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凝视下,我们是时候冲出迷雾了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幸福研习社小程序·所有音频永久复听·

  之前大热的韩剧《迷雾》的女主角是一个掌握自己命运的女性,有野心有实力也有美貌,对欲望和权利豪不避讳,在男性主导的世界,按照自己的价值判断思路清晰地在职场中打拼,她不附庸任何人,不被任何人操控,无所畏惧全力以赴。

  她的存在价值有她新闻的理想和对实现正义社会的决心,一个有血有肉的女人的形象。

  

  传统影像中的女人应该全心全意地扮演温柔可爱,善解人意,随时准备好奉献甚至牺牲自我,成为完美和和谐的象征角色。一个女人如果有头脑和行动力,不遵循社会既有游戏规则,反而挑战权威,那么这样的女人多半是被认为是不可爱的。

  “千万不要称自己为女性主义者,女性主义者通常都不快乐,因为她们找不到丈夫”,尼日利亚作家奇玛曼达在TED演讲中提到,曾经有一个尼日利亚男性记者这样建议她。

  之后奇玛曼达决定做一个快乐的女性主义者,但一位尼日利亚女性学者告诉她女性主义并不存在于非洲文化里,一定是受西方思想的影响才会如此。甚至作者的好友也告诉她如果她是一个女性主义者,她一定讨厌男人。

  所以作家决定要做一个不仇恨男人,穿高跟鞋,涂唇彩的女性主义者,而这一切只是为了她自己,并不是为了男人。

  

  01

  男性凝视无处不在

  

  哲学家米歇尔·福柯的一个重要思想是关于标准化或正常化(normalisation) 及惩戒凝视的思想

  他提出,“标准化或正常化是控制和自我规范的深化,社会通过纪律管束着人的身体,通过话语来定义何为正常,何为反常;通过标准化或正常化过程来要求人对规范的遵从。” 他采用环形监狱作为"凝视"意象的形象化说明,意指人人都处于社会的凝视之下,不可越轨。

  传统社会下,男性为主导,女性被看作第二性,处在绝对的弱势中,男性则坐拥名、利、权用一种审视的自上而下的视角”凝视“女性。

  这种男性对女性的凝视从古至今几乎无处不在。一位成功男士曾经在一次出差后对我说过他的趣味经济学理论,他认为飞机头等舱和商务舱的女性应该都是美女,我很不解,他说有人会为美女们买单,而他说的买单者必然指的是男性。

  甚至连流亡巴黎的诗人海涅也曾经说过,“女人是危险的“, 他认为,”美丽的女人远不像那些自以为善于思考的女人那样危险,因为美女习惯于人家像她们献殷情,而丑陋的女人却要像每一个男子献殷情。”

  

  34岁的未婚女性郭盈光在全国最有名的相亲公园上海人民广场相亲角引起了一些讨论。一位老阿叔对她高学历感到十分困扰:“你看她读到硕士,没什么用。女孩子不要读太多书,读个大专、本科就蛮好的。嫁出去,嫁完生个小孩,也挺稳定的,多好。读了好多书,把自己都耽误了,现在很难配,相当难配!” 另外一位大叔直接把她形容为郊区房:“在这里,男的就是银行卡,你有钱,你就可以买房子,所以女的就是房产。你看她,长得还行,又没结过婚,这个房型还可以。但是她年纪大了,所以她这个房子在郊区。”

  女性被物化的历史由来已久。女性往往被定位为消费者而非生产者:甚至很多女性自身也处于男性凝视下的一种自我物化中。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所有的节日都沦为一场消费狂欢节日, 每年的三月八日国际妇女劳动节和其他节日一样变成一场彻底的消费狂欢,这场狂欢中女性即是消费的主体也是消费的客体。

  “女人去做隆胸术不仅是男人压迫她的结果,也是她自己的自我管制,自我统治,自我遵从规范的结果。正如福柯所说:"用不着武器,用不着肉体的暴力和物质上的禁制,只需要一个凝视,一个监督的凝视,每个人就会在这一凝视的重压之下变得卑微,就会使他成为自身的监视者”。

  一个女人在男性的“凝视”之下按照男性的审美将自己包装成一个可供展示的产品以期换取金钱和利益的案例在所谓的“网红美女”中非常普遍。

  

  02

  雕塑社会 - 女性的声音

  中国古代盛行女子无才便是德的说法。旧社会的妇女必须遵守严格的三纲五常三从四德。然而直至今天仍然有关于女人的震惊言论,宣扬女人是男人的附庸: “男人象征的是天,女人象征的是地;天在上,地在下。

