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迁就,他看到了吗??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人生何处不辛酸?

  上周在阳台晒衣服,男朋友的袜子被风吹下去两只。

  像两只蝙蝠一样,噗嗤噗嗤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本来心想,买双新的得了,但想到银行卡账户余额,很快打消了这个奢侈的念头,又想到不穿袜子的男友的脚臭味,脑子一下就清醒得不行,屁颠屁颠跑到楼下找袜子。

  结果半天只逮住了一只,另一只不知去向。

  祸不单行。

  找袜子的功夫,一回厨房,我们家的老式高压锅,终于出现了寿终正寝的迹象,先是嘎嘎响了半天,蹭蹭冒白气,然后开始往外疯狂喷射汤水,我喊救命的时候,男友正窝在床上,看着外头的云发呆。

  我说:“你去厨房看看,高压锅好像要炸了。”

  男友“哦”了一声。

  我听出他不耐烦的口吻,像是希望这口高压锅立马爆炸,然后连同我和这个世界一切炸掉一样。

  他把锅搬到水池,冷水冲了半天,开盖,洗完,换了个新气圈,埋怨说“以后少放点水,不要炖太满一锅了”。

  我暗自神伤,说实话,哪个女人不害怕高压锅爆炸?但是大部分情况下,身为“煮妇”的我们,又不得不跟这样的高危物品打交道,有人来自山川湖海,有人昼夜囿于厨房,这大概就是做女人的心酸吧?

  我说:“张超,我真的害怕它再爆炸,咱们要不换个好一点的高压锅吧?”

  他沉默了一会儿,说:“亲爱的......咱们这段时间,能省就省点吧?等我工作定下来,咱们买个质量好一点的,好不好?”

  我也沉默了一会儿,说:“没事,不要紧的”。

  脑海中盘旋慕容晓晓的那句心酸歌词:“爱情不是你想买,想买就能买。”

  我嘴角还沾着一颗不合时宜的绿豆,楼上电钻的声音嗡嗡直响,租住的老旧筒子楼摇摇欲坠,我们挤在五平米的厨房,彼此心情都里有些失落。

  一夜夫妻百日恩,贫贱夫妻百事哀。

  他不知道,这锅绿豆汤是特意给他熬的,阿嬷说,夏天喝绿豆汤去火。

  男友转身回屋,我擦拭油腻的灶台,心想,这样的日子也许还要再熬一段时间吧?

  

  我记得刚谈恋爱的时候,他对我说过这样的话:“虽然我是一个一无是处的男人啊,但如果有一个比赛,比赛内容是爱你,那我可以肯定地告诉你,我一定拿第一”。

  确实,他做到了。

  在交往的三年时间里,如果他兜里有十块钱,他一定把全部的十块钱都掏出来,花在我身上。

  我毫不怀疑,他愿意上天给我摘星星。

  唯一的问题是,有时候,他兜里真的只有十块钱。

  有一次小区楼下散步的时候,他悄悄拔了两根狗尾巴草,编了一个草戒指,突然单膝下跪,说来,送你一个小礼物。

  我把手一甩,大喊“我不要,好丑”,并且警告他,“张超,不要拿这种哄骗女高中生的套路来糊弄我。”

  他拍着胸脯,保证以后求婚的时候,要送我一只鸽子蛋。

  我知道,一般被承诺送鸽子蛋的女人,最后都被放了鸽子。

  所以当张超要扔掉那只草戒指的时候,我一把抢过来,把眼睛瞪得比Angelababy还大,说:“你要记住你欠我的”,然后闭着眼睛,让他把戒指给我戴上。

  接下来的一周,我都扬眉吐气带着那枚草戒指,一边搓碗,一边觉得自己像戴着钻戒的黄渠刘嘉玲。

  

  我有时候觉得自己爱他,已经把自己爱得太委屈了。

  我以前曾立下重誓,一定要找一个有洁癖的男友。倘若对方有脚臭,那么我会二话不说,拔腿就跑。

  但后来张超每天在外头奔波,下班后骑着小电驴载我回家,风一吹,他身上的汗味也是好闻的。有几次进门,他一脱鞋,一股汗脚的味道扑鼻而来,我见他衬衫腋下湿了两大片,心里非但没有厌恶,反而为他鼻酸起来。

