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汉武帝刘彻时期财政的发展阶段:从赤字到盈余,用时不到10年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司马迁曾言“汉兴五世,隆在建元”,“建元”就指的是汉武帝所在的时期。汉武帝在位54年,上承文景之治,下启孝宣之治。武帝“外攘夷狄,内脩法度”奠定了汉王朝强盛的局面,他的“汉武盛世”成为了中国封建王朝史上第一个发展高峰,并为西汉全盛时期“孝宣之治”的到来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同时武帝终其一生所开拓的辽阔疆域,也奠定了日后汉地的基本范围,为此可以说汉武帝对于西汉,乃至中国都可谓是功劳卓著的。

  

  孝宣之治

  政治上,武帝颁布“推恩令”,对中央政府威胁最大的地方诸侯王行“削藩”之事,设“中朝”,全面削弱对皇权威胁最大的相权的影响力,立“刺史”,严密监控地方郡县的军政长官,而随着以上各项政策的成功实施,汉王朝迎来了真正的大一统时代;军事上,武帝“威震百蛮,恢拓土疆”,大破匈奴,远征大宛,降服西域,收复南越,吞并朝鲜,一时间“强汉”威名响彻云霄,四夷宾服,天下莫有不敢从者。

  经济上,六次币制改革一举解决了困扰了西汉金融近百年的钱币私铸、盗铸问题,并让西汉朝廷彻底掌控住了钱币的铸造与发行权,盐铁官营,让西汉垄断了盐、铁器这两项关乎民生的最重要的商品,为西汉国库赚取了丰厚的利润;文化上,创建太学、乡学,设立举贤制度,形成了中国独特的文官制度;外交上,开辟了一条通往西方的“丝绸之路”,为东西方交流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丝绸之路

  可以说汉武帝在位54年,无论是在政治谋略上,还是在军事、文化、经济建设上,亦或是在对外外交上,武帝都有十分卓越的作为。“汉武时期”可以说是汉代历史进程中一段承前启后的重要时期,它继承了文景之治的衣钵,并将其发扬光大,同时也为西汉全盛时期“孝宣之治”的出现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因此“汉武时期”向来就是史学界最为关注的一个时期,历来对它的研究那是多入牛毛,而在这之中尤以汉武时期的“国家财政”问题最引人注意。武帝时期的国家财政问题可以说是两汉,乃至是整个封建时期最为“戏剧性”的问题,这个时期的国家财政问题在短时间内就经历了一个从丰足到匮乏、赤字,又在短时间内迅速从赤字到盈余这样的“戏剧性”转换,其转换速度之快,让人是瞠目结舌,一时间“应接不暇”。

  

  汉武帝画像

  而今天我们就来讲讲汉武帝时期这个颇具“戏剧性”的国家财政问题,在这之中汉朝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财政问题,武帝又是如何在短时间内解决国家财政“赤字”这样的窘境的。

  第一阶段:财政的富足

  汉初,因“接秦之弊”,所以新兴的汉朝是“自天子不能具钧驷,而将相或乘牛车,齐民无藏盖”(《史记.平准书》),此时皇帝不能凑够四匹同样颜色的马,王侯将相出行只能坐牛车,老百姓家中更是颗粒无存,可以说此时的汉朝真的是穷的叮当响。

  不过随着西汉对于天下的统治越发的稳固,再加上惠帝、文帝、景帝三任帝王“扫除烦苛,与民休息”(《汉书.景帝纪》)的励精图治下,西汉经济终于一改往日“作业剧而财匮”的局面,迎来了繁荣昌盛的时刻。

  此时汉朝是“非遇水旱之灾,民则人给家足,都鄙廪庾皆满,而府库余货财。京师之钱累巨万,贯朽而不可校。太仓之粟陈陈相因,充溢露积于外,至腐败不可食”(《史记.平准书》),老百姓的家中拥有足够的粮食,府库中的钱币是千千万万用都用不光,以致于穿钱的绳子都烂了,而太仓中的粮食更是堆都堆不下去,有些都被挤出在外,以致变的腐烂都不能食用了。

