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艳姐姐的复仇背后,藏着无数女童的泪水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下午看了《姐姐2019》,一个复仇片。

  里面的姐姐是一个私人保镖,功夫好。人也美艳,复仇时一直穿着血红的连衣裙和高跟鞋,看得人过目不忘。

  

  电影讲她坐了一年半的牢,出来后,妹妹失踪。在报警无用后,她以一己之力,开始寻找和拯救妹妹。

  之所以提这部电影,不是因为女主太酷,而是因为妹妹太惨。

  而妹妹遭遇的,也是很多留守女童也会面临的危机:随处可见的欺负。

  在校内,是霸凌。

  在校外,是性侵。

  孩子的世界里,她是不会反抗的打骂对象。

  大人的世界里,她是无法反抗的发泄对象。

  她是一个智力发育迟缓的女孩,但长得漂亮。父母早亡,姐姐又入狱。所以她太容易吸引恶的关注,也太容易被恶控制。

  

  而这种控制里,最可怕的,是恶不会在得手之后停止。

  它会从1,扩散成10,100,直至整个环境都睁着恶的眼睛,用拳头或性器,向她接二连三施暴。

  最开始时,小女孩被杂货店老头糟蹋。

  

  后来,老头向别的男人炫耀:“我上了她,好爽!”

  

  

  其他人听了,理所当然动了贼心思。

  第二个男人到来。

  紧接着,第三个、第四个也性侵了妹妹。

  那个可怜的孩子,连呼救都不会,被一个接一个成年人性侵。

  随后,她的软弱可欺,也令她在学校里备受欺负。

  她被骂,被打,被控制。

  最后被一帮小太妹拉到KTV,拍下裸照,当作仙人跳诱饵,继续躺在一个接一个老男人身边。

  就这样,妹妹在孤苦的困境中,成为年幼的、伤痕累累的羔羊,成为彻头彻尾的牺牲品。

  

  电影是有些个人英雄主义的。

  最后,姐姐因为能打、够狠,将欺负过妹妹的人,一一都收拾了。

  但在狼藉的现实里,千千万万的“妹妹”,不仅等不到一个前来拯救自己的姐姐,只在绝望之中,愈陷愈深,最终成为另一种人。

  ——背负着痛苦、恐惧、身心异化、整个环境的歧视的边缘人。

  2014年,腾讯网有一个专题报道,标题触目惊心:《广西13岁留守女童遭18个中老年人性侵》。

  

  在两年时间里,这个小女孩被多次蹂躏。年纪最大的老人76岁。最小的44岁。几乎全村中老年男人都脱不了干系。

  和电影中的妹妹一样,第一次,一个叫黄延来的76岁的五保老人得手后,毫无良心不安,满是得意洋洋。

  当女孩走过时,他嬉笑着向其他男人说:“就是她,很容易让她干那事。”

  就这样,参与性侵的人,越来越多。

  这些人渣在施暴以后,会给女孩五块十块钱,让她“不要声张”。

  

  但女孩不声张,人渣却到处“推荐”。甚至带人前去。一传十,十传百。这个尚在念小学的女孩,成了全村的“村妓”。

  后来案件曝光,10个涉案老渣男被抓。

  当记者前往村庄采访时,村民是什么反应呢?

  他们说:“都是那个小女孩主动的......都是她,把那些老人送到了牢里。”

  “是啊,老人都是让她给害的。”

  “那些老人从来没有做过犯法的事情。”

  整个村庄,都流传着这样的言论:女孩是不要脸的,老人们是无辜的。

  当记者问:“你们有没有想过,那只是一个孩子?”

  村民沉默了一下,随即有人反驳:“知道要钱,就不是孩子了。”

  而女孩的父亲,也不懂维护孩子的权利,当村民走过来,说:“你女儿是在卖!”他甚至都不知道愤怒,嗫嚅地反驳:“他们说是卖哦,哪有30块来卖的?”

  在文明尚未开化的底层农村,是非混乱,善恶不分。

  最弱小的,会成为最被欺凌的。

  最强大的、资历高的,会拥有无形的拥护。

  后来女孩不敢出门,总在关在家里。因为一旦出门,走在村子里,妇女们会指指点点,白着眼说:“她身上那些衣服都是别人买的。”

  她去同学家玩,会被同学的父母赶出去。

  父亲也被大家疏离。他是做泥水工的,从前村里谁家有活,会叫他去。现在没有一个人叫他。

  没有人支持他们。

  他们听不见一句鼓励的声音。

  是的,作恶的拥众无数,受害的举步维艰。

  侵犯人权的被宽恕,维权的被永远不会消失的歧视打得鼻青脸肿。

  这就是性侵受害者的现实。

  

  之前我曾问过一个研究两性问题的人,为什么受害者总是得不到保护和尊重?

