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依扎坦白患重度抑郁症,真实的告诉你,抑郁症到底该如何走出来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今天的一个热搜真是惊呆了小编。

  

  热依扎并大胆的说,私聊她,作为一个10年的抑郁症患者,今天,我也想跟你聊聊抑郁症这个话题。

  用真实的案例告诉你如何走出来,勇敢的活下去。

  

  它给我带来了很多伤害:

  比如焦虑,严重的时候,半个身子都是麻的,还会出现间歇性失忆。

  我复发过3次,这期间自杀过4回,有3次是因为怕疼,1次是去了医院抢救。

  我深知,对每个患上抑郁症的人来说,活着是多么奢侈的一件事。

  

  抑郁让我觉得

  这个世界的一切美好与我无关

  起初患上抑郁的时候,是高一那年,因家庭重创。

  那时我16岁,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是每天不想起床上课,不想跟同学说话。

  同时伴随着,身体感知能力下降,吃饭无味,冷热不知。

  我的身体开始慢慢失控,一度怀疑是得了不治之症,才会让自己如此不开心。

  我不敢告诉家人,因为我怕,在爸妈乱成一锅粥的时候,我再去“添乱”。

  

  有很多人都在跟我说:

  这个世界还是很美好的,有我爱喝的可乐,还有我喜欢的猫......

  但是,我觉得,这个世界的一切美好都不属于我,仿佛我就应该在黑暗的角落里坐着,一个人待着。

  我也尝试过融入一个充满快乐的集体,就算是短暂麻痹,先尝尝快乐的感觉再说。

  但最后都是退缩了,因为那种肆无忌惮的欢愉,跟我心底的沉重形成了强烈反差,即使我在快乐中,却无法感受快乐。

  我记得,有一次妈妈察觉到了我的“不开心”,她很着急,一直追问我是不是有什么事发生。

  我无法回答,因为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不开心”。

  因为我的沉默,妈妈打了我,她说:

  

“家里发生这么大的变故,但我从来没降低你的生活质量,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我也在想,是啊,家里即使经历了很大的挫折,但是我却没有因此受到影响,那一刻,我觉得,我再也无法承担那些美好。

  脑海中浮现这么一句话:

  “如果我离开了这个世界,会不会对大家都好一点?”

  

  最糟糕的不是抑郁

  而是周围人不理解的声音

  其实最令我感到窒息的并不是这些躯体上的反应,而是周遭的不理解。

  这种不理解,对于抑郁症患者来说,是致命的。

  最严重的时候,我被迫休学,妈妈带我去医院看了心内科、消化科,她坚信我是身体生了病。

  至今让我难忘的,是心内科的那位医生,他在看过我的检查报告后,问我:

  “是不是经历了不好的事?”

  我的眼泪一下就决堤了,在爸妈拉着我辗转于各个门诊后,终于有人能懂。

  医生建议我爸妈带我去心理科,但是却被妈妈一句话驳回:“她只是叛逆期到了。”

  

  在我心里,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都无法抓住,很无助,只能任由妈妈骂着我,说我不省心。

  我有找过最好的朋友倾诉,一次两次,还能耐心倾听,但是时间久了,他们会不耐烦:

  

“不就是心情不好,至于这么严重吗?”

  其实我不害怕承受那些因抑郁而痛苦的日日夜夜,我最怕的是,没有一个人说,我懂你的难过。

  那时候,我一度觉得自己是扫把星,不管是在父母还是朋友面前,我头顶的那团乌云都会破坏气氛,让人厌烦。

  索性,我把抑郁慢慢藏了起来,只是不想再听到那些充斥着质疑和不理解的声音。

  从那时起,我学会戴起面具,人前一副嘻嘻哈哈的样子,人后却把头埋进被子里哭。

  只因周围的不理解,让我像极了一个小丑,滑稽的遮盖着抑郁的真相。

  

  抑郁反反复复

  活着的每一秒都很累

  当我学会掩饰后,似乎和健康的人无异了,连我自己都一度以为,我是不是好了

  对生活多了几分期待,也能感受到些许的快乐,但是那种有气无力的感觉,还是隐隐约约。

  终于,还是没有阻挡得了它的复发,而且来的更加猛烈。

  起初,我只是觉得因为琐事而不开心。

  但是后来,我察觉到,那种逐渐丧失活力的熟悉的感觉,仿佛在看着自己慢慢的“死去”。

  不巧的是,那次的复发赶上毕业季,我不得不硬着头皮去参加很多场同学聚会。

  可是我只想把自己关在家里,一个人对着墙壁发呆,也好过淹没在一群人的欢声笑语中。

  

聚会的时候,大家饭桌上讨论着今后去哪发展的话题,而我低着头在角落的位置上,那些声音就像匕首,让我想躲。

  

  我不知道自己在恐惧什么?

  害怕成为大家眼中的异类?

  或者害怕在他们快乐的衬托下,我就显得更落寞?

  种种的想法笼罩着我,让我不得不中途以身体不舒服为借口回家了,躲在闷热的被窝里,我才感觉放松下来。

  其实不是没有努力过,我每天早晨起来都会给自己“打鸡血”,假装已经“痊愈”了。

  但是,这种错觉持续不了多久,又陷入了无止尽的黑暗。

  这样的反复,让我觉得很累,就像抵抗力差的人,动不动就感冒、高烧,活着对我来说简直就是负重前行。

  

  抑郁让我变成了另一个人

  在每天喘不过气的生活下,我变成了一个人。

  抑郁给我带来最大的改变就是:敏感。

  敏感让人控制不住胡思乱想。

  记得有次,爸妈在客厅聊天,不经意间听到了我的名字,当时的感觉,就像是触电一般,浑身僵住。

  当时我的脑袋里有很多想法:

  

爸妈是不是受够我了?是不是对我失望了?是不是放弃我了?