  

  汉朝盛世宫殿

  可以想想,此时的汉朝是何等的富有。因此,汉武帝初即位时,他继承的汉王朝就是一个财政充盈,粮食富足,百姓安居乐业的昌盛王朝。

  第二阶段:财政危机爆发。

  汉朝经过惠帝、文帝、景帝三代帝王所实施的“轻徭薄赋”、“与民休息”等一系列的发展经济与民生政策之后,汉朝的国力开始蒸蒸日上,此时不管在经济、民生,还是军事上,汉王朝都得到了快速的发展。

  因此,在拥有强大的经济和军事实力作为后盾后,汉武帝遂一改往日的“无为而治”,开始向四夷露出了凶狠的爪牙。而后在武帝的带领下,西汉开启了长达四十余年的对外征战之路,在这四十余年的时间里,武帝北击匈奴,远征大宛、车师、莎车、龟兹等西域诸国,征服朝鲜,开拓闽越、西南,最终打出了“强汉”的威名,并开拓出了大片的疆域。

  

  汉匈河西之战出塞图

  可以说武帝对四夷的主动出击,从出发点来说并没有什么错,这种做法实际上就是中国统一政权由内而外巩固统一的必然结果,也是中国大一统政权建立过程中的必要步骤。

  但是武帝却是忽略了一个最为重要的问题,那就是汉朝的财政虽然充盈,但那是基于“无为而治”的前提下而言的。以汉初所实行的那种以农业为税基的财政收入制度,它仅仅只能是维持汉朝一般性的支出,而不足以维持如同武帝那般规模庞大,而有频繁的对外征战。

  毕竟要知道无论如何,西汉的农业生产的能力也就那样,每年的税收也基本是固定在那个点,所以一旦国家消费大于农业生产能力的话,那么造成的必然结果就是西汉自惠帝以来,70余年所积累下来的财富被迅速的消耗一空,最终迎来“国家财政匮乏”的局面。

  而从《史记.平准书》的记载我们大概可以得知武帝朝所出现的财政问题是循序渐进的,它并不是一蹴而就的。武帝朝的财政问题一共经历了四个阶段,才最终演变成了“匮乏”这样的财政危机。

  第一阶段是在前127年,卫青率军击溃匈奴,并占领河套地区,而为了保证汉朝对于河套的绝对统治,武帝遂在此筑造了朔方、五原2城,又迁移了10余万百姓前去屯垦,同时还重新修筑了秦代遗留下来的旧长城,而武帝在同一时间行如此规模浩大的行动,最终就导致“费数十百巨万,府库益虚”(《史记.平准书》),“益虚”2字表面武帝朝的财政开始出现了吃紧的情况,并开始有了加深的趋势。

  

  武帝在匈奴旧地所设的数郡

  第二阶段是在前123年,因武帝在对匈奴一战中接连发动了河南之战、河西之战这二场动辄出兵数十万的大规模战役,武帝朝开始出现了“大农陈藏钱经秏,赋税既竭”(《史记.平准书》)的窘境,“既竭”2字说明武帝朝七十余年积累下来的财富即将被消耗殆尽,此时财政匮乏问题已初露端倪。

  第三阶段是在前120年,因连年的征战,及大规模自然灾害的频发,最终在这一年因山东地区爆发特大水灾,所以导致“七十馀万口,衣食皆仰给县官”(《史记.平准书》),最终也就导致出现了“县官大空”这样的局面,“大空”2字表面武帝朝的财富已经被消耗殆尽,且开始出现了赤字,财政匮乏问题开始恶化。

