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集 第一弹 山城别事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西元2014年7月13日,余尚在山城。北傍五行山,时或清岚骤起,呜咽而来,呜咽之不足,焕然隳下,举城一新如。

  余辗转柱趾墙侧,宛若游尾。俛仰环顾,恍如他世别间。径折几歧,掩身一线之巷,内栅门,登数层,则温宛寄里。

  兰卿吾爱,毕整橱榻,暇倚案头,把《灵柩》一册,读之兴浓。

  顾余将入,弃卷辄问:“镇日雨急,郎不备蓑具,归之若亟,纵慰冥想,岂意妾忧肠辽挂,何乃君自薄如此?”

  余近身,抚其肩,道:“卿纵思我,我宁愚钝?所怼岂余归情殊切,但浇淋之裳,空劳浣晒。卿力有不任,余当自为。卿便堪承,奈何强硕者不受其事?”

  宜兰嗔之,脱吾掌而就灶。

  臾而持谷粥出。以一匙吻吾唇,余笑谓:“香甜恰适,冷暖略宜。”遂次第而啜,方见盏底,余则一吮而尽。每睹此状,兰卿羞矜莞尔。谷粥者,寻常物也,而时与兰卿对饮,其厚如醴。

  饮迄,兰卿忽问:“史曰东至蟠木,究竟何在?”余径道:“扶桑。”对曰:“扶桑殊远,恐遥不可及。”余道:“轩辕东至于海,高阳岂不得跨海而登。”

  对曰:“窃以为,天竺轧而羌蜀倾,齐鲁居彼端,必有陆沉之势。或神州之东,必甚于海,而轩辕昧于此,至颛顼始尽其地,殊不知海中新见油藏。蟠木者,广林巨木也。”余甚嘉其聪慧。

  是夜,风雨未息,湿漓之气贯窗而入。故竟夜相拥而卧。

  余长不能入眠,然兰卿睡态憨沉,清夜觑之,恍然其如月影凄蒙,翡璧无暇,美不可言。余稍啮其肩,卿则辗转欲苏,暂张双目,懵然续睡。

  

  卿绝少夜梦,便梦,醒亦不待忆及。恬然如赤子,似乐以忘忧。

  卿极爱五行阴阳,颇通卜算。吾与卿琴瑟不能善终,恐其久已知之,然未尝口出。或,亦有良医不医亲之憾。

  余家贫,无置产备驹之力,卿既不弃,我独忍其糟糠?且长道见衰驰之母携隽秀之女。余谓:“其母本质必未差池,而劬劳积年,形病若此。初若得尚富室,受温养之功,庶可逭时雨之摧。”卿亦甚然吾言,而不思情变之虞,但慨我以猛志。

  久之,兰母促我姻事,以兰卿长余三岁,青华岂堪蹉跎。然,余既积贫,一时踌躇。遂兰卿受迫还家,穷相届龄而得佳偶。

  当别时,兰卿淡然而笑,若无其事。余则凭户而立,若刀兵交争于心,旷然欲仆。卿道:“妾必待君来日。”余对曰:“如有心仪者,比之何伤?”卿道:“妾既纳于他室,何颜契阔?”余对曰:“不复相见,可矣。”卿道:“若是,此生更何欢?”对曰:“有爱如卿一刻,夫复何求!”卿道:“君尚念曩日之信乎?”对曰:“吾必后汝死,生则日夜勤侍。”卿道:“君若先我而死,我必茕茕独立,万莫疾我如此。”

  卿言尽而去。余亦无何稍恋山城,遂茫然远之,不计何处。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2 参与 2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旧精魂

三生石上旧精魂

头像

旧精魂

三生石上旧精魂

9

篇文章

29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