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融资租赁画皮下的法律格局——“远程视界”案解读之一丨法海作舟 第30期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编者按: 【法海作舟】这个栏目,取的是“法海无涯苦作舟”之意。在讯息万变的今日,法律人的学习,永无止境。今天的荐文视角独特,法律理解到位,案例分析也具有较高的代表性——这篇文章就是《医疗融资租赁画皮下的法律格局——“远程视界”案解读之一》。 北京大学国院法学院副院长满运龙力荐,作者是中央财经大学司法案例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厉镛,毕业于清华大学法学院,博士。资深的法学功底,贴近现实的案例,相信一定能让大家有所收获。推荐给各位读者。

  ⊙本文长约3000字,阅读需时6分钟,建议收藏后阅读

  

  前言说明:

  北京远程视界科技集团有限公司(“远程视界”)主导的医疗机构融资租赁模式,在2018年因为资金链断裂等原因导致了大量的基层医院深陷巨额租赁费的债务危机。我们发现,在全国范围内有不少与之类似的案例。案发的特点是表面合法的融资租赁安排与合作安排,但是深究则会发现,其中存在着许多正常的商业逻辑无法解释的疑点。

  本文为系列创作,是基于“远程视界”相关或类似案件的研究、处理经历而开展的解读。为了行文方便,“远程视界”作为与融资租赁公司和医院合作的公司的代称,在本文中并无特别的指代。本文对于这类案件的解读和数据分析皆有出处,如任何机构或个人对本文观点进行商榷或咨询,请联系本文作者:leonregent@126.com

  

  2018年曾被行业内视为新星的远程视界,让众多基层公立医院深陷“套路贷”漩涡,它所推出的医疗租赁创新模式,让许多中国基层医疗机构深陷诉讼的泥沼不能自拔。

  一、“套路”医院的法律协议

  在“远程视界”这一类与医院合作的公司在商业模式上具有双重身份,它们既是向医院提供融资租赁服务中向租赁公司出售设备的销售方,也是与医院合作运营医疗设备的合作方。

  在“远程视界”资金链断裂的“暴雷”中,之所以有重重疑点需要解读,在“远程视界”与融资租赁公司之间,是梦断 “互联网+医疗”的数以百计的医疗机构。医院本来相信,不需事先出资,以医院所掌握的市场不仅可以换来新式的医疗设备,而且可以享受与“远程视界”合作的利益分成。

  且看医院之所以会被“远程视界”的暴雷所害,它们经历了什么?从法律合作架构上来看,这实际上包含了两层的安排,医疗设备的融资租赁和医疗设备的运营安排,为此,医院、“远程视界”和融资租赁公司签署了《融资租赁协议》《租赁物买卖协议》《医疗合作协议》等法律文件。值得引起注意的是,“远程视界”的双重身份,它既是融资租赁合同的设备供应方(销售方),也是承诺运营前述医疗设备的医院合作方。作为医疗设备的销售方,它从融资租赁公司处收款,为医院供货,医院需要为设备支付租赁费;作为合作方,它承诺为医院支付租赁费,与医院共享经营这些医疗设备的收益。

  一切都很美好,一切看起来都很美好。然而,当“远程视界”以“资金链”断裂的方式退出合作之后,意味着医院需要独自承担剩余租期内的巨额租赁费。本来,医院不必恐慌,至少可以在“远程视界”退出后独自经营,并获取收益来偿还租赁费。然而,如果医院根本没有收到医疗设备,如何产生偿还租金的运营收益?或者,原本预想能产生收益的设备运营方案合作方案无法产生能够偿还租金的收益,才是医院真正的灾难。