  第四阶段就是前119年,随着汉朝对匈奴最大的一场战役“漠北之战”的爆发,汉朝本就匮乏的财政问题开始进一步加剧,此次出兵光骑兵就高达10万,步兵更是多达数十万(《汉书.武帝纪》载:“大将军卫青将四将军出定襄,将军去病出代,各将五万骑。步兵踵军后数十万人”),而此战汉朝虽然获得最终的胜利,但却是惨胜,“汉军马死者十馀万匹”(《史记.平准书》)汉军死伤惨重,军马物资几乎被损耗殆尽,最终出现“是时财匮,战士颇不得禄矣”,此时武帝连军费都已经开始发不出来了,显然此时汉朝已经面临了空前严重的财政危机。

  

  漠北之战

  其实如果我们认真去查阅武帝一朝的历史,我们就会发现武帝朝“财政匮乏”的问题是必然的结果,它的出现并非是突然性的,而是日积月累造成的。而造成武帝朝在前119年“战士颇不得禄矣”这样空前的财政危机,个人觉得无外乎是以下3点原因:

  第一、战争。自前133年到前119年,武帝就接连发动了数十场大规模的对匈战争,其中就包括河南之战、河西之战和漠北之战这三场规模达数十万的战役。而在这些战争中,虽然汉朝几乎取得了全胜,但所耗费的费用却是巨大的,如军粮、军械等物资的运输,这个支出就足以拖垮大汉,如前119年漠北之战,西汉“转漕车甲之费不与焉”,可想而知武帝朝为了应对战争所消耗的费用是多么的巨大。

  同时战争过后,后续的消耗更是如同无底洞般。如边防的建设费用,前127年武帝修筑朔方城就“费数十百巨万”,修建一个朔方城就消耗了这么多的财富,更别说武帝后面还接连修筑了五原、武威、酒泉、张掖、敦煌等数城,这其中的花费就更是巨大。

  

  汉匈之战

  第二、赏赐。武帝朝赏赐所用的财富是仅次于战争的存在,这点从《史记.平准书》中就可以窥知一二。武帝朝的赏赐主要分为二类,一为赏赐有功的将士,如前124年,卫青率军击溃入侵汉地的右贤王,并生擒匈奴王子10余人,五千余匈奴百姓,及百万头牲畜(《资治通鉴.汉纪》载:“得右贤裨王十馀人,众男女万五千馀人,畜数十百万,于是引兵而还。”),获胜后武帝就下诏“捕斩首虏之士受赐黄金二十余万斤”;前121年,两次河西之战,汉军大破匈奴,并占领河西之地,武帝遂“赐及有功之士,是岁费凡百余巨万”;前119年,漠北之战,汉军彻底击溃匈奴单于主力,汉朝彻底占领漠北之地,武帝遂“赏赐五十万金”,可以说每次大胜,武帝都会花费巨资去赏赐给那些有功之臣,而每次赏赐动辄都是数十万两黄金,可以想像这等长期的消耗显然不是汉朝的财政能够应付得了的。

  

  汉匈和议

  二是赏赐给那些投降而来的匈奴人。武帝时期,在面对匈奴问题上,虽然大部分时候是采取军事进攻的策略,但是有时候也会采取“政治招抚”的方法,就是只要匈奴人投降汉朝,汉朝就会让他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并厚赏于他们,因此随着汉朝对匈奴的战争接连取胜,投降而来的匈奴人也就越来越多,汉朝的财政压力也就越变越大。

  而武帝当时却是全然不管西汉的财政能不能够应付的过去,只要匈奴人过来,他就厚赏。如前124年“虏数万人皆得厚赏,衣食仰给县官”,再如前121年浑邪王举族投降,武帝不但下诏“胡降者皆衣食县官”,更甚者“天子乃损膳,解乘舆驷,出御府禁藏以赡之”,就是地方没钱了,武帝就从自己的天子御府中拿出钱来赡养他们。

