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人眼中的迁安竟然是这样的...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在一个城市呆久了

  或许我们会忽略很多她独特的美!

  生活在迁安亦是如此!

  那外地人的眼中,

  迁安是什么样的?

  因工作需要,来自上海的李岳岳曾在迁安生活过一段时间,让我们跟随她细腻的文笔去看一看上海人眼中的迁安...

  留在迁安的森林

  火车的速度开始放缓,整理好东西,拖着行李箱,等在车厢门口。看着窗外,天气晴好,跃入眼帘的景色也渐渐熟悉起来。时隔4个月又来到这座城市出差,这一路竟然时不时有些莫名的惧怕和紧张 ,内心有一种似陌而生的感觉 。

  车轮以极慢的匀速度缓缓停在了铁轨上。车门一开,北方12月干燥寒冷的气息瞬间风涌而至,灌满了鼻腔,填满了每一颗毛孔,顿时让我有些难以招架。我离开人群走到偏僻的一角,慢慢调整自己的呼吸。

  

  倚在那个全开放式站台的栏杆边,抬头看那一片晴朗的天空,它依然和夏季的天一样,瓦蓝瓦蓝的。不似南方天空的蓝,总像是附着了层稀释到极致的透乳白色的薄纱一般。这里的天,蓝的色调纯正,蓝的坦荡干脆,直映眼眸 ,深入心田。

  望向远处,周边一片片光秃秃的小树在刺骨寒风中,细瘦弱小得好像一阵风都会将它们刮倒,可又隐隐透着一股子倔强劲 ,一棵棵瑟瑟地但又坚定地扎根在这片土壤里,这个城市中。

  

  这个城市,就叫——迁安!

  坐上开往市区的的士,路过了滨河村、钢城大桥、黄台山公园、双塔楼、公检法大楼、人民广场......短短几个月之后再来到这个城市,我依然还叫得出每一个知名地标。在火车上本以为自己还会带着些许陌生感的不适,然而当我一身处这个城市,竟然是久别重逢的亲切感。

  

  到了分公司宿舍门口,等候的同事热情地帮我拎起行李箱,告诉我说之前7、8月份住的房间,在我走之后还没人住过,昨天刚刚简单地打扫过。我笑着跟在她身后进了门,房间里没有任何杂物,还是熟悉的那一张床,铺着干净的床单,白色的衣柜白色的墙,空气里还飘散着淡淡灰尘的味道。

  我环顾着房间,一眼就瞥到了飘窗上突兀地放着样什么东西,我好奇地慢慢走近窗边一看,内心轻轻地惊叹了一声,是那一本熟悉而陌生的书——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那应该是我8月底离开时还没来得及收好的。将近4个月的时间,在这空无一人的房间,它就那么孤零零地度过了120多个白日黑夜。封面上细密地铺着一层灰,在太阳日复一复地照射下,书皮泛黄且有些干卷,我有些心疼地拿起,用手拂去上面的灰尘, 思绪缓缓逆流回到了夏天——

  2018年的夏季,由于工作的原因,整个7月和8月,我都是在迁安度过的。对于一个在南方生长的孩子来说,从第一天起,水土不服就困扰着我的睡眠和饮食。由于人生地不熟,我这个外来人口经常一个人默默塞着耳机,着着白T仔裤运动鞋,在城中心晃荡,在这个和我有着缕缕缘分的城市,用脚步在丈量、用水土在磨合、用眼睛在阅读、用味蕾在品尝、用心灵在体会.....

  

  8月底,当项目结束,领导告诉我可以回家了,我兴奋地收拾着行李。在高兴之余,总感觉心头似乎缠绕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彼时我急切地想回家,并未去多加在意理会。然而就在回程的火车鸣笛开动的那一瞬间,我才知道那盘旋在心头的是不舍——一份对这座城市的恋恋不舍。

  在那个返程中的深夜,我怎样也无法入睡,一个人坐在已经熄灯的卧铺走廊边的折叠椅上,看着窗外的一片漆黑和远处随着车轮的转动而被有节奏感带过的一束束光圈,心里涌起好多的惆怅,我打开手机相册划着屏幕,才发觉短短两个月的时间,我竟然拍了几百张照片,迁安的美已经被我摄录于手机,浓缩在心中。

