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祖国共成长】我的读书生涯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盛夏,喜讯传来,侄儿考起了重点大学,侄女也考起了普通大学。他们都属于“90”后了,算起来,这一大家这代人已有三个大学生了,其中一个“80”后的已大学毕业参加工作。我这代和上辈人中,仅出了我这一个大学生。儿子也马上读初三了,学习成绩优异,我对他有着更高的期望。细细想来,他们真是幸运的一代,生逢其时,农村经济发展,国家大力普及“九年义务教育”, 村村修建了宽敞明亮的教学楼,教学各类设施设备齐全,师资力量雄厚,全是科班出身。接着,“两免一补”、“寄宿生补助”等优惠政策又为家庭贫困学生提供了免费教育,使他们得到了学习的机会,“助学贷款”、“奖学金”等为寒门学子打开了迈进大学的门,“大学扩招”、“公立、民办”等多层次的高等教育办学为更多学子接受高等教育搭建了平台。各类大学,象他们盘里的肉样,由他们的喜好,任意挑肥拣瘦,我们只有眼馋的份。他们从小就受到了良好的教育,真正享受到了国家财政阳光的雨露。

   看见他们,我就想起自己和与自己同龄的人们读书的那个时代,与他们相比,寒碜多了,就读大学的机会可谓万里挑一,能跳龙门的“鲤鱼”实在不多。要是能升学,就是中专,也能让祖宗的堂屋蓬荜生辉,父母脸上有光。我的小学低年级是在离家十里远的李家堂屋里完成的。那时国家经济落后,村里修不起村小,大多租用民房堂屋作学堂,一般的堂屋前面都是敞开的,或许有广开心胸或广纳钱财之意吧。李家堂屋前面有一张展开的破旧篾编垫席固定在两边的木柱头上,给我们挡着外面的吵闹和突袭的风雨。我们的老师是个读过高小的代课老师,教着三个年级的课。每天,他先给高年级讲课,高年级学生做作业时,他就给低年级讲课,就这样交错着来。那时师资紧缺,有文化的不多,一个老师往往教几个年级的课,大多村小都是这样。想来,也真够难为老师了,讲给现在的孩子,他们是难以置信的。

   那时,我懵懂无知,读书不用功,老师抽我到黑板上写生字时,老是写不起,常被他扯着眼皮,从讲台拉到课桌旁,待看清课本上的字后,又扯着眼皮把我拉到讲台上。可面对黑森森的黑板,我脑子里又一片空白。为此,常常为一个字得往返好几次。如今,我右手的小拇指还留着那时被堂屋口的看门狗咬伤的印痕。那个大雨倾盆的早晨,要不是正在窗下梳头辫,与我同班的狗主人家的小女生把狗赶走,用一撮白糖敷在伤口上,把血止住,我真不知现在还有没有我!读完三年级,村里终于修了两间房的村小,我们搬到了正式的学校,这是我一生的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学校,是以大队的名字命名的,叫“英勇小学”。那个教了我三年的王老师,因数学教学考试不及格失去了教书的资格,回家务农。其实,他真是一位好老师,严格而不严厉,记忆中,他对学生最重的惩罚就是扯眼皮了。他那手粉笔字和语文教学,让我记忆犹新,受益匪浅。救我命的那个小女生,后来当个我的班长,小学毕业后,我考起了重点初中,到了县城读书,就远离他们了,渐渐没了消息。后来,从与她要好的堂姐那里知道,初中毕业不久,她就自由恋爱结婚了。

