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古建筑看国人的美学观念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唐诗正如北京故宫,横竖平铺才好;宋词好似苏州园林,曲径通幽才妙。”中国古建筑所代表的不仅是原始人群染红穿戴、撒抹红粉的特殊性巫术礼仪的符号意义的发展,也不仅是情感、观念、仪式(宗教三要素)所引向的外在的崇拜对象或者是神秘境界。夏铸九鼎时期的狞厉的美也在中国古建筑的雕刻纹饰中表现得愈发温和,这其中甚至还离不开轴心时代思想碰撞后“儒道互补”的功劳。总而言之,中国古建筑的发展历程正是中国人对美追求的跌宕起伏且审美能力日渐提升的体现,这从侧面更是充分展现了中国人主动追求美、把握美、展现美的历程。

  追求美——洋溢着对现实生活的肯定

  

  在《美的历程》中李先生谈到“有意味的形式”这一观点,他特意强调了“美在形式而不即是形式,离开形式(自然形式)也不成其为美。”与“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各抱地势,勾心斗角”的盛大宫殿相较,气势浑厚、空间大度的陵墓似乎更能反映对现实生活的肯定。

  规模巨大的秦始皇陵曾一度抓足了噱头——从秦始皇陵墓为中心,向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各拓展7.5公里,发现了600多座陪葬的墓和渠。气宇轩昂、威严整齐的兵马俑列队组成强大阵队,在陵墓中继续接受着秦始皇的号令,服从于最高统治者的权利。除此之外,各种鼎器、美玉乃至秦始皇最爱的东西无一不列入其中。可见,皇陵作为古代统治者在意的逝后安置之处,充分反映了对现实生活执着的追求。即使身处无意识的未知世界,仍旧不愿意放弃对人世的眷恋、对美的追求。

  阿旁宫和骊山墓是秦始皇主持同时修建的建筑,一上一下,一世间一世外,大兴土木、“覆压三百余里”。

  可以说,中国古代建筑(以阿旁宫、骊山墓为例)倾注了最大限度的时间和精力,以“规模巨大、平面铺开、相互连接和配合的群体建筑为特征”。这种实践理性精神充分洋溢着“供享游乐而不只供崇拜顶礼只用”的对现实生活的追求。

  把握美——发散着对绝对信仰的理解

  从“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到“襟三江而带五湖,控蛮荆而引瓯越”,不管滕王阁、大雁塔还是北京故宫,气势恢宏的古建筑总是让人生发敬畏,远观则天地为之一怔,近观则雕梁画栋令人喟叹。

  比起西方的圆形、高大的建筑,中国古建筑似乎从不以“高”取胜,而是以整体建筑群的整体气势取胜。李泽厚先生说——“万里长城虽然不可能有任何严格对称之可言,但它的每段体制则是完全雷同的。”万里长城盘缠万里,与西方孤立的建筑相比,它的“矮”的确略胜一筹,但是他迤逦万里连绵于群山之巅的“借位式”高大,像一条无尽的龙蛇在时空中飞舞。这种崇高之感并非一朝一夕的信念可以铸造的,也不是单纯的专制主义中央集权可以压迫出来的,更多的还是中国古代人民发挥智慧,怀着对信仰的坚持,在实践理性精神的指导下成就了中华民族的伟大活力。

  

  与万里长城所展示的时间进程流动之美不同的则是北京故宫厚重平直的平面空间之美。即使是用古建筑的模型相较,“样式雷”家族的烫样则充分展示了与西方建筑构图的不同——中国古代建筑群从不会给人以掉入深渊的压迫之感,这种由内心自然而发的敬畏感可以归之为对绝对信仰的坚定支持。横竖平铺展开的对称、宽厚阔大的台基、鲜明色彩的跳跃、一级一级层层递进的美感显示出强烈的节奏感,实用的、入世的、理智的建筑群用无声的恢弘宣告着对绝对皇权、绝对信仰的绝对支持。除此之外,展现佛陀世容的佛教石窟艺术也以其独特的美学特征向世人展现出慈悲的怀抱与可靠的归属感。巨大的身躯,自然的微笑与姿态以及往往处于山林中的佛寺、道观,逐渐以其独特的地理位置和建筑设计,向世人展开宽容的归宿。

  数千年来,中国古建筑一直以其鲜明的层次而不是堆积的美感向我们展示出令人敬畏而非敬而远之的独特魅力。在把握美的深度过程中,一个个气势磅礴的建筑群拔地而起,远观则气象万千,近赏则细致入微。亦或具体而微,亦或巍峨横贯,各种充满美的建筑都让我们宣誓着对绝对信仰的理解。

  展现美——氤氲着对多重意蕴的叠加

  走进屹立600年不倒的明城墙,我们会发现每一块砖上都刻有清晰的铭文,府、州、县三级正式地方官吏的姓名,几亿块砖都能准确找到出处,这是建筑对明朝反腐高压的政策的贡献,同时也体现了古代人民将建筑赋予威慑力量的美的标志。美并不是单纯的舒畅人心的东西,好恶妍蚩都可为美。建筑所代表的意义并非唯一的目的,而是往往被赋予多重需要。可见,中国古代建筑所承载的不仅仅政治、经济、文化哪一方面的需要,往往是多重叠加的必需品,不过这种必需品具有一定的美感。

  佛坛、园林、官式建筑,这些往往被用于不同用途的古代建筑却是自设计之时便定下了整体风格。以苏州园林为例,曲径通幽的整体环境让人有一种置身自然的奇妙感觉。山光、云树、波影,充分体现了“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情志。通过各种“借景”、“虚实”的方式,使建筑群和自然实现了无障碍的沟通。联想之下,《红楼梦》中的大观园正是实现了居住建筑与游玩风光的一体化。若单单是居住建筑或单单是园林,便定是少了些许韵味的。

  

  “在建筑中,他们也仍然没有离开平面铺展的理性精神的基本线索,仍然是把空间意识转化为时间过程;渲染表达的仍然是现实世间的生活意绪,而不是超现实的神秘宗教。”自由观赏的园林来补充居住整齐的屋宇,谁还能说这不是儒道互补的理念叠加呢?这有何尝不是中国人用多重意蕴叠加的方式以达到对美的极致追求呢?

  “唐诗正如北京故宫,横竖平铺才好;宋词好似苏州园林,曲径通幽才妙。”正是中国传统古建筑所具有的独特美,才使得后人对此油然而生敬畏之感,究竟是怎样的巧夺天工才能将美的智慧发挥得

  淋漓尽致?追求美、把握美、展现美的历程又何尝不洋溢着对现实生活的肯定、发散着对绝对信仰的理解、氤氲着多重意蕴的叠加?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4 参与 15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蜡笔小旧

从平凡的生活中发现社会

头像

蜡笔小旧

从平凡的生活中发现社会

30

篇文章

119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