  从中可以看出武帝对于匈奴降者赏赐是有多么的阔绰。但是从另外一个方面,我们也可以看出对于那些匈奴降者的赏赐显然已经严重消耗了汉朝地方的财政,最后都逼得武帝只能从自己的皇家府库中拿出钱来供养,可想而知消耗有多严重。

  

  匈奴人

  三、自然灾害。武帝朝的自然灾害是西汉时期最为频繁的,波及的范围也是最广的一个时期。因每次发生自然灾害,朝廷势必就得拿出钱来去救灾,及安置灾民,所以武帝时期,在应付自然灾害一事上,国家的财政支付也是十分巨大的。

  如前120年,山东地区发生了百年难得一遇的大洪水,为此武帝“遣使者虚郡国仓廪以振贫民”,但因耗费实在太大,朝廷一时拿不出这么多的救灾资金和物资,所以武帝不得不“又募豪富人相贷假”让商人们出钱去贷款给灾民。而之后为了安置遭遇水灾的七十余万灾民,朝廷更是“其费以亿计,不可胜数”(《史记.平准书》)。可想而知就单单山东一场大洪水就让朝廷花费了数以亿计的资金,就更别说武帝朝还遭遇过更大规模的大旱、地震等灾害,所以当时武帝朝为了应对自然灾害所耗费的救灾费、安置费等这些费用绝对是难以想象的。

  

  古代水灾

  也就是如此,基于以上的3点原因,最终武帝朝陷入了“财政匮乏”,“是时财匮,战士颇不得禄矣”这样的窘境。

  第三阶段:对于财政匮乏的应对。

  武帝时期所面临的财政问题是西汉立国以来从未遇到过的,如果再不解决恐会危及汉朝的统治,所以此时让汉朝摆脱财政匮乏的局面,是武帝君臣最迫切需要解决的第一政治要务。

  但是此时要完全依靠西汉初期确立的田租和算赋的财政体系来摆脱这一局面显然已经是不切合实际的了。而武帝也深知这点,所以这个时候武帝君臣就开始主动的去探索能让西汉迅速聚拢民间财富的全新财政体系,而根据《史记.平准书》所载,武帝朝所推行的可迅速聚拢民间财富的新体系主要有以下几个:

  第一、盐铁专营。盐、铁行业自古以来就是一个“暴利”行业,西汉时这两个行业更是产生了无数个“或累万金”的富商大贾,因此武帝要想在最短的时间内让朝廷聚拢民间的财富,盐、铁行业自然就是武帝所要掌控的首个目标。于是前120年,在西汉的财政出现“县空大空”的局面后,武帝就任命能“致生累千金”(《史记.平准书》)的咸阳大盐商东郭咸阳、南阳大铁商孔仅为大农丞,负责协助朝廷实行对于盐、铁行业的垄断。

  

  盐铁专营

  而据《史记.平准书》所载,武帝时期“盐铁专营”的实施方法就是“募民自给费,因官器作煮盐,官与牢盆。浮食奇民欲擅管山海之货,以致富羡,役利细民。其沮事之议,不可胜听。敢私铸铁器煮盐者,钛左趾,没入其器物。郡不出铁者,置小铁官,便属在所县。”,就是“盐专卖”采取由朝廷负责给盐民提供煮盐的器具,然后由盐民负责煮盐,之后由朝廷来定价收购,并有朝廷来负责运输和销售的方法。而“铁专卖”则是采取由官府统管铁矿采掘、钢铁冶炼、铁器铸造和销售等一切环节,民间任何人都不得插手干预的方法。同时对于敢背着朝廷煮盐铸铁器的,则会先没收他的器物用具,然后砍掉他的左脚趾,借此来震慑世人。

  可以看出“盐铁专营”的核心就是严格控制民间的盐铁私营,完全由朝廷来垄断盐、铁的专买,而一旦有人敢背着朝廷,他就会被严惩。而随着前119年东郭咸阳、孔仅所提出的“盐铁专卖法”被武帝同意后,东郭咸阳、孔仅就开始在全国全面实行“盐铁专营”,他们先是“作官府”,后又“除故盐铁家富者为吏”提拔了一大批原是盐铁富商的商人为官,不久后借助着国家的权势,武帝朝就彻底的控制住了汉朝的盐、铁行业的生产、运输和经营,随之也就彻底的撰取了这2个暴利行业的全部利润。

