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历史,号称"亚洲第一"的北洋水师因何灰飞烟灭,漫挥天下泪。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据新华社9月2日报道,历经两个月的水下考古调查,基本确认了北洋水师旗舰定远舰的沉没位置,并出水一批沉舰遗物。北洋水师自1888年组建后,迅速成为号称“亚洲第一”的海上军事力量。然而,仅仅成军不到7年,这支海军便在甲午海战中遭遇全军覆灭的命运,其境遇与本届篮球世界杯刚刚遭遇重大打击的中国男篮颇有相似之处。那么北洋水师因何辉煌过后迅速陨落,真实的定远舰又在甲午战争中发挥了多大作用,我们就来回顾这段历史。

  

  “定远舰”为清朝委托德国坦特伯雷度(现名什切青,二战后归属波兰领土)的伏尔铿造船厂建造的7000吨级一等铁甲舰。1885年入编北洋海军后列为海军旗舰,1894年中日甲午黄海海战争中主动开炮迎敌,其主炮威力与超强的铁甲防护能力在海战中有着不俗的表现,一度被誉为“永不沉灭的定远舰”。后续的威海卫保卫战中,不幸被日军鱼雷艇偷袭而中弹受损,紧急移船到刘公岛东村外搁浅,不久即因战局崩溃主动自爆以免资敌。战后被日军大肆拆卸,武器与舰材被当作战利品运去日本。

  

  在定远舰刚刚动工的1881年,该舰确实不失为一艘先进战舰。此时距法国造出世界首艘铁甲舰不过22年,距铁甲舰完全取消风帆使用蒸汽动力不过8年,与世界同等吨位铁甲舰对比,定远无论从火力(四门305mm火炮)还是防护(水线装甲360mm、炮座装甲305mm)均处于一流水准。尽管航速只有14.5节,但在那个遍地“铁王八”且崇尚船头对敌用冲角实施撞击战术的年代里,影响倒也不是太明显。

  

  包括北洋水师在内的清廷晚期近代海军力量,其组建目的均为近海防御。如果说新中国海军早期缺乏大型舰艇,施行近岸作战的策略也是迫不得已。那么坐拥两艘7000吨级铁甲舰却将其用成浮动炮台的北洋水师,其整个作战策略便与世界主流海军思想背道而驰。本质上来说,北洋水师无非是装备着近代铁甲舰的另一支康乾时期大清水师,无视海权消极防守,从成军初衷便与世界主流海军力量拉开了差距。

  

  北洋水师的危机在成军之后便开始蔓延,自1885年两艘致远级和两艘经远级巡洋舰分别在英国和德国开工后,北洋水师直至战败再未向国外购买一艘军舰。除上述四舰外,北洋水师主力舰也仅仅补充了一艘排水量2000吨,主炮仅有一门260mm后膛炮的国产铁甲舰“来远”。自1891年起,由于帝师翁同龢上奏朝廷《请停购船械裁减勇营折》,北洋水师采购火炮弹药的军费被削减,北洋水师连续两年未能购得一炮一弹。而更为致命的是,舰船锅炉清理及例行入坞维护无法按时实行,导致本就航速偏慢的北洋水师舰况进一步恶化。

  

  而在这危险的“停滞的十年”中,正是欧洲各国海军技术飞速发展的十年,英国引领了这一时期的海军发展方向,完成了铁甲舰到前无畏舰的进化。1889年完成设计的皇家海军君权级战列舰刚一面世,便成为各国战列舰设计的效仿对象。其相对旧式铁甲舰更全面的防护性能,高干舷(胡德号因使用装甲炮塔而采用低干舷)带来的优秀适航性能使得此前世界各国的大型铁甲舰全部过时。同时,沿舰体中轴线首尾对称布置的主炮也彻底奠定了战列舰武器布置的基础。

  

  在舰载武器方面,1890年之后英国阿姆斯特朗公司成功研发了新式的6英寸、4.7英寸口径速射炮,这种火炮安装有自动复进机,火炮发射、后坐后,能够依靠复进机自动恢复到原位。相较发射、后坐之后需要依靠人力辅助重新复位的旧式火炮,其再装填的效率更高。这类火炮虽然炮弹威力不敌200毫米以上的大口径舰炮,但是凭借超乎寻常的发射速度,单炮在单位时间内投射的炮弹数量则达到旧式火炮的10倍左右,可以快速形成可怖的压制火力。

  

  反观日本方面,由于在这一时期大肆扩军备战采购外国舰艇,使得其在舰艇总吨位及舰载武器性能方面完成了对中国的反超。1890年时,日本海军全部舰艇不过1万7千吨,到了1892年,随着三艘装备1门320mm火炮的三景舰及外购的吉野号高速防护巡洋舰陆续服役,日本海军实力猛增。而且,由于日本海军早期专注师承英国,早在速射炮研制成功初期,日本海军便敏锐地注意到了这种新式武器,1890年后问世的日本军舰几乎全部装备速射炮,其中吉野号更是放弃大口径主炮,全部使用速射炮作为主副武器。

  

