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湖区发布木头龙片区零星房屋征收提示 业主称这是“离回家最近的一次”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木头龙小区旧改十年未进入实施阶段,与周边高楼格格不入。

  

  8月8日上午,罗湖区城市更新和土地整备局发布《深圳市罗湖区翠竹街道木头龙片区零星房屋征收提示》,主业在阅读提示。

  

  满目疮痍的木头龙小区。

  

  木头龙城市更新项目十年拆不动,1340户业主中至今仍有4户拒签,49名业主在10年苦等中离世,引发社会广泛关注。已签约业主强烈呼吁政府部门尽快依法介入,破解无家可回的困局;业界专家也指出,化解木头龙项目重大风险,政府部门介入迫在眉睫。

  因为多年来未进入实施阶段,积累了重大的社会风险,木头龙项目早不是单一的城市更新项目,已经演变成为一个复杂的社会问题。如今,事件迎来了新的转机。8月8日上午,罗湖区城市更新和土地整备局发布《深圳市罗湖区翠竹街道木头龙片区零星房屋征收提示》,木头龙片区零星房屋征收已确定为2019年度罗湖区零星急需项目,项目征收范围已确定。

  对此,罗湖区相关部门表示,为了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尽快落实公共利益,故启动本次征收。业界专家认为,政府的积极介入将有助于木头龙项目破局解困化险。

  部门 回应

  该项目涉及众多公共利益, 重大风险接近不可控临界点

  缘何对木头龙片区采取零星房屋征收?罗湖区城市更新和土地整备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木头龙项目涉及众多公众利益,为了保障辖区居民的权益,改善辖区居民生活条件,化解已存在和潜在的社会风险,而启动本次征收。

  “木头龙小区始建于1980-1982年间,楼龄均在30年以上,房屋破旧,年久失修,存在重大安全隐患。若不及时重建,将威胁到居民的生命财产安全。该项目设立的初衷,就是完善城市功能、改善居住条件,保障的正是市民的公共利益。”该名负责人说道,“且该项目在规划时还配套建设医疗、教育、养老、文体、交通等基础设施,如今多年过去,公共配套迟迟不落地,也是对公共利益的损害。”

  另一方面,该项目久拖不决不仅影响公共配套设施的落实,还造成重大的社会风险。该名负责人表示,多年的等待,已经堆积了诸多社会矛盾,且风险有加剧趋势,已经到了接近不可控的临界点。如果由此发展下去,极易引发新的更大社会问题。

  “经过全面分析,木头龙项目涉及众多公共利益、现状存在重大社会风险的情况下,根据《深圳市2019年度城市更新和土地整备计划》房屋征收专项计划中明确的‘考虑到各区公共利益项目的急需,各区区级房屋征收计划可安排零星急需项目1项’,罗湖区政府将木头龙片区零星房屋征收确定为2019年度罗湖区零星急需项目,并启动征收程序,尽快破解重大历史遗留难题,防范和化解重大风险,落实项目配套的交通设施、保障性住房等急需公共利益。”他说,政府将依法依规实施房屋征收并进行征收补偿,保障被征收人的合法权益。

  业主心声

  这是我们离回家最近的一次

  昨天上午9点,木头龙小区因为一张征收提示,而打破了平静。住在布吉的木头龙已签约业主卢叔一大早就坐地铁赶回了木头龙。“听到政府征收的消息,我第一反应是相信又不太敢相信,这是真的吗?我能回家了吗?直到亲眼看了征收提示,一颗心落下了,政府帮我们找到了回家的路。”他说。

  卢叔是第一批签约、搬离木头龙的,已在外面租房住9年时间。“我们的房子很旧、很老了,这个项目本身就是为了解决民生问题,老房换新房,楼梯变电梯,还有其他的公共设施,多么好的一件事。就是没想到,这好事多磨,这么多年都无家可归。”他说,“10年都解决不了的问题,现在希望再次被点燃了。原来觉得离回家非常遥远,现在看到了回家的路,这是我们离回家最近的一次。”卢叔说道。

  据卢叔讲,得知了政府发出征收提示后,很多老邻居都很激动,从不同的地方赶回木头龙小区来。“很多邻居现在住在龙岗、坪山,有些行动也不太方便,但都打车回来了,有些都激动得掉眼泪。上午大概来了四五十户已签约业主,邻居到了中午都没回家,一直看着提示,还是觉得沉浸在梦里一样。”

  中午回了家躺在床上准备午睡的卢叔,因为兴奋翻来覆去睡不着。“还是很激动,平静不下来。我儿子28岁了还没结婚,没房难找对象,未来儿子的婚房有了,我抱孙可能也很快了。”他笑着说。

  同样兴奋的还有陈叔。今年73岁的他,一大早也回到了木头龙。用他的话说,哪怕在手机上看到了,也不如来到现场看那么真切。“看到这张提示,我就有了主心骨了。哪怕是还需要一些时间,哪怕我年纪越来越大了,我还是充满了信心。”

  对陈叔来说,从2011年签约搬出木头龙开始,他的心情就坐上了过山车。“开始的时候觉得5年时间也不长,一晃就过去了,总期待新房是啥样子,后面项目一直停滞不前,问题解决不了,就都不抱希望了。我这么大年纪了,最记挂的就是木头龙这个事。我天天担心木头龙的家还回不回得去,更夜夜忧心我还能不能等到那一天。”他说,“未来有出路了,我都高兴得想要放鞭炮。”