  

  古代制盐

  第二、币制改革。因篇幅有限,这里就不详细介绍武帝朝的六次币制改革,有兴趣的可以看看我之前所写的《汉武帝为何要进行6次币制改革,他的目的何在?对后世影响如何?》,在这篇文章中有着十分详细的介绍。简单的说,在武帝之前,汉朝对于钱币的铸造和发行是没有绝对的控制权的,此时民间钱币的盗铸行为十分猖獗,甚至如同“邓通,大夫也,以铸钱财过王者。故吴、邓氏钱布天下”(《史记.平准书》)这样让民间去掌控汉朝钱币的发行权的这样的事情在汉初是屡见不鲜的。

  因此到了武帝时期,收回钱币的铸造与发行权就成为了想要摆脱财政困局的武帝所要做的头等大事。如此,前140年,武帝就对汉朝的币制进行了第一次试探性的改革,在这年的春二月武帝下诏“行三铢钱”,推行了一个全新的钱币,不过这次改革在前136年就宣布失败,究其原因在于民间大多不愿意去使用这个与“四铢钱”等价的“三铢钱”,因为三铢钱重量轻,但却跟比它重的的四铢钱拥有一样的价值,所以自然被民间所抛弃。

  因此在前136年武帝就只得“罢三铢钱,行半两钱”,当然此时武帝下令铸造的“半两钱”增加了外郭造型,借此可在一定程度上防止盗铸行为。

  

  汉朝半两钱

  前119年,武帝在沉寂了17年后,因财政匮乏局面的加剧,武帝又再次重启了对汉朝币制的改革,此时武帝下诏“令县官销半两钱,更铸三铢钱”,同时“乃以白鹿皮方尺,缘以藻缋,为皮币”、“又造银锡为白金”开始发行白金币和皮币这两种全新的货币。

  武帝意图借助着这次改革,通过发行“白金币”这样大面值的新钱币来快速的攫取民间流通的财富,同时利用不同币种之间兑换的差价,来有意的造成民间的通货膨胀,以此在从中获得暴利,从而将民间财富变相的转移至朝廷的手中。虽然此次改革最终还是以失败而告终,但是武帝依靠着以上所说的方法,却是已然攫取了民间大量的财富。

  而后在前118年,武帝在发行新钱币的基础上,又下令“罢半两钱,行五铢钱”,彻底废除流行已百年的“半两钱”,开始改铸全新的“五铢钱”,同时在铸造“五铢钱”的时候开始利用“周郭其下”这一全新造型来防止民间盗铸行为的出现。

  

  汉朝五铢钱

  前115年,又因郡国在铸造“五铢钱”的过程中,出现或是背平无轮郭,或是穿孔大,或是肉薄,或是肉厚等这些质量参差不齐的问题。武帝遂答应“公卿请令京师铸钟官赤侧,一当五,赋官用非赤侧不得行”的建议,开始了中央插手钱币铸造与发行的第一步。

  前113年,武帝正式下诏“於是悉禁郡国无铸钱,专令上林三官铸。钱旣多,而令天下非三官钱不得行,诸郡国所前铸钱皆废销之,输其铜三官。”收回地方钱币的铸造与发行权,由中央的上林三官全权负责钱币的铸造与发行权,自此武帝彻底控制了汉朝的钱币铸造与发行权,随后借助这等垄断,西汉的国库收入也就与日俱增了。

