赋予劳动债权相对于已设定担保的债权的优先性案例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执行已停产企业时,可以赋予劳动债权相对于已设定担保的债权的优先性

  ——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扬州分行与扬州晶石高科技有限公司等借款合同纠纷执行案

  

  案由:借款合同纠纷

  案号:(2010)扬执字第0043号

  审理法院:江苏省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例来源:人民司法案例

  案例类别:执行

  正文

  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扬州分行与扬州晶石高科技有限公司等借款合同纠纷执行案

  
【案号】(2010)扬执字第0043号
【案情】
申请执行人: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扬州分行(以下简称扬州中行)。
被执行人:扬州晶石高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晶石公司)。
被执行人:扬州晶来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晶来公司)。
被执行人:扬州晶辉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晶辉公司)。
被执行人:扬州格灵照明电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格灵公司)。

   被执行人:钱利平、吴玉华、徐建华、金玉英。

  法院评析

  【评析】
一、劳动债权的范围
(一)劳动债权的含义
劳动债权,也表述为职工债权、工资债权、职工请求权等,是指劳动者基于劳动关系对用人单位享有的各种请求权的总和,一般包括用人单位所欠职工工资和社会保险费用,以及依据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支付给职工的补偿金等其它费用,甚至包括职工安置、再就业安置费用等。在民事强制执行中,如果劳动者对作为被执行人的用人单位还享有各种劳动债权,即可对用人单位的执行标的提出异议,要求参与分配执行财产。
(二)劳动债权的范围
1.工资。《关于贯彻执行劳动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53条的规定:“工资是指用人单位依据国家的有关规定或劳动合同的约定,以货币形式直接支付给本单位劳动者的劳动报酬,一般包括计时工资、计件工资、奖金、津贴和补贴、延长工作时间的工资报酬以及特殊情况下支付的工资等。”本案中,审计部门在审核职工工资时,还进一步核实了销售职工的销售提成和销售风险金,该部分收入应该纳入职工工资范围。
2.社会保险费用。社会保险法第二条规定:“国家建立基本养老保险、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失业保险、生育保险等社会保险制度,保障公民在年老、疾病、工伤、失业、生育等情况下依法从国家和社会获得物质帮助的权利。”正常情况,社保费用由用人单位缴付,社会保险费征收机构征收,但用人单位在停产、歇业情形下,往往拒绝缴付或不能缴付社保费用。此时,职工为保障日后基本生活需要,便自行垫付社保费用。即如本案中,职工代垫费用总计达235844.8元,应纳入劳动债权予以保护。
3.经济补偿金。依据劳动合同法第三十六条、第四十一条、第四十六条规定,在用人单位与劳动者协商一致解除劳动合同以及用人单位经济性裁员情形下,劳动者有权获得一定数额的经济赔偿金。该项赔偿金应属于劳动债权范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企业破产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56条对此也予以保护。在本案中,因绝大部分职工并未与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合同,所以在审计过程中,也没有核算相应的经济补偿金。