  得知木头龙片区启动零星房屋征收,张叔脑海中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对张婶的承诺,这次应该能实现了。“搬出去9年多以来,房子越换越小,租金越来越贵,就盼望着回家呢。尤其是我老婆,跟着我这么多年也没住上新房,我心里一直也难受。这回好了,看到希望的曙光,也是我们能把握的最后一次机会了。”张叔说,“今早上我们老两口一起回木头龙,去看了提示,她到现在还没回来,和邻居们话家常。以后就可以在新家的小区花园里坐着唠唠嗑,邻里一家亲,想想都开心。”

  史大姐一大早看到征收提示后,觉得绝望中燃起了些许希望。“人生能有多少个十年。这十年间,已经有49名业主离开了,其中还有和我关系很好的老邻居。我好怕,我和他们一样,等不到了。明明是个好事,不要最终变成悲剧。现在征收提示也贴出来了,希望这个项目能推进得快一点、再快一点。”她说。

  专家 解读

  政府依法征收成“唯一解”,应有所作为

  针对木头龙片区零星房屋征收项目的启动,业界专家在接受采访时也发表了自己的观点。华南理工大学法学院教授滕宏庆认为,该小区建筑时间长,存在重大安全隐患,而且该项目城市更新后建有公共配套,如幼儿园、老人活动中心、社区文体中心等,是对重大民生需求的回应。而且该地块处于罗湖区核心地带,与城市交通主干道和轨道交通主要节点相邻,还毗邻3个深港口岸,拖而不决会影响到罗湖的区位优势及未来发展目标。

  “正是因为存在众多公共利益,政府是有依法介入的必要。”滕宏庆强调,根据我国《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条例》相关规定,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可征收国有土地上单位、个人的房屋。《物权法》也规定,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依照法律规定的权限和程序可以征收集体所有的土地和单位、个人的房屋及其他不动产。此外,根据《深圳市房屋征收与补偿实施办法》相关规定,为了保障国家安全、促进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等公共利益的需要,确需征收房屋的,按照本办法规定纳入全市年度房屋征收计划后,由辖区政府实施房屋征收。

  清华大学房地产研究所所长刘洪玉亦表示,就木头龙旧改项目而言,其涉及大量的公共利益,包括木头龙小区的居住安全,小区土地资源的充分有效利用,为社会提供保障性住房和教育、养老等公共配套设施等。木头龙项目至今历时10年,付出了巨大的经济和社会成本。如果就僵局现状而言,由政府依法征收已经成为解决木头龙问题的“唯一解”。

  广州外语外贸大学土地法制研究院教授、法学院副院长耿卓认为,从木头龙小区实际来看,小区楼栋已经成为危房,改造后有相当比例的土地用于道路交通、养老康体、文体教育等公共服务设施建设,公益属性甚为明显。且项目耗时日久,涉及1000多户家庭,项目一日不落地,风险一日不排除,且越到以后越严重。

  “目前木头龙已经成为深圳的一道伤疤,1300多户业主无家可归,项目公共配套无法落地,在整个过程中,没有人是赢家,有的反而是重大的社会风险。如果政府不及时介入,后果不堪设想。对政府而言,城市更新理应是一项民生工程、民心工程,是为了让市民生活得更美好,而非‘定时炸弹’。依循有关规定,政府显然有义务介入。”耿卓说。

  社会 热议

  政府征收让城区发展“伤心地”不再伤心

  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新经济研究所执行所长周顺波多次参与深圳城市更新规划设计,就木头龙项目政府启动零星房屋征收,他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居住类城市更新项目,流程复杂、周期很长。通过市场化的手段去化解各种矛盾,协调满足各方利益,是理想的解决办法。但在实际执行过程中,就遇到了很多问题。最明显的就是随着深圳猛增的房价,业主的需求也在不断地提高。”他表示,木头龙项目就是典型的案例,完全依靠市场化的手段,十年都改不动。

  “但重要的是,木头龙项目里包含重大公共利益。罗湖城区土地紧张,需要通过城市更新来贡献土地、建设公共配套,这不仅仅是业主的公共利益,更是城区的公共利益,所以政府是有必要介入的。罗湖的这一做法,为其他久拖不动、涉及重大公共利益的城市更新项目做出了探索,开了个好头。”

  作为一名区域经济研究的专家,周顺波还表示,木头龙地理位置优越,10年发展停滞不前,是罗湖城区发展的“伤心地”。“深圳城市更新为什么选择率先在罗湖试点,因为罗湖是深圳最早的建成区。怎么解决老城区发展问题,最重要的手段之一就是城市更新。通过城市更新引入新的产业资源和要素,改善市容市貌,提升公共服务效能,促进城区发展。但木头龙10年未有进展,对罗湖的损害非常大。”

  深圳市人大代表曾迈直言木头龙10年改不动是很荒谬的一件事。“多名业主在等待中离世,周边都是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木头龙是满目疮痍的危房,这对比很是刺眼。如果该片区确实涉及重大公共利益,政府应当介入。”

  深圳市政协委员张学虎表示,木头龙项目10年改不动,破坏城市发展,影响公共利益。“首先木头龙片区处于深圳城市中心,10年都未发展,这对于城区发展是很大的损害。其次,这个项目更新之初,主要是开发主体和业主之间的矛盾,例如我不同意安置补偿条款等;但历经10年无法推进,矛盾就不仅仅如此了,签约业主和未签约业主之间、大多数群众和个别群众之间的矛盾逐渐暴露,形成了新的社会矛盾且不易被调和。”他强调,面对这样的社会矛盾,政府有义务解决。“政府行政征收,意义重大。”

  统筹:张一鎏 文:张一鎏 图:刘有志 胡可

  制版:陈欣 刘艳兰 黄炽林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11 参与 97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南方都市报

换一种方式,南都在现场。

头像

南方都市报

换一种方式,南都在现场。

214556

篇文章

2400872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