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美食地瓜,解救了饥荒却为何没能挽救明朝?一则谣言的危害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关于地瓜的记忆

  地瓜,也被称为红薯、番薯或甘薯,是如今不少人喜欢的健康零食。

  尤其是地瓜烤炉中散发的香味,足以让大部分人停下脚步,即使是意志力超强的人,也会忍不住深呼吸一下这诱惑的味道。除此之外,地瓜还可以做成香甜有嚼劲儿的地瓜干,金黄酥脆的地瓜片,多变而又美味。

  

  这就是我对地瓜最初的印象——健康的美食。但对于地瓜,我的父亲却有着截然不同的印象,或者更准确说是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

  原来在上世纪60年代的山东,因为多方面的原因导致农村老百姓的口粮十分紧缺,大米和白面是想都不要想了,在父亲的记忆中看一眼都是奢侈。取而代之的是一年四季,一日三餐的地瓜,在那段时间中,父亲吃过地瓜饼、地瓜干、地瓜面的煎饼等等,总之,几乎所有食物都是用地瓜做的。刚开始还好,但或许是再美味的食物,对人的胃口都会造成“疲劳期”。

  用父亲的话来讲,那就是用毅力来吃地瓜,这导致如今的父亲从来不吃地瓜,每当我在烤地瓜摊前迈不动步子时,父亲总是一脸恨不得赶快离开的表情。所以,我偶尔就调侃父亲,说他那时候可真是幸福,想怎么吃地瓜就怎么吃地瓜,如今一份烤地瓜,没个十几块都下不来,唉,让人有种割肉的感觉。

  

  除此之外,小时候每当父亲看到我吃地瓜,都会给我讲一个他都不怎么信的故事。话说地瓜最早传入中国时是外国人为了害中国人,因为地瓜有毒!每每听到这里我都会投来打死也不信的目光,然后父亲马上自圆其说的解释道,是因为中国有解毒的食物——辣椒!

  如今想来这个前后逻辑十分矛盾,也经不起推敲的谣言,我突然想到了一个促使明朝灭亡的一个可能。

  差点挽救了饥荒的地瓜

  熟悉中国的朋友会发现,历代王朝再发展到一定阶段的时候,都会逐渐走向动乱和衰败。所以在《三国演义》中开篇就写到“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说的就是这个规律。导致这一现象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有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因为王朝人口不断增长,达到一个瓶颈期时,粮食不够吃了!

  宋朝朱熹在《奏救荒事宜状》提到“每亩出米二石。”虽然秦始皇一统六国后,规范了度量衡,但历朝历代的计量单位或多或少都会有所变化,按照“十升为一斗,十斗为一石(dàn)”,结合部分地方一大石约为400斤,小石约为250斤。所以古代的粮食亩产量大致在500斤左右(估算)。

  就是这样的产量,还是在风调雨顺的前提下,所以一遇到灾荒年,饥荒就会发生。尤其是明朝,其人口增长到了史无前例的高峰,超过一亿,逼近两亿。这使得粮食问题刚加紧张,好在在明朝为粮食问题发愁的时候,地瓜被传入中国。为了推广种植地瓜,明朝著名科学家徐光启还在自己的著作《农政全书》中详细介绍地瓜的种植技术。

  

  要知道地瓜的产量是十分惊人的且适应性极强,即使在没有化肥和农药的古代,亩产量几乎是普通农作物的十倍左右!换句话说,如果原先一亩地只能够养活一个人,那如果改种地瓜,则一下子可以养活十个人。所以看起来推广地瓜种植是百利而无一害的事情,应该很简单很顺利才对,但实际上一直到明朝中期,地瓜才彻底在中国普及种植。在明朝时期仅仅在部分地区得到了试种。

  究竟是是什么阻止了地瓜的推广呢?

  回到第一部分父亲给我讲的那段谣言,从谣言的设定:洋人想害中国人。这个前提设定很容易在老百姓中间传播开来,这背后很可能就有势力和推手。结合灾荒年老百姓活不下去就会逃荒,形成流民,原先剩下的土地很会变成荒地。在家活不下去的百姓也会为了生计变卖仅有的土地,这时就会有地主和豪强以极其低廉的价格,甚至白捡获得大量土地。

  所以如果地瓜这样高产高抗性农作物被推广,地主和豪强就几乎失去了这种一本万利(甚至无本万利)的机会。所以他们是最有动机散步谣言,来抵制地瓜种植推广的一部分群体。

  

  当然,形成大趋势不会是单单一股势力,除此之外,我们不妨再来看下这首明朝末年地方官员所作的一首《番薯谣》(见注释1),从中我们或许能够看到,造成明朝末年饥荒不断的人为原因:

  

  番薯种自番邦来,功均粒食亦奇哉。

  岛人充飧兼酿酒,奴视山药与芋魁。

  根蔓茎叶皆可啖,岁凶直能救天灾。

  奈何苦岁又苦兵,遍地薯空不留荄。

  岛人泣诉主将前,反嗔细事浪喧豗。

  加之责罚罄其财,万家饥死孰肯哀!

  

  这是明朝末年兴起的另一股势力——流贼,有人会问诗中不是话说的是兵么?这就要回到当时的特殊情况了,由于后金在东北的崛起导致明朝大部分精力都投到了关外,导致对内部的起义叛乱采取狡抚结合的策略,前一刻还可能是杀人如麻的流贼,后一刻可能就变成被招安的官兵。

  而流贼的主要来源就是活不下去的老百姓,但凡有一丝能活下去的希望,他们都不会选择做流贼,所以为了扩大兵源,流贼所过之处蝗虫过境,几乎是寸草不留,使得原本并未受到灾害波及的地区也被荼毒。

  就这样,原本可以拯救明朝末年粮食危机的地瓜,迟迟无法被彻底推广,最终为清朝所谓的康乾盛世做了嫁衣裳,时也命也。

  注释1:卢若腾,又字海运,号牧洲;文号留庵。明末清初福建同安县金门贤厝人。1598年(明神宗万历廿八年)出生,1640年(明崇祯庚辰十三年)与潘湖黄锡衮同榜进士,授兵部主事,升郎中。尝官浙江布政使左参议,分司宁绍巡海道。驻宁波,兴利除弊,遣爱在民,有“卢菩萨”之称。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 参与 1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吃货历史观

历史有限,美食无限,吃货万岁

头像

吃货历史观

历史有限,美食无限,吃货万岁

25

篇文章

175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