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爱不爱你,床上见分晓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闺蜜气喘吁吁地赶到医院。她环顾了一圈,问:“顾宁还是没来?”

  李茉小声地回:“嗯,说加班。”

  “你都虚弱成这样了,他还有心思工作?”闺蜜忍不住吐槽。

  李茉无奈地笑了笑,拍了拍闺蜜的肩膀:“行了,快扶我走走。”

  闺蜜有点恨铁不成钢地看了她一眼,小声嘀咕:“这样的男朋友,赶紧踢了算了。”

  李茉装做没听见,她将身体慢慢靠在闺蜜的身上,腹部刀口又传来一阵疼痛。

  她忍着疼深吸了一口气。从她阑尾炎手术住院到现在,顾宁从始至终只出现了一次。

  其实,她颇有不满,加上刚刚闺蜜的话,她心里像有台搅拌机,轰隆隆地搅得她心神难宁。

  

  Chapter 1.

  她和顾宁算是不撞不相识。

  之前两人曾作为彼此公司代表参加过一场招商会。

  那天,李茉因为急着去车里拿资料,走到门口处恰好被一个人撞到。那人手中的红酒正好洒在她的白裙子上。

  李茉看着弄脏的白裙子有些烦躁,“走路不能看着点么?”

  “不好意思啊,那个,我赔。”那人语气慌张。

  李茉抬头看了那男生两眼,眉目清秀,一张娃娃脸带着不安。她叹了一口气,摆了摆手说:“算了。”

  后来招商会结束,那男生追了过来,“李茉?我叫顾宁,刚刚实在不好意思啊!”

  李茉一愣,然后歪着头看他,“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顾宁的脸微红,他挠了挠头,指了指挂在她胸前的工作牌。李茉噗嗤一笑,觉得这人还挺可爱。因此,当顾宁提出加她微信的时候,她没拒绝。

  好像是从那天,顾宁开始有事没事献殷勤。

  先是三天两头找她聊天,然后拐着弯邀请她吃饭。顾宁有个很好的理由,他说:“弄脏了你衣服,给我个机会赔罪。”

  于是李茉乐呵着按时赴约。

  第一次正式见面,两人倒也不尴尬,颇有一见如故的味道。

  再后来,顾宁邀约的理由开始五花八门。次数多了,李茉再傻也觉察出了顾宁的小心思。而她也在日渐相处中对顾宁倾了心。

  于是后来,两人的关系顺其自然地确定。

  恋爱的时光是很甜蜜的。

  顾宁每天雷打不动地早晚安,没事儿就搜罗各种搞笑恩爱视频逗李茉开心。他还能准确无误地记得李茉的口味,甚至还懂得李茉的欲言又止。

  有次,李茉在朋友圈发:最近想吃小龙虾。翌日,顾宁就在微信上给她发小龙虾店铺定位,他说:“下班带你去。”

  还有次聊天,李茉无意中说自己总是脚凉。没几日,顾宁网购了电动泡脚桶督促她每天泡脚。

  这样的小细节久了,李茉被顾宁暖到。

  有好多瞬间,李茉觉得,如果此生能和顾宁一起慢慢变老,是她所能想到的一生中最浪漫的事。

  

  Chapter 2.

  李茉沉浸在爱情的甜蜜里无法自拔。

  直到这次突然生病。那天,她正上着班,右腹部传来一阵绞痛,疼得她直打滚。她忍着疼拨通了顾宁的电话。

  她说:“顾宁,我有点不舒服,你能来送我去医院么?”