  坊间经常流传吉野号原为英国阿姆斯特朗船厂先推荐给中国,不过因资金不足而放弃,最终由日本人购得,但事实并非如此。实际上阿姆斯特朗公司向清廷推荐是吉野号的改进设计同型舰——已由智利海军订购,建造中的恩卡拉达号。该舰配有8英寸炮(203mm)两门、6英寸(152mm)速射炮 10 门,火力与装甲均在吉野号之上。智利原本已同意转让,但由于当时清廷已停止购舰,加上要为慈禧祝寿作准备,该舰最终在1895年竣工后由智利领去。在大东沟海战后,清廷原打算向智利商讨购舰,但智利要价由之前的35万镑升至约50万镑,加上多方原因,最终没有成功购入。

  

  在很多人看来,虽然北洋水师在航速和速射炮方面远逊于日本联合舰队。但是,以“定远”和“镇远”这两艘7000吨级铁甲舰为核心的北洋水师,在防护能力和大口径舰炮两个方面占据优势。但实际上,火炮的威力不仅要看口径大小,倍径(即炮管长度与口径的比例)同样是影响火炮威力,尤其是穿甲能力的重要因素。尽管定镇二舰拥有305mm的巨炮,但仅仅25倍径的炮管限制了其完全发挥同等口径应有的威力。此时再考虑到日舰速射炮带来的高火力密度优势,北洋舰队在火力上其实是处于完全劣势的。

  

  此外,尽管定镇二舰作为北洋水师的核心在亚洲尚能胜任,其他护航的巡洋舰则是在装甲、火炮威力、单位时间射击密度等数据上完全落后于日舰,尤其是以吉野号为首的第一游击部队。大东沟海战中,正是北洋水师这一软肋导致编队右翼超勇、扬威、经远三舰被侧翼包抄的第一游击部队“包了饺子”,最终三舰均被击沉在黄海海域。

  硬件上本就处于劣势的北洋水师还要面临一个最严重的问题,那就是后勤补给。中国自古便有“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的说法,到了北洋舰队这里反而丢了个一干二净。黄海海战后北洋海军中参战的洋员曾经公开抱怨弹药不足,根据日本《廿七八年海战史·黄海役》中记载,“定远”共发射305毫米炮弹120发,而“镇远”则发射305毫米炮弹94发。算下来,平均每门305mm主炮发射26.75发。按照每门炮标准备弹50发计算,两舰主炮携带弹药不足正常基数的60%。

  

  弹药不足固然有官员贪污的因素存在,但调度失误及战前轻敌才是压垮北洋水师这只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据记载,大东沟海战打响前的9月12日,致远号等三艘巡洋舰抵达大沽,原计划三舰接受弹药补给后驶往旅顺与主力汇合。然而,直到三舰起航后,预定补给的8英寸和6英寸两种口径开花弹才姗姗来迟,最后只得暂留大沽仓库保管,但致远舰却再没有用上这批弹药的机会了。

  

  可以说,大东沟海战即使不谈战术,不谈兵员素质,仅从战前准备的诸多细节来看,北洋水师的覆灭便仅仅是时间问题而已。俗话说,有备无患,在备战阶段敷衍了事,任你神兵天将也无法挽回战局。事实上也正是如此,整个大清都没做好战争准备,北洋水师缺船少弹也不是一天两天,但直到海战爆发之前才想起来临时调拨补给实属荒诞。以现代海军做比喻,这就好比假设在大战一触即发的情况下,美国海军第七舰队派垂发装填不到一半的伯克级驱逐舰出海巡航,其危险性不言自明。

  

  此外,北洋水师开战后的一系列决策也值得商榷。消极避战保船无疑等于将制海权拱手让人,再强大的舰队,一旦缩进港口便与陆地炮台无异。然而仔细想想,这件事全怪罪到李鸿章或者丁汝昌的身上却也实属不公。北洋水师成立的本意便是拱卫京畿,换句话说,只要确保旅顺口到威海卫一线的制海权,北洋水师的任务就算完成。一旦主动出击战败,或因孤军深入来不及回防导致渤海门户大开,日军长驱直入在京畿腹地登陆(尽管听起来过于冒险,但联想日军直到1945年战败的一系列行动看,这种疯狂的作战倒不是没可能),清政府随便安个罪名都够砍了丁汝昌的脑袋。

  

  发生在百十年前的那场的战争,决定了中日两国自那之后半个世纪的命运。随着近些年经远、致远、定远等舰的残骸陆续重见天日,尘封百年的历史又被重新揭开。北洋海军的覆灭,标志着中国海军陷入到了前所未有的低点,一直延续了一百年。诚然,在那场战争中,北洋水师奋战到底,血洒疆场的壮举值得后人铭记,但这些壮举的背后,又何尝不是一种无奈。表面功夫的”亚洲第一“,终究在实战面前未能经受住考验,究竟是选择就此沉沦,还是奋起直追,历史已经证明了正确答案。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夕兮娱乐

每日看最新娱乐资讯

头像

夕兮娱乐

每日看最新娱乐资讯

5

篇文章

0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