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玲:公公不再说“ 毒话”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我老公的父母, 是一对善良! 朴实的老人,均80 岁有余。公公, 一辈子对外人态度好, 对家人脾气怪, 尤其是对婆婆, 一上火说话就难听,用他的话就是“ 我说话毒得死鱼! ”他说过就算了, 留给婆婆的却是经久的心痛, 用她的话则是“我的怨就因长期忍受他的毒话”。

  我跟老公交流过,公公的性格缘由他过去承受经济和政治双重压力的家境: 穷困, 受欺, 忍辱负重,几十年已习惯于在外平易近人, 在家这个安全地带才可“放肆” 地释放他积压的怨情, 在无意识中以破坏的形式成就了他大男人的地位。过去同样忍辱负重的婆婆,面对公公这一德行必然饱受委屈。我们做二老的工作, 建议公公的路线是“改脾气”,婆婆的路线是“别当真”。实际上, 婆婆虽然没有文化, 但非常讲道理! 善解人意, 她用她的理解尽量让着公公的脾气. 公公也以最大的努力改着他对婆婆的态度。可昨晚我有着从未有过的心酸, 二老以他们爱的方式——忍、让、改, 相互理解、包容着对方, 感觉他们相伴得好沉重。

  

  那天二老吵过, 终于轮到我们说话了。我说, 爸, 我给你讲个蛋清蛋黄的故事: 有一对相亲相爱的老夫妻, 男的呢很喜欢吃鸡蛋的蛋清, 不喜欢吃蛋黄, 女的呢恰恰相反。在他们年轻时, 男的就把他最喜欢的蛋清给妻子吃,把蛋黄留给自己; 女的把她最喜欢的蛋黄让给丈夫吃而把蛋清留给自己。几十年过去了, 有一天他们很意外、很惊讶地发现,原来他们让给对方的竟是对方不喜欢吃的。

  讲完后, 公公没反应, 似懂非懂的样子。

  

  然后我问婆婆: “妈, 你对爸爸重要的需要是什么? ”“是他温和一点, 不对我凶。”再问公公: “爸, 你最想要妈的是什么?”公公只是笑, 好像不知道想要什么, 然后说: “想要她, 我们说过就撂下, 别记在心上。”我重新问他: “妈为什么撂不下你说过的呢? ”“ 她太小气” “爸, 你想想, 是否是你带毒的话渗透在妈心里,隐隐作痛呢? 只要你的话带毒, 她再大气, 心也要被毒痛啊。”爸沉默无语, 我知道这表明他在反思。我接着问他: “妈说了她最需要的是你的温和, 但你没说清楚你最想要她的什么。”爸说: “想要她开心》”我说: “对啦, 我们再看看,你们双方给了对方最想要的吗? 而且, 你们双方的需要好像是有序的。就是说, 首先是爸爸给予了妈最想要的——态度温和, 那么, 妈就开心啦,有了这份开心, 爸也就能得到你最想要的——妈的开心。爸, 你说是这个道理吧? ” 爸呵呵地笑: “对对对, 今天我真正懂了, 原来我以为改了很多, 但没改到要点, 以为我很体贴你妈, 但我没体贴到你妈最重要的, 还埋怨她太小气了。你讲的鸡蛋故事, 我也记住了, 不以自己的喜好看别人, 不给对方不想要的。不过呢, 说好听的话我有困难, 但至少, 我不会再给你妈说带毒的难听的话了。”

  公公的这番话, 无疑令人兴奋不已。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熊玲心理咨询

心理咨询

头像

熊玲心理咨询

心理咨询

425

篇文章

10712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