  有个自然规律,它永远都不会变,那就是,地永远翻不了天”,“女人被家暴了一定要忍,因为总挨揍的人,身体好”,“男人经过奋斗发达以后,应该换一位出身高贵的妻子,不然孩子的血统不会尊贵。”女人必须从一而终,无论酗酒还是家暴,因为:“不换男人的女人,天地鬼神都会敬佩。”

  西方著名的男爵夫人玛丽·冯·埃布纳 ·埃申巴赫曾经说过;“女人学会阅读,世界就出现了妇女问题。”我们的历史也并非一直是毫无反应的,对女性压迫和启示的历史。

  在历史上曾经出现过很多杰出的女性先驱挺身而出争取女性的权利,最初女性是不允许自由表达自己的思想的,乔治 ·爱略特、简·奥斯汀、勃朗特三姐妹、弗吉利亚·伍尔芙等,她们拿起笔写作时都没有自己的房间,有些署名也被迫用男性的名字。

  

  艺术家约瑟夫·博伊斯曾经说“在很多方面,人都不是自由的”。从社会环境来说,人是相互依赖的,但是思维是自由的,这也是雕塑的起始点。思想的生成就已经是雕塑了。思想就是雕塑。

  思考方式——我们如何形成我们的想法,或者说话方式——我们如何将我们的想法变成语言,或者社会雕塑——“这个意义上说这些思维自由的女性主义意识觉醒先驱用语言和行动宣扬她们女性主义思想可以说是了不起的雕塑大师

  哲学家西蒙娜·德·波伏娃是女性主义觉醒的雕塑大师,从她身上开启了一个伟大的时代,它不同于过去完全被男性主宰的时代。 她在《第二性》中指出女人并非天生的,提醒女性不应该放任自己成为社会的旁观者,要反抗和打破旧秩序。现在女性在各个领域都散发出自己的光彩,不再甘于活在性别限制的樊笼之中。

  2018年1月中旬,维也纳广播交响乐团宣布美国指挥家马琳·阿尔索普将从下个乐季开始,出任乐团音乐总监和首席指挥。这一史无前例的任命操作,引发了广泛讨论,“音乐之都迎聘首位女总监”的标题出现在国际各大媒体的报道中。

  阿尔索普表示:“能成为首位女总监是我的荣幸,但我也很震惊,今时今日,我们还在强调‘首位女性’。”阿尔索普希望“首位女性”不再成为业界新闻,借助这次任命,为更多女性创造职业机遇,改变未来女性的职位格局。

  我很庆幸身边也有众多非常清醒的女性,认真地面对自己女性的身份,独立地生活努力为这个社会贡献自己的价值。

  

  我记得在一次男士必须着燕尾服女士长裙礼服的正式场合, 我穿的低胸礼服太低,有些害羞和不自在地老是要把衣领往上提,这时候Joanne抓住了我的手将我往上提的手放下来,看着我的眼睛说:“亲爱的,放下来吧,露出来挺好看的。”这个时候我也看着她的眼睛,同时感到一种身为女性对自己的坦然和骄傲。

  上周办公室午饭时间同事Sarah分享了一个故事。她十多岁的女儿对她说:“妈妈,我不要当女生,我想当男生。”Sarah问她女儿为什么,女儿说当女生要生孩子,我同事说:“你就当女生挺好的,你可以选择不生孩子。“从女人不生孩子是不完整的到你可以选择不生孩子,这种女性思想上的变化真的是实实在在的。

  令人感到欣慰的是,我们的社会在进化,越来越多的女性拥有独立和自由的思想。我们今天看起来正当的权利离不开女权先辈们的勇敢斗争,当代社会的女性可以站出来争取平等的权利。我们探索宇宙太空,我们研究DNA生物克隆技术,我们不该放弃我们的内心继续追求平等的声音。

  回到最初的非洲作家的故事,她在演讲最后说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是女性主义者,因为女性主义者不分性别,不管是男人和女人,只要她或他相信不同性别在社会,经济和政治方面享有平等的权利。

  我希望男性和女性互相合作、互相尊重,男性能意识到自己的性别红利而在实际行动真正地尊重女性,女性能走出男性凝视的重重迷雾。

  作者:深蓝即是黑,本文转载自公众号: TheOutrageousWoman(ID: TOWCHINA),已获授权。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十分心理

心理月刊创始成员伴您成长

头像

十分心理

心理月刊创始成员伴您成长

877

篇文章

45635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