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志武:我国减税降费的措施很好 尤其个人所得税方面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陈志武,CCG学术委员会专家,香港大学亚洲环球研究所所长、冯国经冯国纶基金教授

  2019年9月6日至7日,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专题研讨会“减税降费的进展与成效”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行。香港大学教授陈志武出席并演讲。

  陈志武表示,中国这些年的变化很多,对减税降费所做的举措是非常好,特别是在个人所得税这方面,今年头6个月下降了31%左右,跟去年同比,很多小微企业的税务负担下降,是100%的。

  

  以下为文字实录:

  中国这些年的变化很多,特别是刚才刘院长说到了,对减税降费所做的举措是非常好的。这也是我们很多人呼吁了很多年,今年上半年终于看到有一些实现,特别是在个人所得税这方面,今年头6个月下降了31%左右,跟去年同比,特别是小微企业,刚才冯部长也说到,很多的小微企业的税务负担下降,是100%的。这些举措是非常值得肯定的,这也是我今天想讲的三点的第一点,肯定今年上半年的政策举措,在经济下行压力非常高,特别是在贸易摩擦的挑战之下,终于把盼望了很多年的减税降费变成一个现实。

  我想讲的第二点,尽管今年上半年成就很好,也看出来政府的决心是非常大的。但是,同时也要看到,不管怎么说,今年财政税收总的财政收入跟去年同比增长百分之五点几,税收的增长只有0.9%,不是一个负数,比以前熟悉的10%、8%,比GDP增长速度更高的,我们习惯的常态来讲,0.9%增长是很少,但至少企业总体面对的税负,老百姓面对的税务负担总体没有减少。当然这就让我们想到,政府的决心很大,而且刚才刘院长说到了,我们希望对未来的减税方方面面的预期,尽可能最好是能够稳定下来。

  从这些角度来看,我想讲的第二点,今天的中国社会,中国经济的税务负担,到底有多严重,从历史上来看,我们可以做一个对比,也可以跟其他国家,跟相对比较市场经济的国家也做一个对比,到底是不该下降,还是有很多的下降的空间,因为时间关系,大家听我这么一说,好像我马上准备讲半个小时一样的,不是这样的。简单举几个数字:一个是我们总喜欢说的康乾盛世时期,乾隆中期1866年,那个时候,全国的财政收入是4900万两银子,相当于当时的北京200万个左右工匠的年收入。乾隆时期一年的各级政府的开支花掉200万个北京工匠的收入。今天我会给大家一个相应的数字。讲今天中国的数字之前,我们跟一个最大的资本主义国家,美国做一个对比,2018年美国联邦政府的财政税收是3.3万亿美元,加上各级地方政府,刚才说3.3万亿美元是联邦政府的财政税收,把各级政府的财税收加到一起,7万亿美元,去年美国人均可支配收入是4.6万美元,两个数字相除的话,去年全美国各级政府的财政税收的收入是相当于1.6亿美国人的一年的收入。这个数字是很大的,可能有个印象,美国是小政府大社会,实际深比起我们原来的乾隆政府来说,美国是很大的政府。今天的美国要花掉1.6亿美国人一年的收入,乾隆朝才花掉200万个北京工人一年的收入。今天我们在中国又是什么样子,在1995年的时候,以城镇居民一年的人均可支配收入来作为一个基数的话,1995年的时候,那时候财政收入是相当于1.5亿中国城镇居民一年的收入。到2018年18万多亿财政收入了,相当于4.7亿城镇居民一年的可支配收入,4.7亿的城镇居民的年收入,来支配全年的财政收入,比美国的1.6亿要大好几倍。以农村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做一个基数的话,去年财政收入是13亿农民一年的可支配收入。从这些数字来看,减税的空间、降费空间是非常大的。

  这时候我们希望政府的决心能够坚持下去,尤其是我们要提醒我们自己,今年是因为经济下行的压力特别大,这时候被迫之下,我们愿意去减税降费,万一哪一天,经济稳定下来了,尤其是经济重新增长势头又上升很多了。我们那个时候,是不是降费的决心要重新上升了。所以我是提出这个问题,让我们去思考,最终要实现刘院长说了,要把减税的预期稳定下来,单纯靠经济下行压力上升带来的这些降税的举措还不行,经济有时候下降、有时候上升的势头很强。为了稳定把更多的收入,更多的钱留在企业,留在老百姓家里、手里面去花,达到这样的长期的效果的话,我们必须得在一些体制上做很多的相应的改革,否则的话,随时加费的势头会回来。这是我想讲的第二个要点。

  下面讲第三点,谈到减税降费,肯定不可避免的必须得要回答,同时讨论的问题是财政开支,收到这些钱是怎么花的?我们讲到财政政策,第一个反应到底要加税还是要减税,没这么简单的。除了加税和降税之外,政府的开支到底该怎么做,政府开支的结构上是不是有很大的调整的空间。尤其政府开支的总量是不是可以下降一些。所以我们不只是加税,在今天的中国,更应该减少各种政府开支的问题。说到政府财政怎么花的问题,总是没办法忘记,08年10月当时在巴西圣保罗有一个周六,正好坐了一个出租车,随便开到哪里都行,想要更全面了解一下圣保罗,圣保罗的街道是不平的,巴西公路怎么那么差,司机跟我说,“我们的政府一有钱就想到把这些钱怎么样多回馈给老百姓,几百美元或者几千美元,不是把这些钱用来做基础设施,把公路改好。”我说我们中国正好是相反的问题,政府一有钱就想到要做基础设施,又要修更多的公路,更多的桥梁,盖更多的房子。司机便说,“所以,看来中国政府比我们的政府要好。”

  时间到了,就讲到这儿,谢谢!

  文章选自新浪财经,2019年9月6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全球化智库CCG

以中国智慧,为全球献策

头像

全球化智库CCG

以中国智慧,为全球献策

2439

篇文章

6573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