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格故事丨近70年历史的老社区,如何将“面子”和“里子”都顾好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一场暴雨过后,暑气未消。雨水打在坑洼不平的水泥地上,形成深浅不一的水坑,路人经过一不小心就溅得裤脚都是泥。几辆私家车压在人行道的路牙上,停得“艰难”。常州市天宁区兰陵街道工人新村第一社区门口墙壁上挂着一张巨大的海报,上面写着社区的服务项目:“45-55”人员办理社保补贴、80周岁以上老年人办理尊老金,轮椅租借、律师每月咨询等。

  

  (社区狭窄的道路使私家车出行不便。)

  这里是常州市一片有着近70年历史的居住区,户籍人口3700多人,60岁以上的占33.6%。“从这里出去,拐个弯就是常州的闹市。”社区党总支书记张建新说,每个城市都有一处叫“工人新村”的地方,我生在这里,现在依旧住这儿。我上了年纪,它也老了。

  社区在“衰老”,各种问题暴露出来。老社区里,老人多、外来人口多、狗多,还有停车难、出门难、基础设施差等问题。“关上门,过自己的生活,谁都舒服。打开门,问题不少。”有社区居民告诉记者, 去年发生一场火灾,消防车却进不来。

  社区里的房子大多翻建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外墙还是用砂浆粉刷。如今墙体风化严重,外墙、护栏、屋顶檐口出现剥落开裂。“上次有人跟我说,屋顶檐口剥落差点砸到人,我在网格巡查时也发现摔落的碎石。”社区第七网格网格长谷晔说,他们专门做了统计,发现情况最严重的是工南23-2栋—30栋。 通过多方协同努力,工程纳入到市政府民生实事中,维修预算300余万中90%由政府承担,剩余10%居民承担。

  

  (社区里的房子大多翻建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

  小区整治、道路出新带来新气象,也带来不少顾虑。翻开7月的社区矛盾纠纷调解和信访登记台账,一笔笔记录着居民遇到的烦心事。“阳台墙面损坏,需要粉刷”“102户院子里堆满垃圾,天热有异味和虫子”“4楼下水道管落水口接入一楼院子里”“南28与南27两单元之间,因拆脚手架导致电线固定物脱落,车辆出入危险”……谷晔说,这些情况她都会一一记录下来,一方面和工程队沟通,要求整改;另一方面安抚好居民,承诺一定把问题处理好。“每周的工作例会邀请居民代表来参加,请他们谈谈意见和建议,这样工程才能顺利进行。”

  没有物业的兰陵杰座油污盖地,社区想方设法找人清理,还以较低价格引进物业;工南片3栋楼前路灯坏了,一个月不到就装上新路灯;下水道堵塞导致居民家屋顶漏水,第二天新管道就铺好了……网格走访中,一桩桩难事得到解决,人们对社区网格工作竖起了大拇指。最近,22-1栋迎来喜事,所有住户签字同意自筹资金装电梯,现在阳光权检测、水电气摸排、安装规划正在紧锣密鼓进行,今年楼里的住户不用操心上下楼了。

  “做网格工作,就是搜集民情民意,让群众有话跟我说,有事找我办,有难找我帮。” 张建新说,把社区划为7个网格,每个网格配备1位网格长、1位专职网格员、20多位兼职网格员,服务300多户,工作由以前的专人单项、一岗一责向一专多能、一岗多责转变。同时,还将网格负责人和信息员的联系方式制为展牌,安装在网格醒目位置,向辖区居民发放“便民服务一卡通”。

  

  (楼道里的宣传栏写着网格长的联系方式。)

  这些看似微不足道的变化,却让居民们实实在在地感受到诉求得到回应。“社区确实为我们做了很多事,很多老人都出来做志愿者,为大家搞服务。”93岁的老人夏云秀说,暑假里她忙着开“四点钟课堂”,每天义务为附近的孩子补课。最近她在社区放了一块“夏老师义务婚介”牌子,做起红娘。她笑盈盈地对记者说: “我奉献,我健康,我快乐。”

  

  (夏云秀与她的义务婚介牌子。)

  老社区的“面子”越来越好看,社区治理如何更有效?

  走进社区的民情茶座,记者看到一张椭圆桌、几把靠背椅,墙角放着书报架,各式茶杯整齐摆放。“老人们大多独自生活,其实很孤独。一杯清茶,几句客套,关系一下子就近了。”张建新说,每周五早上,网格员、居民、志愿者聚到茶室,一边喝着茶,一边聊社区的大小事。茶座渐渐成为一个收集民意的平台, 大家从以前的“你不认识我,我不认识你”变成现在的“邻里一家亲、每周茶座见” 。5年多来,茶座接待了数百位居民和党员,收到意见308条,解决居民提议48条。

  前不久的一次茶座上,有人提出“社区老人维修服务不方便,应该成立便民服务队”的建议。社区立即走访维修个体户,很快找来了电工、管道疏通、家电维修、中介服务、修配钥匙等商家,他们都表示愿意为老人提供低偿服务。社区还向居民们提出了设立10分钟便民服务圈的想法,也得到居民们“双手赞成”。

  社区成了老人们无话不说的地方,也为老人们保管着“最后的话”。 7月,老朱在社区立下遗嘱,写明将其名下一套房产遗赠给孙女。老朱还请了两个街坊见证,郑重地在一张薄薄的信纸上摁下红手印。像这样的遗嘱,社区保存着几十份。“这几年老人们想开了,身后事一定得生前办。把遗嘱放在社区,社区当个见证,省掉了很多麻烦!”社区居民何听秀老人告诉记者,年初她做了心脏手术后,一出院就到社区立了遗嘱,把房子分给两个女儿。

  

  (工一社区为老人们保管的遗嘱。)

  生锈的老自行车倚在路边,脸盆里的小葱青翠欲滴,檐廊下的雨滴滴答答,这里很安静,也很热闹,在都市里实实在在地存在着。老社区的事看起来鸡毛蒜皮、东长西短,却格外地关乎喜怒哀乐。像张建新说的那样,“把居民请进来,我们走出去,社区的面子和里子,都要顾好。”

  编辑 龚晓谦

  新华日报社全媒体时政新闻部出品

  欢迎转发 侵权必究

  
版 权 说 明

  如需转载本公众号内容:

  1.须保持图文完整,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3.未按此规定转载的,本公众号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0 参与 3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北京西路瞭望

新华日报社北京西路瞭望

头像

北京西路瞭望

新华日报社北京西路瞭望

376

篇文章

119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