用户体验的模式势在必行。

  财经下午茶综合自新浪微博、艾瑞咨询、新音乐产业观察、QuestMobile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 参与 1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财经下午茶

每天下午4点,相约财经下午茶

头像

财经下午茶

每天下午4点,相约财经下午茶

1787

篇文章

3346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