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后开始立遗嘱:当意外来临,这是我最后的深情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伊壁鸠鲁说,死不是死者的不幸,而是生者的不幸。

  每次看到有关遗产纷争的新闻,这句话就忍不住浮现。

  

  2007年6月23日,59岁的侯耀文心脏病发,骤然离世。

  这位带给人们无数欢笑的相声演员,定料不到死亡会突然降临,更料不到,其子女、兄长、徒弟,会就此开始一场漫长的纷争与诉讼。

  先是长女侯瓒因父亲财产不明,不知如何分割,起诉同父异母的妹妹;

  继而又和妹妹一起作为原告,起诉伯父及父亲的好友、弟子侵占、转移财产。

  有媒体估算了侯耀文的房产、收藏等,数额过亿。

  这么一大笔财产,谁不动心?

  当事人自然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又是相声世家,徒弟亲朋各自站队,舌战起来格外热闹。

  只便宜了我等吃瓜群众,每天打开手机就能看免费的表演。

  直到2010年8月,这桩遗产风波才以和解的方式宣告落幕。

  2011年3月,侯耀文的骨灰终于下葬,风波既平,入土为安。

  这距离他去世已近四年。

  而纷争的根源,不过是因为侯耀文生前没有立遗嘱。没立遗嘱,财产分割不明,难保就有一场家庭大战。

  

  有巨额财富的豪门会起纷争,平民之家也会争。

  因为穷,所以每一分钱的力量都会被放大。

  曾看到过这样一则新闻:《我的房子谁做主?98岁老汉打赢“房产保卫战”》(《大河报》,2017年2月7日)

  仅是标题,就让人心酸。

  98岁的老人,为了保住自己的房子,还要与子女对簿公堂。

  

  这个李人姓李,1919年出生的。

  早年丧偶,1995年与小他15岁的张阿姨结为夫妻。

  李老人有两个孩子,为了让二老安度晚年,孩子们为他们购买了一套两居室。

  因张阿姨也有四个子女,为避免纠纷,两位老人婚前还签下了一份协议:

  

“男方工资只能供二位老人使用。双方子女均不得索要干涉……女方收入归女方自己保存以备年老时花费……住房是男方孩子集资购买,但两位老人可以住到老。”

  这样看起来,一切还好。

  直到2013年,张阿姨去世。

  考虑到自己年事已高,李老人动念,想把房子留给平日照顾他颇多的孙女。

  刚要和子女们商议此事,张阿姨的四个子女立即反对。

  他们提出,房子应该属于李老人与张阿姨的共同财产,现在张阿姨走了,他们应拥有该房产的部分所有权。

  因为,张阿姨没有立过遗嘱。

  李老人不得已,一纸诉状把双方六个子女一起送上法庭。

  只有这样,才可以确认自己是房子的唯一所有权人。

  只有这样,他才可以把房子留给孙女。

  

  李老人是不幸的,也是幸运的。

  不幸的是,在古稀之年,要面对这种丑陋的家庭撕逼大剧。

  幸运的是,他懂得用法律来实现财产支配的愿望。

  泥沙俱下的生活里,有很多无知无识的老人,和他们同样无知无识的子女,为了一点点可怜的遗产,争吵,反目,甚至弃养、伤害。

  各大卫视的调解类节目上,类似的事情很多。

  一处老宅院,一笔死亡赔偿金,都有可能让兄弟姐妹在演播厅里就比手划脚地骂起来。

  谁侍奉了老人多少时日,谁曾得到老人多少资助,一桩一件地摆,一分一厘地算,让观众看得心拔凉。

  这些节目能起到普法的作用。

  但也让人看到现实的狰狞,人性的凉薄——在利益面前,体面与尊严,情感与血缘,很多时候都会土崩瓦解。

  

  其实,大部分的纷争,并非因为遗产数额的多寡,而是没有一份能清晰表达逝者意愿的遗嘱。

  

  2017年7月,北京市西城区法院公布了一组数字:

  2014年新收遗嘱继承纠纷案件56件;

  2015年收109件;

