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庄子》⑷:谁在辱骂孔子?盗跖还是庄子?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在《庄子》一书中,庄子写到孔子的次数很多,远多于人们的想象,从字数上计算,大概占了百分之二十多,可见庄子对孔子的重视。当然,重视不代表庄子认同孔子的观点。他在书里提到孔子,大部分时候是为了说明自己的观点,有点像现代的借用一些有名的人来编故事讲道理。在庄子笔下,孔子的观点和自己的观点趋向一致,这也正常。但要特别说明的是,庄子对孔子并没有不满,也没有恶意的攻击过。这样说是因为在庄子里有一篇盗跖(zhí)篇,把孔子批的很惨。但这篇不是庄子的手笔。

   盗跖篇内容基本是这样的。孔子与柳下季(也就是柳下惠)是朋友,柳下季的弟弟是盗跖。盗跖的势力很大,跟随他的有九千多人,横行天下,到处为非作歹,盗窃财物,强抢妇女,夺人牛马,不顾父母兄弟之情,也不祭祀先祖。所过之处,诸侯都主动退避。孔子和柳下季说,你是有名的贤人,作为兄长怎么能不管束自己的弟弟呢?你都替你感到丢人,我去替你劝服他吧!柳下季说,我倒是想管束他,他不听我的我能怎么办呢?我弟弟这个人,心思敏锐,言辞犀利,顺他的心就高兴,不顺他的心就发怒,还喜欢用言语侮辱人,你还是不要去了。孔子不听,让颜回驾车,带着子贡,一起去找盗跖。

   盗跖当时正在泰山下休息,生吃人肝。孔子让人通报一下,盗跖听说孔子来了,大怒,和通报的人说,这个孔子,就是个巧言善辩的虚伪的人,一说话就引用什么周文、武王,自己不耕田就有粮食吃,自己不织布就有衣服穿,靠着一点口舌之利,到处摇动是非,迷惑天下的君主。让天下的学士都不从事本业,讲着孝悌的理论,实际上就是为了获取富贵。孔子的罪太大了。你告诉他赶紧走,不然把他的肝也吃了。孔子说,帮我再通报一下,我认识他哥哥,我们还是见面谈一下。盗跖听说后,见了孔子,但还是威胁他,如果你说的合我心意还好,如果不合我的心意就杀了你。

   孔子首先讲道德:道德分为三种,“生而长大,美好无双,少长贵贱见而皆说之”,也就是长得很帅,老少见了都喜欢,是上德;“知维天地,能辩诸物”,天下地下无所不知,能分辨各种事物,是中德;“勇悍果敢,聚众率兵”,勇猛果敢,带着一帮乌合之众,是下德。然后夸盗跖:你长得这么帅,形象这么好,“身长八尺二寸,面目有光,唇如激丹,齿如齐贝,音中黄钟”,反而去做这些事情,我都替你感到惋惜。如果信得过我,我替你出使各方的诸侯,让他们让一块地给你筑造大城,你也可以成为一方诸侯。你看如何?

   盗跖决定驳倒孔子,说,你过来,听我和你说。用利益来劝诱,然后就能听取你的意见,那是愚昧鄙陋的人。你夸我长得很好,但这是父母给的,你不说我也知道。我听说当面说人好话的人,背后肯定会说坏话。你想让我筑城成为诸侯,是利诱我,岂能长久?尧舜拥有天下,但他们的儿子没有立锥之地,汤武当了天子,后代都灭绝了。再大的城,能大过天地吗?上古之时,禽兽多而人少,人们都在树上生活,夏天收拾木材,冬天烧来取暖,他们都是知道好好活着的人。神农时代的人们还活得很舒服。人民只知道自己的母亲,不知道父亲是谁,耕种而食,纺织做衣服,与麋鹿等和谐相处,互相之间没有伤害之心,这才是最大的德行。

