侦探故事:楼顶坠人疑案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文/袁家勇

  

  刚一放暑假,艾松就激动地拉着夏静子和郝大猫,请他们去附近的海岛度假。没想到的是,这次旅行他们遇到了一起让人心惊胆颤的伤害案:歌星被人从四楼推下,摔落到地面,腰椎断开,全身粉碎性骨折,人昏迷不醒。

  事情还是从头说起。

  那天下午,艾松和夏静子、郝大猫刚刚坐上去海岛轮船的椅子上。这时,一位身高大约166,披着长长黑黑的头发,扑闪着亮亮大眼睛的美女,扭着细腰走到了夏静子身边,看看没有座位,依靠在柱子上。她看了夏静子一眼,甜甜地笑了笑,“我叫陈恬恬,你也去海岛玩呀!”

  郝大猫看见是美女,急忙答道:“是呀,是呀,我们也是去玩的,放暑假了,团长请我们去体验一下海岛的生活,我叫郝大猫。”

  他说完,用手指了指身边两个人,说,“这位是我们团长艾松,这个是副团长夏静子。”

  “知道啦,认识你们很开心!”说完,陈恬恬用手划了一下额头前的头发,说:“大家聊聊天,一会儿就到啦!”

  艾松看了看陈恬恬的鞋,站起来,“恬恬姐姐,你的高跟鞋鞋跟太高了,站久了会累的,坐我的座位吧。”

  陈恬恬睁大眼,“谢谢你啦!不瞒你们,三年前,我出过一次交通事故,右腿断了,后来接上的。现在连我自己都忘了。”说完,不好意思坐了下来。

  这时,轮船传出的“呜呜”的声音,水面上的小鸟被声音惊吓了,迅速拍打海水,拼命飞了起来。

  坐在一旁的夏静子,看着陈恬恬右手上戴着红红的纯银情侣手链,说:“恬恬姐姐,你的手链好美吆!”

  “这个呀,我和男朋友每人一个!”

  夏静子抓起手链看了看,“哇,上面还有英文字母Climb,恬恬姐姐,是攀登的意思吗?”

  “不是啊,小妹妹,是我男朋友的英文名字!”

  “时尚,时尚,你的英文名字呢?”

  “嘻嘻,我的英文名字是Ada。”

  “哇,靓丽!和你人一样!你们结合起来就是靓丽攀登,有寓意。小姐姐,你男朋友有中文名字吗?”

  “哈哈,我一直喊他的英文名,一时都想不起中文名了!”其实,陈恬恬心理是很想告诉他们的,可惜,她和男朋友曾经有个约定,就是不能告诉其他人,他们之间的关系。

  “小姐姐,你知道吗,听说一位名叫李兴义的明星也在这里度假,好像就住在我们要去的天鹅湖大酒店。我是他的超级粉丝,可喜欢他了。”

  “哈哈,我也爱他!”说完,陈恬恬笑了笑,“我多希望我们住在一起呀!”

  正说着,轮船靠岸了,大家各自上岛了。

  艾松拖着皮箱走进了天鹅湖大酒店,登记完手续,坐上电梯,来到了四楼。

  这时,远处传来一阵争吵声,“李兴义,虽然你是什么大明星,别人不知道你,我跟你后面几个月我还不知道你呀,一肚子坏水!”

  “陈海龙,你也就是个小助理,你还想不想干了?!”

  “李兴义,我受够你了,你解雇我,把违约金给我,我就走!”

  “没门!”

  夏静子一听,低声说道:“唉,我真是失望透顶,我追的明星,竟然是这样一个人。”

  郝大猫“呵呵”一笑,说:“艾松团长,看来这个李兴义和助理矛盾还挺深的!”

  “夏静子、郝大猫,别多管别人工作上的事,今天我们是欣赏海岛夜景的,走,到餐厅吃饭。”说完,艾松手一挥,大家来到二楼餐厅。

  大家吃完香甜可口海岛风味,走下楼,去海边四处走走。

  夜晚的海岛,微微海风吹来,树叶发出了“沙沙”声,似乎像人在轻轻敲击乐器,凑出了美妙的声音。月光和大酒店的灯光交织在一起,印在蔚蓝色的海水上,发出道道奇异的光芒,反射到点点星星的天空,形成了一个五光十色的奇幻世界。

  艾松、郝大猫和夏静子,他们三个人顺着海边转了一圈。这时,夜幕轻轻落下,周围已经静悄悄了。夏静子看了看手机,说:“啊,时间过得好快,一晃现在已经11点多钟了,我们回去休息吧!”