   我的小学五年级,是在乡完小度过的。那时,一个乡还没有独立的小学和初中,常是中小学结合,故称之“完小”。从那时开始,不知是哪根神经牵动了我的心,我开始用功读书了,学习总是前茅,作文常被宋老师作为范文朗诵给同学们。宋老师是位留下支教,没走的重庆知青,留着“上海头”,十分地慈爱,充满知识女性的气质。她男友也跟她一起留了小来,当了我们这个学校的校长。他俩的默契恩爱,对工作的敬业,在我心中留下了完美的印象。那时,国家经济依然不景气,我们农家孩子欠书学费是常有的事。那时的学费如今看起来不贵,才两三块,但就是这两三块却让很多孩子远离校园。为欠下的八角钱学费,也让我做了人生的第一次“亏本生意”,父母的一顿批,姐妹的一顿嘲笑,在我心中留下了抹不去的记忆。那是五年级下期,因开学时没交清学费,老师催了好几次,我回家找父母,家里也没有,又正值大忙,父母无暇去办钱,就给我装了10斤包谷米,叫我拿到粮站去卖。第二天上午下课后,我提着包谷米赶到粮站,可粮站关门不收了。我急了,看见粮站的屋檐下坐着几个背背篼的,就“心急乱投医”,挨个问他们哪个要买,问了几个,没一个搭理。我赶紧问最后一个,也不知哪来的勇气,还连着解释说便宜卖,近乎哀求的口气。他看了看,懒心无肠地问卖多少钱,我赶紧说就八角钱,生怕说迟了,他跑了。其实,我的学费就只差八角钱,这包谷米的价格、斤两,更是心中无数。他一听,顿时来了精神,掏给我八角钱,就把粮扔进背篼走了。我满心欢喜,心想总算卖了,对他还心存感激。可没想到晚上一回到家,母亲叫我把剩余的钱拿出来时,我傻了眼,说没剩钱,刚好够。妈妈听我讲了卖包谷米的情况后,明白了一切,她只是说我的书白读了。从此,这就成了我们家里的笑话,其他六姊妹常以此取笑我。后来,我进入县城重点初中后,就真正开始了“脱农皮”的寒窗苦学生涯,才有了今天的正果。

   随着我读书学校的改变,农村经济也有所好转,上学的娃儿逐渐增多,读书的气候愈来愈浓。但印象里,更多孩子读书没有明确的目的,家长的最大愿望朴素而简单,就是让孩子们识几个字,不被欺负罢了。“跳农门”、“脱农皮”,那是后来的事儿,更多属于富裕人家改换门庭的门道。当然,贫寒人家学习优秀的孩子,父母还是寄予了这样的厚望的,我也应算一个吧。他们大多数象我的父母样,有着炸锅卖铁的决心和荣耀。那时,家家户户孩子很多,一般都是三五个,当然象我家一样有七八个孩子的也不在少数,但这样的家庭往往因嘴多力少,工分挣的少而补社(欠集体的钱),导致很多年的贫困。老大很少有读书的机会,因父母要挣工分,带孩子的任务自然就撂给老大了。就这样,老大带老二,老二带老三,老三带老四…大了,就挣工分,还不能挣工分的,就带小孩。我的父母算是有文化的人,虽然孩子很多,但除了大姐没读成书外,其他六姊妹都读成书了,一般还是初中毕业,我读到了大学,这是父母一直引以为荣的事。他们唯一的愧疚是没让大姐读书,大姐去北京打工回来后,说过埋怨的话,母亲生前曾给我提起,这在当时也实在是没办法的事。

   这样的记忆,若干年后,只能在历史的教科书中去找寻他们的影子了。这些80后、90后、00后的孩子们,他们没有了因无钱而读书的忧愁,就是在今天打破了铁饭碗,读大学不再包分配,自谋职业的形势下,父母们也心甘情愿送孩子读书,这除了家家都是独生子女的因素外,我想更多是因为改革开放带来经济条件好转,国家加大投入普及教育,父母们素质提高了吧。面对国家经济快速发展的形势,我想,普及大学也指日可待了,“全民受教育”也将不再是梦想!侄娃们就要读大学走了,我给他们准备着红包,心里充满着甜蜜,为他们,也为这个时代!

   (四川省广元市苍溪县财政局 罗瑜平)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遇见新时评

笔里发声 看见 遇见 洞见

头像

遇见新时评

笔里发声 看见 遇见 洞见

127

篇文章

20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