  她说了两个字:不洁。

  因为你已经“不洁”。

  在认为处女才金贵的社会里,在把女性的贞操当成财富的男权世界中,不洁之于女性,之于女童,之于性侵受害者,就是最大的罪。

  它甚至盖过了施暴者的暴行。盖过了人渣的丑恶。盖过了是非伦理。盖过了真相。盖过了受害者的泪与血。

  所有旁观者,只看见“不洁”二字。

  他们又从这两个字中,衍生出一系列的想象:是她主动的,是她自己道德有亏......以便能更安心地,扔出手里的石头。

  受害者再痛,也无法撬动整个社会的潜意识。

  于是一个接一个的《韩公主》,在生命初期的《嘉年华》中,像《蚯蚓》一样,被整个《狗镇》的人侵犯、蹂躏、控制,接着又在偏见的《熔炉》里,一遍一遍地被凌迟。

  所以,恶不是一个人的。

  洪灾的时候,每一滴水都在作恶。

  施暴者割开那一刀,旁观者扒开那伤口,一遍一遍地看,一遍一遍地笑,一遍一遍地往里吐口水,直到那伤口,要了人的命。

  

  普通如你我,当然不敢奢望制度的变革,也不敢奢望人心的觉醒,更不能奢望恶的自行灭绝。

  电影《姐姐》里,女主找到一个性侵妹妹的修理工,问他:“对一个跟你女儿差不多大的孩子,你怎么干得出来?”

  

  他怎么说的呢?

  “我只有两个儿子。”

  

  这就是恶的逻辑!

  只有脱罪,没有承担。

  没有合理化,没有同理心。

  所以我们可能能做的,就只有放下幻想,认清恶,提防恶。

  2014年,上海市对508名性犯罪罪犯进行统计分析。

  你会发现这些规律。

  1 ,大多数性犯罪,都不是临时起意,而是蓄谋已久。

  

  数据来自上海市监狱管理局《上海地区性犯罪实证研究》

  2 ,只有20%是陌生人犯罪,其余的,大多是熟人。

  

  3 ,来自不良社交圈的性犯罪,最多。

  

  4 ,最可怕的团体性犯罪中,来自不良社交圈的,同样占比最多。

  

  以上数据充分告诉我们,受害者之所以被侵犯,不因为那天穿了什么衣服,也不会因为说了什么话。

  很多时候,都是因为人渣早早就瞄准了TA。

  因为他觉得,这就最好的猎物。

  而这种被瞄准的对象,往往具有两个特质。

  1 ,好得手。

  2 ,好控制。

  比如《姐姐》中的妹妹,广西的13岁女孩,她们够柔弱,自保意识几近于无,没有大人保护,所以吸引了无数豺狼。

  

  所以每一个大人都该做到:

  1,给孩子触手可及的、有力的保护。

  对于孩子来说,父母的远离,是最可怕的事情。

  一来他会感觉被抛弃。

  二来他会感觉孤立无援,面对恶时,更容易顺从,而不是反抗或逃脱。

  

  2,教会孩子足够的自保意识。

  只告诉孩子“要保护好自己”,是不够的。

  孩子需要你陪在身边,一点一点地教会ta,如何面对世界,如何觉察危险,如何防范和逃脱。

  还需要你告诉ta,你永远在他身边。无论发生什么,你都会保护ta,爱ta。

  如此,ta才会有真正的安全感。

  有了安全感,孩子就知道自己身后有一座山,哪怕遇见恶,也会马上告诉你,不会一直受困,最终被毁。

  

  以上几组数据,还给我们提了一个醒:不良社交,危害太大了。

  所以,防范陌生人固然重要,但家长更应教会孩子,如何提防熟人。尤其是提防半熟不熟的人。

  比如网络上交到的“朋友”。

  一个在微信上对孩子嘘寒问暖的“大叔”。

  一个约死群。

  一个以卖手办、lolita衣服、选童星、卖各种币作为借口,需要见面聊的“哥哥”......

  电影《韩公主》里,受害女孩就是因为电话交友,轻信了他人,前往密阳,结果被43个戴着大猩猩面具的人轮流侵害。

  

  而这是真实案件。

  还有《姐姐》中的妹妹,也是因为被小太妹们控制,后来失踪,成为位高权重者的性奴。

  

  交友不慎,就打开了一个危险的入口。

  而如今网络发达,“交友”更便捷,潘多拉魔盒更容易开启。

  所以家长任重而道远。你一定要告诉孩子:

  什么是身体的界限;

  什么是真正的秘密,什么是坏人的阴谋;

  什么是隐私;

  什么是危险;

  什么是真正的朋友;

  什么是安全的交际。

  你要用足够的温柔,足够的理智,一点一点地,在ta心间,建立起一道防火墙。

  这道防火墙建好了,魑魅魍魉才可能阻挡在外,淫邪奸恶无法入内。

  倘若不小心被入侵,家长这个强大的杀毒软件,一定要将这些东西搜索出来,启动杀毒程序,将他们从孩子的世界里彻底清除。

  请记得,孩子的安全,不是孩子的任务,是大人的职责。

  我们不尽职,他们就被抛弃在丛林世界。

  我们尽职,他们才有桃源。
作者:周冲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27 参与 139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周冲的影像声色

一个文艺又理性的公号

头像

周冲的影像声色

一个文艺又理性的公号

1786

篇文章

19735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