  艾松仰望了一下天空,恋恋不舍:“走吧,我们该回去了!”

  刚刚走到酒店门前,就听到前方传来了“通”的一声闷响。

  郝大猫吓得一惊,说道:“我刚才听到一个东西从楼顶摔落到对面地上。”

  夏静子吓得赶紧拉一下艾松的胳膊,说:“我们快点上楼吧,大晚上,这声音怪吓人!”

  艾松没好气地挣脱一下手,“我们是侦探团成员,哪里出事就应该冲到那里,走,我们去看看!”说完,他开始小跑起来。

  这时,小楼后面围满了人。艾松走进人群一看,地上躺着一位年轻的小伙子,脸上还在流血,走近身边,一股浓浓的酒味扑面而来——是李兴义!

  夏静子的父亲是法医,她从小耳濡目染,对味道特别敏感,一下就闻出酒的名字,“艾松,这酒好贵啊,是法国白兰地!”说完,她仔细一瞧,只见他的右手上戴着心心相印情侣手链,上面还有一行小字,“Ada”,顿时心里一惊,“艾松,你看这男孩的手上,是情侣手链,上面有‘Ada’英语,难道这个人就是陈恬恬的男朋友?!”

  艾松停下脚步,狠狠瞪了她一眼,“别瞎猜!赶紧叫医生救人,快快快!”

  他看了一眼郝大猫和夏静子,说:“奇了怪了!明星也会摔下来啊?郝大猫去把陈海龙助理叫来,夏静子你在周围找找,看看有没有和李兴义一起摔下来的东西!”

  “好!”夏静子说完就走了。

  郝大猫还愣在原地,看着地上的李兴义,说:“再等会儿,头,我感觉明星真是明星,从楼上摔下去还帅帅的!”

  夏静子转回身,拉了郝大猫一把:“你一个大男孩,怎么会喜欢看帅哥,快点!”

  几分钟过后,夏静子拿着照明的手机,拧着一个袋子,走了过来,说:“我找到了一个摔坏的新手机,我感觉是李兴义落下的!”

  “好!”

  正在这时,郝大猫扶着歪歪倒到的陈海龙走了过来,他眯着朦朦胧胧的眼睛,说:“你们找我有什么事?我睡正香呢!”

  “陈海龙,你醒醒吧,李兴义从楼上摔下来了,摔成重伤了,你去医生那去照顾他!”

  陈海龙站直身体,摇了摇头,说:“他的死活和我有什么关系!”说完,甩手走了!

  站在一旁的夏静子,走近艾松身边,低声说:“艾松,我觉得陈海龙身上的酒味和李兴义身上的味道是一样的,都是白兰地。”

  “啊……”艾松张大口,吃了一惊,难道是陈海龙从楼顶把他推下来的?!仰头看了一眼楼顶,他听说,海岛上不能建高楼,这个大酒店一共只有四层高,四楼楼道有个专门的道口直接通到楼顶的天台。

  他仔细看了看陈海龙东倒西歪的背影,感觉他是用酒迷醉自己,不只是伪装的,根据他的模样,不可能是他作案的。

  突然,他的手机响了。原来早有人报过案,艾松爸知道情况后,不放心,特地打电话叮嘱,说:“艾松,我知道你们侦探团在海岛,等一会我们才能赶过来,有什么情况立即给我打电话。”

  打完电话,艾松爸笑了笑,他知道这三个小孩一定不会袖手旁观的。

  这时,郝大猫回来了。艾松手一招,郝大猫和夏静子,他们三个人爬到大酒店的四楼,顺着楼梯爬上了楼顶天台。

  夏静子低头一看,下面太黑了,根本看不清,“艾松、郝大猫,下面太黑了,明天我们再来好不好?”

  艾松狠狠瞪了她一眼,“不好,很不好,一点线索都没掌握,我们侦探团还有存在的价值吗?”

  郝大猫点了点头,说:“团长说的对,我们侦探团的任务就是帮人解惑的。”

  夏静子深深叹了口气,“那好吧,大家继续寻找,看有什么证据!”说完,大家开始寻找起来。半个小时过去了,楼上连个纸片都没有找到,更别说酒瓶子之类东西。

  他们走到楼梯口正准备回房间,突然,一个黑影从楼道里一闪就消失了。

  夏静子指着前面,转身对郝大猫嘀咕起来,“你刚才看到黑影了吗?”

