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诉 | 一场车祸,我的婚姻亮起了红灯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后花园原创 No.605

  01.

  我老公叫娄苏书,是公司的销售主管。

  他谈吐幽默,外形阳光帅气。由于业绩好,仅仅几个年头,他就由一名普普通通的销售员,坐到了现在的位置。

  老公爱我和我们的女儿,也很顾家。结婚几年,我一直沉浸在幸福之中。

  然而,谁也不会料到,一场意外的车祸,给我的生活,亮起了红灯。

  那天下班回家,在经过一个路口时,老公被一辆闯红灯的汽车撞翻,伤得不轻,住进医院治疗。

  好在没有严重的内伤,治疗月余,老公便可以出院了。

  出院那天,我在家里张罗了几样好菜,打开一瓶红酒,祝贺老公顺利康复。

  可老公并没有表现出多少热情,更没有我预想中的惊讶与欢喜。他说住了这么长时间的医院,天天窝在病床上,胃口变得越来越差了。

  他漫不经心地随便吃了几口饭菜,滴酒未沾,就推说想躺一会儿,而后一头钻进了卧室。

  我有些找不着北,呆呆地愣在了那里。

  我和老公都是从农村出来的,大学期间就确立了恋爱关系。

  大学毕业后,我和他一块儿来到这座滨海城市打拼。他进了那家排名世界五百强的中外合资公司,我也进了一家颇有实力的电脑耗材公司。

  老公做了销售主管后,公司按照规定配给他一套两居室,这一下子让我们的经济压力和心理压力减轻了许多。

  在老公的坚持下,我辞去了正处于上升期的工作,在家里做起了全职太太,照顾女儿和他。

  虽然日子平淡,但彼此之间浪漫的情怀依然不改,时不时地都能互相给对方制造一些小温馨。

  以前,若是我给他做这样一桌菜,他一定会以欣赏的语气跟我说谢谢,兴致盎然地夸我几句。今天这是怎么了?

  02.

  我心里有点不安。我们有着如此这般笃厚感情的婚姻,难不成要出问题了?

  女儿已经5岁,我们的婚姻也已跨入了第七个年头,莫非也躲不过“七年之痒”的魔咒?

  想想这些年,应该说,我的老公,是个靠谱的人。

  公司里也有过女同事对他暧昧,尤其是做了销售主管以后,总有一两个女下属主动地投怀送抱。

  他非但没有接受,反而会在回到家里后,像讲故事一样讲给我听,把一切晾晒在阳光之下。倘若心里有鬼,他断然不会这么做的。

  思来想去,我还是无法确定,是不是自己太过敏感,太缺乏自信,或者对老公缺少基本的信任。

  然而,时隔不久,这种狐疑便成为了我不愿意接受的事实。

  那天,夜已经很深了,老公才带着一身酒气回到家里。

  他需要在外应酬,这样的情况经常会有,我并不觉得奇怪。

  这次,他显然是喝大了,刚一躺下,就呼呼响起了鼾声。

  他的手机,就搁在枕头边上,而且没有关机。平时,他都是关了机压在枕头底下的。

  我开始在他的手机里翻找。

  结果是:近期的记录里,有52次通话、28条短信、108条微信,全部指向了同一个通讯对象——花晨蕊。

  这个结果让我吃了一惊。更让我吃惊的是,看了那些手机短信和微信的内容,我用脚后跟都能判定——

  他们已经越界了!

  那一夜,我几乎没能入睡,临近天亮才迷糊了一会儿。

  老公却睡得死死的,推了几次都没能叫醒。

  我原本打算天亮后和他摊牌,可等我醒来给女儿准备早点时,发现老公已经上班走人了。

  03.

  我忽然想起那个“花晨蕊”是谁了。

  她是我老公住院期间隔壁病房的病友。

  我和她打过几次招呼,留下了一些记忆。在我的印象中,她二十岁出头,文文静静,没想到,原来竟是个勾男偷汉的女人!

