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限购解禁的非样本意义 皆属意料之内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摘要:此次贵阳解禁,无论是在市场端还是消费端,所呈现出的与广州、深圳松绑后明显差别的效果,皆属意料之内。

  

  经济观察报原创

  文 | 童锋亮

  出乎意外,贵阳汽车限购的解除,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带来爆发式的购车热潮。“贵阳的限购不是北上广那样,当地人基本以家庭为单位都能买上车,需求基本满足了。”9月17日,经济观察网记者在贵阳市就贵阳汽车限购问题随机采访路人,有当地居民如此表示。

  今年9月10日,贵阳市人民政府宣布废止政府规章《贵阳市小客车号牌管理暂行规定》,这意味着贵阳将取消摇号,成为8个需要摇号城市中第一个完全解除的城市。在此之前,国务院办公厅曾表示,将要研拟逐步放宽或取消限购的具体措施,增加汽车消费潜质,并对未来实施汽车限购的地区,需结合市场实际情况,推行逐步放宽或取消限购的具体措施。

  政策初出,有业内人士称这将进一步解放贵阳市的汽车消费市场、挖掘消费潜力。但在该政策发布一周后,当经济观察报记者走访贵阳市当地经销商与消费者时,却发现似乎并未达到此前预想般的效果。

  “也不知道客户都去哪了。”一位贵阳经销商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在他看来“解禁”前与“解禁”后在市场端并没有呈现明显反差。而贵阳当地的消费者则站在消费端表示,是否解禁事实上对于贵阳市民而言影响并不算太大,“我们本身也不是严格意义上的‘限购’,想买车的早买了不想买的现在也不会因为这个政策立即去买”。

  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贵阳与其它一线城市限购的原因不同,它主要是因为交通规划的问题。

  那为何贵阳会成为首个全面解除限购的城市?“随着贵阳新城区的建成,限制普通号牌行驶的老城区所占面积比例正在逐渐缩小,脱离过去自然环境桎梏的贵阳已经没有限购的必要了。”因此,此次贵阳解禁,无论是在市场端还是消费端,所呈现出的与广州、深圳松绑后明显差别的效果,皆属意料之内。

  说好的客户呢?

  “并没有什么强烈的反响,也不知道客户都去哪了。”华文(化名)是贵阳当地一家4S店的销售人员,在刚得知贵阳取消摇号政策时,他也抱有一番期待:“本以为金九银十再加上解禁政策,贵阳汽车市场会有很大影响。”但经过了一周的市场检验后,从客户到店率来看华文并未发现与解禁前有什么差别。华文所在的4S店主要销售的是某自主品牌,从全国市场来看,今年该品牌整体表现还不错。

  这是中国汽车持续遇冷下的第二次“金九银十”。自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数据显示,1-8月,汽车产销1593.9万辆和1610.4万辆,同比下降12.1%和11.0%。而从贵阳汽车市场来看,也并不乐观,数据显示,今年1-7月贵阳市汽车累积销量为10.9万辆,较上年同期同比下滑-2.4%。

  另一贵阳当地汽车销售则表示,贵阳的全面接触限购与此前广州、深圳的放宽限购政策有本质的差别,而作为经销商他们也并不会将解除限购视作是刺激客户购车的“诱饵”。一位贵阳网友向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摇号政策取不取消对于他们买车并没有太大实质的影响,而事实上他们的“摇号”也并非传统意义的“限购”,需要摇号的是专段号号牌,普通号号牌是可以随便买的。

  经济观察报了解到,作为区别,专段号号牌允许进入一环内(但是,限制尾号的车辆8:00-20:00之间不能进入一环)。但普通段号号牌每天7:00-21:00之间不能进入一环。“想买的早买了。”该网友表示,事实上从今年以来,贵阳已曾三次增加小客车专段号牌摇号指标数量,并从去年的每月2800个增加至目前的6500个。相关数据显示,今年7月贵阳市汽车整体销量仅为1.26万辆,中签率达到了约2:1,中签率已算是很高。作为对比,同为摇号城市的北京最近一期的普通小客车摇号中签率2622:1。

  除了作为汽车销售未能感受到政策解除后有“立竿见影”变化外。作为产业链中上一环的贵阳当地的消费者,他们的表现也相对冷静。这也由此带来了另一个问题,贵阳是否真的具备这样的消费潜力与空间?以及本身是否存在限购的必要?