  第三、算缗告缗。同“货币改革”一样,算缗告缗的详细情况可以看看我之前写的《算缗告缗:武帝时期税收主要来源,并极大缓解了西汉财政匮乏问题》,这里我也只简单的介绍下。前118年,因全国各地如水灾、旱灾等自然灾害的肆虐,朝廷在短时间内无法筹集到全部的救灾资金,于是武帝亲自向全国的富商大贾求助,希望他们能借钱给朝廷救灾,可是此时那些富商大贾却是“不佐国家之急,黎民重困”(《史记.平准书》)。

  

  汉朝商人

  于是忍无可忍的武帝就在前119年正式颁布“算缗令”,“算缗”就是在算赋外开征的一种特定的额外税收,也就是类似于现在的“财产税”。这一年武帝下诏:“诸贾人末作贳贷卖买,居邑稽诸物,及商以取利者,虽无市籍,各以其物自占,率缗钱二千而一算。诸作有租及铸,率缗钱四千一算。非吏比者三老、北边骑士,轺车以一算;商贾人轺车二算;船五丈以上一算。匿不自占,占不悉,戍边一岁,没入缗钱。有能告者,以其半畀之。贾人有市籍者,及其家属,皆无得籍名田,以便农。敢犯令,没入田僮。”。

  就是凡属工商业主、高利贷者、囤积商人等,不论何人都要如实向朝廷汇报自己的财产情况,然后朝廷会根据他们所拥有的财产来计算出他们所需要缴纳的“算缗”。其中工商业主、高利贷者、囤积商人每二缗(二千钱)抽取一算(一百二十文),一般的手工业者是每四缗抽取一算。同时朝廷还规定了民间个人拥有的车船也要征收“算缗”,其中富商大贾船只五丈以上的一乘抽取一算,用于运输的马车商人则是一乘抽取二算,其余的人则是一乘抽取一算。

  

  汉朝权贵

  当然武帝颁布的“算缗令”那些商人绝对是不会听从的,他们怎么可能会平白无故的就将自己的财产缴纳给朝廷,所以当时很多商人就开始或隐瞒自己的财产,或举家逃亡他处。

  于是,这个时候武帝为了杜绝这个问题的出现,就在前117年又在全国推行了“告缗令”,这个法令的核心内容就是鼓励大家举报那些隐瞒财产,或欲图逃跑的商人,只要大家向朝廷举报,之后朝廷查证属实的,在对这个商人完成抄家工作后,这个告发的人就能获得这个商人一半的财产。也就是如此,随着“告缗令”的推出,越来越多的百姓开始纷纷举报身边那些欲图隐瞒财产的富商,而朝廷也因此那是获利颇丰。最终依靠着“算缗告缗”,西汉朝廷是“得民财物以亿计,奴婢以千万数,田大县数百顷,小县百馀顷,宅亦如之”(《史记.平准书》)。

  

  汉朝武帝时期钱币

  第四、均输平准。“均输平准”亦不详述,有兴趣的可以看看我之前所写的《平准法:间接促成“强汉”威名,并支撑起武帝“征伐四方”的雄心》。前110年,桑弘羊以“以诸官各自巿,相与争,物故腾跃,而天下赋输或不偿其僦费”(《史记.平准书》)为由,向武帝建议“乃请置大农部丞数十人,分部主郡国,各往往县置均输盐铁官,令远方各以其物贵时商贾所转贩者为赋,而相灌输。置平准于京师,都受天下委输。召工官治车诸器,皆仰给大农。大农之诸官尽笼天下之货物,贵即卖之,贱则买之。如此,富商大贾无所牟大利,则反本,而万物不得腾踊。故抑天下物,名曰“平准””,即在全国实行"均输"和“平准”,随后武帝欣然应允。

  

  均输平准

  “平准”的核心就是由朝廷出面成立一个“平准机构”,然后由这个机构来负责调控全国各地的物价,“贵即卖之,贱则买之”就是当市场上的某件商品出现不正常的价格上涨时,它就会以低价的形式将手中所储存的这件商品抛售,以此促使这件商品价格的回落;而当市场上的某件商品出现不正常的价格下降时,它就会以平价的形式从商人亦或百姓的手中大量收购这件商品,以此促使这件商品价格的回升。

