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魏定谯县“亳州”为陪都的战略意义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中央之国的形成<三国篇> [第37节]

  作者:温骏轩

  长篇连载,每周更新

  

  天下之中(2)

  

  在了解过汝、颍二水的前世今生后,接下来将登场的,是另一条纵横豫州的淮河支流——涡水。整个淮河北岸最重要的几条一级支流,由西至东包括有:汝水、颍水、涡水、睢水、泗水。其中汝水、颍水、泗水,乃至泗水支流属性的沂水,都位列于“八流”。

  这些河流能够得到这个仅次于“四渎”的称号,在于它们都能够指向一片重要的山地。其中汝、颍二水能够打通洛阳盆地与淮河的通道,而泗、沂二水的上游,则分别指向山东丘陵东、西两面,或者说齐、鲁二地。

  反观位于中间的涡、睢两水,几乎就是全程在平原地区流淌了。两相比较的话,由于泗水下游能够通过邗沟运河连通长江,使得一端通过汴渠连接河、济,一端注入泗水下游的睢河,更有机会成为南北运河的一部分,并因此而提升自己的地缘政治地位(隋朝的大运河有部分便利用了睢河河道)。

  

  相比上述几条兄弟河流,涡水在历史上算是在淮河左岸支流中最为低调的。然而所谓低调是放在整个历史长河中看,在三国时代涡水可是着实风光了一回。豫州部分的开篇说过,曹操的祖地“谯县”也是在豫州。这个谯县对应的当代行政区,为地级城市属性的安徽省“毫州”,从其北缘而过的涡水,正是这座古老城市的母亲河。

  谯县在三国时代的政治地位有多高呢?答案是都城,更准确说是“陪都”。鉴于中央之国地域辽阔,在都城之外再设置陪都的情况在历史上并不鲜见。这种政治体制被称之为“复都制”,一般以两京或五京(都)为多。比如汉唐以长安、洛阳为二京,辽、金在中国北方设立五京。曹丕代汉之后设立的则是五都,除了将都城定在“洛阳”之外,还同时确定了四个陪都。包括:见证汉室衰亡、曹魏兴起的“许昌”;曹操晋封为魏王时所受封的“邺城”;以及地缘政治地位无可动摇的“长安”。此外便是涡水河畔“谯县”。

   东汉豫州地理行政图

  ∨

  

  以涡水的位置来说,可以算得上是豫州的一条地理中轴线。在东汉王朝的行政区划中,涡水贯穿了豫州的:陈国、沛国、汝南郡,最终在扬州的九江郡境内入淮。

  其中谯县属于沛国范围,与袁氏家族所在的汝南郡相邻。要是从这个角度来说,曹、袁之争也可以算得上是沛国和汝南郡之间的一场博弈。要是袁绍和袁术笑到了最后,在政治上得以升级的就是汝阳城和汝南郡了。

  然而就曹氏家族所处的沛国来说,其实早在400年前就已经有了帝王之气,并籍此得到了政治红利。提到“沛”字,很多人马上会想到诞生了刘邦的“沛县”。历史记载,刘邦是泗水郡沛县丰邑人氏,后在沛县泗水亭任亭长。在刘邦建立汉朝之后,原本在秦王朝时隶属沛县的丰邑得以升级为独立的县,并割取原泗水郡中部之地建制“沛国”。时至今日,当年的沛国早已不存在了,但丰、沛二县却由于这段值得大书特书历史沿袭至今。至于说刘邦到底是丰县还是沛县人,就要看怎么算了。

  

  相比名人之争,更为值得关注的是城市的地理、地缘位置。丰沛之地南距彭城约60公里,同样属于泗水流域。就其地缘位置来说:即与山东丘陵相接,又处在中原板块的边缘,水系上则是淮河水系的一部分。

  以两汉十三刺史部的格局来说,丰、沛两县正处于兖州、徐州、豫州三个州部交界之地;以当下的行政区划来说,两地划给山东、河南、安徽、江苏中的哪个省,看起来都不算违和。基于这一与各方都有些关联的地缘位置,丰沛之地在两汉之时被认定为是豫州的组成部分,宋元之时却又划归给了山东,而在当下则是江苏省西北角。

