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江湖6:深航股权争夺战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桃李春风一杯酒,

  江湖夜雨十年灯。

  湖南月黑风高夜,

  深航老板逃亡劫。

  十年前,2009年11月29日凌晨

  宜:出行、开光、安葬

  忌:嫁娶、动土、祈福

  星光熹微,一辆挂着军牌的飞驰的汽车被换换拦下。车内,是一位年过花甲的老人,紧锁的眉头下露出一双恐惧又不甘的眼睛。车外,三个身强力壮的神秘人昂首而立,正义凛然的面孔中射出兴奋又警惕的目光。

  

  前一日,时任深航总裁LK接到局方高层电话,命其赴北京会面,并对外严格保密。此刻忽然直接要求一位民营企业的职业经理人直接与局方高层会面,他心里已然有所预感。果不如然,此次会面事关重大,在东四的办公室里,局领导告知LK,中央高层曾亲自过问LZY一案,LZY即将接受调查,希望他维护深航稳定。

  忽然听闻此消息,LK当时心里所思所想无法得知,但一定百味杂陈,面对满城山雨欲来,既有些感慨人生无常,更多的应当是深航人以前经常讲的那句诗: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

  局领导同时交给LK一份即将在明日发布在新华网上的通稿:“深航高级顾问LZY,因涉嫌经济犯罪接受公安机关调查。深航在有关方面的支持下,已采取了积极有效的应对措施。深航目前的生产、运行、服务、管理正常,公司各项工作未受任何影响”。

  其实,在业内久负盛名、贵为公司总裁的他,因发展战略与老板不和,在深航已被“架空”一年之久,这是满腹经纶、即将知天命的他万万无法接受的。这种怀才不遇、马放南山的感觉不是“区区”500万年薪能填补的,此番老板出事,对他不见得是坏事,以这样的背景重新回归核心管理层,龙乘风、虎得云岂不是一个有抱负的男人一生中最大快事?

  

  第二日,新华网发布消息,LZY因涉嫌经济犯罪正在接受公安机关调查。通稿不足百字,但足以在民航业炸响一声惊雷,惊的各方纷纷出动,惊的新闻满天飞,惊的观众纷纷驻足吃瓜。

  至此,近期一直在加机组(办理手续后,可以机组成员的身份乘坐飞机,但订座记录中不会出现其名字)神秘出行、入主深航四年的幕后老板、高级顾问李老板落网。据说,落网当天,通过飞机腹中藏匿,李老板将大量现金运到湖南,准备在湖南的地下钱庄洗出国外(据说是新加坡),其家眷已经逃出国外。显然,他无法像《人民的名义》中丁义珍那样在逃往国外的航班上用香槟庆祝自由了。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老板被查,留下了当时排名第五的家业,这家业是印钞机还是破窟窿,这家业何去何从?引发多方豪强你争我夺,为时111天的深航争夺战拉开大幕。上到国资委、民航局、广东省府、深圳市府,下到国航、南航、海航之间的博弈,如果非要用一句话描述这场风云商战,那就引用一句名言:“在战争中,第二名是没有奖赏的。”

  

  1合:春天的故事,寒冬的深航

  我们唱着春天的故事,改革开放富起来。深圳富起来了,深圳民航忙起来了,深圳航空香起来了。深航历史不长,故事不少。历经了成立起持续盈利、朝气蓬勃的国企时代,又经历了一跃成为全国第五,高速发展的民企时代,深航又一次走到了十字路口,上个东家释放了65%的股份,二东家国航拥有25%股份,深圳市府拥有10%股份,深圳是南航的后院,南航对卧榻之旁早已虎视眈眈。向北走?往南走?回家去?多种选择摆在眼前,各种矛盾交织的一塌糊涂。围绕着深航的何去何从,各方逐鹿鹏城。

  不过无论股权怎么争夺,在局方看来,首先是维护深航稳定确保飞行安全。民航业是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充分交叉的行业,既要服从整体战略规划、又要充分盈利发展,要从大局着想、也要从利益着眼。所以民航业中的商战不同于普通的商战,背后的利益错综复杂、牵涉甚广,远远不是单纯的在商言商那么简单。深航争夺的前中后期,都有民航局作为行业主管部门为行业稳定而付出的身影。

  