  简单的说“平准”就是由朝廷以经济手段来直接参与,及干预市场上的商业活动,以此来让朝廷获得巨额的商业利润。毕竟想想看武帝手握着“平准机构”这一利器,他完全可以做到操纵全国市场的商业活动,他想让那个商品的价格升就升,想让那个商品的价格落就落,可以说只要武帝稍微操控下,他就能借此获得丰厚的利润差,因此那是想不赚钱都难。

  

  桑弘羊画像

  而“均输”的核心就是“令远方各以其物贵时商贾所转贩者为赋,而相灌输”,就是让相距较远的地方官府以各自的特产来作为贡赋,然后朝廷就参考商人在不同时期向不同地区转贩不同商品的作法,来将这些特产在全国各地之间互相转输,就是如果这个地方的这个特产价格高,朝廷就将这些运到这里贩卖。

  简单的说“均输”就是朝廷利用手中方便快捷的驿站系统来赚取各地之间的贸易差,举个例子就是比如河套地区盛产马,那么马在河套地区的价格肯定不高,但是如果把这马贩卖到中原地区,甚至是南方地区,那它的价格肯定是会成倍的增加的,毕竟“物以稀为贵”,而朝廷就是靠着这个“贸易差”来赚取丰厚的利润。

  第四阶段:财政开始由赤字转为盈余。

  也就是如此,之后武帝在相继推行了盐铁专营、币制改革、算缗告缗、均输平准这些以兴利的为目的的新财政政策后,武帝朝的财政状况开始在短时间内得到了好转。前114年“县官有盐铁缗钱之故,用益饶矣”(《史记.平准书》),“益饶”2字足以说明此时西汉的财政状况已经开始有了好转,而且开始有了“盈余”的迹象。

  

  汉武盛世

  之后在以上的兴利政策继续实行了三四年后,至前110年,这期间武帝又开始进行了一系列耗资巨大的活动,如前111年南越反,西羌侵边,武帝发重兵破之(《史记.西南夷列传》载:“及至南越反,上使驰义侯因犍为发南夷兵。”),此后武帝又在上郡、朔方等郡开始实施大规模的屯田活动。再如在前110年,武帝又接连发兵灭掉了南越和西南夷,并在此设置了17个新郡(《史记.西南夷列传》载:“会越已破....遂平南夷为牂柯郡....南越破後,及汉诛且兰、邛君,并杀筰侯,厓駹皆振恐,请臣置吏。乃以邛都为越巂郡,筰都为沈犁郡,厓駹为汶山郡,广汉西白马为武都郡。”)。

  同时在前110年,武帝还举行了一次盛大的“封禅泰山”的行动,南巡时武帝更是“所过赏赐,用帛百余万匹,钱金以巨万计”(《史记.平准书》)。可以说从以上种种迹象表面,此时西汉的财政状况已经恢复了武帝初登基时那个财政富足的时期。

  而正如《史记.平准书》所言“皆仰给大农。大农以均输调盐铁助赋,故能赡之”,从中我们也可以得知武帝朝所推行的各项兴利政策显然已是十分成功了,正是基于此,西汉又重新回到了那个“京师之钱累巨万,贯朽而不可校。太仓之粟陈陈相因,充溢露积于外,至腐败不可食”的盛世时期。

  

  汉武大帝

  只能说武帝朝能在不到十年的时间,就能将一个财产已完全枯竭,连将士的军饷都发不出的落魄王朝重新变成了财政充足,皇帝出巡时候赏赐都能“用帛百余万匹,钱金以巨万计”的盛世王朝,这期间的转变绝对是一个封建时代难得一见的“财政奇迹”。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澳古说历史

历史小点点

头像

澳古说历史

历史小点点

72

篇文章

1723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