  盲目的限购潮

  “如果不是因为这次贵阳取消买车摇号,我都不知道它曾是限购的。”贵阳取消摇号的第二天,一位网友发博表示。

  事实上,贵阳市是全国第三个提出汽车限购的城市,而此次废止的《贵阳市小客车号牌管理暂行规定》是从2011年7月起开始实施的,而限购的方式则是通过摇号来获取专段号号牌。而在它之前,参与限购的城市分别是北京与上海。从城市等级来看,贵阳与一线超大城市无论是经济能力还是汽车保有量都有明显差别。

  因而在限购政策落地以来一直饱受争议。崔东树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贵阳的限购并不合理,第一它并不是一线城市,人均汽车保有量并不高,没有限购的必要性。其次,贵阳的拥堵问题是交通规划的问题,不能依靠限购来解决。

  相关信息显示,贵阳市城区人口约330万,面积272平方千米,但老城区(云岩区、南明区)人口175万,面积仅60平方千米。由于行政、商业、医疗、教育等公共服务功能高度集中于老城区,以花果园等为代表的新建小区配套设施不足,各区域对老城区依赖程度高,区域间交通流量较大,加大了老城区的交通负荷。在高德地图发布的《2019年Q2中国主要城市交通分析报告》中,贵阳市成为中国十大交通亚健康城市中的亚军地位。

  一位化名为Pinko的贵阳市当地居民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造成上述现象的原因,除了贵阳地处山区本身地貌的原因以及城区功能过于集中外,更主要的原因还是贵阳交通道路规划的不合理。“道路规划一直都是很差的,在我看来这些设计师基本只考虑10年的道路交通需求来设计。”

  而鉴于交通拥堵的现实状况,Pinko表示,在目前贵阳地铁1号线还未全站通车,2、3号线更是遥遥无期的情况下取消摇号不限购,这将给本身就很拥堵的交通更是雪上加霜。因此,在他看来,取消摇号政策唯一的可预见的影响就是交通会更拥堵。

  

  目前,实施限购的城市有北京、上海、广州、贵阳、天津、杭州、深圳等城市,但城市保有量超过300万的则是北京、成都、重庆、上海、苏州、郑州、深圳、西安等8个城市。限购与城市保有量之间有明显的错位。从时间来看,中国汽车限购政策也是一窝蜂出台的,这些政策基本都在2011~2014年间集中推出,自深圳限购之后4年多的时间里,并无其它城市继续跟进。

  倒逼特大城市

  贵阳是第一全面解除汽车限购的城市,但在贵阳之前,已经有两个城市放松了限购。地处珠三角的两大汽车限购城市广州和深圳,在今年6月就已经率先开始“松绑”。6月2日,广州和深圳宣布汽车摇号指标增配18万辆。尽管从实际意义上来说,增加配额不意味着购买完全自由,但珠三角两个特大城市的动向无疑具有代表性并对其他限购城市形成无形压力,特别是京沪两地。客观而言,放开限购其实并非不可能。

  “只是增加了拍牌数量,价格降下来了,其他没啥影响。”广州市一名汽车行业从业者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一名广州无车市民告诉记者,虽然牌照价格下来了,但是不限购的消息到来使得人们对拍牌兴趣大为降低。在广州增加指标第一个月,消费者以1.4万就拿下广州牌照,比起之前4万块价格,降低了不少。“对混动等车型来说,是实在的利好。”广汽本田一名中层告诉记者。

  据初步估算,如果上述的限购城市地方实施与广州深圳同样程度的松绑,就可能带来超过百万辆的汽车消费增量。事实上,汽车限购在实施的近十年时间中,引起的争议非常大,而被压制的消费需求也非常大。数据显示,最新一期摇号北京普通小客车的指标约为2622人抢一个指标,而新能源车牌轮候人数则超过44万人,最长可能要等9年。北上广深等地的汽车消费像个巨大的蓄水池,在静待政策开闸。

  崔东树认为,“我们应该通过疏导交通去解决,而不是通过限制消费去解决”,他表示贵阳的限购本身就是不合理的,它更像是一计懒政,“交通不好我们就去建设交通,而不是限制消费,就像是不管能不能吃饱,你不能不让吃饭。”在他看来,贵阳的“解禁”没有在消费端引发巨大震动也在他的意料之中。“与此前的广州、深圳不同,消费潜力是否释放,不应该视作贵州解禁的结果呈现。”崔东树表示。

  今年8月27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快发展流通促进商业消费的意见》提出,为释放汽车消费潜力,实施汽车限购的地区要结合实际情况,探索推行逐步放宽或取消限购的具体措施,有条件的地方对购置新能源汽车给予积极支持。从国家各个层面的政策来看,今年已经三次提及解除汽车限购,并上升到国务院层面,汽车的限购解除已经是大趋势所向。

  有业界观点认为,诸如北京、上海、广州等特大型城市,不应该永远的压制汽车消费。在城市的交通治理当中,应该探索推行逐步放宽或取消限购的具体措施,寻求一条满足消费和引导交通、控制污染相结合的办法。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经观汽车

《经济观察报》出品,以客观、独到的视角,提供汽车领域深度、权威的报道。

头像

经观汽车

《经济观察报》出品,以客观、独到的视角,提供汽车领域深度、权威的报道。

1373

篇文章

94772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