  回到家,我一直想落笔好好写写那个城市。可是很多次坐在电脑前,打开word,面对那一张白板,双手放在键盘上微微颤动着,所有的思绪在心中四处徜徉,却无法流淌到指尖,弹不下一个键。也许两个月的时间还是太短,我还画不出完整的画卷,那倒不如就用我自己的视角勾勒出一幅幅侧写、一帧帧片段,让每一个有机会看到这篇文章的迁安人或是去过迁安的人们也从他们的视角,用他们心灵的画笔,去丰盈出属于每一个人自己的迁安印象。

  vlog片段1:

  2018年7月初,当我走进迁安分公司的宿舍单间,一眼就看见了那一面飘窗。因为我一直有飘窗情节,所以那一刻,离开家失落的情绪在那面飘窗前散去了些些许许。我用单位现成的材料在飘窗的小平台上铺上舒适的坐垫,再放上一个藤制的小茶几 忙完一天的工作回到宿舍,或是周末时,喝茶、读书、听歌、看剧,或者什么都不做,就倚靠在窗壁上,屈腿环臂抱膝,看着窗外,小区里孩童在玩耍,卖豆腐的阿姨推着三轮电瓶车兜售豆浆豆腐...... 让那些奔波在千折百转的脑回路中的灰色小细胞们好好休息一下。

  

  最喜欢仲夏夜一个人静静地坐在飘窗平台上,冲一杯热热的黑咖啡放在小茶几上。打开窗,夏天夜晚的风竟然格外舒爽。我就默默、脉脉地在夜色啡香中看月亮看星星。北方的夜空有一种如黑宝石般黯蓝的色调,如谜一般深邃,另人着迷。那样一种深沉光泽的夜色更突显出了月亮的的明丽皎洁。

  vlog片段2:

  在迁安的两个月中,热情的迁安同事本想带我去附近景点转转,但无奈正值流火酷暑,实在不适合游玩,所以单位宿舍附近的黄台山公园就成了我的打卡点。

  

  清晨,我经过钢铁大街去黄台山公园早练。宽阔的钢城大街,街道两旁的榆树枝叶繁密,随风掉落的黄色花蕊铺满了人行道,那么落寞、那么娇柔,让人都不忍心踩到。迁安7点多的天,太阳已经升得老高,正门大型雕塑旁的树林有一条可以穿进公园的小径,树林里能看到一大片不知名的白色花朵,我觉得像是马蹄莲。骄阳被满枝条的绿色层层柔化,只闪出长长短短丝丝束束的光,照耀着白色花朵上的露珠儿,泛出点点透明的晶亮,仿佛让人身处一个宁静清凉的世界。

  

  公园里很多人在晨跑、散步、打羽毛球;荷花池边还有练武术的、打太极的、做瑜伽的。每天早上在黄台山公园走上一会,总能感觉到一种欣欣向荣的清新气象,总是能为一天的工作注满能量和动力。去的时间长了,面孔也渐渐熟悉了,打太极的奶奶每次看到我总是会和善地笑着点个头,我也报以礼貌的微笑。有时,就是这样一个简单友好的问候,足以让你感受到这个城市的美好与和谐。

  在两个月的时间中,我也总是能时不时体会到这个城市里的人们的活力和真诚。

  在超市里,当我手里东西拿的太多,总有旁边的顾客帮忙扯个袋子,递个篮子;在路边的橘子摊,摊主主动问我喜欢吃甜口的还是酸口的,我说超爱吃甜的,摊主很认真地说,我这块的橘子酸口的,你甭买了,买了回去不好吃,我当时楞了一下,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竟然还有这么淳朴的商贩。

  

  因为业务上需要快递很多大件的东西,管辖区域的快递小哥每次总是热心地帮忙打包,熟识了后,在办公楼附近碰见,他也总是开着三轮电瓶车很热情地叫我的名字;还有许多这样的点滴,就如同一股亲切而温暖的涓流,不知不觉叩开了一个异乡人的心门。