  “不要吓我,我可没看到!”郝大猫逗乐道。

  夏静子一脸不解,“艾松,郝大猫他明明看到了,为什么说没看到呢?”

  “夏静子,别胡思乱想,回去睡觉。”艾松说完,跨着大步下楼跑进房间。

  “咚咚咚”响起了敲门声,夏静子紧张地喊了一声,“谁呀?”

  “我,陈恬恬!”

  “恬恬姐姐,这么晚了,有什么事吗?”

  “我一个人无聊,想你和聊聊天。”

  夏静子想了想,说:“好吧!”说完,打开了房门。门一打开,一股淡淡的酒味,扑面而来,夏静子细细一品味,发觉这女孩身上散发的酒味就是白兰地味道,与那位李兴义身上散发的白兰地味道完全相同,便怀疑起来,“恬恬姐姐,你晚上喝酒啦?”

  “是啊,一个人来到海岛,的确有点无聊,独自喝了点,不多!”

  顿时,夏静子紧张起来,心想,是一个人吗?都是白兰地。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偶然的事,有偶然就有必然,里面一定有某种联系。

  想到这里,她一下明白了,这个女孩说不定是来打听消息的,毫不掩饰地说了起来,“恬恬姐姐,我们刚刚上楼看风景,天台上太黑了,啥也没看到啊!”

  陈恬恬点了点头,说:“是啊,是啊,天太黑了,也晚了,我该回家睡觉了。”说完,走出了房间。

  夏静子见陈恬恬离开,快速走出房间,敲门了艾松和郝大猫合住的房间。

  刚坐了下来,她拉了一下艾松,说:“你能不能向你父亲求助,把李兴义、陈海龙和陈恬恬,他们三个人信息查一下?”

  “好的!”艾松说完,拿起来电话,打给了艾松爸,汇报了情况。放下电话,他看了郝大猫一眼,说,“大猫,你有什么感觉?”

  郝大猫眼睛转了转,说,“我感觉是李兴义和陈海龙合作破裂,陈海龙约李兴义去四楼天台将他推下楼,然后落地受伤。”

  夏静子摇了摇头,说:“两个关系不好的男人,会在天台一起喝酒、聊天,怎么可能呢!”

  “这个,这个,这个……”

  夏静子站了起来,在房间走了几步,说:“大家想想,你们看到这个李兴义手上心心相印的情侣手链吗?陈恬恬也有一个,刚才她到我房间,我也闻到白兰地的酒味,我感觉陈恬恬和这个受伤人可能是恋人关系!”

  这时,艾松的手机“嘀嘀”响了起来,一条信息发过来了,“李兴义,男,26岁,出生于1993年7月8日,高中文化,歌手,家住肥西县华港镇天一村。陈海龙,大学本科毕业,在一演艺公司当助理。陈恬恬,女,25岁,出生于1993年10月8日,博士,在银行担任信贷部主任,本市笔架山街道人,陈恬恬和李兴义是高中同学。”

  郝大猫指了指艾松手机上的信息,说:“你们说,他俩怎么可能在一起呢,一个博士,前途远大;一个只有高中文化的歌手,他们能有共同语言吗?!”

  艾松点了点头说,“我也感觉不可能,不过没证据。夏静子,你刚刚不是拿了李兴义的手机,打开看看!”

  夏静子带上手套,从塑料皮袋里拿出了手机,划了几下,没打开屏保的六位数密码。她摇了摇头,把手机递给了喜欢科技的郝大猫,说:“你来试试?!”

  郝大猫在手机屏幕上试了起来,试了多次后,还是没结果。

  站在一旁夏静子,摸了摸额上的头发,豁然想起来什么,说:“用陈恬恬的生日931008试试!”

  夏静子一脸不削,“伤者和她的关系已经基本破裂,为什么还会用她的生日当密码呢!”说完,她想了想说,“郝大猫,用他自己的生日930708试试!”

  郝大猫激动起来,“哇,夏静子,你真行了!不亏是李兴义的铁粉,打开手机屏保了!”郝大猫激动地跳了起来。

  夏静子一甩头发,幽幽地说:“优秀的人总是孤独的!所以,这个办法,只有我能想到。”

  郝大猫进入陈恬恬的微信,哇,上面都是她和李兴义两人的文字、语音聊天记录。

  他看了一会,皱起眉头,把手机递给了艾松,说,“陈恬恬和李兴义还真是一对呀!”

  “啊?”艾松一惊,在地上转了几圈,说,“怎么会是这样呢!”说完,他拿起电话打给老爸,说,“老爸,您帮我查查歌星李兴义的银行流水账,看看和陈恬恬有没有经济交往?”