  我气不打一处来,决定立刻马上,质问老公,让他必须给出个说法。

  一打手机,只听到“您所拨叫的电话已关机”的提示。

  我简直气昏了头,可又不知道该怎么做,心焦地在家里团团转。

  晕头转向中,我拨通原来在公司上班时关系最好的曼丽的手机,哭哭啼啼诉说了心中的委屈。临了我说:“我要大闹一场,让他们不得安宁,颜面丢尽,然后跟姓娄的离婚!”

  “你错了,蒙雅!除非你真的想跟娄苏书离婚,否则,只会把老公推向别人的怀抱。”

  曼丽的一番话,让我打了个激灵,脑子里也稍稍清醒了一些。

  离婚只是我气极撂出的狠话,把老公推向别人的怀抱,更不是我的初衷,也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结局。

  曼丽又给我重提了她的教训。她当初就是采取了像我所说的办法,鸡飞狗跳之中,把老公推给了别人。这,我是知道的。

  “可是我该怎么办?”我一脸懊丧地问。

  “作为女人,什么时候都不能让男人看轻看低了,自身要有资本和筹码。”

  曼丽的话虽然显得笼统,但我还是从中领会了实质。

  04.

  老公出差回来,我没有任何异常的表现,完全是一副什么都不曾发生过的样子。

  夜里,我紧紧地抱着他,给了他无尽的温柔。

  一切看起来非常自然,实则是拿出了极大勇气的。这一点,只有我的心知道。

  温柔过后,我说:“老公,我想出去工作。”

  “现在这样不挺好的吗?”老公不解,“再说,我一个人挣的钱就够了。”

  “可是,我天天宅在家里,几乎跟外界隔绝,再这样下去,我就彻底OUT了。”我说。

  “上班有多忙碌多累人,你又不是不知道。”老公仍然想让我改变主意。

  “忙碌,劳累,我都不怕,那会让我生活得充实。清闲的日子,让我越来越感到生活得空虚。”我进一步阐述我的理由。

  “女儿怎么办?谁来照顾她?”老公摆出来很现实的具体问题。

  “可以接我妈过来,反正她在家没多少事。”我给出一个很可行的解决问题的方案。

  眼看我意已决,老公也没有再反对。

  没过几天,我就开始上班了。不过,我没有重回原来那家电脑耗材公司,而是选择了离家不远的一家广告公司,在那里做文案策划。

  收入虽无法和老公相提并论,但我结束了被老公养活的日子。我觉得,这就是拥有一份工作的价值和意义。

  “作为一个女人,必须学会独立,必须自立自强。如果像藤蔓一样,攀附或者寄生于男人,那样的日子是不牢靠的。”

  某天,我在日记里写下这样的文字。这是我一番思考后的认识,也是发自内心的一种感慨。

  05.

  那天快下班时,曼丽的电话来了:“下班后在新华路口等我,我带你去个地方,不见不散哟!”

  不等我回话,她已挂断了电话。

  “带我去哪里?”见了曼丽,我第一句就问。

  “去了就知道啦。”曼丽似乎故意在卖关子。

  一边走一边闲聊,曼丽忽然打住脚步,说:“到了。”

  我抬头一看,是本市最知名的美容院。我没有来过,但知道,这可是个烧钱的地方。

  曼丽见我在迟疑,一把拉住我就往里走,一边走一边开导我:“别再紧捂着钱袋子舍不得花了。钱花掉了可以再挣,容颜老掉了你该咋整?等变成黄脸婆了再去保养,就晚了。”

  在曼丽极力撺掇下,我办了一张会员卡。我做了脸,换了个发型。

  回到家里,老公发现了我的变化,先是一惊,继而一喜。正在写作业的女儿抬起头来,说:“妈妈,你变得这么漂亮,我都不敢认了!”

  我说:“是吗?以后每天都让你看见一个不一样的妈妈!”

  那一夜,老公像一只勤劳的蜜蜂,围着我的美丽飞来飞去,仿佛总也采撷不够似的。

  第二天,曼丽又打来电话,一开口就没头没脑地问:“效果怎么样?”

  我一头雾水,反问:“什么效果?”

