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多年,我们终于等来一部不谈性色变的国产片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我早先做记者,后来做影迷,看过的国产电影没有一千也有几百,一个感受始终没变:国产电影永远绕不开性,又永远不敢好好谈一谈性。

  绕不开性很好理解。成年人的情感关系里,性本来就是不可或缺的部分。你要在外围打转,很容易让人觉得避重就轻,显得失真。

  不敢谈也好懂。众所周知的原因,没有勇气拍,拍了难免被剪,导致国产电影对性一直迂回闪躲忽远忽近。

  但性在很多电影里真的重要。

  

  李安拍《色,戒》,多少人盼星星盼月亮求一个未剪辑版,理由大家都懂的。

  可认真去想,李安安排的那几场“船戏”,有着非常深刻的含义,关于人物内心的愤怒恐惧,关于两性之间的权力关系。

  可惜,在公映的标尺上,这些镜头是零容忍的。

  类似例子比比皆是,直接导致国产电影又不能不谈性,又谈性色变,只好犹抱琵琶,浅尝辄止。

  有些鸡贼的电影,干脆拿性摆噱头吊胃口:都知道啥不让播,我们就在能播的范围内撩撩观众,撩完就跑,拉动票房就好。

  具体就不点名了,很多喜剧片经常给女性胸部特写,走软色情路线,就是这个考虑。

  因此,我常常会期待一部国产电影,不谈性色变,也不拿性炒作,就直白敞亮地聊聊性这件事。

  最近我等到了。姚晨监制并主演的《送我上青云》。

  

  聊一部电影,首先关心的肯定是好不好看。

  作为导演滕丛丛的处女作,《送我上青云》的确不够成熟,有些情节的设定也显得刻意,时而正经批判时候黑色幽默的杂糅风格,让人偶尔出戏。

  但在我看来,《送我上青云》是一部很真的电影。它很诚恳地在谈性,尤其是从女性的视角出发,坦然地讲女性的欲望,讲两性在性这个话题上的差异乃至不平等。

  看完之后,你忍不住想为它鼓掌:终于有一部国产电影,能够正儿八经地告诉观众,谈性不猎奇,也不丢人。性就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

  以下涉及剧透。

  

  姚晨饰演的盛男是一位不算顺心的记者,赚不到钱,没前途,没有固定的情感关系,还被确诊出卵巢癌。

  卵巢癌不仅是重症,还是一个特别的隐喻:一旦做手术,就不能再享受性爱。

  因此,盛男动了心思,想在手术前再享受一次性爱。

  可是这个享受,不只是单纯地寻欢作乐,还夹杂在生活的无奈里。

  她要手术,但是没钱。找同事四毛去借,爱财如命的四毛不肯,直接告诉她,命不久矣,借了怕她还不上。

  为免闹僵,四毛顺势给盛男介绍了替人写传记的活,金主是一个叫李平的“土老板”。朋友的救命钱,四毛还要求提成20%。

  

  在采访的过程中,盛男邂逅了满嘴灵魂时间的文艺男刘光明。一见倾心的盛男,打算和刘光明发生关系。

  在县城图书馆,盛男对刘光明直言不讳:“我想和你做爱。”

  

  可是看到盛男因病出血,把沙发靠垫染红了,刘光明落荒而逃。

  于是盛男窝火地回找到四毛,想拿他作为“泄欲”对象。

  

  自恋的四毛拒绝了,还特别装叉地对盛男说,像他这么好的男人,一旦有过性,盛男余生都会惦记着,“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这段又一次以失败告终。

  临近电影的尾声,盛男搅黄了四毛和李平的合作。四毛找盛男算账,并打算用强行发生关系来报复。两人最后不清不楚地滚了床单。

  这场戏有两个有意思的设置。

  盛男一开始在下面,然后翻身上去。很明显,体位是权力关系的象征,主动控制显然是女性自我觉醒的隐喻。

  此外,在吹嘘自己很厉害的四毛完事之后,盛男靠爱抚自己完成了高潮。这个情节的寓意就更加不言自明了。

  

  我看到网上有一些批评的言论,大意是说《送我上青云》对男性充满敌意,刻意塑造一些不讨喜、标签化的男性,来做女性成长的垫脚石。

  说实话,这部电影里男性的不堪,确实是有意为之。但怎么说呢,描述男性的不好,并不是为了给女性作对比。

  一定要说的话,电影里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可怜和卑微。女性也没什么光辉可言,哪怕是女主角盛男,也和优秀和完美无关。

  但有一点,盛男是独立的。《送我上青云》打动人的地方,也正在于通过一种对性的坦荡姿态,告诉所有人,每个人都可以也应该直白地表达性,真诚地享受性。性不是一件可耻的事情。

  

  盛男的妈妈,简直像是为了凸显盛男的独立而生造出来的人物。

  开粉色轿车,外出一身粉色,做丰唇手术,在长途车上涂口红,发现自己绝经了就闹着要出去寻找自我。

  反观盛男,穿着打扮不修边幅,大大咧咧的样子,几年没有性生活。

  因为这种对比,盛男在三次直接与性相关的戏码中表现出来的东西,才尤为宝贵。

  我们看到,一个世俗层面并不如意的女性,一个内心秩序备受冲击的女性,依然可以独立地面对性,追求性,这是国产电影在价值观念层面的突破。

  而且,这种突破不是多大成就,只是刚刚开始。

  《送我上青云》的出典是薛宝钗咏柳絮:“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

  至于青云究竟是什么?是盛男追求的飘飘然的高潮,还是无可避免的死亡?

  或许不那么重要了。

  比起这个答案,我更开心的是,《送我上青云》做出了一个很好的示范:在文艺作品的范畴里,性不应该是禁忌,也不应该大惊小怪。

  我们之所以谈性色变,说明潜意识里还是认为,性不可以、不应该被公开讨论。但既然人人都会经历,人人都会渴望,这种禁锢是不是应该打破呢?

  这么多年了,我们终于盼来了一部不会谈性色变的国产电影。

  希望有一天,当我们谈论性的时候,可以不再用大胆、新奇这样的基调来审视,而是当作吃饭睡觉一样正常的话题来对待。

  那才是真正的进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7 参与 97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傅踢踢

一个脱离了高级趣味的人

头像

傅踢踢

一个脱离了高级趣味的人

942

篇文章

79243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