  “好!”艾松爸爽朗地答应了。一会儿,艾松的手机响了,传来艾松爸的声音,“他们之间有经济来往,以前有几个十万的大额转账,都是陈恬恬转给李兴义的!”

  “谢谢你,我明白了!”艾松说完,转身喊道,“走,我们去陈恬恬房间看看!”

  “怎么去呀?大半夜的!以什么理由去?”郝大猫打了个哈欠,问艾松。

  艾松白了郝大猫一眼,扭头对着夏静子笑:“小妹妹,你不想去看看你的恬恬姐姐吗?”

  夏静子顿时就明白了。

  艾松他们一出门,就看到保洁阿姨正在打扫4018房间——陈恬恬的房间。门外有个垃圾桶,他戴上手套翻找起来,“找到了,两个酒杯和一瓶红酒的碎片!等我老爸他们来了就有结果!”

  这时,电梯门打开,艾松爸带领一队刑警走了出来。艾松激动起来,他把各种证据一一交给老爸,并说出了自己的判断结果。

  听完了艾松的汇报,艾松爸连连点头,立即吩咐随行来的法医开始行动。很快对二个酒杯和一瓶红酒碎片上面的手纹,还有残留物,以及伤者的手纹,并进行了对比,确定了陈恬恬和伤者李兴义是拿酒杯的人,很快确认陈恬恬最大的嫌疑人,并对她实施了抓捕。

  陈恬恬看着银行对账单,李兴义手机上的信息,还有二个酒杯和一瓶红酒上的手纹,杯子里残留物的报告单,从另一头爬上楼顶的视频。她不得不低下头,说出了自己犯罪经过。

  她和李兴义是高中同学,上学的时候,他的歌声让她入迷,暗暗迷恋上他。

  毕业后,李兴义凭着自己的天赋和努力考上音乐学院。可是,学费太高了。当时他妈妈生病,父亲身体不好,家里穷得实在没钱让他上学,他不得不辍学了。

  她知道消息后,李兴义已经回家务农了。她感觉李兴义回家干活太可惜了,跑到他家,资助十万元让他参加唱歌培训班,没想到李兴义很是争气,在一次市级歌唱比赛中获得了一等奖。

  她希望他再次深造,又送给了他十万块,这次他收获更大,在省级歌唱比赛中获得一等奖,从此以后就成名人了。

  李兴义出名之后,在全国各地巡回演出。原来两人关系很好,不知道什么原因,从此以后,李兴义就很少理睬她,打他电话说忙,很少接听,渐渐俩人之间产生了矛盾。

  她的父母认为李兴义是个白眼狼,不过,她自己始终不相信。

  上次为李兴义的事,她和父母争吵,家庭出现矛盾。很不开心的她低头走在马路上,一不留神,被迎面来的货车撞上,腿当时断裂了,在医院躺了两个月。李兴义说忙,一次也没来过,她心理难受极了。

  这次她来找他就是了结这个事情,没想到没见面,在电话里就大吵起来。最后,她强忍着心痛了,心底慢慢产生了报仇的念头,便悄悄计划起来。

  晚上,她约李兴义子在天台聚聚,见他首先进入了天台,自己楼道的另一端,躲开视频,悄悄溜进天台。

  在天台见面的时候,她还想恢复关系,可是李兴义死不愿意。顿时,她产生报复念头,说,我们好聚好散吧,大家喝杯酒,以后就不见面吧。李兴义见自己妥协了,拿起她手上撒有安眠药的酒杯喝了一杯酒。

  在安眠药的作用下,慢慢躺倒在地上。自己气急不过,走过去将他推了下去,怕酒杯酒瓶留在楼顶被警察当做证据,就带回房间,然后打碎放在了垃圾桶。

  没想到,几个小孩跑到天台,我怕问题暴露,偷偷跟踪他们,见他们下楼了,悄悄躲了起来。我怕他们查出问题,便跑到夏静子房间打听情况,回房间后不放心,觉得自己的酒味暴露了自己,于是赶紧叫保洁来清理房间,可还是被小孩子们找到了酒杯酒瓶,成了证据。

  自认为天衣无缝的作案,被几个小朋友把案子破了。

  等待她的结果大家都知道了。

  

  编辑‖陈凯

  值班主任‖华阳礁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 参与 5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东方新报

真正意义上的“市民代言人”

头像

东方新报

真正意义上的“市民代言人”

243

篇文章

79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