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伏天,看庄稼去

x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时临三伏,暑热日浓,驱车去郊外。临行前对人说:“去看看年景。”“年景”是庄稼的长势,老农都这样说。

  

  记得十七八岁时,伏暑闷热,待夜半凉爽,约上同学李小柱去郊外,听庄稼拔节。青空钢蓝、星汉繁莹,半人多高的玉米、高粱地传出清脆的“咔,咔”声,秸秆瞬时拔出一节。

  如今,屋里、车里都有空调,不必刻意躲避暑热,只是城区年年外拓,郊外越来越远,走几十里才能看到连片的庄稼。车停路边,迈下来张望,两侧庄稼墨油油地绿,齐刷刷,像尺子量过,偶尔吹来一阵懒散的风,叶子“哗啦、哗啦”摇摆一阵,蛙鼓虫吟便静了。

  偶遇老农,上前搭讪:“今年定是大丰收!”他即刻涌上兴致,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起来:旱涝、中耕、追肥……意思是说:“只有这样,今年才能大丰收!”我并不全懂,仍不住点头,还不时笑笑。我年轻时就常望庄稼,笑得当然很内行。

  老农终于收住话,扛着镐头走了,我迈下路基步入庄稼丛中,即刻被热浪围拢,火腾腾地,不一会儿,面颊、发际就汗水漫涌,全身湿透,享受了一次“庄稼桑拿”。

  

  路另侧的麦田已泛黄,齐胸深的麦地竖着一个个稻草人,头戴破草帽,身挑的旧布衫还留着农人的汗渍,“他”平伸“双臂”,应是一种迎接的姿势,但麻雀不懂,只是远远地、怯生生地望着。

  季节年复一年在大地孕育,庄稼是生命的轮回,虽极为普遍普通,却是家国大计,人不可缺的至高至重。十几年前,李小柱放着乡政府秘书不干,停薪留职承包了500多亩土地,种高粱玉米,不施化肥,不打农药,玉米刚灌足浆就劈下来,论穗卖给烧烤店。秋后,高粱红了,像一片火,磨成米却白生生的,煮成饭粘糯筋道,城里人驱车来买,排队,人限50斤。那些年,每临盛夏我都去找李小柱,看他种的庄稼。一次,乡长出面作陪,他也是种田出身,望着满目油绿,说:“只有种好庄稼,才能干好事情。”李小柱听到夸奖,满脸得意。没几年,李小柱当了乡长,但他身上,还总散发着庄稼味儿……

  又来郊外,登高远眺,绿雾缭绕中似又见李小柱的影子,他站在茂盛丛中,抹一把额角的汗珠,专注地听“咔、咔”的拔节声……“拔”字很高大、宏伟,把天上人间的升华、进取都溶了进去,待秋光临照,每一棵庄稼都挺拔成熟,我们的心也开始饱满、壮硕起来……(周铁均)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Notice: The content above (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

跟贴 跟贴 0 参与 0
© 1997-2020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About NetEase | 公司简介 | 联系方法 | 招聘信息 | 客户服务 | 隐私政策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中国网文化

中国网文化

头像

中国网文化

中国网文化

135473

篇文章

42180

人关注

列表加载中...
请登录后再关注
x

用户登录

网易通行证/邮箱用户可以直接登录:
忘记密码