  北方的冬天寒风凛冽,

  南方的冬日湿冷刺骨。

  那个冬天,很多奔走于北京和深圳的民航人对北寒南冷体会的透彻。我们按照时间线来叙述。

  11月29日,深航一切运行正常,即使有人联系不到老板,但老板时不时失踪也实属正常。但是传言已起,至于什么传言,可谓是五花八门,有员工亲眼所见一箱箱的钱装进飞机,有人说要进行大清查,有人说得罪了人,因为是传言,在这里就不多花笔墨。但更多的是认真工作在一线的普通员工,对于这批平均年龄20多岁的年轻人,先把手里的工作做好更为重要,最好能涨点工资,多发奖金,毕竟高层的事离他们太远。

  

  老板被抓、空出的股权自然成为焦点,此刻,作为局外人的南航还在多方求证消息,而作为第二大股东的国航,动作则快如闪电。所谓亲不亲、自家人。好不好,看领导。这句话不能说的太细,迅速飘过。

  11月30日凌晨,距LZY被抓刚刚24小时,刚出差回到家中不久的国航副总裁、总会计师、执行董事FC,忽然接到通知,令其赴民航局开会。仓促间来到局里,这时FC才获知,LZY“出了事”,民航局要求明确,国航“紧急接受任务,稳定深航局面,保障飞行安全,以免引起太大的震动”。至于到底出了什么事,要怎么做,还属于保密信息。得,出差的东西估计还没整理,正好继续用。

  中午11时,FC和民航局人员一行飞赴深圳,直到抵达深航后,他才被告知事情原委。LZY已于前一天被警方带走。下午,新华网发布简短通稿,沸沸扬扬飞了一天的传言落定。随着消息的发出,在深航总部,局长带领浩荡的工作组向深航经营班子传达中央指示,同时,宣布深航各项日常工作交由总裁LK全面负责,成立深航安全稳定后续工作组。

  工作组可谓是豪华配置,组长由深圳市副市长张思平担任,常务副组长由民航中南局局长刘亚军担任,其它一系列人员也都是由民航局(行业主管)、深圳市府(地主)和国航(第二大股东)和深航经营领导班子担任。如此重视,只为了一个目的:不要出事,千万不要出事!(工作组的效果还是很显著的,在深航股权落定,工作组交棒新股东,功成身退。几个月后,伊春一身巨响,一团火起)

  

  不过这只是第一步,12月1日,局长再次直飞深圳,这次分量更足。广东省委省政府、民航局、深圳市委市政府一起表态:“由总裁LK带领深航经营班子统领深航全局工作”。同时,任命FC为深航党委书记,其实作为民企的深航此前党委书记的职务。理论上讲,深航党委应当归属于深圳市委管理,党委书记由深圳市任免合适。而此次任免国航的人,实则是由深圳市政府顺理成章提出的建议,希望由“懂行”的国航加强对深航的领导。深圳市府没有民航运营的经验,国航对自己的参股公司加强管理责无旁贷。

  党委书记有了,总裁回归了,公司动荡了,对临危受命的领导班子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果不如然,一连几天,深航的收益大跌,公司实际控制人出问题,公众对深航的品牌和安全产生的质疑直观的体现在了收益上。不过作为一个业内人,说实话完全没必要的。少了一个不忙着空手套白狼的幕后老板,公司的管理只会更为科学,也就几天时间,深航迅速回归平稳,88架“大鹏”安全高效的飞往国内外80多个城市。

  

  热闹没看成(无事故),大家的焦点迅速转移到了股权归属上。

  派驻高管让市场上有关国航增持深航的传闻消息铺天盖地,面对媒体,国航对时代周报公开表态:“首先要帮助深航维稳渡过难关,其他的事情没有考虑。”

  民航局新闻发言人表示,目前无法对“国航接掌深航”一事发表任何意见。

  南航沉默,积极打探消息中……

  其实无论谁说要收或者不收,都不重要,收购不是靠说的,是靠背景的,靠操作的,靠钱的。

  世味年来薄似纱,

  谁令骑马客京华。

  京城好啊,近水楼台先得月,背靠大树好乘凉。

  深圳是北京的一块飞地,深航是国航的一块飞地。

  这块飞地何去何从,主管部委如何协调,几大航空如何出招,静待下合详解。

  各位有何感慨,不放留言区表态。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1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远机位

戏说民航的江湖往事

头像

远机位

戏说民航的江湖往事

10

篇文章

48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