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谋杀、还是逃出生天?500多年前俄国王子死亡之谜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前言:

  1591年5月15日,年仅8岁的留里克家族唯一继承人,沙皇费奥多尔一世的同父异母的弟弟德米特里王子像往常一样和母亲玛利亚去教堂做祷告,在这片名为乌格利奇的土地上,一切都在按部就班的进行着。小王子和其他同龄人一样喜爱玩耍,从教堂回来后,他饶有兴致地同佣人的孩子们在院子里玩起了投掷飞刀的游戏,这个游戏很简单,在地上划一条白线作为起始点,然后将手中的飞刀扔出去,扔到圈里的人即获胜。可就在5月15日这一天,准备投掷飞刀的小王子突然癫痫症发作摔倒在地,正在大家手足无措的时候,王子手中的剑扎破了自己的喉咙,殷红的鲜血映衬着母亲从错愕到悲痛的表情,王子的生命定格在了这一天,留里克王朝的命运也随之被改写。

  

  王子和他手中的“致命玩具”

  一、重重谜团

  “乌格利奇事件”对于俄罗斯的影响是十分深远的,由于继承人的早夭,七年之后费奥多尔一世的逝世即标志了留里克王朝正统血脉的完结。俄国进入了长达十五年群雄并起的“混乱年代”,直到米哈伊尔·罗曼诺夫被缙绅会议推举为新沙皇后俄国才重新稳定。等到政局尘埃落定之时人们沉下心来追忆历史,发现作为一切混乱开端的“乌格利奇事件”仍然疑点重重。王子真的死了么?后来被称为“伪德米特里”的王子又是谁?直到今天,乌格利奇的真相仍然是一个未解之谜,“乌格利奇事件”也成为了俄罗斯永恒的迷案。然而,历史学家还是从合乎逻辑的角度提出了许多种可能性,认定“乌格利奇事件”最终无非三种可能:意外、谋杀、逃亡,而这也是“混乱年代”至今沙皇当局对于“乌格利奇事件”反复变更的三种解释。

  二、癫痫病?

  就在王子疑似“自杀”的四天后,5月19日,莫斯科的调查团由摄政大臣之一的瓦西里·伊万诺维奇·舒伊斯基亲自率领火速抵达了乌格利奇。此时的莫斯科,由于费奥多尔一世是一个任何意义上的低能儿,国家大权都掌握在以戈东诺夫为首的摄政委员会手上。德米特里王子死亡最大的受益人就是首席大臣戈东诺夫,后来他也顺理成章的坐上了“混乱时代”的第一个王位,不过这是后话了。此时的民间已经出现了戈东诺夫蓄意“谋杀”德米特里王子的假说,调查委员会试图证明“乌格利奇事件”并不是一场谋杀,而是一场意外。委员会得到了在场包括王子母亲在内所有人的证词。

  

  乌格利奇事件

  一位王子的玩伴在证言里说:“他(王子)早就患上了一种病,癫痫病,所以他才会扑向刀子”(Пришла на него болезнь, падучий недуг, и набросился на нож)所有官方披露的证词都将这场死亡指向了意外,可问题在于这些证据是否可信呢?历史学家统计,所有的证据里都有“自己被刀刺伤 (покололся ножем сам)”这样一句话,并且在场的所有人其实都是文盲,并不会写字。

  三、一场事先张扬的谋杀案?

  

  “王子死了,但不是因为什么事故,而是戈东诺夫的谋杀”

  十五年后,当年的调查委员会团长舒伊斯基接替病死的戈东诺夫成为了沙皇瓦西里四世。此时的俄罗斯内忧外患,自称德米特里王子意图夺权的冒牌货更是层出不穷。为了证明王子死亡的事实,瓦西里四世一方面宣布是篡权者戈东诺夫派刺客杀了杀死了王子,另一方面组织宗教游行,率领民众前往乌格利奇打开德米特里王子的坟墓为其封圣。当人们打开坟墓的时,里面簇新的鲜花和尸体让人们相信了这是上帝的神迹,德米特里王子被封圣,成为了东正教会的圣·德米特里。瓦西里四世宣布圣体有着治愈疾病的能力,并将遗体迁回莫斯科伊凡雷帝的陵墓旁,许多重病的百姓包围了遗体,遗憾的是,什么奇迹也没有发生。

  