  丰沛之地划入江苏,源于其处在彭城的辐射范围,而彭城自三国时代升级为徐州城之后,就牢牢的将城市的命运,沿泗水及南北运河,与江淮地区锁定在了一起。

  说到这里,就得再提下徐州的地理优势。理论上,山东丘陵是中原板块的地理东界。这片丘陵在淮河流域的最深延伸,就是徐州南北。仔细观察你会发现,山东丘陵自枣庄而下,向南延伸了一个长约120公里的细长丘陵带。其中睢水从丘陵带的南麓擦肩而过,而泗水则是由丘陵带中部的缝隙穿越。正是这样一个山、河相交的枢纽位置,造就了徐州长盛不衰的政治、军事地位,并最终得以将周边地区纳为自己的地缘辐射区。

  在三国时代,丰沛之地的多重属性同样帮助其在地缘政治舞台,显露过存在感。刘备在投奔当时的徐州牧陶谦之后,被安排驻军的“小沛”所指的是沛县。换句话说,陶谦并没有把刘备放在徐州境内,而是让刘备呆在这个行政上隶属豫州,却又能为徐州抵御北方压力的前线位置。这种安排表面看起来,与后来刘表让刘备囤兵于新野,有着相似的动机。

  客观上说,陶谦在自知无力独自抵御曹操的情况下,更希望刘备能够成为“豫州牧”,与之一起互为倚角。之后吕布在占得徐州之后,依旧遵循同一逻辑将刘备安排在了小沛。在袁术遣纪灵攻击刘备之时,原本一直忌惮刘备的吕布,并没有听从部下将领的建议借刀杀人,而是以“辕门射戟”的传奇手段施以援手,除了认为刘备的存在能够帮助其分担压力之外,更因为丰沛之地的位置极其重要。

  如果让袁术得到了这块战略要地,就可以打通沿泗水而上进入山东丘陵的战略通道。一旦袁术或兼并、或结盟的控制了山东之地,吕布纵然成为徐州之主,也会为袁术所包围陷入死地。

  回到谯县和涡水的话题上来。既然刘邦在当了皇帝之后,可以将自己祖地在行政上升级,那么代汉的曹魏自然也可以这样做了。将谯县升级为陪都只是第一步。任何一个都城,都需要有一片以之为中心的直属之地。具体来说就是以谯县为中心,建制新的“谯郡”。鉴于汉、魏两朝易代,名义上为和平交接属性的“禅让”,所以在魏王朝建立之时,具备象征意义的“沛郡”并没有简单易名为“谯郡”,而是将范围缩小至丰、沛两县周边地区继承保留。

  由于谯县原本位于沛郡的最西北角,在获得沛国大部分土地的同时,新建制的谯还从相邻的陈郡(东汉的陈国)、汝南两郡中,拿到了部分隶属涡水流域的县。也就是说“谯郡”在地理上,是以涡水为核心所组建的一个新行政区。这一地理背景,亦为当下的安徽省亳州地区所继承。

   亳州市(谯县)方位

  ∨

  

  不过被划入谯郡或者说毫州的并不是涡水的全部,它的上游部分在两汉三国时期,为豫州的另一个成员——陈国(郡)所有,当下则大致对应河南省周口地区。其东南方向与汝南郡隔颖水相望,东北方向则与覆盖睢水中游地区的梁国相邻。

  上述三个地处中原,涵盖汝、颍、涡、睢四条重要淮河支流的郡国,地缘政治史都最起码可追溯到周王朝开国分封诸侯之时。其中位于汝南郡的主要是蔡国,始封之君为周武王之弟叔度。至今仍然存在于行政版图上的新蔡、上蔡等县,能够帮助大家追忆这段历史;陈国之名源出于在先秦时的同名之国。区域政治中心为“陈县”(现在河南省淮阳县)。这个周代封国并非属于姬氏,但却被认定为是舜的直系后裔。将之分封于在此,便是为了奉祀舜帝;至于以商丘(时名睢阳)为中心的梁国,对应的则是更为知名的宋国。在周王朝取代商朝成为天下之主后,部分顺从的先商遗民,在纣王长兄微子的率领下,被受封于商朝旧都商丘一带,形成了后来一度有机会争霸的宋国。

  这些历史背景不仅影响到了汉之豫州的行政规划,还让大家看到了华夏文明从黄河流域,向淮河流域扩张的路径。正是在这些淮河左岸支流帮助下,黄河文明和周王朝得以向淮河流域扩张。而周王朝在3000年前的封建之举,甚至对当下淮北地区的行政结构依然有着深远影响。

  豫州开篇时说过,总的来说淮北属性的豫州之地,主要分布于河南、安徽两省。如果加上东汉时加入的鲁国,以及刚才解读的丰、沛两县,还涉及到了山东、安徽两省。那么,最终取代“豫州”成为天下之中代言人的河南,与几个邻省尤其是安徽,在淮北地区分割线的形成,幕后的地缘因素到底又是什么呢?

