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世界感受“肥女”的风情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广州珠江新城展出的许鸿飞的“肥女”雕塑。

  

  许鸿飞,1963年生于中国广东省阳江市,1990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雕塑系,现任广州雕塑院院长。

  

  个人简介

  许鸿飞,1963年生于中国广东省阳江市,1990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雕塑系,现任广州雕塑院院长。国家一级美术师、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主席团成员、2013年度中国文化部优秀专家、第二届广东省中青年德艺双馨艺术家。

  从事雕塑艺术二十多年,创作了一系列雕塑作品。其凸显个人艺术风格的“肥女”系列作品,动静结合,以诙谐、幽默的雕塑语言,雕刻人们喜闻乐见、妙趣横生的生活情景,作品深受人们喜爱。曾在法国、澳大利亚、意大利、英国、新加坡、土耳其、美国、德国、奥地利、秘鲁、哥伦比亚、俄罗斯、日本和国内多个城市标志性广场和重要美术馆成功举办个人雕塑展览,其雕塑已被国内外多个美术馆、博物馆收藏。

  出版发行雕塑集:《许鸿飞——以雕塑的名义》、《胖雕塑》、《平民史诗——中国美术馆许鸿飞雕塑展》、《欢乐岭南——法国巴黎卢浮宫许鸿飞雕塑展》、《和平与未来》、《肥女进京》、《春肥大地》等。

  提起广州雕塑院院长许鸿飞,人们首先想到的就是他的“肥女”系列雕塑。这些颠覆传统审美的“肥女”雕塑,动静结合,诙谐幽默,妙趣横生,给城市的空间带来欢乐。许鸿飞也带着“肥女”走向世界,在多国办展,让世界认识中国雕塑。

  曾经,有人劝他放弃“肥女”的创作,但许鸿飞坚信“搞艺术就好像挖井一样”。“有些人一口井会一直挖得很深,而且水越来越好。有人挖了十口井,但每口井都挖一半就跑了,所以每口井都出不了水”,许鸿飞说,作为一个艺术家,“你自己做你自己的事。只要你做得有效果,又带着喜欢就行。”

  从花布设计师到雕塑艺术家

  1963年,许鸿飞出生于广东阳江。10岁时,拜著名艺术家唐悦泉先生为师,每天跟着老师去船厂写生、去渔港速写、去乡下取景。

  初中毕业后,他放弃了进厂工作的难得机会,坚持考取广东省工艺美术学校(现改名为广东轻工职业技术学院)。“会绘画的人不一定会雕塑,但会雕塑的人一定会画画。当时听说这间学校有几位美院毕业的雕塑教师,师资力量比较雄厚。”于是,他选择了后者。

  求学时代,中午午休或傍晚时,许鸿飞常到学校附近的农村取景,或到菜市场速写。在学校的三年间,许鸿飞的艺术水平得到了很大的提升,成绩名列前茅,这也奠定了他艺术生涯的基调。

  1983年中专毕业后,他被分配到了佛山南方印染厂负责花布设计,但由于他设计的作品风格太过强烈,常常无法通过选样审核。再三思考后,他决定参加高考继续深造,并考取了广州美术学院雕塑系。

  1990年,许鸿飞从广州美院雕塑系毕业,创作了一系列颇有影响的大型环境雕塑,如广州海洋馆的《海底世界》,广州天河北路的《翔》等,作品别具风情,广受好评。就这样,佛山南方印染厂里的花布设计师傅,成了拥有独立雕塑工作室和雕塑工厂的艺术创作者。

  “搞艺术就像挖井一样”

  “那个时候我做了很多雕塑,包括很多城镇和一些房地产项目,但我觉得那都是工程方面的,不能称为艺术”,许鸿飞说,那些雕塑是“人家让你做龙就做龙,让你做凤就做凤”,根本没有自己的风格,“那时候很多地方都有我的雕塑,但是如果不说,也没有人知道是我做的”。

  1998年,许鸿飞以一位相识的女性为原型做了一件“肥女”的雕塑。“大家看了都觉得有意思,我就一直不停地做下去了。”正是这些颠覆了传统审美的“肥女”雕塑,让许鸿飞的艺术风格一下子鲜明起来。

  “瘦的女性我也做过很多,但是可能一百个雕塑家都在做。你可能看完一个展览,连一件印象深的作品都说不上来。”而不停做下去的“肥女”,让许鸿飞被越来越多的人认识。

  伴随着渐起的名声,质疑也随之而来。“当我做了几年‘肥女’的时候,有人说你‘肥女’做了几年了,这个又不是主流,又不是很美那种的,你应该做点其他的。”许鸿飞并不认同,他坚信“搞艺术就好像挖井一样”,有些人一口井会一直挖得很深,而且那水越来越好。有人挖了十口井,但每口井都挖一半就跑了,所以每口井都出不了水。“要是我做了三年就停了,就没有后面这种大家的认可了。现在大家都知道这个就是我做的。所以有些东西不能投机,你自己认为可以、有感情的就要坚持。”