  二、被“套路”医院的现实之痛

  当众多的医院院长齐聚西安共同开会讨论如何应对被“远程视界”拖入泥沼的诉讼时,他们相互发现彼此间的共同的特点——均为三四线城市的县级医院。

  院长们坦陈,愿意与“远程视界”开展合作根本原因,是因为这类基层公立医院普遍缺乏发展的资金,无法获得及时新购医疗设备及更新的预算。此外,由于这些医院主要来自偏于一隅的中国县乡,乡土社会中的熟人关系是它们与外界建立信任的主要依靠:识别和规避风险几乎仰赖于对于熟人的信赖。这种单向的信任关系很容易被 “有心人”赎买,一个超越他们知识范畴的融资租赁故事仿佛是一个会让他们拜托资金困境的“未来新世界”。顺理成章,晦涩的条文,卷帙浩繁的法律协议,都被告知是行业内的惯常做法,也成为无法去颠覆和改变的既定事实。于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更可怖的是,当医院发现其中有诈时,这些不法的“有心人”又会利用熟人被收买的情节威胁医院,迫使医院就范,妥妥的“套路贷”中敲诈勒索的行径。此间的操作如此驾轻就熟,买通熟人的路径既可以促成为医院设套的交易,当被质疑时,又可以此成为要挟医院,息事宁人的由头。“套路”有多精细,人性就有多贪婪,丑陋的灵魂映衬不出骗子灿烂的钱途,却让我们看到了这片乡土基层医疗的无助。

  “远程视界”的“暴雷”毋宁说是将我国的基层医疗机构发展之痛又一次暴露在我们面前,在市场经济面前,如果没有找到长效的发展机制,这些医院被“套路”的现实基础仍将存在。

  三、一种新型的“套路贷”

  2019年4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发布《关于办理“套路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下称“《意见》”),首次明确界定“套路贷”,要求依法严惩“套路贷”犯罪。

  《意见》明确,“套路贷”是对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假借民间借贷之名,诱使或迫使被害人签订“借贷”或变相“借贷”“抵押”“担保”等相关协议,通过虚增借贷金额、恶意制造违约、肆意认定违约、毁匿还款证据等方式形成虚假债权债务,并借助诉讼、仲裁、公证或者采用暴力、威胁以及其他手段非法占有被害人财物的相关违法犯罪活动的概括性称谓。前述与众多医疗机构产生纠纷涉及的模式与套路贷有诸多相似之处。

  结合《意见》规定,“套路贷”是通过民间借贷的假象,并佐以暴力、欺诈等非法行为来实现非法占有的目的。与常见的套路贷相比,“远程视界”的前期包装对于医院的入蠹影响深远,其“暴雷”的背后所引发的疑点,将“套路贷”的种种特点再次纳入我们的视野。

  当医院醉心于通过融资的“创新”而“获得”新设备和新收益时,完全忽略当“远程视界”这个合作方缺位时,它所要承担的风险。如果对此能早有准备,医院一定会在项目之初即评估运营设备所能产生的收益。

  对于远程视界而言,它的“暴雷”或许是如新闻报道所反映的资金链的暴雷所致,然而,它却始终无法解释:第一,在把医院推向被告席的同时,融资租赁公司如何能向法院(仲裁机构)出示根本没有交付的租赁物的验收证明?第二,融资租赁公司在项目开展的大额租赁项目之前为什么不去开展必要的、专业的尽职调查,以评估项目的还款能力以及供货商的运营能力?第三,作为融资租赁项目的介绍人,它为什么不向医院去提示协议安排中的明显不公的地方:简易程序、强制执行公证、仲裁中的书面审理和放弃答辩期。

  这些与正常的商业逻辑相去甚远的安排,指向了一个可能的解释——融资租赁公司与“远程视界”的真实关系确报了既是在远程视界没有购买设备并向医院交付时,却仍然掌握着资金的流向。而早已被请君入瓮的医院,则被上述的种种不合理安排套牢,只能被迫就范。

  更令人细思极恐的是,当深陷债权泥沼的医院苦于无计自证清白,摆脱诉讼时,融资租赁公司却如约而至,愿意以这些待执行的债权作为收购医院诊疗项目的对价与医院进行谈判。其动机昭然若揭!

  四、结语

  令人吊诡的是,当新闻报道“远程视界”以“暴雷”方式出局时,人们谈论更多是“远程视界”的冒进与冒失,却鲜有人注意到,收紧套牢医院喉咙绳索的其实是互为两面的“远程视界”和与之有着“不可描述之关系”的融资租赁公司。希望借此文章唤起有关政府、医管部门等社会各界对于基层医疗机构所面临骗局碾压的关注。转发是我们对国内基层医疗机构的最大支持。

  本文转自里昂法律评论,作者厉镛

  编辑:王萧东丨 版式:王萧东

  特别申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抱住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布后30日内与抱住联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我在抱柱

一家有温度有深度的法律自媒体

头像

我在抱柱

一家有温度有深度的法律自媒体

705

篇文章

1863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