  事实上,后来的河南省在淮北地区的行政范围,很大程度就是对当年周王朝分封范围的一种继承。或者说,周王朝当时在东南方向的扩张,基本都是在现在的河南省境内。这一规律,同样适用于当下归属河南的南阳和信阳地区。一旦进入安徽和江苏境内,就很难找到直接受封于周天子的诸侯国了。

  这些地区的族群及政治势力,总是难免会被那些来自黄河流域的“诸夏”打上蛮夷的标签。这也是为什么,在春秋战国时代,北方诸侯们虽然已经不再听从周天子号令,但还是最多只敢以“公”自称。楚、吴、越三国却自称为王的地缘背景。

  

  先秦那些逝去的往事,对于我们了解整个地区的地缘史有着很重要的意义,但对于当年占据于此的曹魏政权来说,更重要的还是利用豫州对孙权占据的荆、扬两州施压。有鉴于此,将谯县升级为陪都,并以涡水为核心建制“谯郡”,并不仅仅是一个衣锦还乡之举,还是一个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设计。

  如果没有这层意义,即便是勉强进行政治升级也很快会被放弃。典型的案例是后来朱元璋基于同样的理由,将位于淮西的凤阳升级为“中都”,但这样一座对朱明皇室有特殊意义的城市,对当时已经统一的中央之国来说,却没有那么重要的价值,以至这个陪都很快便被放弃。

  在一片大平原之地,河流的作用显得更为重要。曹魏经营豫州和涡水的具体措施,在于兴修水利和开挖运河。兖州部分已经解读过鸿沟的走向。这一工程以现在的开封为枢纽点,向西以原名“汴渠”,又名“官渡水”的运河,连接了河、济两水;向南则以时名“狼荡渠”的运河,向南连接了:汳水、睢水、涡水、颍水等淮河一、二级支流。在整个淮北水系打造出了一张沟通南北的水上交通网。

   亳州市(谯县)与涡水

  ∨

  

  鸿沟工程的南部终点,位于汝南郡与陈国交界之处的“项县”,也就是现在的河南省项城市(当时为汝南郡地)。对这一工程的修复,使得曹魏能够将征调于北方的资源,透过颍水和涡水越过淮河,再沿东淝河等淮河右岸支流运送至淮西前线。

  比如公元前213年,曹操就曾经循这一路线南征东吴,并于战后返回谯县休整。在祭祀完曹氏先祖之后,曹丕还写下了名为《临涡斌》的文章(曹丕继位后,亦沿涡水而下南征过)。

  除了对鸿沟主线的修复以外,曹操还曾着手疏通了开封至商丘的睢河上游部分,以便这条淮北大河能够与运河主线水路相通(由于商丘时名睢阳,因此被命名为“睢阳渠”)、然而修复这些纵横于豫州的水网,固然为豫州的发展及曹魏的扩张做出了重要贡献。但能够同时用来对荆、扬两州渗透的汝水,看起来却还缺少一条与整个水网横向相连的运河。

  不过我们都能想到,当时的曹魏政权也能想到。尤其是许昌看起来与汝水近在咫尺,如果两河之间的漕运只能转道淮河,显然是不能被接受的。

  公元225年,曹丕下令修通了连通汝水与颍水之间的“讨虏渠”。为从许昌征讨东吴,增加一条可供选择的水运通道。这条带着杀伐之气的运河,起自现在的漯河市郾城区(时名召陵),终于袁绍故里汝阳(今为商水县)。与1100年后元朝截断汝水北流,以“沙河”之名引入颍水的工程如出一辙。都可以被认为,是对上古河道的一种修复。

  在进入历史部分后,会有具体的战例来帮助大家理解这些运河的作用,也会有更多在过往人文解读中被忽视,但却发挥着重大作用的运河工程,呈现在大家面前。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 参与 1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地缘看世界

地缘视角与大历史观

头像

地缘看世界

地缘视角与大历史观

118

篇文章

9447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