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是人类的大势——医学地球人的诞生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西医导致人的分隔

  西医是基于物质的,就注定它是分隔人的,尽量压制人和人之间的交互,协同发展的必要不大。

  研究者分别地展开研究,选择生命迷宫的一个细节展开工作;他们也会借鉴别人的见解,但这些是基于物质的看法;他们之间也有合作,但基于物质进行交互,人之间可以不用关联。科学的发展体现为团队合作解决问题,人们一定是把复杂任务分解了,每个人具体地完成一块工作,本质上仍然是分隔的。

  医生也是这样,每个环节,每个工种,每项任务,都可基于物质定义输入输出界面,根据物质定义异常情况和应对措施,根据物质定义处置手段和期望获得的反馈,基于人的协作被压缩到最小,医生愈发被关闭到医学矩阵的一个个方格中。

  民众更是这样,他们平时各自独立地生活,得病因此成为个人事件,病人分别地去到医生那儿,去到检查工具那儿,各自进行手术操作或服用药物,虽说有亿万民众,有亿万病友,相互之间的经验借鉴被压缩到最小。

  这是很好的格局,还是令人绝望的局面?取决于我们要解决的问题,其他领域似乎没多大问题,生命保全上不一样。基于物质的交互抹杀了各种超越物质的高级生命特性,对人的隔绝抹杀了亿万民众汇聚可能产生的价值,两方面共同作用,导致医学的受损。

  我们都是相似的生命体,有相似的缺陷,接触相似的世界,当然可以借鉴模仿,集结了获得更多结论,集结了表现更多能力。但西医逆转了人类的生存逻辑,拐向了另一条叵测的道路。

  只能借助互联网,以扭转格局。

  

  医学地球人的诞生

  在治愈、健康等需求的驱动下,互联医疗将迅速扩展:为获得好的治疗方案,病人希望上网寻找答案;为了尽早发现病变,人们会佩戴身体传感器,允许各种检测设备布置到生活环境;为了明确某种方法的效果,人们会使用数据分析平台;为了获得更多利润,商家会配合开发各类产品……

  这是归属于所有人的平台,它没有主人,是人类自我救赎的重要途径,并非某个组织或少数人的逐利场;对每个人都是好的,没有人受损失,除了现有医学利益群体;这是全人类自我救助的系统,上至王公大臣,下至黎民百姓,无不包含于此。

  现在不得病,不代表今后不得病,从健康态开始上传数据,今后需要时,平台才能提供帮助。当所有客观身体表现都已被记录,当所有主观身体感知都能被采集,当所有医学认识都已整合,带来的医学进步将是无法想象的。到了这个程度,很多医学问题,都自然而然地有解了,关于生命的很多知识,都自然而然地呈现了。

  比如对疾病的避免:当我们有足够多的比较指标,就能从别人的生病或保持健康中获得启示,我们的行动和导致的后果又会加入数据库,为更多人提供更精准的指导。这就是保持健康的最简单却最有效的策略,是基于人获得的可能性,对比看看西医,就能明白那种基于物的体系导致的伤害。

  人会分三六九等,有积极的人,也有惰性保守的人,但不管哪种人,他们都有共同的期望:让自己的利益最大化。这就是我们的计划一定成功的理由:只要少数人证明方法的成功,中间派就会加入进来,导致计划的更优,每个人能获得的利益更大,如此吸引更多人,最终,最顽固的人也一定会参与,最充分地参与。

  食物充足时,蝗虫在各自行动,某个蝗虫缺乏食物,就会散发一种化学激素到空气中,周围的蝗虫感知到后,如果它同样处于饥饿,就会继续释放这种激素,如此影响亿万同伴(证明确实发生了食物短缺),从散居型变成群居型,可长距离低能耗飞行,去到食物充足地带。对比就能发现:互联网正是人类发展的类似机制。

  平台会不断扩大影响力,吸引所有人加入。只有最大多数人都参与,才能让每个人最大限度地受益;最多人参与,最广泛的信息在医疗平台上集结,最大的可能性就会展现。

  我们即将迎来全范围的,全面覆盖的医学网络,形成涵盖全地球的,涵盖所有生命特征的,能解决所有医疗健康需求的,硕大无比的生命信息平台。这是遍及地球的医学地球人,每个人都是其中的一个“细胞”,代表着个性化的特性、考量、诉求;这也是遍及地球的医学大脑,它有数十亿个思考单元,我们希望获得哪方面的信息,就去请教这个地球智能。

  身体极有可能是如同上述“地球人”的方式进化而来的,有核细胞就由一些原核细胞生物凑到一起逐步形成,为了生存的需要,更多的细胞逐步走到一起,相互通讯、共生、分工,逐步涌现新功能,发展新结构,最终构成身体。