  “被迫”封圣的德米特里王子

  1613年,罗曼诺夫皇朝的第一位沙皇米哈伊尔一世代表政府认定了“戈东诺夫谋杀了德米特里王子”这一事实。“谋杀”成为了官方唯一认可的答案。然而对于当时位极人臣的戈东诺夫来说,杀死那个8岁的孩子是一件有必要的事吗?历史学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在一个东正教的国家,三次以上的婚姻是不被认可的,而德米特里王子的母亲玛利亚则是伊凡雷帝的第六任妻子。因此,德米特里王子并没有继承权。并且即使在王子死后,沙皇费奥多尔一世也有可能会有继承人降生,对于戈东诺夫而言,这么早就谋杀德米特里王子似乎并不符合逻辑。王子的死对他名誉上的负面影响要比王子有可能造成的麻烦还要多的多。

  

  戈东诺夫,一位鞑靼血统的沙皇

  四、德米特里,王子还是沙皇?

  但是如果德米特里并没有死呢?

  1603年,一个自称是德米特里王子的人出现在了邻国波兰,他的出现带来了另外一个版本的事实,即的确戈东诺夫或者什么人派人来刺杀了他,但是他却被一个名叫西蒙的外国医生救走了。医生勒死了自己孩子并用他替换了陷入晕厥的德米特里王子。然而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西蒙医生”的存在。只有波兰国王西格蒙德三世对此深信不疑,当然,他并不是相信这个所谓的死里逃生的故事,而是相信这个“德米特里”将会是他向东方扩张的法理依据。在波兰人的帮助下,“德米特里王子”完成了“复国”的伟业,戈东诺夫的离世为他创造了时机。1605年,这个“德米特里”成为了德米特里一世,后世俄罗斯一般将其称为伪德米特里一世,因为他甚至连乌格利奇是哪儿都不知道,难怪一年后面对权臣舒伊斯基的政变毫无办法,落得个横尸莫斯科的下场。

  

  不那么“俄罗斯”的伪德米特里一世

  然而仅仅两年后,波兰人便声称“德米特里一世”其实并没有死,而是从莫斯科逃回了波兰,不过同样的逃脱戏码用两次就再也没有人会相信了。舒伊斯基,也就是沙皇瓦西里四世决定开棺验尸证明德米特里其人已经死亡,于是便有了前文王子尸体封圣的情节。真相和谎言交替在莫斯科中的大街小巷中流传着,然而真理却掌握在了绝对的军事力量手中。在波兰军队的护卫下,“德米特里二世”攻到了莫斯科的城下,迫不及待的背后金主西格蒙德三世此时却决定亲自出马,他决定亲自登上沙皇这个位置,再也用不到“德米特里”这样一个傀儡沙皇的名号。而随着波兰人入主莫斯科,德米特里的真伪问题已经不再有人关心,俄波之间的民族矛盾已经压倒了一切。米宁和波扎尔斯基领导的人民起义蓄势待发,由“乌格利奇事件”引发的“混乱年代”即将走向终点。

  

  伪德米特里二世

  文史君说:

  “乌格利奇事件”是俄罗斯历史上一桩著名的悬案,从历史学家的角度来分析,首先波兰人扶植的傀儡沙皇“德米特里”一定是假冒的,许多人都见过德米特里王子的尸体,因而便只剩下了“意外”和“谋杀”这两种可能性。可无论从细节还是官方的口吻,这两种说法都有各自的拥护者。戈东诺夫没有杀害德米特里的动机,而德米特里本身也没有癫痫病的先兆。历史的真相还笼罩在16世纪末的迷雾中,等待着后人去发掘真相。

  附:1812年,拿破仑和他的大军短暂的占领了莫斯科,德米特里王子的陵墓被摧毁,随葬品和尸身不翼而飞。

  参考文献:

  1、【美】梁赞诺夫斯基,《俄罗斯史》,上海人民出版社,2007

  2、【俄】克柳切夫斯基,《俄国史教程(三)》,商务印书馆,2013

  3、Борис Годунов. М.Наука, Скрынников Р.Г, 1978

  (作者:浩然文史·张文卓)

  本文为文史科普自媒体浩然文史原创作品,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本文所用图片,除特别说明外都来自互联网,如有侵权烦请联系作者删除,谢谢!

  我们会每天为大家奉上精彩的历史文章,恳请各位读者朋友关注我们的账号!您的点赞、转发、评论,这是对我们最好的支持!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浩然文史

全博士团队文史科普自媒体

头像

浩然文史

全博士团队文史科普自媒体

271

篇文章

1194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