  顾宁回:“我现在没空。你打个车去。等我忙完立马赶去。”

  最后是同事送她去的医院。

  到医院后,李茉被诊断为急性阑尾炎。很快被推进了手术室。麻醉意识消失的最后一秒,她还幻想,醒来时应该可以见到顾宁吧。

  结果直到她术后第二天顾宁才出现。

  他手上拎着两大包李茉爱吃的零食,有些抱歉地说:“对不起啊,我真的太忙了。”

  “没关系,你能来陪陪我就行。”李茉只顾得开心,也没在追究顾宁的姗姗来迟。

  只是那天顾宁的表现让她很是寒心。

  因为阑尾炎术后要及时下床活动,需要排气,所以一有空,李茉就让顾宁架着她下地活动。

  结果没几次,顾宁就有些不耐烦。

  再后来,李茉让他帮忙倒水,顾宁边做边嘟囔事可真多。李茉让他去问医生明天的检查项目,顾宁也有些不情愿。

  就这样到了下午,顾宁说:“刚刚我问医生,说你是小手术,问题不大。你还是好好休息,我有空再来。”

  末了临走时,还小声嫌弃了句:“医院这个味道真不好闻。”

  李茉听到后脸一下变得煞白,但她并没说什么。

  至此,顾宁再没出现过。

  李茉搞不明白,之前顾宁对她可是掏心掏肺地好,怎么她生了一场病,顾宁就成了这样?

  

  Chapter 3.

  闺蜜扶着李茉在走廊走了好几圈。

  她疼的额头直冒汗。闺蜜见状说:“先回去休息休息。”

  两人刚进病房,隔壁床的刘大爷热情地朝李茉打招呼:“好点了么?”

  她笑着点了头。正说着,刘大爷突然一个转身扶住了要起身的刘大妈。李茉听见刘大妈说:“没那么娇贵,你看你紧张的。”

  那语气看似怪罪,却是满满地甜蜜。

  李茉在这样的情形中,不由自主地想到了顾宁。

  这几天,顾宁和她聊天的语气很是生硬。每次聊天末尾,她总会问,你什么时候来看我?顾宁总回答,我太忙了,等有空吧。小手术嘛,别总神经兮兮地。

  李茉越想越生气,她忍不住躲进卫生间给顾宁打电话:“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顾宁顿了顿说:“没有啊。”

  “那你为什么不来看我?让你照顾下我很难么?我可是你女朋友啊!”李茉埋怨道。

  顾宁有些不耐烦:“我不是说我很忙嘛,你又不是没人照顾,再说又不是什么大病。”

  顾宁的话像一盆冷水将她泼醒,她愣了好久,一字一句地回:“顾宁,你就是一混蛋。”然后啪地挂断了电话,咬着牙闷在卫生间里哭了很久。

  

  Chapter 4.

  以前李茉总听到这样一段誓词:无论富贵贫穷,无论健康疾病,无论顺境逆境,你们都会不离不弃么?

  其实,她曾撒娇和顾宁说过这段话。当初顾宁信誓旦旦保证的模样恍若眼前。

  可如今,她不过是一个小手术,顾宁就如临大敌。果然,病床前没真情这话也不是没道理。

  对啊,世间哪有那么多的不离不弃呢?而且趋利避害,大难临头各自飞,的确也是人的本性。

  可是,一个真的对你有情有义,把你放在心尖上的人,又怎么可能在你陷入病痛时选择消失不见,对你坐视不管?

  就像隔壁床的大爷大妈。

  这几日,刘大爷一直守在床边,给大妈收拾床铺,打好洗脚水,仔细照料大妈的饮食。大妈只要稍微不舒服,刘大爷就吓得一遍遍问医生。

  那细心程度让李茉羡慕不已。

  也是在这样的光景中。她明白了到底什么是真正的爱情。

  爱情不是乍见之欢,而是病床前的患难与共,不离不弃。爱情也不是轰轰烈烈,而是蕴藏在生活中的地久天长。

  人一辈子很长,可又很短。最幸福的莫过于,我在生病时,你依旧不离不弃。莫过于,我用一生的陪伴代替华丽的誓言。莫过于,我们一起坐着摇椅慢慢变老。

  这大概才是对爱情最根本的呵护和守望吧!

  李茉擦了擦眼泪,捂着伤口起身。外面星光点点,她长吁一口气。

  此时,如果让她许个愿望。余生,她希望,那个能在病床前对她默默守候的男生早些出现;那时,她一定会握紧他的手,直到彼此容颜迟暮,天荒地老。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 参与 2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一个人的小小酒馆

贩卖故事的小酒馆

头像

一个人的小小酒馆

贩卖故事的小酒馆

433

篇文章

4399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