  少数细胞的变异或死亡会被忽略,大范围的病变会形成显著的信号,让大脑感知;类似地,单个或少数人的疾病、死亡等不足以被“地球人”感知,大面积的灾害才会影响到地球层面,比如流感的大面积流行。

  科技发展导致大规模杀伤、基因编辑可能滥用,会让少数人发生不可逆转的变异,从局部开始,扩展到整个地球,这相当于细胞的进化冲动不小心演变成癌症,在某处迅速发生发展,并扩散到全身。

  很恰当地,世界也在大踏步地向“地球人”的境界进化:身体有“物质通路”、“血管通路”和“神经通路”,很恰当地,那滚滚的物质运输和交换体系等同于“物质通路”,输入到每个家庭的那些管道即相当于“血管通路”,互联网就是“地球人”的神经系统。在这些基础通路之上,是人和人之间,组织和组织之间,行业和行业之间,国家和国家之间的协同和竞争关系,整个世界变得相互依靠,没有人能置身事外。

  从信息看必然性

  具备感知能力是生命进化的重要节点,想象那个最早的有感觉动物,它在水中游弋,感知到旁边有片蓝藻,于是转过去将其吃掉。这个动物就因为能收集信息,能使用信息而加大了存活可能,在它之前,生命没有感知能力,在海洋里漂浮着,依靠过滤微小生物而存活。

  要感知外界,动物会耗费更多能量,但收益更大,这类动物会被自然选择所鼓励,它的后代开始爆发性地增加,更深入地发掘信息带来的价值。从此以后,生命的进化就表现这样一条主线:发展感觉系统,感知信息;发展信息处理系统,发现其中的价值,为生存服务。

  低等生物只能感知到有限的信息,小草能感知到光线的方向并随着光照而打开气孔,宠物狗能感知到主人的情绪,这些是对信息的更多感知。这样不断进化,就到了人类。

  感官能帮助高效地获得信息,要求大脑的周全思考,信息的高效获得和大脑的聪明处理是一种生存机制的两种不同表现,越能广泛感知到环境信息的动物,脑部越能深刻地思考这些信息的动物,越容易存活。

  这正是互联时代的策略,周全地感知身体状态,海量数据产生了,要求进行解读,医学专家需要加入,民众也需要参与,以最大限度发掘其中价值。解读获得了结论,取得了医学进展,又会反过来促进数据的生产过程,如此不断往复。

  从信息的角度,互联网和以前并无质的不同,只有量的改进。互联状态是最初的那个具备感知能力的动物开启的,后来的一切进展,都在重复那个老祖先的逻辑而已。

  最初的生命只能依靠物质的相互作用获得生存可能,后来就在物质之上构建新的层次,追求对信息的充分利用。人类在不断优化信息的采集-处理-使用环节,以实现信息的最大限度采集,最大范围传播,最深刻利用。

  接下来,一定会有层出不穷的聪明创造,推动每条信息的最大多数人使用;推动每个人使用世界上所有的信息,充分挖掘信息的价值。

  神经反射弧导致大脑的产生,必然导致互联网的产生,必然导致互联医疗的大发展。医学一定会充分迎接民众参与,以充分发掘信息的价值,获得最大可能性,最终形成医学地球人。不管人们如何思考,如何行动,该来的一定会来,这就是大势。现在的人们保持观望,今后一定会有创新者采取行动,进程也一样会展开。

  从“低态”看必然性

  互联网之所以能大发展,在于它营造了一种“低态”。

  低态是进化的动力。夸克之所以能组成质子,是它们的结合导致了更低的能态;最初,简单的分子形成大分子,再形成基本的生命组分,因为新的分子具有更低能态;后来,地球上所有生命的老祖先—那个最早的生命诞生了,它比以往的结构都复杂,却比所有组分的能态加起来低;对低态的追求会继续复杂生命的结构,发展成多细胞动物、发育成组织、器官、系统,谋求更高程度的低态;繁殖的能力、运动的能力、思维的能力、智慧的能力也在孕育,帮助形成更高级的低态,这些能力又借助生物繁衍而大幅度扩散,形成大千世界。

  生命活动是低态在驱动,饥饿让狮子远离低态,捕食羚羊后它就进入了吃饱的低态,随之而来的食物被吞咽、被消化、被主动运输、被转换成ATP、ATP水解、废物从狮子体内排出……这些都是不同低态在起作用。羚羊之所以被猎食,是它希望达到的低态没有狮子希望吃饱的低态来得猛烈。

  原始人捡起石头砸向猎物,就营造了某种低态,追求低态的进程加速了,其后的任何技术改进,比如轮子和用火,都是如此,从此,世界依靠人类智慧而谋求更低态,各种工具都在让人和社会变得复杂,也要去到更低的态。