  许鸿飞的雕塑不缺市场,但他认为,如果一开始就奔着赚钱,就会给艺术家带来很大的困扰。“一个艺术家,如果他目的性太强,或功利心太强,他可能会有各种各样的困扰。有时候为了评奖,那就要考虑主题是什么。有时候越想市场,就越没有市场,越想出名就越难出名,因为你每一笔都想到怎么卖这些,这样你就很难做下去。”

  带着“肥女”走世界

  如今,许鸿飞已经带着他的“肥女”走过了法国、澳大利亚、意大利、英国、新加坡、土耳其、美国、德国、奥地利、秘鲁、哥伦比亚、俄罗斯、日本等全球30多个国家和地区。

  “现在走出去不难,很多人都可以做到。但问题是你要走进去,要让他认可你。经常很多人走出去只是走走过场,就在自己的区域转一下,然后就回来了。”许鸿飞并不认为走出国门是为了更好地包装自己,“就像有些人走出去了一次,后来的十几年都没见到这个人再做什么了,这有什么用?”

  许鸿飞的雕塑展几乎都是以展出新作品为主,这就意味着他需要不停地创作。“除了保留几件他们没见过的,一定要有新的作品做补充,”许鸿飞坦言,“其实展览对我来说最大的收获,就是我不停地在出现新的作品,也不停地在推进。”

  许鸿飞办展往往会选址于所在国家的重要场所。在佛罗伦萨,他选择了文艺复兴的发源地美第奇宫,这一艺术巨匠米开朗基罗和达芬奇曾经服务过的地方。开幕之前许鸿飞在里面转了一下,看到四周陈设的大师作品时,他开始有点担心自己的作品能否撑得住。

  开幕的时候,大区议会主席说,“我们佛罗伦萨一出生就生活在满城艺术品的城市,我们已经麻木了。今天看到一个东方艺术家的作品,他的作品像一股清风惊醒了我们,他的作品是我们这里没有的。”许鸿飞笑着说,“我一听,就是这句话了”。

  许鸿飞在柏林的《和平与未来》展览是在当地大教堂举办的,对面就是国家博物馆美术馆,地处城市中心的中心。他颇为自豪地拿出照片,“其实能让他的大教堂广场接受你这个事是不容易的,这标志性的600多年的广场,你能在这里办一场展是很难得的,他说连当地的艺术家都不可能在这里做这个事。”许鸿飞认为,只有当你登上当地报纸的头版头条、走进当地的国家电视台,这样才算走向全世界。

  六年多以来,从主动“走出去”,到被“请出去”,许鸿飞和他的“胖太阳”们将快乐带往了世界越来越多的角落。“这种大家看了都快乐,能为别人的生活、能为小孩、能为世界带来快乐。其实你做到这样,你才可以说文化自信,因为你的作品被不停地介绍给全世界。”

  “艺术是生活的一部分”

  当肥女被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后,许鸿飞有了新的想法:要让肥女成为一个鲜明的传播符号,变成更质感的日常生活。

  许鸿飞说,当年从美专毕业后,他被分配到南方丝巾厂当了三年花布设计师。起初,自己设计的花纹图案总是落选,在接连被否定后,他深刻明白了市场的重要性。

  有很长一段时间,他会在大街上观察城市和农村人对于花布喜好的区别。也是这段经历潜移默化的影响了他对艺术的感知,艺术高于生活?不是的,艺术就是生活的一部分,它不该在距离遥远的玻璃窗后,而应该跟人们产生直接的互动。基于以上感悟,许鸿飞委托瑞士、意大利的著名厂家以自己的艺术元素定制了各类的艺术衍生品,手表、丝巾、香水、葡萄酒……许鸿飞的艺术衍生品范围越来越广。

  “大多数艺术家认为艺术就是艺术,作品都只是为了表达某一个主题,所以基本上艺术家跟生活是分开的,”许鸿飞说,如果一个艺术家的生活非常单一,则会缺乏对生活的追求,也不会将艺术融入生活、带动生活。

  对于一些认为搞衍生品是“偏离了艺术”的质疑声音,许鸿飞说他不会被影响。“我们不要把艺术搞成很单一的那种,艺术要多元化,最好有国际性,要大家都喜欢,因为全世界都喜欢、都知道一个中国艺术家,你怎么说他不是艺术?”