4.集资款。职工集资款是企业在正常经营时为维持生产经营向职工筹集的借款,属于企业经营中发生的单纯债务,理论上不具备优先受偿性,应纳入执行财产范围与其他普通债权参与分配。但是,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企业破产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58条规定,破产企业所欠企业职工的集资款,除对违反法律规定的高额利息部分不予保护外,其他部分参照破产企业所欠职工工资和劳动保险费用的清偿顺序清偿,确认了职工集资款与劳动债权具有相同的地位。因此,在执行程序中,如果劳动者主张集资款债权,应一并纳入劳动债权范围。
5.生活费。生活费是指用人单位在停产、歇业等经营困难状态下,为解决与用人单位尚且存在劳动关系的职工基本生活保障问题而支付的生活费用。关于生活费的支付,目前只有国务院的两个《通知》予以规范,{1}即职工安置费用。职工安置费用是针对计划内国有破产企业职工的特殊救济措施,随着新企业破产法的通过与实施,政策性破产将退出历史舞台,与之相适应的所谓国有企业职工安置费用将失去其生存的土壤。虽是如此,各级政府在发展地方产业经济时,仍然十分重视保护广大职工的利益。即如本案中,在委托审计过程中,仍然依据《扬州市关于企业停产、歇业、破产期间发放生活费的政策》核算出职工的生活费。
除此之外,在核定劳动债权范围时,应依据用人单位与劳动者之间实际产生的债权债务关系统一计算,譬如非正式职工报酬、留守人员费用、个人借款等。至于哪些类别的债权最终能够获得清偿,还要执行部门在司法实践中予以甄别。
二、劳动债权的执行限制
(一)劳动债权的优先性
对劳动债权进行执行上的限制,是相对于劳动债权优先性而言的。关于劳动债权是否是优先权之一种,进而能够针对人民法院查封、扣押或冻结的财产申请参加分配程序,主张优先于担保物权等类别的债权进行受偿,向来存有争论。笔者以为,立足于目前司法实践,劳动债权具备有限制的优先性。
1.维稳的现实需要。市场经济运行过程中,企业因决策失误、市场环境发生重大变动等原因陷入营运困难,不得不停产、歇业甚至破产,依靠劳动技能在企业就业的广大职工也随之陷入困顿。在各级政府面临严峻的维稳形势之下,在法院也承担着能动司法职能情形下,确保失业职工情绪稳定,维护好他们的切身利益,尤显重要。
2.参照现有法律规定。在有关执行的法律法规中,并没有明确规定劳动债权优先受偿的法律规范,但企业破产法第一百三十二条对劳动债权的优先性做了有限制性的规定。{2}因此,在民事强制执行过程中,可以比照该条款赋予部分劳动债权优先性。
3.符合法律实施需求。劳动者权益保护依赖于日益彰显的权利保护意识、渐趋完备的权利保护规则体系和良性的司法实践环境。虽然劳动合同法、社会保险法等法律法规已经出台,但劳动者据此维护自身权益还需要一个实践过程,各项劳动保障制度的建立也依赖于政府有关部门的长期努力。良好的法律实施效果还需要其他部门法予以协同配合,更需要执法者周全考虑。
(二)优先性的执行限制
1.时间上的限制。比照企业破产法第一百三十二条,该条对劳动债权保护的期限为“本法施行后,破产人在本法公布之日前”,换言之,破产人在“本法公布之日后”欠付的劳动债务,劳动者即不再享有优先于担保物权的优先权,由此可见立法者是倾向于否定劳动债权优先性的。这是宏观上的时间限制,在民事强制执行程序中,哪一时间段的劳动债权可予以优先受偿仍然取决于实际形势的考量。即如本案,劳动债权发生的时间为2007年至2011年,远在企业破产法公布之日后(该法于2006年8月27日公布)。此外,在各项劳动债权中,欠付工资的计算应以劳动者实际提供劳务但未受领薪酬的时间计算,停产、歇业期间的工资应不予计算。社会保险费用则应以公司法人资格存续期间或者劳动合同期限为限进行计算。
2.人员上的限制。企业职工有一般工作人员和中高级管理人员之分,这些员工都应当是劳动债权的权利主体。对于劳务派遣等非正式员工,最高人民法院以司法解释形式规定,破产企业拖欠非正式职工劳动报酬也是劳动债权。{3}这样,非正式职工也被纳入了劳动债权的主体范围。在劳动合同法实施后,所有企业劳动者都要与企业签订劳动合同,企业正式与非正式职工具体范畴不再有所区分。如果是劳务派遣人员,其报酬应向派遣单位进行主张。