  互联网是人类进化中的大步伐,随着其覆盖范围的逐步完善,和应用程度的不断深入,整个世界都会融入新模式,尽可能多的状态、流程、关系、商务都会被转化成信息,被摄入互联网,以求得最大程度应用,以形成盈利、生活、智能等的低态。新的模式、存在、价值又会产生,更复杂的结构会产生,以营造新的更低态。

  人们对低态的追求必然导致互联网的出现,互联网进程必然蔓延到生命保全领域,罹患疾病和疾病得到治疗之间存在巨大的落差,互联网能将之填平,就呈现了低态的吸引。低态是相对于以前的信息孤岛、低效的信息交流效率、笨拙而昂贵的解决方案而彰显的。越是大规模的平台,越能达到低态,和病人的需求之间的差距越大,越能吸引病人。病人越是参与,平台的低态就越明显,这是正循环的过程。

  低态要求主客观两个层面的交流,或线上线下的努力,单纯线上的思想交流并不能多么有效,要求线下数据的全面获得;反过来,线下数据的完善也能促进线上交流,这也是正循环的过程。

  这就是不断凸显的大趋势:小分子变成氨基酸大分子、变成原始生命、变成多细胞、变成哺乳动物、变成人,这是本能的进化;人的出现大大推进了进程,过去几千年来,工具不断进化,变成人的延伸躯体,整合成为扩大的人、人际相互协作,形成协同工作圈;互联网再次大幅加速,现在还只是有限的信息互联和大脑沟通,接下来,所有的身体和心灵都将汇聚,通过对造物主的精妙作品进行比较以获得新结论,通过对智慧进行整合以谋求涌现更高能力。

  整个过程都表现为低态的不断加强,会扩展到地球层级,甚至要蔓延到整个宇宙,它如同太阳系的结构、银河系的旋臂、宇宙中的星团那样,在向某种极致境地进发。无论后来将如何发展,从低态的角度,和最初那个原子的形成没有区别,和第一个蛋白质分子的形成没有区别。

  互联是大趋势

  以上分析表明,互联是人类接下来的重要方向。我们认识到了诸多驱动力量,并没有感知到多少强烈的阻碍因素。

  从进程上看,前期会比较缓慢,刚开始时,可供测量的指标比较少,供人们调遣的组件也不优化,操作模式不直观,数据展示还不能多么激发智慧思考,但没关系,我们秉承平台思维,会不断改进。任何一种身体特征传感器的开发和应用都能获得更多结果,任何一种数据分析方法的应用都能揭示更多医学结论,任何一个人参与进来都能贡献新的数据和观点。这就够了,每次进步都能解决更多的问题,都能获得市场上的支持,都有继续往前的必要,那就一直往前走吧。

  随着互联的愈发深入,到了某个拐点,就会加速发展,不可遏制地向前推进,必然涉及所有人,涉及所有需求。所以,至少在生命保全上,医学地球人是成立的。

  极致境地可能庞大到令人眩晕,却是有通路的,不是空洞的医学乌托邦;未来虽然遥远,却能从当下延伸开去。

  这个大体系不属于某个人,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每个人都有必要,也有能力为它贡献一点。所以难度不在别的,而是我们如何能理解今后,并能设计出好的结构,开放,随机应变,又能很好地整合……不应该再多描述了,这已经超出本书的能力。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关键是方向正确与否,能否找到正确的建造模式,再说,繁复和困难只是当下的认识,再过十年,我们一定会这样认为吗。生命保全是强技术的领域,相对容易做到实证;它是对生命的改进,容易达成共识;它事关全民的福祉,容易汇聚民众力量。

  最初,生命没有感知能力,是独立的个体,后来逐步加强相互模仿,进化体现为从个体不断发展到群体;动物在模仿同类,但丧失生存能力后只能孤独死去;文明的产生,就体现为部落对孱弱老人的救助,这就是人际关系的加强;人类发展医学,也是把群体救治推向更高阶段。据此规律,人类会更加紧密地结合,最终让每个人的死亡成为群体决定的事件。

  一直以来,我们的文化都承认或默认每个人独立面对病痛和死亡,互联网可能改进这种孤独状态。随着医学地球人的建立,生死的很多信息都共享了,整个地球都在帮助改善某个人的命运,哪怕死亡,都会成为很大意义上的群体事件。

  我们局限于传统思维方式,没有想到一种可能性,通过对人类的全面观察以获得问题的解决,现在,机会正在来临。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2 参与 2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互联网医学新思维

凸显生命科学概念

头像

互联网医学新思维

凸显生命科学概念

164

篇文章

638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