  我抱紧张超,他说,别碰我,我他妈脚臭的跟鲱鱼罐头似的,说完我们俩都笑得直不起腰来。

  洗完脚,张超给我剪脚指甲,剪完故意闻闻我的指甲缝说,“卧槽,你这个臭豆腐味也很地道啊”。

  我羞耻道,那你别碰,我自己剪!

  张超说,“女人,别动,你这辈子的脚指甲,都被老子承包了”。

  我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心想如果有个男人愿意一辈子为你剪脚指甲,好像也是一件挺浪漫的事吧?

  我想,即便穷馊馊的,但我们是快乐的。

  我或许在很多方面“迁就”着这个男人,或许他并不是白马王子的样子,但晚上听着他雷鸣般的呼噜声,我都从来不觉得讨厌,只感觉十分安全。

  因为我知道这些迁就,最后或许都会变成他温柔的愧疚,因为愧疚,他就会长久地留在我身边。

  

  之前上班的路上,我常常碰到一个孕妇和我挤同一班公交车。武汉的司机大概都有一个赛车梦,每天都在十字路口疯狂漂移,那个可怜的孕妇好几次扒着栏杆,哇哇直吐。

  大家自觉地让出一个圆来,后边就有人小声说:“这是谁家的老婆啊,肚子都这么大了还坐公交?怎么不打车?这像什么样子哟?”

  孕妇身旁用身体护着她的男人,羞愧得头也抬不起来。

  孕妇起身后,坚定地握住了男人的手,两个人相视一笑,好像旁人不存在一般。

  我理解那种感受,也知道现实的艰辛。譬如两个人都挣得不多,房贷车贷,加上将来孩子的开销,确实是一笔不小的钱,生活不易,爱情也不易,不是人人都有轻盈的资格。

  但从他们对视的眼神中,我知道,对于真心相爱的两个人而言,脚步越沉重,留下的脚印也更深吧?

  

  家里唯一一口高压锅坏掉的那天晚上,我们俩翻来覆去,都没怎么睡着。

  张超的母亲,我只见了一面的婆婆去世之后,张超情绪一直低落。葬礼回来后,他忽然说想换一份工作,辞职后,他在家躺了一个月,常常看着窗外的云发呆,因为焦虑,嘴角长了不少水泡。

  我每天下班回来,他还坐在窗台抽烟。

  我头一次学着如何熬一锅绿豆粥,结果高压锅就喷了。

  那天晚上,张超突然抱着我说“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该让你受委屈了”,我头一次见他哭的那么伤心,我就庆幸,男人的愧疚是一种多么美好的品质。

  第二天老早他就起床了,穿着衬衫,打了领带,精神了不少,我顺眼惺忪说你去哪,他笑着说:“挣钱买鸽子蛋去了”,我说:“切,你先把买鸡蛋的钱给我挣出来吧!”

  那天上午天气出奇的好,我听到车上的广播说,今天是“处暑”,意味着炎热的夏天马上就要过去了,我想到马上就能穿那件棕色的好看的旧大衣了,心情突然也舒畅了不少。

  在小区楼下,我碰上了两件意外的事:

  一是正好碰到那个公交车上的孕妇,已经恢复了身材,健步如飞了,一家三口,推着婴儿车走在树荫下,两个人有说有笑,惊讶之余,我庆幸他们也算熬过了一段艰难的日子;

  二是在楼下花坛里,我捡到了另外一只张超的臭袜子,才想起来这货今天出门估计没穿袜子,差点哭出声来,只好心疼地替他在网上,买了十元二十双的一次性高端男士韩版潮流秋冬船袜。

  希望他也能迁就一下吧?

  

  -End-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朱门大叔

让思考更有效率。

头像

朱门大叔

让思考更有效率。

6565

篇文章

43279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