  2016年收121件;

  2017年上半年收90件。

  增势如此迅猛。

  广西南宁法院提供的数据显示,2015、2016两年间,法院判决的98件财产继承纠纷中,超过六成没有遗嘱。

  江苏省高院2017年的数据统计,70%的继承官司是因为没有遗嘱造成的,在遗嘱有争议的官司中,又有60%的遗嘱被认定无效。

  多庆幸,大家都富裕了,车子,房子,银行存款,人们可以享受到财富给生活带来的诸种便利;

  多可惜,因为缺乏立遗嘱的意识,财产竟成制造麻烦的祸端。

  如果我们都会把“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挂在嘴边用以安慰他人,那么是不是也该知道,在自己身康体健、头脑清楚的时候,立一份遗嘱,把身后事,作一个最满意的安排?

  

  清明节前后,一波关于立遗嘱的讨论在网上颇显热闹。

  起因是,无锡锡城公证处接待了两名年轻的立嘱人,一位是95年的,一位是97年的。

  

  这还不是最年轻的。

  在杭州,一个18岁,刚刚有了法定立遗嘱资格的男孩儿,也在母亲的陪伴下去立了遗嘱,对自己名下资产做了具体的安排。

  据《中华遗嘱库白皮书(2013-2017)》称:

  在2013~2017年间,立遗嘱人年龄逐渐趋向年轻化。

  

  为什么会越来越趋向年轻?

  很多人的回答都是“意外”。

  我身边便有朋友,才三十几岁,正值盛年,便郑重地写下一份遗嘱。

  她说:“生活充满不可预知的可能。有些好,有些坏。好的我们欢迎,坏的也无法控制。只有提前交代好,安排好后事,以免让家人与爱人陷入一团乱麻。”

  是啊,整个时代的节奏都在加快,风险也变得无处不在。

  人们调侃着:明天和意外,谁知道哪个会先到来?

  

  林依晨23岁时便草拟了遗嘱,被记者追问为什么的时候,她这样回答:

  

我的工作需要常搭飞机、拍戏吊钢丝、跳海,我怕自己突然怎么样,会留下妈妈一个人,我不想留下遗憾。

  

  还有徐静蕾,早在2008年,她在一篇博文里便透露:自己曾写了一份遗嘱,交给十分信任的朋友保管。

  

“这年头天灾人祸的,谁也不知道自己哪天会怎样。我要是万一不在了,我要照顾的那些人,他们一定要受到保护。”

  

  让自己想要照顾的那些人,在自己离开之后依然受到保护。

  这句话说得多好。

  43岁的李女士,在临产前一周,找到律师,亲自签订了一份遗嘱。

  高龄产妇,有多大的风险,她知道。所以,才要做一个交待。

  在遗嘱里,她说:若我在生产过程中发生意外,我名下的房产将全部交给孩子继承。

  为什么只是孩子,没有丈夫的份儿?

  她是这样解释的:

  

她与丈夫共有一处房产,正常情况下,若有意外,房产将由丈夫与孩子共同继承。可是,人心难测,若是丈夫再娶,难免会有纷争。为了保护孩子,她立下遗嘱,以保证孩子有枝可依,有家可回。

  这份遗嘱,应该是她留给孩子的最后的保护。

  由此可见李女士的缜密。她起草这份遗嘱,出于爱,也出于母亲的责任。

  或许这正是遗嘱真正的意义所在。

  不仅是对有形的财产进行分配,给所爱之人最后的照顾,也是对这个世界作最后的叮嘱。

  只有这样,当到了最后告别的时刻,才不会因仓促而留下遗憾。

  生死的事,我们不可避免,那就正视它。

  我们不说向死而生,也不说“不知生,焉知死”,只想在吉凶未卜的命运里,为挚爱之人,厘清可能的麻烦,不论是身前的,还是身后的。

  这,是我们能给予的最后的深情。

  作者:钱某某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1 参与 73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周冲的影像声色

一个文艺又理性的公号

头像

周冲的影像声色

一个文艺又理性的公号

1779

篇文章

19695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