  这种想法一直折磨我,看到爸妈的脸上没有笑容,我就会又一次胡思乱想。

  敏感让人害怕与人交流。

  那一阵,我没有办法跟人正常交流,因为我会焦虑。

  我害怕在表达自己的想法后,看不到别人认可的表情,或者得不到回馈,这对我来说,简直太打击了。

  这种恐惧,蔓延到工作中,每次开会,我的脸都会通红,害怕讲话,就算脑子里有好的方案,我也会咽到肚子里。

  

  我把自己搞得一团糟,感觉身边的所有人都不想搭理我,毕竟,谁都不喜欢接近负能量,不吗?

  所以那几年,我一直都是独来独往,变得自闭、孤僻。

  爸妈会被我搞得很累,他们不知该拿我怎么办。

  其实我知道,好几次,妈妈偷偷哭过,她不能理解,但是会为我心疼,这样,也会让我更加难过。

  因为我不想成为家人的负担。

  

  抑郁的突破口

  不是解脱,而是力量

  当人开始质疑自己活下去的意义时,可能就迎来了一位更恐怖的恶魔:“自杀倾向”。

  在我最无助的时候,突然有一个念头在脑子里钻出来:解脱。

  但是那几次“自杀”的体验真的太不好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快点脱离苦海。

  甚至,我在论坛里搜索了“一百种自杀的方法”。

  无意间,我看到同样“寻死”的一篇帖子,那个女孩的话,句句刺痛人心,我至今难忘:

  

“我不想活着,但是又不敢死亡,如果允许,请上天赐我一场灾难,患上重疾。”

  下面的留言高达上万,大家都在安慰着这个无助的女孩。

  然而这个女孩没有回复任何人的安慰,唯独回复了一位心理咨询师。

  那位心理咨询师的留言是:你只是情绪感冒,吃对药,就会恢复。

  这句话也被我深深记住了,我点开他的头像,私信他,寻找治愈自己的“药方”。

  这也是我第一次接触到改变我一生的心理学。

  

  我开始了解到,我不是无法拯救自己,只是我没有意识到,我的情绪生了病。

  我也慢慢接受了,因为情绪感冒而产生的“症状”,比如敏感和自闭。

  在跨出接纳自己的第一步后,我卸下了一块压在背后的石头,瞬间感觉轻松了,那些长期压抑在胸口的苦涩,也逐渐释放。

  但是,偶尔还会有一瞬间不小心踏入了黑暗中,比如:

  

在有次做完心理疗愈回到家后,我打算做冥想来放松身体,爸妈突然就吵起来,那种焦虑的感觉立马涌了上来。

  我很恐惧,就像感冒恢复的时候,咽痛鼻塞的症状都减轻了,但是突然发了高烧。

  我打电话求助了我的心理咨询师,他对我说:“请允许自己有一段时间的‘康复期’。”

  

  这句话,柔软且有力量,让我很快就放松下来,就好像走了很远的路,终于躺在了一张软软的床上。

  其实,那些曾经和我一样在论坛上“寻死”的人,只不过是在寻找一个让自己解脱的方法。

  但是,我们真正寻找的,只不过是让自己活过来的力量。

  

  不放弃,就永远有希望

  抑郁的反面,不是开心,而是活力。

  记得那段茶饭不思的日子,其实胃已经饿到干瘪了,但是总觉得:

  

吃东西好麻烦,还要从床上下来,还要拿筷子,还要咀嚼,还要吞咽......

  同样的,也会觉得与人交流好麻烦,好累,于是好几次预约好的诊疗都错过了。

  后来,我意识到我的身体和大脑是“电量不足”的状态,先停止过度消耗自己。

  也就是说,不要在抑郁最严重的时候,做一些看似积极的事情,这样其实是内耗。

  我停止了一切自我内耗的活动,对自己的耐心一天比一天多起来。

  值得庆幸的是,我始终没有放弃。

  

  这一路走来,我尝试过很多种方法,也曾每天服药,也曾在咨询室里痛哭发泄,但是最终,将我从万丈深渊拉起的就只有:接纳和坚持。

  希望并不一定来自于外界,更多的是源于内心深处对自己的坚守。

  

我开始不再把希望寄托于外界对我的理解和宽容,而是学着接纳自己,在这个过程中,我发现,我爱上了抑郁的自己。

  相信每个身处抑郁的人,并不会轻易放弃,只是没有找到更好的办法帮助自己。

  绝望的时候,不要放弃努力活着的念头,因为只要迈过这个坎儿,你就能绝处逢生。

  我用了10年对抗抑郁,最终学会跟它和平相处。但是,我知道,还有更多人深受抑郁的困扰:

  目前全球超过3亿人正在被抑郁症折磨,每年超过100万人因为抑郁症自杀。

  在中国,抑郁症患者人数已达5400万。

  73.6%的人处于心理亚健康状态,16.1%的人存在不同程度的心理问题,而心理健康的人数比例,仅为10.3%。

  并且,女性比男性更容易患上抑郁症。

  但是没关系,私聊彬彬姐,我们一起走出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79 参与 10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彬彬有理

私信解决脱单挽回、情感问题~

头像

彬彬有理

私信解决脱单挽回、情感问题~

1894

篇文章

132205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