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轻“合并”海风揭秘:资本拉郎配,海风忙刷单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深刻洞察教育行业

  

  本文由传习邦于 2019 年 8 月 27 日原创,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关注传习邦,深刻洞察教育行业。传道学习,教育兴邦。

  撰文 | Bugle X

  编辑 | 灰熊

  资本的寒冬,即便是在线教育的「头部」企业,融不到资,也会在一夜间轰然倒地。上不了市的沪江,是一例。在线一对一平台海风教育,是另一例。

  8 月下旬,正在转型的 O2O 家教平台轻轻家教对外宣布,与海风教育达成「全面战略合作」,轻轻为海风提供城市落地、教研、师资服务,海风为轻轻提供智能学习硬件、在线 AI 教学的支持。看上去,强强联合,相得益彰。实际上,这正是轻轻并吞海风,迈出了实质性的一步。

  - 1-

  江湖告急,好未来代发工资

  海风教育创办于 2010 年,前身是复旦大学毕业生郑文丞创办的高校自主招生品牌,一度为华东地区自主招生第一品牌。2014 年,郑文丞拿到第一笔 800 万的天使投资,一头扎进在线教育的风口,崛起为在线一对一细分板块的领军企业之一。

  

  海风教育创始人兼 CEO 郑文丞

  2018 年,海风完成 C+ 轮超 1 亿美元的投资,随即展开大手笔投放。一年的烧钱大战,海风落得弹尽粮绝,朝不保夕。进入 2019 年,海风的 D 轮融资失败,「缺钱」的困扰如影随形,在竞争中逐渐掉队。

  

  海风教育融资数据,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有市场人士透露,到 2019 年第二季度,海风再也维持不住表面的风光,随时有「暴雷」的风险,被迫裁员瘦身,北京分公司的办公地点由两层缩减为一层。7 月,有媒体获得爆料,前往海风北京分公司探访,相关人员竟然回答:海风战略调整,大批老师南下上海。

  实际的情况是,在大规模裁员之际,海风悄悄插上草标,寻求合适的买家。传习邦调查发现,在智慧城市领域与腾讯、阿里、华为并称 PATH 四强之一的平安,正是海风谋求并购的绯闻对象。双方的接触持续了一个月之久,一度接近达成协议。由于平安出价过低,在最后关头海风的主要股东好未来行使否决权,平安并购海风终未成行。

  当然,一心想进入教育圈的平安也未闲着,而是在 7 月重磅并购在线教育集团 iTutorGroup,一举成为在线教育的核心玩家。

  进入 7 月,海风的局面更加危急。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海风的对外欠债高达 5 亿元,已发不出工资。为了海风不至于「硬着陆」崩盘,好未来在危急关头扮演白骑士,「慷慨」代发海风 7 月的员工工资。

  - 2-

  不卖给平安,让轻轻家教接盘

  作为在线一对一赛道龙头之一的海风,是好未来投资一翼的明星项目,学而思智康一对一事业部总经理马江伟出任海风教育董事。海风的困局,同样也是好未来的困局。2019 年 7 月底,好未来公布了上市以来首个亏损季报,净利润由上年同期的 6680 万美元缩水至亏损 730 万美元。好未来亏损的罪魁祸首:长期投资减值,一个季度内造成 5060 万美元的损失。

  2020 财年 Q1,好未来计提的巨额长期投资损失是否包括海风?不得而知。天眼查的数据显示,海风教育的运营主体上海风创,大股东为郑文丞,持股 37.73%,好未来旗下的欣欣相融教育科技持股 17%,赫然正是海风第二大股东。

  用一个错误,掩盖另外一个错误,为投资界惯例,好未来亦不能免俗。传习邦了解的情况是,为了让海风不至于失血「死掉」,好未来一改投资人隐身幕后的惯例,反而站到前台,一方面否掉出价过低的平安,另一方面推出同为好未来系的轻轻家教,作为吸收合并海风的主体。

  轻轻家教成立于 2014 年,起步于上门家教服务,为教育 O2O 平台。2014 年,教育 O2O 上演烧钱补贴的「百团大战」,一年时间,参与补贴大战的 O2O 企业大多弹尽粮绝,谋求转型,轻轻家教正是教育 O2O 为数不多的幸存者。

  

  轻轻家教融资数据,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轻轻得以「幸存」,在于好未来的输血。2015-17 年,好未来曾三次下注轻轻,在轻轻的 C 轮、C+ 轮、D 轮融资中扮演「领投」角色,共计为轻轻输血 1.7 亿美元。与海风一样,轻轻是好未来投资一翼另一个明星项目。海风有难,轻轻来救,站在好未来的角度,似乎「理所当然」。