  “你也不能事事先考虑效益。如果在做之前先去考虑有什么回报,可能就不会做了,但如果是我喜欢的,我就会去做,往往做出来反而有人喜欢。”许鸿飞说。他只是希望观众能够享受到其作品以自然而简单的语言所展现出来的纯粹的情感。“换句话说,哪里有我的雕塑,哪里就有快乐。”

  2014年9月27日下午,在意大利普赤亚诺古老雅致的波利齐亚诺剧场,当地市长把荣誉市民奖章“金鹰奖”颁给了许鸿飞,表彰他对于当地与广州的艺术文化和经济交往的积极推动。

  黄永玉的鼓励让他大胆“玩艺术”

  在许鸿飞的工作室,随处可见著名艺术家黄永玉的字画、照片。两人初次相见还是在1999年,彼时黄永玉75岁,许鸿飞36岁,年龄、地域相隔甚远的一老一青,却在广州的石磨坊里一下子对上了眼缘。

  第一次来到许鸿飞的工作室,黄永玉对其中一尊活脱俏皮的胖女人雕像甚为喜爱,提出要买下,许鸿飞不知所措:“这个,不卖的。”翌年,黄老又来到了广州石磨坊,他送了许鸿飞一支烟斗,再次提出要买下这尊令他念念不忘的肥女雕塑,这一次许鸿飞惠然相赠,黄老则以自己创作的白描荷花《风》作为回礼,末了还发出邀请:“你来北京找我吧。”自此,两人的艺术缘分结下,开始频繁相会于北国的万荷堂和南国的石磨坊。

  对于许鸿飞来说,黄永玉是师友,是伯乐,更是知音。早期的许鸿飞因创作城市雕塑而小有名气,在一些人眼中,他是“只会赚钱不搞艺术的人”,他自己也觉得这些雕塑更像是“工程”而非“艺术”。

  黄永玉在看了许鸿飞的第一个“肥女”雕塑后对他讲,“你应该去做这些。”后来,许鸿飞坚持创作“肥女”雕塑。做了几年,有人劝许鸿飞改做其他的。“黄永玉老师就对我说,‘肥女’怎么不可以做。你还可以更生活化,更夸张,可以更加有趣,更加多种多样。”黄永玉还劝诫他“要跳出学院派那一套,要有自己的东西,你一定要跳出来,越快越好!”在黄永玉的鼓励下,“肥女”的创作一直坚持下来。回想起来,许鸿飞对黄老仍是深深感激。

  黄永玉曾这样评价自己与许鸿飞的关系:“在北方,想起南方。在万荷堂,想起石磨坊。在北方,我与老头子怀念往日;在南方,我跟石磨坊的年轻人雕塑未来。”

  得知许鸿飞的时尚衍生品在佛罗伦萨正式首发,人在佛罗伦萨达芬奇镇的黄老专程让友人前往拍下大量图片进行“现场直播”。当许鸿飞夜访黄永玉在达芬奇镇的寓所时,黄老拿出自己最新创作的“妙龄女郎”版意大利地图,眼里放光地用手比划,“如果能有雕塑来表达意大利的地图,那就更有意思了,这个鸿飞你来做。”

  许鸿飞说,黄永玉对生活的真挚热爱和对艺术的热烈追求,在他的精神世界里树立起一座标杆,鼓舞着他更加坚定、勇敢、大胆、从容地“玩艺术”,让创意自由发散。

  同题问答

  大湾区雕塑发展未来可期

  南都:站在你所经历过的时代,你觉得大湾区的雕塑发展如何?

  许鸿飞:改革开放,城市化进程加快,大湾区各个城市有各自的“地标”城市雕塑作品出现,反映当地的城市发展、独特文化氛围和居民精神面貌。目前来说,还未有能代表“大湾区”整体精神面貌、同一文化内涵的雕塑作品。大湾区的雕塑发展尚在起步阶段,未来可期。

  南都:大湾区艺术越来越多人提及,你觉得大湾区雕塑作品有何特点?

  许鸿飞:大湾区是由粤港澳三地组成的超级国际城市群,各地市的雕塑作品虽各有风格特点,呈现不一样的人民文化精神面貌,但底子里蕴含的岭南文化、中华文明是有同一性的。

  大湾区的发展,为三地的文化联结融通修建了信息传递的隐形电缆,三者间相互交融,定会为未来雕塑作品注入更多丰富的艺术色彩,大湾区展现出的文化色彩将更亮眼。

  南都:在粤港澳大湾区国家战略正在全面推进的时期,大湾区雕塑将走向何方?

  许鸿飞:现在公共展览和活动的增加,涌现出更多优秀的艺术创作人才和作品,我们对人才进行精心培养和发展后,将他们的想法落地实现为城市地方添彩。随时间推移,将会是一个螺旋式上升发展的过程,我很期待。

  采写:南都记者 吴璇

  摄影:南都记者 冯宙锋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 参与 2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南方都市报

换一种方式,南都在现场。

头像

南方都市报

换一种方式,南都在现场。

197753

篇文章

2360521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