  一天天过去, 黄台山公园中的荷花开了一朵又一朵,到八月中旬时已是满满一池塘淡粉色的、白色的荷花 。如果说早上的黄台山公园是活力的,那么日落的这里就是沉静的,而当夜幕降临之后又是华丽婀娜的。晚上的黄台山别有一种风情,五彩旖旎的灯光令人炫目,在流光溢彩中,走在荷花池边散步,看着池塘中间那一朵巨大的人工荷花,我想如果朱自清先生能欣赏到如此美景,必定会有一篇更脱俗出彩的《新荷塘月色》问世。

  

  从夜晚的黄台山公园散步出来,我站在城市的街角,看着旁边灯光亮丽的双塔楼,对面灯火通明的综合商超,一阵阵凉爽的风吹过面庞,拂起发丝,不得不说,这个城市真的很美。看着周围的景色,听着四下的风声,我慢慢闭上眼睛,感受着这个城市夏夜的温度,我慢慢地慢慢地沉醉其中......

  

  vlog片段3:

  闲暇时,有次和同事逛街,遇到一家书店正在打折速销一批书,我正想买本书打发下时间,拉着同事走进去。手指掠过一本本书,突然停在了一本书名下——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知道这本书是在大学时,那时这本书非常风靡,火热度不亚于安妮宝贝的书籍,我当时也曾在书店翻过几页,但实在勾不起任何兴趣。我打开扉页,发现竟然是上海的出版社在2014年再印出版的。在异乡买到一本家乡出版的书,还是在2014年,骤然间,心生感慨。生活就是这样,总是不经意间被某个擦肩而过的无足轻重的情节所牵动,仿佛一颗小石子扔进湖面,泛起的微微涟漪也可以画出一圈又一圈的水纹。

  我毫无犹豫买下了那本书,虽然我未必多喜欢书里的故事,但是书名中的森林二字,深深让我共鸣。在我看来,迁安不仅是一座海绵城市,更是一座森林城市,有树一般的挺拔刚强和沉默内敛;也有树一般的葱郁活力和绿色柔和。

  此时此刻,我捧着那本并没有怎么读过的《挪威的森林》站在窗前,北方12月冬季的夕阳看着有点单薄。我想也许我都是刻意的吧,刻意地不去读它,刻意地不去将它收起带走,刻意地将它放在窗前。或许我是想悄悄地把这本书留下,那么在这里,就永远有一本没有读完的书,一片没有读完的森林,一座没有读完的城市.......

  后记:

  2014年的春节,我穿着一身红色毛衣裙第一次来到迁安,在唐山火车站我飞奔向来接我的爸爸妈妈。那时已经是晚上了,爸爸开车往迁安去。一路上乌漆嘛黑的,当我注意到周围有星点灯光的时候,爸爸告诉我,我们已经到迁安市了。我摇下车窗,北方寒冷的风扑向面庞,远处有两栋一模一样的相邻的高耸建筑物闪着光映入眼帘,因为整体构造像极了复旦的双子楼,建筑物的顶端又是塔尖状,所以我很自然地称呼其为双塔楼,这是我对迁安的第一印象,也是最深刻的印象之一。

  那是我第一次来到这个陌生的小城,在那里度过了一个短暂春节假期。假期结束,和家人一起开车去往天津。

  那天早上,我印象特别清楚,天空有层淡淡的雾霾,当我开出滨河村时,路过一片空旷的树林,一棵棵光秃秃的小树 在刺骨寒风中,细瘦弱小得好像一阵风都会将它们刮到,可又隐隐透着一股子倔强劲,一棵棵瑟瑟地但又坚定地扎根在这片土壤里,这个城市中......

  迁安与我,像一首新舞曲,我总是踩不准它的鼓点,可是我依然热爱上了这一首舞曲,爱上它的真挚和热情,爱上它的淳朴与美丽,记得那个夏天很想做几个视频vlog记录下这个城市,但是却没有实现,如果以后有机会,我一定会将迁安的美告诉更多的人!

  作者:李岳岳 上海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9 参与 18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迁安信息港

为您推送迁安地区的新鲜事

头像

迁安信息港

为您推送迁安地区的新鲜事

2534

篇文章

1918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