3.数额上的限制。在劳动债权数额限制上,首先应对企业高级管理人员、高级工程技术人员等工资进行限制。因为高级管理人员工资高,作为未来损失性质的劳动补偿也相应较高,如不加限制就会对破产债权人的受偿机会产生重大影响;这些人一般具备优越的就业条件,就业机会多,因企业破产解除劳动合同后的损失不会很大。{4}企业破产法第一百一十三条采纳了这一观点,将高管的工资优先权限定为“该企业职工的平均工资”。本案在委托审计过程中,对用人单位高管和高级技术人员的工资均予以核减。其次应对劳动债权的总数额进行限制。在被执行人的执行财产尚不足以偿付担保债权情形下,如果对劳动债权予以全额赔偿,势必严重损害担保债权人的利益。因此,有必要对劳动债权的偿付数额进行限制,可以从担保物变价价款中拿出一定比例予以清偿。{5}本案中,各项劳动债权的清偿份额已经达到担保物变卖价格的45%左右,比例已经相当高了。
4.类别上的限制。并非所有类别的劳动债权都能优先于担保债权获得清偿,要结合该劳动债权的性质、与其他类别劳动债权相比较的重要性程度以及所有劳动债权占可执行财产的份额比例等确定受偿的类别。在本案的工资债权中,用人单位销售人员的销售考核提成、销售风险金均未纳入最终偿付范围,原因在于企业已经停产歇业,且主要财产均已对外设定担保,员工的工资清偿应限于基本工资范围,额外的奖励金额应不予支持。同时,由于职工基本工资、社会保险费用、企业向职工的集资款均纳入优先受偿范围,且总额已达变卖财产的45%,故对于职工在企业停产期间的基本生活费等未予清偿。
三、劳动债权的执行程序
(一)劳动债权的确定
在劳动债权的确认过程中,首先,应由企业职工自行申报,及时提交劳动合同书、企业借款或集资的借据、代垫社保费用的证明等,据此初步确定债权范围和数额。其次,应由企业留守工作人员依据财务账册等进行调查核实,同时,为保证债权核实的公正性,其他债权人尤其是对执行财产享有担保物权的债权人有权与企业留守人员共同进入债权确认程序,并享有充分的知情权。为详细认定所有劳动债权的具体数额,在必要情况下,法院可以组织劳动债权人代表、企业以及其他债权人将所有相关材料交付专门的审计机关予以审计。法院应对债权确认的整个环节予以监督、指导,并对债权清单予以审查。
(二)劳动债权的异议
在确认劳动债权过程中,如果劳动者对有关债权清单中的债权提起异议,企业留守人员应及时予以答复,审计部门也应及时予以解释。如果异议人仍然不服有关决定或答复,其可参照企业破产法的规定,在一定期限内提起诉讼以确认相关款项。如争议属于劳动争议范畴,不必以仲裁为前置程序,可参照破产法司法实践的做法,由异议人向执行法院提起确认之诉。{6}在用人单位的其他债权人对债权清单提起异议情形下,应当由用人单位对其异议予以审查,如异议人仍然不服审查决定,则有权向执行法院提起债权不存在的诉讼。
在劳动债权的清偿类别和数额最终确定后,即应进入最终的偿付阶段。首先应对采取执行措施的财产进行评估、变卖;随后,就变现后的款项一部分可交付有关管理部门统一拨付给职工,一部分可直接划拨给社保经办机构,剩余部分再分配给担保权人。
四、小结
随着劳动合同法、社会保险法逐渐成熟运行,保护劳动债权的法律法规也渐趋完善,劳动债权优先性应该日渐式微,职工利益的保护应更多依赖自身的维权意识和政府劳动行政部门的执法监督力度,而不应再与其它债权人之间享受特别的优先性,尤其是享有担保物权的债权人。长远来看,从维护市场经济的效率和自由而言,物权效力的优先性应予以保护,进而降低市场交易成本,树立诚信的交易体系。
文/黄祥;胡永康
(作者单位:江苏省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3 参与 3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司法视点

学习法律知识和文艺及户外活动

头像

司法视点

学习法律知识和文艺及户外活动

4543

篇文章

7054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