  - 3-

  悲情轻轻,饮下一杯苦酒

  面对海风这样的烫手山芋,轻轻却不敢轻言「接受」,而是一再采取闪躲的姿态。早在海风与平安接触之前,坊间便有传言:由好未来撮合,轻轻与海风有意合并,打造在线个性化教育的超级巨无霸。由于轻轻态度暧昧,海风转而求助平安,才演出一场谈判一月、无疾而终的插曲。

  平安退出之后,「拯救」海风的重任,依旧沉甸甸地摆在了轻轻「羸弱」的肩头。当传习邦问及轻轻创始人兼 CEO刘常科:轻轻与海风的「全面战略合作」,是不是传闻中的合并?刘常科迟疑做答:轻轻与海风只是「合作」,不是合并。海风是不是像坊间传闻的那样负债 5 亿元、处于发不出工资的边缘?刘常科未做回应。

  很显然,对于资本意志的拉郎配,刘常科有难言之隐。由于轻轻、海风坚决不承认「合并」,这一场也许是在线教育最大规模的一场合并,从此就将以「合作」的名目,出现在世人面前?

  对于轻轻而言,海风虽残,也有亮点。作为在线一对一的领军企业之一,海风毕竟积累十年,拥有一定的品牌积累、B2C 运营经验、覆盖全国各地的三四级城市客群资源。对于身处转型十字路口的轻轻而言,如果能成功消化海风的债务、亏空,在线一对一也许可以转化为轻轻转型的又一个业务亮点。

  2017 年,同在教育 O2O 赛道的跟谁学推出高途学堂,华丽转型在线大班双师,并在 2019 年 6 月成功登陆美股,掀起了一阵强劲的大班双师旋风。B2C 转型,轻轻严重落后,上门家教则面临着教师资格证缺失的合规问题,海风的一对一业务看上去是轻轻被迫饮下的一杯苦酒,消化得当没准也是轻轻的一笔资产。

  轻轻的公关总监陈婷婷对传习邦说:个性化教育是轻轻的战略目标,未来轻轻的业务由三个部分构成:上门一对一(家教)、在线一对一和同城在线小班课。尽管陈婷婷一再否认轻轻与海风合并,但海风的在线一对一业务,早已进入轻轻业务发展的愿景。

  - 4-

  配合合并,海风分公司在刷单

  教育 O2O 转型,跟谁学向左,走向大班双师直播,轻轻家教向右,走向个性化教育,坚守一对一的阵地。轻轻与海风的合(he)作(bing),看上去三赢:海风避免了直接崩盘,轻轻获得了一条宝贵的在线一对一业务线,好未来则扮演上帝之手,救了海风,跟轻轻重新划定未来的赛道。

  职业作业十分完美,现实却是异常残酷、严峻。就在轻轻与海风宣布「全面战略合作」之际,传习邦却接到了来自海风一线员工的爆料,直指海风存在变相裁员、虚增业绩、分公司裁撤、业绩大面积无法达标的四大「硬伤」。

  

  海风教育江苏分公司销售数据

  爆料人称,就在轻轻与海风合并的当天,海风的昆山分公司匆匆宣布关停,员工要么「自愿」离职,要么等候通知,「去上海上班」。为了配合并购、融资,海风的昆山分公司不惜刷单,粉饰报表。爆料人透露,海风昆山分公司上半年 2000 万元的销售业绩中,至少有 300 万元为假单,掺假比例高达 15%。

  为了印证自己的爆料,爆料人向传习邦出示了一份海风江苏分公司 8 月销售业绩表格。表格显示,海风江苏分公司 8 月份的销售业绩一片惨淡,三个销售中心六个分区的单日完成率、月度完成率均不合格。

  表格显示,海风江苏分公司 8 月份的销售目标任务为 2000 万元,截止 8 月 20 日实际完成 733 万,完成率仅有 36.7%。爆料人指出,从 2019 年年初开始,海风昆山公司的高层开始出现动荡,不断有中高层管理人员离职,涉及销售、教研多个部门,「基层员工已无心做业绩」。

  传习邦辗转通过多个中间人向海风创始人兼 CEO 郑文丞求证,郑文丞表示,目前非常时期,不宜接受采访。传习邦把海风昆山分公司员工相关爆料发送轻轻创始人兼 CEO 刘常科,刘常科表示感谢。

  一场在线教育赛道最大规模的牵手,是「合作」,还是合并?由于当事人讳莫如深,尚为悬疑。轻轻 + 海风,可否 1+1>2?轻轻能否通过吸收海风的在线一对一业务,实现从 O2O 平台通向在线个性化教育的华丽转身?传习邦继续跟进追踪。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2 参与 2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科技壹视界

为您提供最新、最热资讯。

头像

科技壹视界

为您提供最新、最热资讯。

99

篇文章

1259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