   至于孔子一直宣扬的那些人,也都不怎么高尚。皇帝与蚩尤大战,流血百里,尧舜设置了群臣的位置,商汤放逐了自己的君主,周武王则杀了自己的君主。从此以后,人们都开始恃强凌弱,天下大乱。你还到处宣扬他们的行为,只不过是为了求富贵,对天下的害处更大,你才称得上是大盗,还敢称呼我是大盗?!看看你的弟子子路,为了富贵谋杀卫国君主,结果被剁成肉酱,这就是你教育的结果?你所谓的道有什么值得学的?天下尊崇的六个人:尧,不慈爱;舜,不孝敬;禹,身体废了;汤放逐君主;周文王被关在羑里;周武王杀了纣王。这六个人,都是被利诱强行违反自己的天性,都是很值得羞愧的行为。至于天下赞赏的六个贤人:伯夷、叔齐,饿死首阳山,都没人埋他们;鲍焦非议世事,自己抱着树死了;申徒狄进谏,不被听从,就自己抱着石头投河而死;介子推割自己的肉给晋文公吃,后来晋文公背叛他,介子推抱着树被烧死了;尾生和女子约好在桥下见面,结果女子没来,发大水,尾生抱着桥墩死了。这些人和猪、狗、乞丐有什么区别,都是不爱惜自己,为了一点名声就放弃自己的生命。所谓的忠臣,比如比干和伍子胥,被天下嘲笑,不值一提。如果说死后如何我不知道,活着的事情我很清楚。

   接下来盗跖说出了自己的人生观:人活着,眼睛喜欢看到好看的,嘴喜欢吃到好吃的,耳朵喜欢听到好听的,志气也喜欢高昂。人活着,长的活一百岁,中间的活八十岁,活得短的活六十岁,除了死亡、忧患、生病的时间,能很快乐的活着的时间,一个月里也就四五天。天地无穷,人活得时间有限,人生如白驹过隙,不让人好好活着的都不是正路。你那点虚伪巧诈的事,对生命有什么好处呢?

   孔子听了,拜了几次,跑了出来,面如死灰,手拉着马车的缰绳,低着头,失神很久。到了城里,遇到柳下季,问孔子是不是去见盗跖了。孔子长叹,对!柳下季说,他是不是当面斥责你了?孔子说,我就是没病找医生,没事找事,去捋虎须,差点被老虎吃掉了。

  这篇故事是完全的伪作,既不符合庄子的意旨,也不符合孔子的主张。

   第一,人物不对。柳下惠早于孔子很多年,孔子出生前柳下季就死了,不可能和孔子是朋友。盗跖是个不确定的人,传说中的人,和柳下季也没关系。这次对话提到了子路之死,是在公元前480年,但驾车的颜渊公元前481年就去世了,所以人物不对。庄子虽然也借用人物讲寓言,但不会有这种硬伤。

   第二,盗跖的主张是很非常俭朴的理论,就是顺着人性好好活着,但人性本质是什么还是不确定的。庄子的理论比这种说法高明很多,随便看一下逍遥游(也有人认为应该写作消摇游)、齐物论就能看出来二者的巨大差异。

   第三,孔子的形象太差了。很多人也是基于这一点认为庄子恶意攻击孔子。但这不是庄子的风格。这篇中的孔子就是以富贵说服别人的人。孔子一直非常痛心“礼乐征伐自诸侯出”,一直维护周天子的权威,在这里居然主动要让盗跖成为诸侯?还自己去当说客去和其他诸侯沟通。这是典型的战国纵横家的思维。但这篇不一定出自纵横家之手,可能只是出自讨厌儒家之人笔下,后来被误编入庄子中。

   孔子在庄子中的形象很丰富,庄子有些时候借用了已有的孔子和弟子的故事,大多数时候是全新的故事,阐发了很多道理,对孔子还是非常尊重的,以后慢慢说。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史蠹

严肃的历史研读

头像

史蠹

严肃的历史研读

34

篇文章

12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