  “老娄的反应啊!”我听到,她已在电话那头吃吃地笑。

  我恍然大悟,佯装嗔怒,回道:“嗨!你可真够龌龊的……”

  后来,曼丽又自作主张,先斩后奏地为我在瑜伽训练班报了名。用她的话说:要从外到内,不留死角地打造一个全新的蒙雅,让娄苏书吃惊去吧!

  06.

  咖啡馆里。我和花晨蕊对面而坐。

  是我约她到这里来的。现在的我,已能承担最坏的结局。

  我用和风细雨一般的语言,娓娓讲述着我和老公的过去,以及现在。整个过程,没有一丁点儿的电闪雷鸣。

  那份平静,我自己都感到诧异:我的修为,竟然能达到这般境界。

  听完我的讲述,花晨蕊一脸复杂的表情,但更多的是愧疚。

  她用低得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对不起,大姐。我不知道娄大哥结过婚的,他从来没有告诉过我。”

  她把头垂得很低很低,顿了顿,又缓缓地说:“我不是要破坏你的家庭,也不是要和娄大哥结婚。”

  我吃了一惊,却没有插话。我想让她继续说下去,看看她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接下来,我得到的,是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惊天秘密——

  她今年28岁,三年前结的婚,老公是个海归。

  老公是独生子,家里有规模不小的家族企业,家境殷实富足。

  她原本觉得一脚步入了幸福生活的天堂,谁料婚后竟发现,老公不育,先天性的。只是没有人知道,除了她和她老公自己。

  婆婆是个很传统的人,急着抱孙子,三天两头催促他们。眼见着三个年头过去了,她的肚子没有任何动静,婆婆就开始怀疑她有问题,并下了最后通牒:再给一年时间,仍然抱不上孙子就要换儿媳妇。

  她想把真相告知婆婆,却遭到老公拼死反对。老公说,如果真相大白于天下,他将会没脸再活下去,他忍受不了那样的奇耻大辱。

  他和老公也动过抱养孩子的念头,但婆婆一百二十个反对,说不能把这份家业交给一个假孙子来继承,坚持让他们自己生。

  夹在婆婆和老公之间,她就像在缝隙中生活,经受着难言的煎熬。

  她也曾想过一走了之,离开这个家,跳出痛苦的煎熬,可她和老公又是那么真诚地相爱。

  进退维谷,却又一筹莫展。正在这时,完全出乎意料的事发生了:老公无比痛楚地授意于她,向别人去“借”……

  然后,她在医院里选定了娄苏书。

  再然后,她主动出击,终于拿下了娄苏书。

  07.

  “娄大哥到现在还被蒙在鼓里。”花晨蕊说,“我原本打算自己怀上了就在他面前蒸发掉。可我的肚子,到现在还没有什么动静,所以就暂时保持着关系。”

  “其实自从事情发生后,我的心里就一天没安生过。我时时刻刻都在经受着道德的拷问。”说到这里,她抬起头来,仿佛刚刚得到了与我面对的勇气。

  “原本要永远烂在肚子里的秘密,现在说了出来,我反而觉得轻松了许多。结束吧,让一切都结束吧!如果因为生不了孩子而不能继续和老公生活下去,那我也认了。”

  花晨蕊眼里浮出了泪花。

  我感觉头有些晕,站起身朝外走。

  走了几步,我又转回脸喊道:“账已经结过了。”

  也许,花晨蕊已经把一切都告诉了我的老公娄苏书。

  那天,吃晚饭前,老公吞吞吐吐,似乎要和我说些什么。

  “蒙雅……我……”

  “吃饭!”我知道他要说什么,却没有给他机会,两个字就把他挡了回去。

  老公惭愧地低下了头。

  饭桌上一切如常,仿佛真的没有发生过任何事情。

  第二天起床,站在阳台上,我看见,一轮旭日正从东方冉冉升起……

  - END -

  作者:春风秋水,自由撰稿人,在文字里行走,弘扬真善美,鞭挞假恶丑,孜孜以求还原生活的本真。首发沐儿的后花园(ID:muaihhy)。

  后花园最新 原创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5 参与 7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沐儿

情感励志爱生活

头像

沐儿

情感励志爱生活

1308

篇文章

2571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