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中小不平,可以酒销之;世界大不平,非剑不能消之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就像是讲现当代文学绕不开鲁迅一样。谈论起武侠,自然也逃不开金庸。“胸中小不平,可以酒销之;世界大不平,非剑不能消之。”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人的地方自然也就有强者和弱者,世界本就是弱肉强食的,这并不是有了道德和法律的约束就能避免的,产生不平之事就理所当然了。江湖和不平的存在必催生侠,。适逢金庸先生逝世,外界都给出了很高的评价“一代武侠泰斗逝世,从此再无江湖可言。”金庸先生的武侠小说在一些文学巨匠眼里可能缺乏艺术性、文学性、以及美学价值。但是,他给我们展现的恰好正是中国古代的、缺乏法制的,以武力来解决争端的不合理的社会中个人的际遇。是在雪上上决斗,月夜里纵情,是快意恩仇,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豪情。

   似乎金庸的小说在我眼里总是惊艳,先是从文学性讲起吧,现当代作家笔下的人物带有浓厚的主观的情感色彩,所以在人物的对话中很轻易能够发现似乎有那么几个角色的语言风格特别相似,不知不觉就会有串角的可能。可是金庸老先生笔下的人物不仅仅是性格特色鲜明,而且在语言风格上也做出了区分。

  

  金庸老先生偏爱他笔下的每一个人物,郭靖的侠突出在力守襄阳的爱国情怀,舍身赴难,知其不可为而为之。这样的侠义是值得肯定的。像是杨过的侠,杨过是金庸小说当中的重要人物,他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侠,他个性强烈,行为古怪,离经叛道,与众不同。杨过与师父小龙女的爱情,违反了礼教大防,与其时社会主流传统背道而驰,可是他依旧我行我素,大有“不自由,毋宁死的决心,杨过的行为俨然就是对传统伦理道德的挑战和蔑视,而小龙女不谙世事,不愿被世俗所约束,也决不会为世俗的条条框框随意更改自己的处事态度。可能在令狐冲,张无忌,小龙女和杨过的身上,我看到的更多的是对自由的向往以及积极追求人生的意义吧。

  金庸老先生的笔下,我最喜欢《笑傲江湖》。这本书其实更多的是让我思考“善”与“不善”。细细清理一下线索,文章开头以刘正风金盆洗手为线索,牵出了泰山派刘正风与魔教曲洋结交,而刘正风却为“名门正派”所不齿,最后落了个凄凉的结局。嵩山派草芥人命,却以名门正派自居,左冷禅以盟主身份插手泰山派刘正风金盆洗手案,一开始就是昭示着这是一场政治斗争,左冷禅不过是在清除异己,扬名于江湖,为合并五岳做准备。全书无一不在拷问“善与恶的界限?什么是善?善是否总与正义为伍?”。作者对这个问题的思考交给了令狐冲这一角色,通过他一系列的思想斗争和经历让读者去感触体会。起初令狐冲因为帮助仪琳免受侵犯而结识了田伯光,因而被贬到思过崖。田伯光虽然是个采花大盗,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令狐冲感念田伯光武功高于自己却不仗势欺人,恃强凌弱,还不辞劳苦将两百来斤的汾酒一路抗到了山顶。但是在痛饮三大白以后将酒坛踢到了崖底,自言地主之谊已尽,向田伯光拔刀。从中可以看出令狐冲是在坚持善与恶的底线。

  而令狐冲与任盈盈的感情也是为世俗礼教所不容。当时只觉得任盈盈这一形象被金庸老先生塑造得十分立体。任盈盈虽然生长与黑木崖,是魔教所敬羡的圣姑,做事虽然总透露出那么一股邪气,但是她为人赤诚。勇于追求自己的爱情,五豪岗召集群雄为令狐冲看病,确又担心自己被武林中人所耻笑,下令捉拿令狐冲。此时的令狐冲被逐出华山,不仅旁门左道要杀自己,而且正派门下人人以己为敌。而任盈盈之所以这样做,无非是把令狐冲留在自己身边,不禁让人哑然失笑,一幅活脱脱的江湖小儿女的娇羞情态跃然纸上。任盈盈和令狐冲的感情其实没有显得特别突兀,情节抵接、融合地十分完美。起初,令狐冲对任盈盈是又敬又怕,只感激她以身涉险,无数次以性命相托,绝不能让盈盈为天下人所耻笑,而对小师妹始终不能忘情,对小师妹单方面的一厢情愿和对任盈盈的歉疚使令狐冲的情感饱满起来。

  金庸老先生不仅文学素养和史学素养极高,而且全篇贯彻着哲学思想。“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可是,独孤九剑之所以能够纵横天下,还是因为它以“无招胜有招”,独孤九剑的破剑式虽只一式,但其中于天下各派剑法要义兼收并蓄,虽说无招,确是以普天下剑法之招数为根基,这是共性与个性的问题。只要做到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一切的难题将迎刃而解。独孤求败一向自负,之所以不败,归结在于它一直在寻找别的门派剑法的“破绽”,而这个破绽,正好是规律一说,万事万物都有规律,规律是普遍存在的,这成就了令狐冲,还为金庸的“江湖”增色不少,它走近了我们,减少了它的那一丝神秘气息。

  金庸先生塑造的人物是立体的,而人物之所以立体,是通过他们的性格描写和人性的描写加以刻画。正是因为这些七情六欲才使得他们不再“神化”,而是更加贴近我们的生活。令狐冲并非完美,他也有缺点,他嗜酒如命,落拓不羁,文墨不通。面对被囚在西湖底下的密室里和一切的未知中,他也会害怕。他也有过私心,只要他顺着岳不群的意思,助他夺得盟主之位,是不是他就能够回归华山,师父会不会就将小师妹许配于我,只要我事事顺着小师妹,她定然会回心转意。

  

  全篇都在拷问“善与不善”,在任我行的眼中“人家要来打我,那就是敌人,管他是好人坏人”。其实正派中固有好人,可未尝没有卑鄙奸恶之徒。这从一开始就是场政治博弈,为了独步武林,各家各派都在争夺辟邪剑谱。只不过余沧海的手段太过于巧取豪夺了些,吃相难看,为江湖人士所不耻。而岳不群心机颇深,战线颇长。从一开始就埋下了伏笔。安排岳灵珊与劳德诺在山底开酒馆,引诱的就是林平之打抱不平紧接着林平之带艺拜师,岳不群图谋的本身就是林家的辟邪剑法。什么是善?利用女儿,逼死妻子,嫁祸弟子是善?为了权利不择手段是善?这个世界本来就不是非黑即白的。

  

  其实金庸让我让我反思的还包括对权利的追求,剑宗,气宗之争让整个华山血流成河,辟邪剑谱和五岳盟主之争让各剑派人才凋敝,可是竟然每个时期都上演着历史戏般的循环的惨案。在至高无上座椅上坐着的是谁?是东方不败还是任我行?其实教众卖乖仍是屈服于他们的淫威。

  “你看自由这个词,长得多像条条框框”,令狐冲一生追求自由,和盈盈在一起后也少不了娇妻的管束,人生在世,岂能当真无欲无求?涅槃是‘无为’境界,我们做人是‘有为’境界。在有为境界中,只要没有不当的欲求,就不会受不当的束缚,那便是逍遥自在了。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真正区分善与恶,有为与无为,摒弃不当的欲求,那便真正能笑傲江湖了吧。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跟贴 跟贴 2 参与 4
© 1997-2019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八声

我穷尽笔力,把故事讲给你。

头像

八声

我穷尽笔力,把故事讲给你。

8

篇文章

20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